不滿土耳其大獎賽車隊策略!漢密爾頓賽後直言:應該相信我的直覺


就數據來說,漢密爾頓在比賽中從P11上升至P5是很可觀的進步。而漢密爾頓也表示他感到沮喪,因為遲來的進站決定使他從P3跌至P5。同樣因晚進站落後名次的,還有法拉利車隊的勒克萊爾。

儘管在排位賽中跑出最速圈,漢密爾頓因更換引擎罰退至P11起跑,而這位奔馳車手以絕佳的表現,在開賽後20圈內,已經爬升至前5名的領先集團中。

在後期的比賽中,漢密爾頓的排位曾爬升至P3,僅落後於隊友也是最終冠軍的博塔斯,以及他的冠軍頭銜對手維斯塔潘。但由於他周遭的幾位車手,選擇在半潮濕的情況下進站換上新的半雨胎(Intermediate Tyre,或稱晴雨胎),車隊在無線電中有了緊張談話。

雖然漢密爾頓贊成留在場上,但在58圈比賽的第50圈被呼叫進站後跌至第5名。由於換上新胎後並沒有太多進展,這位衛冕世界冠軍對這次的進站感到不以為然,最終以P5完賽落後於勒克萊爾。比賽結束後,他在無線電中對工程師Pete Bonnington說:「我們不該進站的…我告訴過你們的。」

從奔馳W12駕駛座爬出後,漢密爾頓表示:「第三名的感覺很好,我當時想,若我可以維持在這個位置,對從11位起跑而言是很好的結果。但這次很糟,當然,結果有可能會更糟。」

「這麼說或許是馬後炮,但我認為應該繼續留在場上或早一點進站。因為在比賽只剩8圈時進站,並沒有時間在乾燥的賽道上度過中胎的磨粒階段(graining pharse)。所以我經歷了整個滑行階段,我差點失去更多排位。的確,我有點後悔,但事情已經發生了。」

而更在漢密爾頓傷口上撒鹽,奧康成功以一組半雨胎完賽,並以P10取得積分。漢密爾頓也承認沒有跟隨自己的直覺而感到沮喪。

「我才剛踏出車子,還沒有所有的資訊,但我覺得我應該留在場上。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要進站,我也認為我應該這麼做,我對自己沒有聽從直覺感到沮喪。但我們作為一個團隊,我根據得到的建議盡了全力。」

漢密爾頓第五名,維斯塔潘第二名的比賽結果,使得荷蘭車手重新以6分領先車手積分榜,本賽季還剩下6場比賽。

相關文章  轉會市場香餑餑?義大利前鋒被豪門追逐,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第37圈,領先的博塔斯進站後,勒克萊爾處於領先地位,即使他使用的半雨胎只比博塔斯的新胎稍慢一點,此時的前景仍然樂觀;直到新胎度過了磨粒階段,他們會比未進站的光滑輪胎快上許多。

「一開始的5、6圈,我們用舊胎的比起換新胎的車子速度要快一些。但在6圈後,我想他們清除了粒化,找回許多速度,大概一圈快3秒。這讓我們沒有選擇必須進站。」

這個進站的決定終結了他登上頒獎台的希望,跌至第四名,漢密爾頓一樣做了錯誤的決定,甚至更晚進站。而勒克萊爾在努力以新胎提高速度時,他已無能為力阻擋紅牛車隊的佩雷斯。

「在最後10圈,我很努力的試著啟動這些從沒成功提起速度的半雨胎。還是有點可惜,我們少了一個頒獎台,但我並不後悔。在俄羅斯大獎賽我認為溝通出了問題,但這次的溝通很順利。我對比賽整體有清楚了了解,我們也做了正確的選擇,至少是當時認為對的選擇。」

在今年賽季中,這是第5次勒克萊爾和頒獎台僅差一個名次;無論如何,他在這場比賽中縮短了和隊友賽恩斯於積分榜上的差距,離第六名僅有半分之差。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