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面對余秋雨的移情別戀,選擇成全彼此,最終迎來精彩人生


李紅:面對余秋雨的移情別戀,選擇成全彼此,最終迎來精彩人生

“婚姻”就像是一趟“旅行”,誰也說不清在哪一個站台會促使這趟旅行終止。當余秋雨破釜沉舟寫出屬於自己的人生作品《文化苦旅》的時候,也許李紅就已經明白了余秋雨的決心。所以在余秋雨決定和李紅分手時,李紅的內心即使如萬箭穿心般痛苦,卻仍然選擇成全,成全他,也成全自己。

年少求學之路中斷

李紅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熱愛戲劇,從小耳濡目染的李紅也對戲劇有著真摯的熱愛。然而,李紅所處的年代正是文化大變動後期,父母、老師都一致規勸她考大專,做一名人民教師。

那個年代更重要的事情不是追求研究與學習,而是考到一個國企單位或者學一門手藝養活自己,大學反而招收不到學生,大專、中專倒是籠絡不少人才。但是李紅不想就這樣放棄心中所愛,決定去上海戲劇學院試一試。

1974年,文化大浩劫已經接近尾聲,但是普通老百姓還是處於一種人人自危的狀態。如果再早個十幾年,李紅知識分子的家庭背景會是一個加分項,而在這個浩劫時代卻是個致命弱點。李紅考出來的成績很好,當時有一個女生和她相差不了幾分,卻因為李紅的知識分子家庭背景,最後選擇了那個姑娘。

李紅不甘心,她很生氣地跑到學校招生處去要說法。而余秋雨當時就在上海戲劇學院招生處工作,就這樣,兩人相遇。

余秋雨,1946年出生在浙江省餘姚縣,他出生的時候正值夏末,第一場秋雨降臨人間,余秋雨外祖父就給他取名為“秋雨”。 1963年,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但當時浩劫已經全國性蔓延,所有學生都必須下鄉進行勞動改造。

1968年,即將畢業的余秋雨又被下放到27軍軍墾農場服勞役,雖然余秋雨一直都沒有在學院裡體驗過真正的大學生活,可是他一直也沒有放下自己對文學的熱愛,一直不間斷的閱讀僅有的文學書籍。

這年8月,余秋雨畢業,但是又被以大學生的名義派遣到農場,只是這個時候浩劫接近尾聲,有些小學、初中開始復課,余秋雨在勞動之餘又被要求到學校編寫教材;1974年這年夏天,余秋雨在上海戲劇學院,臨時被委任進行招生工作。

推薦文章  羅志祥接代言被嘲是“42歲舞棍阿伯”,他們真是標題黨鼻祖

余秋雨當時對這個女生印像很深刻,他極力反對學院因為這個女生家庭背景而將她拒之門外。但是一人之力怎能反抗眾人決定?李紅到招生辦要說法的時候,余秋雨將李紅帶到附近一個小茶館,很委婉地說明了事情前因後果。

李紅堅定的眼睛漸漸紅了,眼淚如露珠一般一顆一顆往下掉。二十出頭的余秋雨一下子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這樣兩人越走越近。李紅和余秋雨都對戲劇有著很大的興趣,不過不同於余秋雨的是,李紅對於戲劇本身感興趣,而余秋雨則更多的是,對於戲劇文學有著不一樣的痴迷。

兩人越聊越投機,在上海南京街頭,長江河畔,這對年輕男女臉上洋溢著青春愛戀的美好。兩人相約五年後進入婚姻的殿堂。李紅回到家鄉,在和父母商量過後,李紅決定到上海工作,為了他和她的未來。

他和她的婚姻

1979年,余秋雨和李紅二人步入婚姻殿堂。這場文化浩劫也悄聲落幕,不過文化還是沒能很快地複興起來,余秋雨告訴妻子自己渴望潛心的創作,李紅特別支持丈夫的決定。她主動將養家的任務擔負起來:李紅每天都給余秋雨帶飯,而余秋雨在寫作之餘會將家裡打掃乾淨。

1984年,李紅和余秋雨的女兒降生在這個人間,余秋雨也因為《戲劇理論史稿》這部著作榮獲北京首屆戲劇理論著作獎。但隨之而來的就是翻天覆地的誹謗,改革開放之初,知識產權法還沒有正式納入法律當中,余秋雨不堪謠言的侵擾,一下子就病倒在床。

兩人維持這個小家本就不容易,余秋雨一病倒就更是雪上加霜,剛出生的女兒只能抱到李紅父母家,讓年邁父母幫忙照看,李紅則是一邊上班一邊照顧余秋雨。為了能多掙一點錢,李紅在棉紡廠加班到深夜,回家睡一兩個小時就又跑到醫院照顧余秋雨。

當時正在改革開放,所有人都知道深圳開放了“世界之窗”,李紅和余秋雨商量說她想去深圳闖一闖,余秋雨看著李紅熱切的眼神,點頭答應了。

剛開始的時候,余秋雨和李紅兩人會經常打打電話,覺得電話費太貴也會相互寫信。但時間久了之後,兩人相互之間沒有了生活上密切的交集,開始漸漸變得無話可講。李紅寄過去的信,常常好久才會來一封,不過也只是寥寥幾句。

李紅每月省吃儉用寄回去的錢,終於能夠讓這個家撐下去,余秋雨的病也在他閉關靜心寫作時,慢慢地好起來了。不久,余秋雨就寫出了轟動一時的《文化苦旅》。

1992年,李紅從深圳回到家中過節,準備商量著徹底待在上海。余秋雨卻在這時告訴李紅,他愛上了別人,一個和他一樣對戲劇有著深切愛好的人。李紅接受不了,但她很理智,沒有即刻回應,只是說:“我得好好想想。”

推薦文章  羊肉大蔥餃子

李紅在深圳打拼這麼多年,其實什麼也沒有賺到手,唯一支撐她的就是兩人的小家,現在丈夫告訴她,他要離開,這一時之間讓李紅備備受打擊。但在想了很久之後,李紅還是同意和余秋雨離婚。

不是她有多大度,而是如果不斷地吵鬧和糾纏,只會讓孩子更加受傷,而他們之間曾經有的美好回憶,也都將在無理取鬧間灰飛煙滅。

涅槃重生

李紅滿懷期待地回到上海,卻只落得個失望而歸。更令人無奈的是她因為請假時間過長被工廠開除,不過所幸李紅已經不想再回到那個令她傷心的地方。

她重新到深圳各處找工作,從送水工到導遊她全部都乾過。她不想自己再和余秋雨有任何關聯,因此哪怕生活得再難,也從來沒有低頭向余秋雨求助。

世間的事情總是公平的,李紅很快就遇到了人生的轉機——和她一起幹導遊的同事,想要和她一起合夥開一家推銷健身器材的公司。李紅這麼多年辛苦下來還是有點積蓄,她想搏一搏。

那些年李紅走遍了深圳的大街小巷,而老天不負苦心人,很快她就拿到一單又一單的生意。她的公司也越做越大,2008年,李紅用自己的錢在深圳最好的地段買了房子,並將女兒與自己父母接到深圳同住。

結語

時至今日,李紅與余秋雨的這段感情,依舊讓人止不住感嘆,愛情到底有什麼魔力?能夠讓人一次又一次奮不顧身,犧牲自己僅有的青春與年華。李紅前半生真情錯付,余秋雨因為想要把握真愛,所以拋棄曾經為他奮不顧身的李紅,使得這段感情無疾而終,只留下悲傷。

不過外人是沒有資格去評判兩人感情的,在這場愛情裡,真正能夠說得上話的只有李紅自己。愛與不愛,婚姻與愛情,只有經歷過才能夠真正體會其中妙理。李紅是一個能夠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值得更精彩的人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