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劉茵、樊勝美不斷絕與原生家庭聯繫,一直受父母的剝削


《婆婆的鐲子》中女主劉茵的家庭背景與樊勝美差不多,父母都像血吸鬼一樣吸女兒的血,供養家裡的男孩。樊勝美沒有勇氣去反抗家裡,再不情願也要幫哥哥,幫父母善後。劉茵卻是好一些,敢去反抗家裡,但也要為為家裡善後。

很多人都在納悶,劉茵既然敢去反抗家裡,為何不狠心徹底斷了與家裡的聯繫,不再與吸血鬼家人為伍,不被剝削!做一個獨立自主的人。

可劉茵卻從來沒這麼想過,只是想辦法與吸她血的父母周旋,絞盡腦汁地維持自己的小家與公婆和娘家人的關係,看起來又累又讓人不解。

其實劉茵是想離開原生家庭的。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跑到上海工作,遠離家人。找個寵愛自己的老公,甚至連彩禮都不想給家裡,足見劉茵對父母有多厭惡,不光遠離他們,還一直在防備他們。但至始至終,劉茵都沒想過脫離原生家庭,這又是為什麼呢?

直到看了宋小寶的小品《生二胎》才想透這個問題。

作為女人本來就是弱勢群體,嫁人之後若是與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就更加弱勢了。如果得寵,被老公護著,在公婆面前還不會太吃虧,在家裡說不定還會有些話語權,類似妻憑夫貴。

可老公要是個媽寶男,要是性格懦弱,啥事都聽父母的,作為兒媳婦在家裡肯定一點地位都沒有,更不用說話語權了。

倒不是說女人在家說話就一定要有人聽,但作為家裡的女主人,連說話的權力都沒有,那和家裡的保姆有什麼區別。

所以嫁人後娘家就是女兒最重要的後盾和支撐。

在婆婆家受了委屈,可以找娘家人來撐腰,讓公婆一家人投鼠忌器,靠著娘家的支撐防止被欺負。

相關文章  關曉彤現身遊樂園被偷拍!個子比男生高一截,穿緊身褲腿型太搶鏡

在與公婆發生矛盾時還可以回娘家,有個容身落腳的地方,與婆家進行周旋,不至於無家可歸,流落街頭,連個緩衝的地方都沒有。

若是娘家條件可以,給的嫁妝豐厚一些,也不會讓女兒在婆家被人看不起,間接達到舉案齊眉的和睦家庭生活。

哪怕娘家借不上力,還總拆台,至少還有個念想,關鍵的時候來個無差別攻擊,鬧上一鬧,轉移一下公婆的火力也行呀!

除此之外,家也是人的感情寄託地,人的避風港。

就算原生家庭再不好,再不開心,家也是人的根,從這裡長大,家庭文化的基因刻在了骨子裡,永遠都去不掉。家沒了,人真的就和浮萍一樣,沒了根,只能隨波逐流。

劉茵作為現代女性,一個人在上海闖出名堂,還敢與婆家一家人開戰,肯定也不是善茬,但她也沒有斬斷與原生家庭的聯繫,還在努力維繫著與娘家的關係,也是想在心裡有個寄託,不變成孤家寡人。

家再差再壞也是家,家若是沒了,人就沒了出處,只能四處漂泊了。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