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向毛主席宣布自己戀愛,毛主席突然發問:小孔的父親是哪個?


圖丨李敏與父親合影

前言

家長幹什麼你都不知道,怎麼談對象喲!」毛主席看著眼前的李敏,臉色凝重地說道。

對於兒女的婚事,毛主席一向主張自己做主,大人不要干涉,然而在李敏結婚前,毛主席問起未來女婿的家庭背景時,李敏卻一問三不知。毛主席語重心長地教導李敏,自己雖然不干涉他們的婚事,但還是要問一下,了解一下情況。

與孔令華相識相愛

1947年夏天,賀子珍帶著李敏回到了祖國,當時李敏已經11歲,但對於祖國卻是完全陌生。在北平和平解放之後,毛主席對於遠在東北的女兒李敏甚是想念,便托賀子珍的妹妹賀怡將李敏先帶回北平。

圖丨童年李敏

在徵得賀子珍同意之後,賀怡帶著李敏輾轉多地來到香山,見到了早已經走出辦公室迎接她們的毛主席。賀怡牽著李敏的手,指著毛主席對她說:

「快叫爸爸!這就是你爸爸,就是給你打電報的毛澤東。」

李敏看著眼前高大慈祥的毛主席,和之前自己在畫報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激動地撲到了毛主席的懷中,大聲地喊著「爸爸」。毛主席也非常激動,將李敏抱起來親了又親,享受著和親生骨肉久別重逢的快樂。

在李敏被接到北平之後,毛主席安排她進入北京八一學校念書,在這裡她遇到了孔令華。孔令華當時比李敏高兩級,是學校中的學生會主席,經常組織學校裡的大小活動。而李敏剛剛從蘇聯留學回來,在學校裡也非常活躍,經常出現在學校的舞台上,一來二去兩人就成了好朋友。兩個人經常一起出現在校園中,一起聊學習聊理想,無話不談。

圖丨毛主席與李敏在一起看影集

從八一學校畢業之後,李敏考入了師大附中,而孔令華則考入師大附中二部,但兩個人並沒有就此中斷聯繫。當時李敏身邊的很多朋友提醒她要和孔令華保持距離,否則會受到老師批評,但思想前衛的李敏並沒有多想,她認為和男生交朋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交朋友並不等於談對象。

當然兩個人之間的來往還是以學習不受到影響為前提。進入中學之後,孔令華有一段時間學習成績有所下降,李敏對此非常不高興,告訴孔令華如果成績上不去,他們之間就減少往來,甚至暫時不往來,直到孔令華將成績提上去再說。

青年時期孔令華對於理工科的知識非常感興趣,在和李敏談戀愛的時候,他會將自己認為有意思的讀物推薦給李敏,而李敏則經常會向孔令華講述自己在蘇聯生活的經歷,和他分享唱歌跳舞的樂趣。

圖丨李敏與孔令華

後來李敏將自己是毛主席女兒的身份告訴了孔令華,孔令華對於毛主席一直非常崇拜,為人處世方面也深受毛主席的影響。當得知李敏的父親是毛主席的時候,孔令華的內心十分高興,自己距離「偶像」又近了一步。

「家長幹什麼你都不知道,怎麼跟他交朋友呢?」

李敏和孔令華從同學、朋友,一路發展成為戀人,這件事很快就被毛主席所了解。在交往了一段時間以後,李敏主動向父親說起了自己和孔令華之間的事情。當李敏公佈了自己戀愛的「秘密」之後,毛主席突然向李敏發問:

「小孔的父親是哪個呢?在哪裡工作呢?」

毛主席的問題一時間令李敏難以回答,兩個人談戀愛雖然無話不說,但從未主動打聽過對方家裡的情況。李敏一時間語塞,說自己沒問過,孔令華也沒說過。毛主席看著不知所措的李敏,臉色凝重地對她說:

「家長幹什麼你都不知道,怎麼跟他交朋友呢?」

對於父親的顧慮李敏一時間不解,問毛主席自己交朋友,為什麼還要打聽家長的情況呢?毛主席不希望女兒在自己的人生大事上馬虎,語重心長地對李敏說:

「既然交朋友,還是要問一問,了解了解情況嘛!」

李敏一向對父親的意見尊重,再次見到孔令華的時候,將自己父親的意思告訴了他,孔令華一聽就樂了,李敏也樂了。隨後孔令華將自己的家庭情況詳細地講述了一遍。回到家之後,李敏告訴父親,孔令華的父親是孔從洲將軍。毛主席沒有多問,只是連聲說:「我熟悉,熟悉。」李敏忐忑地問父親是否同意自己和孔令華交朋友,毛主席開心地連連點頭:

「好,好!」

過了不久之後,李敏將孔令華第一次領到家中見毛主席,當時毛主席正在看書,見到女兒帶著未來女婿上門,放下書讓二人做到身邊。孔令華第一次見到毛主席,忐忑地端正地坐在一旁。毛主席上下仔細端詳著孔令華,不停地審視著這個未來要和自己女兒共度餘生的年輕人。孔令華生性坦誠,被毛主席這麼一看,緊張地不自覺挺直了脊背,額頭也滲出了不少汗珠。

圖丨李敏夫婦合影

毛主席仔細端詳了一會孔令華,轉頭看向了李敏,李敏迎上父親的目光,父女倆相視一笑,李敏立刻就明白了父親的意思,對於這個未來女婿,毛主席是滿意的。人生中的這次重大「考試」,李敏和孔令華順利通過了。

李敏當時想和孔令華早日結婚,毛主席對女兒的想法很是歡喜,表示自己對於孩子的婚事一向主張兒女自己做主,大人不要干涉,而且孔令華人很好,他沒有意見。寒假的時候李敏前往上海看望母親,提到了和孔令華結婚的事情,賀子珍表示只要毛主席同意,自己就同意,但希望李敏能夠高中畢業之後再結婚,這樣可以多讀一些書。

1958年7月,李敏高中畢業準備升入大學的考試,孔令華當時為了幫助李敏複習功課,住進了中南海毛主席的書房。毛主席特別關照李敏和孔令華:要勞逸結合,不要為了升學搞垮了身體。升學考試過後,毛主席提醒李敏,他們二人的婚事自己同意了,但還是要徵求她母親賀子珍的同意。如果賀子珍沒有意見,就跟著孔令華去見他的父母:

「醜媳婦也要見公婆哩!我的嬌娃不醜,更要見公婆。」

圖丨李敏母親賀子珍舊照

隨後李敏和孔令華去往南昌,去拜見暫居在南昌的賀子珍,見到母親之後,李敏將父親的話原原本本地轉告給了母親。賀子珍依舊還是那句話:

「你爸爸同意,我也同意。」

告別母親之後,李敏跟隨孔令華乘火車前往瀋陽,去見孔令華的父母。當時孔從洲是瀋陽高級炮校的校長,第一次見到公婆的李敏,受到孔令華父母如同親生女兒一般的對待,在徵得雙方父母同意之後,二人決定結婚。

「人家成家立業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李敏和孔令華將結婚日期定在了1959年8月29日,原本他們決定的日子還要早一些,不巧的是毛主席在外地不能回京,毛主席多次給李敏寫信,一定要等他回來主持婚禮。就這樣婚禮一直拖到了八月下旬,在婚禮的前兩天,毛主席回到北京,李敏和孔令華到車站將主席接回家。第二天一大早,毛主席將二人叫到自己房間,商量婚禮的事宜。

大家在一起商定要請蔡暢、鄧穎超等人,以及一些毛主席身邊的工作人員和新人雙方的同學朋友。毛主席特別叮囑道:

「我的親戚王季範(毛主席的姨兄弟)在北京,是一定要請來的。」

毛主席之所以請來王季範夫婦以及蔡暢、鄧穎超等人,就是要表明自己女兒的婚事別人不用乾涉,也不用在這件事上做文章,一切都是他做了主的。雙方的家長都不主張大操大辦,婚禮一切從簡,而新房就設在中南海毛主席的家中,房間裡的家具都是從倉庫中臨時借出的舊物。

在婚禮當天,毛主席一大早就派秘書將正在北京開會的孔從洲接到了中南海,為李敏和孔令華完婚。一見到孔從洲,毛主席緊緊握著他的手說:

「今天是兩個孩子結婚,請你來坐一坐,敘一敘。」

圖丨李敏婚禮合影

隨後毛主席拉著孔從洲向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介紹:「這是李敏的公公,孔令華的父親,孔從洲同志。」毛主席的平易近人,一下子打消了孔從洲拘謹的心情。午後婚禮正式開始,李敏身穿淺藍色連衣裙,白色皮涼鞋,孔令華則穿著白襯衣,深藍色西褲。喜宴一共準備了三桌,每桌只有八個菜,雞鴨魚肉還有一些青菜。

毛主席舉著酒杯,向女兒李敏和女婿孔令華獻上祝福,鼓勵他們互相學習,共同進步:

「不用憂來不用愁,二人心意兩相投。」

毛主席的一番話惹得在場賓客大笑起來。李敏和孔令華端著酒杯來到毛主席面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深深地向毛主席鞠了一躬,表示對父親的感謝和尊重。毛主席看著已經長大的女兒,眼裡滿是笑意,心裡是說不出的高興。

圖丨孔從洲將軍舊照

吃過飯之後,毛主席安排大家在春藕齋看了場電影,在賓客陸續離去之後,毛主席將孔從洲和王季範留下在書房談話。落座之後,毛主席問起孔從洲在哪裡工作,孔從洲回答說在瀋陽高級砲兵學校擔任校長,隨後毛主席又問孔從洲工作上有什麼困難,同時鼓勵孔從洲要多學習。

毛主席向王季範介紹起孔從洲過去的經歷,說他當年是在楊虎城的部隊工作,談到西安事變的時候,毛主席說孔從洲在西安事變中擔任城防司令,王季範笑著說:「官還不小啊!」毛主席接著問孔從洲,看來楊虎城對他很信任,抓蔣介石的前一天晚上就和他一個人說了,楊虎城對他很賞識吧?孔從洲回答說:

「他是我的老上級,一手把我培養大,看著我長大的……」

圖丨楊虎城舊照

拉起家常的時候,毛主席問起孔從洲當時為什麼當兵,孔從洲回答說自己的慕名而去,奔著靖國軍去的,毛主席對他的行為大為讚嘆,接著問他在工作上有什麼要求,孔從洲說沒有什麼要求,自己是乾砲兵出身,對砲兵有感情。王季範稱讚孔從洲是個老實人,毛主席接著說:

「他是個老實人,他教育子女很嚴的喲!孔令華很好嘛,今後兩個孩子一定會處好的,咱們當老人的,唉,人家成家立業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套個圈圈能學會游泳嗎?」

在李敏和孔令華結婚之後,依舊生活在毛主席身邊,在毛主席工作休息的時候,李敏總是坐在父親身邊聊些輕鬆的話題,能夠讓毛主席從工作之中脫離出來,得到片刻的休息。有時候毛主席也會到李敏小兩口屋裡來聊天,有時候還讓小兩口陪自己在院子中散散步。

有一年夏天,李敏和孔令華跟著毛主席前往北戴河游泳場,當時會游泳的人們一到地方就紛紛跳到水裡暢遊,而孔令華由於不會游泳,便坐在沙灘上看大家。看了一會之後,孔令華自覺沒意思,便帶著救生圈下水泡著,毛主席看到之後開玩笑地命令孔令華:

「套個圈圈能學會游泳嗎?莫套,把圈子扔了!」

孔令華聽到岳父這樣說,馬上將身上的救生圈取下,學著大家的樣子熟悉游泳的動作和呼吸的方法,自己實踐了幾次之後就學會了游泳。相比起這些體育運動,孔令華更喜歡的是看書和學習,在中南海的時候,孔令華經常跑到岳父的書房借書看,來充實自己,對此毛主席非常喜歡。

有一次孔令華在農村勞動一個月之後回到家,正想出去理髮的時候被岳父叫住,李敏解釋說孔令華到外面理髮,很快就回來,不會耽誤家裡人吃飯。毛主席對李敏和孔令華說:

「莫走,莫走,叫小周給他理髮。」

圖丨毛主席與李敏等人在海邊合影

毛主席破例讓自己的理髮員給孔令華理髮,還特地通知廚房將晚飯推遲一個小時。理完髮之後,李敏和孔令華來到餐廳,家裡人已經到齊了。吃飯的時候,毛主席一邊給孔令華夾菜一邊對大家說:

「你們也應該到農村去鍛鍊鍛鍊,向令華學習,勞動光榮嘛!」

李敏開玩笑地說父親偏心孔令華,只給他一個人夾菜,毛主席高興地說:

「我這叫賞罰分明,不勞動者不得食嘛!」

1962年李敏生下了和孔令華的兒子,是毛主席的第一個孫子輩。在為孩子取名的時候,孩子的爺爺孔從洲和外公毛主席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列寧的「寧」字,在漢語裡還有「寧靜、安寧」的意思,毛主席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說:

「就讓孩子長大繼承我們的事業吧,這叫後繼有人,就取名繼寧吧!」

圖丨李敏、賀子珍與孔繼寧合影

孔繼寧的出生給全家人帶來了歡樂,平時李敏和孔令華上學,不在孩子身邊,毛主席每次工作累了的時候就去看看小外孫,逗一逗這個小傢伙。孔繼寧小時候長得虎頭虎腦,平時不哭不鬧,毛主席就像所有的老人一樣,特別疼愛自己的孫子一輩。

1963年毛主席在《自然辯證法研究通訊》上看到了日本物理學家關於基本粒子的文章,請來周培源和於光遠兩位先生前來深談。毛主席認為這篇文章中提出的觀點是站在辯證唯物主義立場上所說的,但世界是無限的,時間和空間也是無窮無盡的。孔令華回到家後毛主席將文章拿給他看,並再一次說了自己的觀點:

「大學是個入門,是瀏覽多門科學文化知識的領域,真正的學有所成,有所造就,還是要通過實踐才行。」

圖丨李敏全家福

按照毛主席的建議,孔令華在徵得學校領導同意之後,再次回到學校深造,重新選擇專業。除了之前自己喜愛的物理、化學課之外,孔令華還大量閱讀其他領域的課外讀物,為他之後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每當孔令華回憶起往事的時候,總會感慨地對李敏說:

「我能有現在的基礎和開闊的思路,能夠很快地接受新事物,和父親當初的教誨是分不開的。」

李敏和孔繼寧在中南海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搬了出去,之後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直到毛主席去世,李敏和父親只見過三次面。在毛主席去世之後,李敏要求為父親守靈,結果沒有得到批准,無奈之下,李敏和孔令華只能夠和普通的群眾一樣,排了幾天的隊才進入父親的靈堂,向父親做最後的致意和告別。

圖丨毛主席與李敏、李訥合影

在紀念毛主席誕辰100週年之際,李敏和孔令華在《懷念》的編後記中寫道:

「毛澤東是舉世聞名的一代偉人,也是我們親切慈祥的父親。作為偉人,他生前建立了豐功偉績;作為父親,他走後留給我們的是無盡的思念。這種思念,地久天長,與日俱增。他的嚴厲,他的慈愛,他的爽朗的笑聲,他的幽默和智慧常常浮現在我們腦際。」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