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其升與毛主席重逢後以「主席」相稱,毛主席:你不要這樣叫我


圖丨毛主席與斯諾在延安

前言

我將來做了大官,一定不會忘記你們這些難兄難弟!」毛主席一把拉住朱其升的手笑著說道。

武昌起義爆發後,毛主席決定投筆從戎,前往武漢加入革命軍,但在湖南軍政府成立之後,他隨即改變了主意,就近加入了長沙的湖南新軍。後來毛主席回憶起他僅有的半年從軍經歷時曾對美國記者斯諾說過:

「在我那個班裡,有一個湖南礦工和一個鐵匠,我喜歡他們。」

朱其升為毛主席做擔保人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之後,湖南長沙形勢緊張,當即宣布戒嚴。一群革命黨人帶兵攻占衙門之後,在衙門升起了「漢」字旗,政局很快得到了改觀。當時很多思想進步的學生紛紛加入到革命軍之中,共同號召推翻清朝封建制度,建立人民共和政府。

圖丨武昌起義

當時毛主席正在長沙讀中學,由於起義軍正沿著鐵路向長沙進發,導致他未能及時前往武漢。不久之後,很多學生在長沙當地組建起了革命軍,毛主席不願參加學生軍,改變主意投奔在湖南起義的正規革命軍。

當毛主席走進軍營,說明自己想要參軍入伍的意圖,卻遭到了接收新兵的長官拒絕,當時革命軍中規定,想要參軍必須要有熟悉的人做擔保。毛主席當場據理力爭,說明自己是學生,其他的同學都加入了學生軍,而自己不願加入其中,請求長官通融通融。

兩個人就這一規定僵持不下,爭吵聲引起了一名名叫朱其升的上士的注意。朱其升出生於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12歲便隨人外出打工,學習打鐵和修雨傘。身為徒工的朱其升整日為老闆勞苦,卻得不到一頓飽飯。趁著老闆一次外出的機會,朱其升偷著吃了一點米飯,結果被老闆回家之後大罵,兩人爭吵幾句之後,朱其升賭氣帶著行李出走。

圖丨上個世紀的打鐵匠

正當朱其升走投無路的時候,他打聽到新軍正在招人,便求人擔保參軍入伍,分配在彭友勝的班上。一次部隊過河時,馬車陷入了泥濘之中,朱其升不顧危險跳進爛泥裡,用肩膀將馬車扛了出來,自己險些被斷裂的車槓砸中。

朱其升的勇敢行為一時間在部隊中傳為佳話,再加上他自幼習得一門手藝,部隊中一般的維修拆解都能勝任,彭友勝對其頗為重視,很快朱其升就被提升為上士。

朱其升從軍營走出來勸解爭執不下的兩個人,毛主席嘟囔了一句「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朱其升聽到之後和藹地詢問毛主席究竟為什麼事所爭吵,毛主席見其態度溫和,便一五一十地將自己的來意說明。

圖丨參加起義的湖南新軍

朱其升又詢問了一些毛主席的個人情況,對他的印象非常好,便帶他找到了副班長彭友勝,表示自己願意為毛主席做擔保,讓他能夠參軍入伍。彭友勝點頭表示同意,對毛主席進行簡單的詢問。在彭友勝和朱其升的說情下,毛主席以「毛潤之」的名字加入到革命軍之中,成為一名列兵,每月餉銀七元。

紅楓坡前三拜把

毛主席加入新軍之後,和朱其升的關係頗為密切,作為老兵,朱其昇在方方面面對毛主席都頗為照顧。當時毛主席剛剛入伍,沒有衣服穿,朱其升便將發給自己的新棉衣給毛主席穿,夜晚寒冷,朱其升還要毛主席與自己同床共被。有時部隊打牙祭,知道毛主席愛吃紅燒肉,朱其升就將分給自己的那一份偷偷夾一些給他。

在朱其升的耐心幫助下,毛主席很快便學會了軍事上的高難動作和技巧,有時槍械上出了問題,朱其升總是熱情地幫助毛主席解決。對此毛主席非常佩服朱其升的手藝,表示自己要拜他為師,朱其升謙虛地說自己不過是會一點技術,不像毛主席,將來一定是國家的棟樑。

毛主席聽完連說不敢當,然後一把拉過朱其升的手說,以後自己如果做了大官,一定不會忘記這些難兄難弟。聽完毛主席的話,朱其升靈機一動,要和毛主席結拜為兄弟,毛主席也非常願意和朱其升、彭友勝這些人來往,當即同意了朱其升的想法。

夜晚毛主席與朱其升、彭友勝三個人坐在山坡上談天說地,毛主席在給他們講到「桃園三結義」的故事時,鄭重地對朱、彭二人說:

「三國時期劉、關、張三人在桃園結義,我們這裡不是桃園,但有紅楓,我們這叫『紅楓坡前三拜把』。」

三個人以樹枝為香,撮土為爐,在山坡上結為異姓兄弟,共同為革命盡心盡力。後來在延安毛主席接受美國記者斯諾的採訪時,回憶起這段往事還感慨地說:

「在我那個班裡,有一個湖南礦工和一個鐵匠,我喜歡他們。」

圖丨毛主席氣勢磅礴地講話

從此之後他們三人經常會湊在一起,毛主席給他們講很多歷史上有名的故事,朱其升回憶起那一段時光時說他當時其實聽不太懂毛主席所講的那些古文,但毛主席的口才很好,講得很動聽,就像說書人一樣,深深地吸引著自己聽下去。

雖然毛主席每月的餉銀不多,但他還是會拿出一部分來買報紙,一方面自己看,另一方面讀給朱其升等戰友聽,讓他們也了解時事。閒暇時候毛主席還特地教朱其升識字、讀書,令原本只念過三年私塾的朱其升學到了很多新的知識,對他後來寫字、記帳、做生意都有著非常大幫助。

毛主席在入伍之後雖然沒有打過大仗,但也經歷過一些小規模的戰鬥。當時部隊向城外開拔,需要夜行軍150裡趕到目的地,中途毛主席體力不支,累的滿頭大汗,朱其升接過毛主席身上的背包和槍桿,使勁拽著他上山。

當兩個人終於走到一座村子旁時,看到了返回尋找他們的彭友勝,三個人當時已經掉隊很遠,便就地休息,等天亮之後再追趕大部隊。天剛濛濛亮,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三個人躲在村子裡一間茅草屋中商量對策,決定趁著天亮前悄悄轉移。

圖丨袁世凱與各國公使合影

三個人翻過土牆溜進了一條陰溝之中,選擇了一處安全的地方作為藏身之地。敵人在村子中沒有找到革命黨人,在村子裡鬧了三天三夜,毛主席三個人也不敢出溝找東西吃,就這樣相互鼓勵堅持到敵人離開。

1912年孫中山讓位於袁世凱之後,原本計劃的戰爭也隨之取消。南北「統一」之後,毛主席所在的部隊接到上級命令就地解散,每個人領三個月的餉銀回家。就此毛主席和朱其升、彭友勝各奔東西,朱其升回到老家繼續種田打鐵,終日勞碌奔波。

「難道是他?」

1950年的一天,朱其升到鐵匠鋪上工,路過一座茅棚時,從門口看到了房屋中牆壁上毛主席的彩色肖像,兩邊貼著紅紙對聯,上面寫著「澤潤民生功垂宇宙,東方紅日普照五洲」。朱其升頗有興趣地走到畫像前仔細端詳,突然發現畫像上的毛主席非常面熟。

圖丨毛主席畫像

「難道是他?」朱其昇放下手工的農具仔細辨認:「真像,尤其是下巴上的那顆大痣!」朱其升認出對聯上的「潤」字,在心裡默默揣測:

「他難道是我的潤之兄弟?居然做了這麼大的官?」

在朱其升的老家,很多人都不知道毛主席的字是「潤之」,對於山外時局的變化更是知之甚少。雖然朱其昇在外幾年,但身上的山民本色絲毫沒有改變,為了不連累到家人,他從未提起過自己當過革命軍,也從不說自己認識什麼人,什麼官。

朱其升滿心疑惑地幹了一天活,回到家中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妻子,妻子還埋怨朱其升胡思亂想,說毛主席這麼大的官,他怎麼敢和主席稱兄道弟,警告他趁早不要瞎說,弄不好全家人都要遭殃。

但很快朱其升和毛主席有過交往的事情還是在村子裡傳開了,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覺得朱其升是吹牛。村裡一位教書先生聽說這件事之後,勸他給毛主席寫封信,看看有沒有回應。在眾人的慫恿下,朱其升前往漢口,找到一位測字的老先生,前前後後給北京寫了六封信,卻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兩年之後朱其升重操舊業,到漢口的街頭開始做補傘的生意。他利用補傘的機會四處打聽,如何才能將信件寄到毛主席的手中。有一次朱其昇在閒暇時坐在家門口乘涼,和鄰居們說起了自己與毛主席的交往,其中一位鄰居聽說之後非常嚴肅地問他:

「你真的和毛主席有交情?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人,讓他想辦法幫你和毛主席聯繫上。」

當時在工廠夜校中有一位名叫孟淑純的女老師,和李先念是同鄉和戰友,兩人一直保持著聯繫。孟淑純聽說之後當即趕到了朱其升家中,仔細詢問了一些毛主席生活上的細節,朱其升一一做了詳細的答覆。後來孟淑純多次找朱其升了解情況,還問他要了兩張照片,將兩人幾次談話的情況寫信交給了李先念,請他轉呈給毛主席。

圖丨李先念舊照

很快一封來自北京的公函就寄到了朱其升的手中,朱其升小心翼翼地將信封拆開,恭敬地將信紙遞到了孟淑純手中。當孟淑純剛剛念出「其升兄」三個字時,朱其升已經熱淚盈眶,激動地對身邊人說:

「我的潤之兄弟做了這麼大的官,還沒有忘記我這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只有共產黨才能做得到!」

「不要叫我主席…」

國慶節過後,朱其升帶著毛主席的親筆信和隨信寄來的200萬元(舊幣)動身前往北京,當時他已經61歲,從來沒有去過北京,更不知道新中國的首都是什麼樣子。與毛主席已經分別了40多年,朱其升的心裡惴惴不安:

「見了潤之兄弟說什麼呢?他如今當了國家主席,還認得自己這個平民百姓嗎?」

圖丨毛主席寫給朱其升的覆信

當朱其升終於坐著火車抵達北京,一下車他便猛吸了一口氣,旅途的倦意頓時一掃而空。出了車站他便四處打聽毛主席的住處,兩天之後的一大早,他收拾妥當直奔中南海,經過一番解釋之後,終於從中南海中走出了一位軍官,仔細詢問朱其升的情況,當朱其升拿出毛主席的親筆信之後,才被允許入內,被安排在其中住下。

過了幾日之後,朱其升被告知毛主席要與他見面,在來人的帶領下,朱其升來到了一處四合院中,不一會毛主席從屋中走出,熱情地擁抱著朱其升:

「其升兄,我們見面太晚了!去年彭友勝曾經給我寫信,我已經給他回復過了。」

毛主席鬆開手,感慨地「責怪」朱其升:「你怎麼早不寫信給我?接到信應該早些來嘛,我多想見見你們這些舊時的朋友哇!」毛主席帶著朱其升走進了書房,當看到滿屋子的書籍時,朱其升感慨地說:

「主席,您還是那樣喜歡書!」

圖丨中南海豐澤園

不要叫我主席,還是叫我潤之!」毛主席坐在椅子上,看著滿屋的書籍嘆了一口氣說:「新中國剛成立不久,我工作又忙,只能抽空讀一點書,可不比當年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讀書的時間還多些。

朱其升向來尊敬毛主席,坐下之後稱讚毛主席真有本事,都當上了國家主席。毛主席聽完之後哈哈大笑:

「哈哈,不是我有本事,是人民和同志們信任我,才選我當主席的。」

遇到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毛主席心裡非常高興,談話的興趣也濃,和朱其升不斷地回憶當年在一起時候的場景,同時講述了自己與他分別之後的經歷。朱其升萬萬沒想到這位國家最高領導人,居然還像當年那個潤之兄弟一般,和自己促膝談心。

當二人正聊得火熱時,一位秘書模樣的人進屋沏茶,偷偷向朱其升使眼色,暗示他預定的談話時間到了,朱其升會意當即準備離開,但毛主席卻將他攔了下來:

「第一次會面,一定要在我這裡吃頓飯,不然哪像老朋友。」

說完就囑咐秘書通知廚房多準備一個人的飯。因為有客人,廚房特地準備了毛主席最愛吃的紅燒肉,席間朱其升發現毛主席愛吃紅燒肉的愛好並沒有變,還不停地給自己夾肉吃。當天晚飯朱其升吃了很多,但毛主席吃了很少,放下碗筷的時候還幽默地對朱其升說:

「當主席一切都受到限制,不比我們在部隊那樣隨便呢!你知道我愛吃紅燒肉,可這裡吃肉也有人管啊!」

圖丨嗜書如命的毛主席

毛主席請朱其昇在北京多住些日子,看一看北京的名勝古蹟,還特地將北京的名勝古蹟給朱其升介紹了一番,希望他能在自己身邊多呆些日子。一個多星期之後,毛主席派人將朱其升找來,一見面毛主席就笑盈盈地問他:

「這幾天玩得痛快嗎?今天我找你來,是想你談談當地的情況。」

朱其升將自己知道的情況一一向毛主席作了匯報,並介紹了自己家鄉物資的情況和自己的打算。毛主席聽完非常高興,特別是聽到民主改革運動所取得的成績時,毛主席頗有興趣地說:

「你們那裡是一塊寶地,在世界上很有名,有機會我一定去看看。」

毛主席越說越興奮,起身點燃了一支香菸,一邊踱步一邊給朱其升講述民主改革的意義,鼓勵將民主改革運動搞下去,要吸取過去失敗的教訓。朱其升只聽懂了其中一部分意思,但他體會出毛主席日夜為新中國操勞,他不忍心耽誤毛主席太多時間,沒多久就起身告辭。

圖丨毛主席舊照

朱其昇在北京整整住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臨行前毛主席再次交給他500萬元(舊幣)當做路費和生活補貼,朱其升執意不肯收下,毛主席安慰他說這是自己的稿費,是以個人名義送給他的,並一再向他強調:

「我絕不慷國家之慨!你就放心收下吧!」

回到漢口之後,朱其升沒有亂花毛主席送給自己的這筆錢,他聯繫了一些和自己同樣會些小手藝的人,成立了「和平油布雨傘廠」,他自己擔任雨傘廠經理。他經常和工人們講述自己和毛主席的友誼,並告訴他們:

「毛主席和過去的官老爺不一樣,沒有一點官架子,待人非常和藹可親。」

在朱其升的鼓勵和工人們的努力下,雨傘廠越辦越紅火,朱其升自己的收入有餘,謝絕了政府每月給自己的200斤大米補貼:

「毛主席生活簡樸,我如今生活好了,怎能要國家補貼呢?」

圖丨毛主席與老百姓熱情握手

1954年朱其升帶著雨傘廠廠門照片再次進京與毛主席見面,毛主席看過朱其升帶來的照片,聽完他講述成立雨傘廠的種種困難之後,激動地拉著他的手說:

「很好!這個廠門有些社會主義的氣魄!這就是社會主義的萌芽!」

這一次朱其升又在北京待了20多天,毛主席邀請他談了五六次話,對下面的情況做了深入的了解。臨別時毛主席叮囑朱其升要多到北京走走,多寫信反映基層的情況:

「老朋友間不要因為我當了官就疏遠了,我是不會忘記你們的,有困難,有要求,隨時告訴我,我想辦法給你們解決,我絕不當官做老爺,不會不理睬你們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