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居上的秦國:「地主集團」戰勝「領主集團」


各國變法成敗對比

秦國的變革是迅速的,也是基本順利的。我們進而想到一個問題:在當時激烈競爭的年代,其他國家沒有類似的改革嗎?事實上,其他國家也有,甚至一度領先秦國,可是都以失敗告終。

魏國的「李悝變法」,早於秦國幾十年就實行「軍功爵制」,但魏國的弱點在於:士兵一旦晉級,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全由國家負責,這是個「無限責任制公司」,連結婚生子也由組織安排,久而久之,政府財政負擔極重,最終難以為繼,只能宣告破產。

楚國的「吳起變法」,也早於秦國,也是軍功獎勵制度,短時間內「南平百越,北並陳蔡」,闢地千里,一度成為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但楚國的軟肋在於:國內既得利益群體過於龐大,高層完全由昭氏、屈氏、景氏幾個大家族所壟斷,形成了「寡頭政治」。全國的事情只由幾個大佬說了算,他們的兒子、孫子世襲爵位,隨著改革的深入,權貴們的利益受到損害,他們聯合起來,殺死了改革家吳起,中斷了改革。

晉國曾一度打破公族世襲制,用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打掉了國內所有的權貴勢力,換上來的全是年輕小伙子。晉文公提拔了大量異姓家族,採用「尊功尚賢」手段,湧現出一大批傑出人才,晉國中原霸主的地位維持了一百多年的時間,可謂是春秋時期最持久的已開發國家。但到了後期,這些異姓家族也開始壯大,成為新的既得利益者,形成被趙、魏、韓幾大家族壟斷的「寡頭政治」,導致「三家分晉」,國家分裂了。

失敗的結局各有不同,但原因只有一個:既得利益集團過於龐大。

再進一步分析,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其實都是西周舊體制遺留下來的「領主集團」,而獨獨秦國的主體階層是「地主集團」。

何謂「領主」?何謂「地主」?

簡單點兒說,領主,就是在分封制下,擁有自己的領地、莊園,綿延萬畝,自己有兵權、行政權、人事任免權、徵稅權等,獨立性很大。而地主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是沒有軍隊和行政任免權的。說得更簡單點兒就是:地主只有地(面積不大),領主既有地又有人(地很大,人很多)。

與西周君主「分封制」一脈相承,諸侯大夫「世卿世祿」在各國延續了上百年。這些世襲的權貴,構成了龐大的領主集團,比如:魯國的政權完全被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三家掌控了,鄭國的上卿中往往是罕氏、良氏家族輪流執政,衛國則是石氏和寧氏,楚國則是屈氏家族,晉國有趙氏、魏氏、韓氏……權貴階層根深蒂固,使得很多像商鞅那樣的小老百姓,即使有才,也無出頭之日。

而反觀秦國,則顯得很「非主流」。秦國因為經濟落後,文化落後,社會階層很鬆散,尚沒有條件產生穩定的權貴集團,門閥家族的影響力微乎其微。即使有少數的既得利益群體,也只是像甘龍、杜摯那樣的個體,尚未形成龐大的勢力。這種情況下,改革就不會受到像楚國、鄭國那樣多的權貴集團左右,只要出現一個鐵腕意志的君主,推動變革,一竿子捅到底,改革就會進行得很順利。

商鞅變法之後不久,就開始推行土地改革—「廢井田,開阡陌」。就是打破「井田制」這種大鍋飯的公有製,以「開阡陌」來開墾大量荒地,土地財產歸個人。還鼓勵東方各國的百姓前來秦國開荒種地,只要願意,都能得到自己的土地!秦國形成了千千萬萬個「小地主」,從而提高了百姓的生產積極性。

在其他國家,老百姓是沒有自己的土地的,只有權貴階層才享有土地和財產,他們世襲,不把利益分給老百姓。而在秦國,老百姓有自己的私有財產,而且是可以傳給子孫後代的。

換作是你,你願意選擇哪個國家呢?

不言自明。

財產和土地的私有化

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秦國佔領的土地越來越多。秦國的將士若有功,則既可受賞爵位,又可受賜田宅,可以成為軍功地主,如果不斷立功,還可不斷受賞,以至於私人能得到大量的土地田產。我們驚訝地發現,秦國兼併六國的戰爭,實質上就是一場「財產私有化+土地歸個人」的戰爭!

這些來自底層的士兵,為了獲得軍功和財產,拚命而瘋狂地砍敵人的腦袋,因為只有提著腦袋,才能得到賞賜。在與趙國的「長平之戰」中,秦軍大將白起一聲號令,坑殺40萬趙軍,人們被秦軍這種瘋狂的舉動震懾了!

數十年間,秦國百姓普遍擁有了自己的田地和財產。正如英國的《國富論》中所說,人性是以利己為前提的,人們只有對自己的私有財產才最珍惜。由此,秦國百姓為了保衛自己的財產而形成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堅不可摧,再也沒有哪個敵國能打敗這個國家。

相關文章  國企腐敗的根源是什麼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