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王淑蘭帶兒媳見毛澤東,回來後王淑蘭問:你是怎麼稱呼主席的


圖丨王淑蘭

前言

王淑蘭,是毛澤東弟弟毛澤民的結髮妻子,因為毛澤民排行老四,所以毛澤東習慣叫王淑蘭「四嫂」。

王淑蘭出身貧苦人家,父親務農,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母親是家庭主婦,封建年代下,王淑蘭被包辦婚姻,嫁給了毛澤民。

雖然沒怎麼讀過書,但是王淑蘭這個人聰慧明理,能幹勤勞,嫁到毛家的時候,毛澤東已經去長沙讀書了,家務事全憑毛澤民打理,王淑蘭就成了毛澤民最賢淑的「助手」。

每天天不亮,王淑蘭就第一個起床,生火做飯、打掃庭院,餵養家畜,她還會盡心盡力服侍婆婆,婆婆文七妹本就是心地善良之人,兒媳對自己這麼好,文七妹也待王淑蘭如親生,相處多年,婆媳二人從來沒有紅過臉。

婆媳倆一個賽一個的善良,文七妹經常週濟窮人,王淑蘭也常常儘自己所能去幫助別人渡過難關,當地有個段子,說毛家這婆媳倆,善良到有兩條褲子,都要脫一條下來給窮人。

圖丨文七妹

1917年,在湖南第一師範讀書的毛澤東寒假回家,向家裡的親人朋友們宣傳了共產主義,那時的王淑蘭還沒什麼覺悟,隨口說了一句別人常說的話:「搞共產要殺頭的」,毛澤東很認真的回答:「殺頭我也要搞共產!」

這句話,深深觸動王淑蘭,也帶領她走上了革命的路…….

王淑蘭的革命生涯

1919至1920年年間,毛家的兩位老人相繼去世,毛澤民成了名副其實的戶主,1921年春節,毛澤東和毛澤覃回家過年,毛澤民便想著,應該趁這個機會,把家裡的經濟情況告訴哥哥弟弟。

正月初八,大家圍著爐火聊天,毛澤民搬來家裡所有的帳本,將這些年家中的收支詳細講給大家聽,毛澤東擺擺手,示意毛澤民不需要再說了。

圖丨毛家三兄弟和文七妹合照

毛澤東對於家事的關照一直不多,基本都是毛澤民兩口子在操勞,在父母最後的日子裡,也是他們二人端茶倒水的伺候,所以毛澤民王淑蘭二人並不需要跟自己匯報這些。

況且,毛澤東還有一些其他的打算,毛澤民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從他幫父親打理商鋪就能看得出來,他很希望毛澤民能夠走出家務事,成為一名建設新世界的革命者。

於是,毛澤東緩緩的說:「我看,這些帳還是不要算了,田也不用種了,你才20歲,跟我到長沙去吧,讀點書,在幹點活,將來一起做些有利於國家和民族的事吧。

毛澤民年紀不大,也有自己的抱負和理想,但他也有自己的考慮:「可是,家裡的田不種了,也不能讓它荒著吧,房子不住人,也會壞掉的。」

「田給家裡窮還會種地的人去種,房子給沒家的人去住,至於其他東西,該送人就送人,該丟就丟了吧」,說著,毛澤東把目光轉向王淑蘭,「四嫂,你能不能想通?」

王淑蘭現在算是毛家唯一的女主人,她的意見至關重要,不過,王淑蘭早就已經明白革命道理了,於是,她堅定的說道:「為了奔一個好社會,丟棄點瓶瓶罐罐的,我想得通。」

圖丨毛澤民(下排右)

沒過多久,毛澤民安排好了祖產,便帶著妻子孩子去到長沙,和毛澤東一起搞革命,最開始,王淑蘭只是幫忙做些家務,弄弄文件,後來,她也能做些獨立的工作了,可是沒過多久,王淑蘭就因為要生孩子,返回了韶山。

1925年,毛澤東和楊開慧回到韶山開展農民運動,王淑蘭積極參加,覺悟提升的很快,就在這個時候,毛澤民風塵僕僕的回到家,跟王淑蘭說:「淑蘭,我要出遠門了,生死未卜,你帶著孩子,不要等我了。」

王淑蘭不捨,但她沒法阻止,她只是很堅定的說:「你放心去吧」。

相關文章  一點青山重,一染中國紅

毛澤民走後,王淑蘭成為韶山最有號召力的婦女聯合會負責人,她帶領韶山的婦女們,懲姦除惡,解放女性,她衝進祠堂,和男人們一起喝酒吃肉,打破了女性不能進祠堂吃酒席的封建族規,1926年,王淑蘭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7年1月,毛澤東回到韶山,和王淑蘭等一眾婦女坐在祠堂中,毛澤東端起酒杯向這些敢於反抗的女性敬酒,還將她們寫進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

圖丨楊開慧和毛澤東

馬日事變後,毛澤東被抄家、被挖祖墳,迫不得已,王淑蘭帶著孩子離開韶山,來到長沙尋找黨組織,不料,遭到叛徒出賣,1929年,王淑蘭被逮捕關押。

在這個充滿著潮濕臭味的監獄中,王淑蘭熬到了冬天,一天下午放風的時候,一個雪球從男監那邊扔到女監,女監這邊馬上進行反擊,操場上變成了雪仗的樂園。

突然,一個雪球在王淑蘭腳邊炸開,一張紙條從雪球中露了出來,王淑蘭眼疾手快,抓起紙條回到屋裡,打開紙條,裡面寫著:「我們要聯合起來進行鬥爭!」

王淑蘭拿起筆,寫了一張紙條:「同意」,然後把紙條捏進雪球中,扔向男監,雪球正好扔到男監那邊扔紙條的人頭上,周圍一圈人哈哈大笑,只有那個男人默不作聲把紙條收了起來。

就是依靠這樣的方法,他們串聯了監獄中6名共產黨員,成立了臨時黨支部,王淑蘭任女監這邊的黨小組長。

他們要求改善生活條件,延長放風時間,政治犯要和刑事犯分開,鬥爭了半個多月,獄方被迫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圖丨彭德懷

被關押的時候,王淑蘭時不時就會接受審訊,她的想法是,一定要咬緊牙關,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在獄中大概一年時間,沒有人知道她與毛澤民、毛澤東有任何關係。

另外,她還和一名叫做羅醒的女黨員做了約定,如果兩人其中一個犧牲,另一個就是烈士遺孤的母親。

1930年7月,彭德懷攻克長沙,王淑蘭和戰友們被解救出來,出獄後,羅醒不幸犧牲,王淑蘭收養了羅醒的孩子,並改姓叫做「毛華初」。

後來,王淑蘭一邊討飯,一邊帶著孩子繼續尋找組織,可惜的是次次撲空,1931年,她來到上海找毛澤民,可毛澤民剛剛出發去了江西革命根據地,於是,王淑蘭帶著孩子回了湖南。

此後,王淑蘭一直想方設法和黨組織聯繫,她以裁縫的名義走街串巷,也伴成乞討的窮人挨家挨戶上門,1935年,飽經風霜的王淑蘭回到韶山。

1937年,國共開啟第二次合作,王淑蘭才和黨組織聯繫上,並加入韶山地下黨組織的活動,1938年,她託人將孩子們送去延安,而她自己則去了湖南,繼續革命。

圖丨蔣介石和毛澤東

那時,黨組織打算在桂陽建立一個地下交通站,讓她和範卓義假扮夫妻從事地下活動,王淑蘭一聽就要拒絕:「那怎麼行啊,我是毛家人!」

周圍同志勸了半天,王淑蘭才接受並「約法三章」:「咱們先說好,工作任務堅決完成,假扮夫妻也是按照組織規定的辦,但假戲真做我可不干!」

當天晚上,王淑蘭又和範卓義徹夜長談,她告訴對方自己對毛家一往情深的原因,範卓義也表示理解,就這樣,他們二人工作中配合默契,生活中相敬如賓,三年時間,為黨組織做了非常多的貢獻。

1950年,王淑蘭完成了自己的革命任務,這時候,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經於1943年犧牲了,得知消息的王淑蘭當場暈厥過去。

後來,毛澤民的第二任妻子錢希鈞來到韶山看望她,王淑蘭擔心孩子們對自己父親再婚有意見,還給他們做了思想工作:「你們爸爸搞革命,身邊需要有個知冷知熱的人,我這一雙小腳沒法遠行,更別提兩萬五千里長徵了,跟著去只會是個負擔,你們錢媽媽把他照顧的很好。」

圖丨錢希鈞

這一番話,說的兒子、兒媳直掉淚,王淑蘭心有多善,大概只有與她相識的人才能知曉吧。

上京看大哥

1950年,王淑蘭從湖南去到江西,看望生病的女兒,在南昌,她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沒過多久,毛澤東親自回信,叫王淑蘭帶著女兒女婿來北京。

相關文章  新疆的顏值到底有多高?去一趟會拔高你對美的認知

一來到北京,毛澤東就在中南海接見了她,王淑蘭從包裡取出一個沒有蓋子的杯子送給毛澤東,毛澤東看著這簡單真摯的禮物,高興的收下了。

在北京待了幾個月後,王淑蘭回到韶山,找毛新梅(毛澤東同族的兄弟)的遺孀沈紹華商量去北京的事情,沈紹華早就想去北京看看兒子了,所以便請求王淑蘭陪自己上京。

之後,兩個人來到湘潭,找到李恩普(帥孟奇的表弟),三個人一起登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這次來到北京,王淑蘭沒有驚動中央組織,而是直接住進招待所,她對沈紹華和李恩普說:「今天的任務就是吃一頓,然後好好休息。」

圖丨毛澤東

第二天一早,王淑蘭對李恩普說:「昨晚我大哥來電話了,要我上午等車來接,我一會兒就走了,大概三天後才回來」,李恩普點點頭,沒有追問王淑蘭所說的「大哥」是誰。

三天後,王淑蘭回來了,她拿出兩件皮大衣,說這是大哥送給他們的禮物,李恩普越來越好奇了,便問出了口:「大姐,你大哥是誰啊?」

「毛潤之。」

「是主席?」

「大哥就是毛澤東,就是毛主席啊」,說到這,王淑蘭臉上露出難過的神情,「我和丈夫毛澤民已經太久沒見了,而且永遠也見不到了。」

原來,王淑蘭這次上京,就是為了向毛澤東打聽丈夫下落的,毛澤民犧牲後,家裡人全都瞞著她,上一次來北京的時候,毛澤東也沒告訴她,這次還在她的再三追問之下,毛澤東才將實情告訴了她。

圖丨毛澤民

這次,王淑蘭又在北京待了幾個月,沈紹華不習慣北方的氣候,見到兒子後便回韶山去了,李恩普被安排到了衛生部工作,王淑蘭則在中聯部招待所工作了一段時間。

一天,一名工作人員來找王淑蘭:「王大姐,主席要見你。」,王淑蘭準備準備,便跟著來到中南海,毛澤東看見王淑蘭,站起身迎接:「四嫂,請坐」。

王淑蘭問了好,便坐下了,毛澤東詢問:「四嫂,在北京住的習慣嗎?」

「托主席的福,習慣的。」

「想家嗎?」

王淑蘭想了一下,搖搖頭。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說……」

「大哥有什麼事嗎?」王淑蘭疑惑地問道。

「回韶山去如何?聽說韶山已經幫咱家修好房子了,準備對外開放,屋裡會有很多客人,你回去幫我招呼客人吧,不要怠慢了客人。」

王淑蘭想也沒想,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圖丨毛澤東在韶山

「據說當地準備給我蓋間房子,還要修一條路通韶山,你回去了解一下這件事,看看是不是屬實,如果是,馬上寫信給我,叫他們立刻停止!」

王淑蘭點了點頭。

後來,王淑蘭把了解到的情況反映給了毛澤東,毛澤東當即給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省政府主席王首道寫信:

「聽說長沙地委和湘潭縣委準備在我家鄉為我修建一所房子,並通一條公路通我家,如果屬實,請他們立即停止,一概不要修建,以免影響百姓,是為至要。」

離開北京之前,王淑蘭特地邀請朋友們一同去天壇遊玩,午飯的時候,王淑蘭告訴李恩普:「紹華已經回韶山了,她在北京住不習慣,我住的習慣,但是組織上讓我回湖南,到韶山招待所任下一期的所長,我準備回去,服從組織命令。」

看到李恩普有點依依不捨的眼神,王淑蘭安慰他:「這個職務,要代表毛主席,代表毛主席的家屬,接待群眾,接待外國來訪的客人,我走的時候,就不一一道別了。」

回到韶山

在北京差不多待了一年左右,王淑蘭回到了韶山,做了毛澤東舊居的講解員,每天迎接成千上萬的海內外賓客。

那時候的王淑蘭,一頭齊耳短髮,一身簡樸的藍色套裝,布鞋中裹著一雙小腳,她熱情大方的向所有人介紹著毛澤東的生平事跡和革命家庭。

有人詢問毛澤東生活中的樣子,王淑蘭說:

「毛主席待人謙和,挺好客的,每次有客人來,都會徹夜長談,假如來了客人,過去的主席就會殺雞打魚,稱肉打酒去迎接你,不過現在不行了,他是國家主席,組織上對他做了很多規定,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隨便了,這不是他個人的心願,他其實特別想接近群眾。」

1951年,王淑蘭的兒媳,毛華初的妻子韓瑾行因患支氣管擴張,要去北京治療,為了照顧兒媳,王淑蘭也一同前往。

出院後,韓瑾行和王淑蘭一同住在招待所中,離開北京前,婆媳倆商量著給毛澤東寫封信,韓瑾行跟王淑蘭說,自己很想見見主席大伯,王淑蘭便建議寫信的時候寫進去。

圖丨毛華初(左二)和韓瑾行(右二)

韓瑾行寫信的時候,先是以王淑蘭的口吻介紹了近況,並提到希望毛澤東能夠接見一下兩個人,然後,她又以自己的口吻,講述了自己來北京治病的經過。

毛澤東接到婆媳二人的信件很是高興,隨即讓葉子龍開車來接,結果那天,韓瑾行剛好不在,王淑蘭到處找都沒找到,就一個人去了中南海。

毛澤東在菊香書屋接見王淑蘭,看見她有點悶悶不樂的,便詢問原因,王淑蘭帶點怒氣說:「那孩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連個人影都找不著!」

這天,毛澤東還宴請了幾位同鄉,他們都是應邀來北京向毛澤東匯報情況並敘舊的,王淑蘭見到好多多年未見的親友,也轉換了情緒,開始談笑生風起來。

中午,毛澤東要設宴招待大家,王淑蘭卻著急離開,毛澤東挽留:「四嫂,他們都沒走呢,你怎麼這麼著急要走?」

「我去找我家媳婦啊,她還沒見到主席伯伯呢。」

知道原因,毛澤東派葉子龍把王淑蘭送回招待所,車子剛剛停下,正好碰上剛回來的韓瑾行,王淑蘭趕緊招呼韓瑾行上車,葉子龍又重新帶人回到中南海。

圖丨毛華初

韓瑾行在豐澤園見到了毛澤東,晚上回來後,王淑蘭著急地問:「你是怎麼稱呼主席的?」

「就喊主席啊。」

「你這孩子,怎麼連伯伯都曉不得喊啊。」王淑蘭嗔怪道。

韓瑾行一臉不解,她不知道,早在1938年,丈夫毛華初見到毛澤東的時候,王淑華就囑咐他要喊毛澤東大伯,所以在毛華初第一次見的時候,恭恭敬敬喊了大伯,還鞠了個90度的躬,這樣一比,韓瑾行的表現就有些「失禮」了。

韓瑾行見到毛澤東後,王淑蘭的心願也算是完成了,她跟兒媳一起回了湘潭,跟兒子兒媳生活在一起。

毛華初當時是湘潭縣委副書記,後任縣委書記,王淑蘭的組織關係就掛在縣委招待所,每個月生活費60元,後來漲到80元,直到1964年去世。

晚年的王淑蘭很少去北京,不過每次有人從北京回來,都會捎來毛澤東的問候,同時,毛澤東也總是跟人詢問打聽王淑蘭的身體情況和生活情況,還會寫信關心一下。毛華初和韓瑾行去到北京的時候,毛澤東還囑咐兩個人,要好好照顧王淑蘭。

1964年6月,王淑蘭在長沙去世,她安息在了毛澤東舊居對面的一座山坡上。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