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匈奴軟禁十二年,被曹操重金贖回,卻慘遭三次嫁人|人物計劃9


文|松舟綠

建安年間的某一天,曹操正在宴上酣暢淋漓,地上卻跪著一個散發赤足、滿臉淚痕的女子。

她毫不在乎旁人詫異的目光,只顧磕頭請罪,懇求曹操赦免自己夫君的死罪。

雖然滿面哀傷,女子卻說得入情入理,賓客漸漸都為之動容。但曹操不置可否,只說:「可是降罪的文書已經發出,怎麼辦?」

女子流淚反問:「您的馬廄裡有成千上萬的駿馬,兵營中有不可勝數的勇士,難道還吝惜一匹快馬去挽救一條垂死的性命嗎?」

曹操心頭一震,終於赦免了其夫的死罪。

女子就是蔡文姬,這一幕,何其令人唏噓。

1

中國歷史上的三國時期,群雄湧動,局勢多變。

自古以來,只要頂著「才女」兩字,似乎都得不到上天的垂憐,更多的則是身為女子的悲哀。

蔡文姬本出身於書香門第,父親是當時的大文學家蔡邕,從小受過很好的教育,對書法、文學、音樂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9歲辨琴就是其中一個縮影,在當時她就已經是遠近聞名的大才女了。

十六歲的蔡文姬在父親的安排下迎來了第一次婚姻——衛仲道。

衛仲道也是出身於河東的大族,和蔡家也算是門當戶對。

但是文姬卻從未見過衛仲道。

慶幸的是在蔡文姬嫁給衛仲道之後,兩人通過在生活之中的接觸,感情也越來越和睦。

但等待文姬的卻是長達十幾年的黑暗。

相關文章  家裡有點地,此樹可以種上兩棵,果子軟糯奶香,一年兩熟易打理

蔡文姬在春天成親,而幾個月後的夏天,年近古稀的父親蔡邕被王允囚殺。

禍不單行。婚後過了不到一年丈夫衛仲道就死了。

婆家認為文姬克夫,活生生把她逼回了自己家中,與母親相依為命。

過了兩年,母親也因長期處於悲痛之中,染病身亡。

失去雙親、成為寡婦的那一年,她還不到19歲。

但悲劇並未就此停止。

2

董卓舊部叛亂,漢獻帝請求南匈奴幫助平叛,誰知混戰中,南匈奴在中原燒殺搶掠,戰火蔓延到蔡文姬的家鄉。

到處是燒殺搶掠的匈奴兵,在家也只是死路一條。

蔡文姬拚死一搏,抱著父親的焦尾琴衝出了家。

一出門的慘狀給蔡文姬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

街邊是正在燃燒或是已經被燒焦的房子,地上淌著流不盡的血水,路邊到處是橫倒的屍體,耳邊儘是哀嚎和哭叫。

原本熱鬧的大街只能看到匈奴騎兵在殺人、放火、搶東西。

無論後世有多少描繪蔡文姬和左賢王美滿愛情作品,我相信歷史上的蔡文姬對左賢王也只不過是虛與委蛇罷了。

因為蔡文姬不會接受如此殺人如麻的隊伍首領的愛意。

她就像商品一樣被人挑選,哭喊著被拉進匈奴人的氈帳,就成了那人的所有物。

白天洗馬、餵馬、放牧、洗衣、做飯,晚上忍受丈夫的虐待和打罵。

十二年,整整十二年。

後世的文學創作都美化了這段經歷,據史料查詢,左賢王的姬妾中根本沒有蔡文姬這號人,也就是說蔡文姬連個妾都算不上。

說她是個匈奴首領為了繁衍後代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性奴也不為過。

相關文章  火星妹妹成人錄第六集《銀牌選手》

「邊荒與華異,人俗少義理」,這裡與中原漢朝完全不同,人們性情粗鄙,少有道德禮儀。

這對自幼受禮義薰陶的蔡文姬而言,更是精神與身體的雙重摺磨。

如此絕境,烈性女子可能會選擇以死相拼,柔弱女子可能會選擇隨波逐流,蔡文姬卻選擇了隱忍。

選擇硬拼只會白丟性命,選擇妥協又會失去靈魂,所以她選擇忍受常人不能忍的苦楚,期待迎來常人不能得的轉機。

蔡文姬不僅為左賢王生下了兩個兒子,還自學了胡笳,創作《胡笳十八拍》用的就是胡笳音調。

3

公元208年,歷經十二載艱難隱忍,蔡文姬終於迎來了期盼已久的轉機。

曹操打聽到好友蔡邕的女兒被困匈奴,便派使臣帶重金去贖她。

蔡文姬想到了這十二年身體與心靈的雙重漂流,忍下分離苦楚,毅然決然拋下她的兩個兒子回到了中原。

古畫《文姬歸漢圖》裡蔡文姬毫無畏縮之態,揚著頭,眼神堅定地目視前方。

也許那時文姬心裡也早已下定決心了吧,面對時機要果斷,而不是猶豫。

曹操憐惜蔡文姬的處境,把她重新賜婚給了陳留董祀。

有不少人認為曹操對蔡文姬的感情是愛情,可一代英雄曹操怎會把自己心愛的人許配給別人?

他對她是有感情的,是出於對她父親的尊重,是出於對身為女子的蔡文姬卻才情不凡的敬佩。

當時文姬已經三十多歲,是一個生下過2個孩子的三嫁之女。

而董祀比文姬小了十歲。

董祀迫於曹操之命,娶了蔡文姬,但對她卻無任何感情而言。

誰知婚後又橫生波折,丈夫險些被殺。

相關文章  長灘,海洋與沙灘的樂章

她不顧什麼大家閨秀的風範,嚴冬雪天,披頭散髮,光著腳跑去相府求情,用憑藉記憶默寫出父親蔡邕的藏書作為交換,換回了丈夫的命。

這樣奮不顧身的救命之舉,讓董祀重新了解了蔡文姬,與她相知相守。後來兩人相愛,隱居在藍田,生了雙兒女。

即使是先婚後愛,歷經磨難的文姬也算是有了個歸宿。

在感情上屢受挫折的蔡文姬,並未受困於過往,而是用心經營第三段婚姻,否則也不會冒死救夫。

與其說文姬對待感情圓滑,倒不如說她拿得起放得下。

面對沒有希望的愛情,蔡文姬的態度是不沉溺、不強求。

但很顯然,這一次蔡文姬算是為自己「賭」贏了。

4

蔡文姬是東漢末年亂世中悲慘女性的一個縮影。

因為文姬留下的《悲憤詩》《胡笳十八拍》等作品,很多人給她冠上了「天下第一怨婦」的稱號。

但這對她是很不公平的,她的一生,浸透了漢末亂世人命如草芥的時運,受盡命運的捉弄,經歷了別人幾輩子才能經歷的不幸。

她有著雜草般的生命力和平凡女子所沒有的堅強,正是這份韌性,讓她在亂世中活成了一個奇蹟。

即使戰亂的生活將一代才女的尊嚴和驕傲碾得粉碎,她也從未真正屈服過。

苦難激發了她的文學和音樂創作,在歷史上留下不可多得的文化財富,給「建安風骨」吹入了一股悽美陰柔之風……

正因如此,在那個只屬於男人和皇族女性的漢末時代,才留下了民間女子蔡文姬獨一無二的倩影。

蔡文姬一生歷經磨難,命運似乎有意讓她哭。然而,憑著自己的一股韌勁兒,終究還是笑到了最後。

END

往期回顧

入贅皇室,在女王眼皮子底下擁有30個情婦?菲利普他憑什麼

56歲離家出走,卻登上《紐約時報》的蘇敏,後來怎麼樣了?

「離婚與否」對女人來講重要嗎?不懼世俗才是王者

《小捨得》揭露的教育內心焦慮,你還敢生娃嗎?

你的每個贊和在看,我都喜歡!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