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女孩慘被親媽「出售」2次:若有選擇,誰不想生於好人家? 19


01

不是所有父母

都配當父母

17歲彝族女孩,竟因壓力太大,喝藥自殺。

多麼美好的年華,究竟是什麼事兒,能將她逼上絕路呢?

真相,著實令人扎心。

事情發生在四川雅安。

據爆料者稱,女孩今年才只有17歲。

第一次,母親把她賣了二十幾萬。

她不願意,就從人家家裡跑了回來。

可誰知,噩夢並沒有因她主動逃離而終止。

第2次,母親再次要價20多萬。

疑似將她又賣到高山上。

而這一次,她依舊選擇逃離。

可誰知,從男方家裡逃回後。對方竟上門,一口氣索要賠償50萬元。

女孩兒家當然不願,退那彩禮二十幾萬。更不願意,接受50萬的賠償。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女孩,繼續回到那個令她不適的家裡。

女孩當然不願意。

家裡人便用粗粗的棍棒,逼她就範。

毆打,傷心,失落,女孩一氣之下選擇了輕生。

喝了農藥後,4月19日下午女孩去世。

聽完這事兒,我內心五味雜陳。

究竟是怎樣的父母,才能將女兒的幸福如此作踐?

究竟是怎樣的父母,才能將金錢看得如此重要?

想問問她的父母:

靠出賣女兒的幸福,換得二十幾萬的收入,你們又能開心幾天呢?

被父母以二十幾萬的售價賣出,夫家又該如何看待你們的女兒呢?

她才17歲啊。

每一個夜深人靜裡,她會不會受到壓迫與凌辱呢?

高昂彩禮背後,她會不會受到夫家的排擠與打壓呢?

你們爽了,那她呢。

據爆料者稱,女孩兒已嫁往喀洛4年。

近期才回到當地,很可能與男方家裡有彩禮糾紛。或許,若無不快,女孩都不會有逃離吧。

4年了,忍一忍,不就也能過一生了麼?

反抗,為何反抗?

不到萬不得已,誰願意放手一搏呢?

可女孩輸了,爹不疼娘不愛,夫家談的也是錢。人間美好,可對她而言,或許已無眷戀。

東野圭吾說過:「誰都想生在好人家,可無法選擇父母,發給你什麼樣的牌,你就只能儘量打好它。」誰說不是呢?

攤上這樣的父母,再強大的心理防禦,恐怕也只能土崩瓦解吧。

所以,我不勸你堅強,只願你下輩子,能生在個好人家。

02

低估真實人性

總會為痴蠢買單

看《歡樂頌》時,印象最深的是樊勝美。

她在上海打拚,白天靠A貨和化妝,喬裝「白富美」,一心想趁年輕貌美好釣高富帥。

可高富帥哪有傻子,智商分分鐘碾壓普通女孩。

樊勝美當然一無所獲,還被真正的白富美曲筱綃屢屢嘲笑。

夜晚,她獨自蜷縮在出租屋。

卸去所有偽裝,面對雞零狗碎的狹小房間。

母親一通通催錢電話,就能讓她瞬間黯然神傷,眼淚湧上臉龐。

而這,才是她真實的生活。

所以,無論她怎麼努力,賺得那點錢也只夠母親的勒索,跟她自己必須的生活。

存錢是不可能的,欠錢也是常有的。

但沒人替她承受,除了她自己。

不是說,父母都愛自己的孩子麼?

天地之大,或許也有例外吧。

看《安家》時,最心疼房似錦。

愚昧落後的農村,也是重男輕女。

若沒有爺爺,恐怕她一個女孩,早被送走了。

但長大了又怎樣,家裡所有資源都是要給兒子的。她一個女孩,算什麼?

所幸她努力上進,性情柔韌剛毅。

即便是夾縫求生,她也展現出了堅強意志。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大學通知書的到來,眼看就是她的光明。

她將有機會走出那窮鄉僻壤,迎接更美好的未來。

可家裡人一尋思,女孩子讀啥書?

一把火,錄取通知書被付之一炬,還逼她趕緊嫁人。

她不服,偷跑去學校,可還是錯過了報導。

4年,她以一個清潔工的身份,上完大學。

其中艱辛,可想而知。

可即便如此,她也沒有拿到學歷。

一張假學歷,讓她贏得工作的同時,也永遠被上司拿捏在手裡。

好在,她工作能力強,工資收入高。

乖乖聽話,也未嘗不可。

但她那個糟心的家,怎會放過她呢?

她媽一次次拿爺爺要挾她,去填補無底洞般的弟弟。

同意還好,不同意直接到上班地方鬧。

她一次次妥協,也一次次受傷害。

不為別的,只因她是個女孩。

或許,她也像天下孩子般,相信過所有父母都是愛自己孩子的吧。

只不過,真相很殘酷。

愛弟弟是真的,愛她或許是誤會吧。

所幸最終,樊勝美覺悟了,房似錦覺悟了。

可那些還沒覺悟的女孩們呢?她們是否還在某個我們看不見的角落裡,遭受著那些冷血的索取跟傷害呢?

03

人生扎心真相

冷暖只是自知

其實有很多事情,不止發生在新聞裡,也不止發生在電視劇裡,更是生動地發生在我們身邊。

我有一個姑婆是家中長姐,她底下還有6個弟弟。

15歲那年,她就被父母,指給一戶人家。

其實那家也窮,但勝在地多。

為了養活下面的弟弟,姑婆在父母的勸說下,咬咬牙嫁給了那個比自己大很多歲的男人。

那時候,她覺得幫助弟弟們,是自己作為姐姐應該盡的義務。

可婚後的日子,並不和諧。

姑婆嫁的男人沒念過書,渾身蠻力。一個不開心,就會動粗。

每次姑婆一身淤紫回到家,家裡人唉聲嘆氣之後,卻都異口同聲勸她忍忍。

因為男人會送來幾袋糧食,然後頤指氣使拖走姑婆。大家拿到糧食,就誰都不會勸著了。

但誰知,那年姑婆有孕在身,卻在回娘家送糧食的路上,不小心一腳滑倒,在泥裡打了好幾個滾。

不但孩子沒了,還落得個終身不孕。

男人更不給好臉,動粗也成了家常便飯。

姑婆也一次次,動了要離婚的心。

但那個年代,又是那樣閉塞的山村,傳出去多丟人。

何況,她的那個家,還需要貼補呢。

就這樣,這一忍,就是幾十年。

眼看著弟弟們長大成人,有的還去了城裡過的滋潤。可山坡上那個務農牧羊的老姐姐,卻逐漸無人問津。

姑婆66歲那年,男人去世了。

一生孤苦的她,去到鎮子裡當清潔工,後被介紹到一家退休老師那當保姆。

80多歲的老人家,喪偶多年,對不怕吃苦的姑婆,產生好感。

撮合之下,他們在一起了。

可才一年,老人就已撒手人寰。

姑婆再次成了一個人。

而時光的烙印,並沒有因這一點點的甜蜜,就將桎梏在她身上一生的標籤更換。

她還是那個,為了全家生計,委曲求全的女人。

我也不確定,在那樣一個年代,在那樣一個情境中,姑婆的選擇是否是最優解。

但有一點能確定,這所有的妥協背後,其實都是自我的犧牲和讓步。

如今,時代不同了,我們每個人的選擇面更大了。

若是有絕境,想必也不用再如此委曲求全了吧。

05

學會愛自己

是終其一生的修行

記得看到過這樣一句話,「從來沒有命定的不幸,只有死不放手的執著。大部分的痛苦,都是不肯離場的結果。」

回頭看看那些悲劇,深以為然。

17歲彝族女孩的逃離,雖一次又一次。

但她選擇的歸宿,卻始終是父母。

我不相信在這樣一個時代裡,還有落後到能不知報警重要性的地方。

但女孩兒,還是在母親的棍棒下,絕望地選擇了輕生。

多麼可悲。

「樊勝美」「房似錦」們,畢竟接受過高等教育,可還是一次次在父母的壓榨裡,屢屢崩潰。

她們都很善良,不到萬不得已,終究不捨得撕破臉皮。

但她們也很傻,傻到分給自己的那份愛,其實完全不夠分量。

還好到最後,有的女孩,堅強地捍衛了自己。

可有的,卻永遠離開了我們,離開了這美好的世界。

無論是被自己母親,賣了兩次的17歲彝族女孩。

還是在大城市中,艱苦打拚的「樊勝美」「房似錦」們。

抑或是,我們的身邊人身邊事。

都無不告訴我們,一個女人學會愛自己,才是我們終極一生必須要完美做到的修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