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設計提升鄉村價值,建築師鄒迎晞:有⼀件『捨不得炸掉』的作品,是我職業生涯的意義


建築師鄒迎晞曾說:「建築只有兩種『命運』:被炸掉、被保護。哪怕有⼀件『讓人捨不得炸掉』的作品,將是我職業生涯的意義。」2013 年,在打造了國內首個田園綜合體⽆錫⽥園東⽅後,鄒迎晞和他帶領的袈藍,成為城鄉融合領域越來越響亮的名字。

六入日本,鄒迎晞先後探訪越後妻有及瀨戶內海大地藝術節,並拜訪北川富朗先生,提出「三變五社」改⾰,把⼀個貧困村變成年流量50 萬+的冗紅村。此後,他創⽴知⾏村,提出「做好土壤」的鄉村產業理念,知⾏合⼀,實踐鄉村治理,專注易水湖,以城鄉融合為目標,為企業及地⽅做「操盤⼿」,解危紓困。

在參與鄉村振興的策規劃設計與建設過程中,鄒迎晞創新性提出了「新農人」概念與「⼟壤」精神,以期通過有理的策劃、有效的規劃和有度的建設改造為「人」的回歸與到來培育有營養的土壤,最終通過對「新農人」的服務,讓鄉村吸引人,找回⼈,留住⼈,通過人才振興,實現鄉村的可持續發展,以及設計服務在鄉村的價值。

除了設計,他開了近10家咖啡館、書店、市集、大講堂……卻⼏乎都落地在鄉村,SMART度假產業智慧平台創始人王旭評價:「他是最不務正業的建築師。」

2019年初,袈藍建築受委託介入村落整體規劃設計及「故鄉的月」等單體建築設計。彼時,「故鄉的雲」已初具雛形。一個幾年前還是貧困村的山區,搖身⼀變成為遊客趨之若鶩的「網紅」,魯商集團借「一朵雲」驗證了「作為傳播載體的建築」所具備的巨大能量。憑藉鄉村領域多年年實踐經驗,立足濟南城市群客源市場,袈藍建築串串聯生產、生活、生態「三生空間」。 「八樓小劇場」及「故鄉的月」等建築體及相應配套設施陸續亮相,在鄉村越來越被嚮往的當下,鄒迎晞回歸儒家文化的發源地,建城市與鄉土、人與鄉愁關聯,尋找被遺忘的價值與被忽視的可能性。

自然,僅靠散點式單體建築無法承載一座村落的復興。不到⼀年,「故鄉的雲」網絡熱度便便有降溫之勢,因此急需一種全盤思考和整體邏輯,將總⾯面積約55平方公里的山村串珠成鏈,規劃其產業及空間結構,並注入新的「驚喜」,持續、系統地滿足「喜新厭舊」的來訪者。

作為規劃者,主持建築師鄒迎晞希望為「月亮」賦予意義。 ⼀輪「永不落幕的月亮」由此而來,它被賦予儀式堂的功能,克服了形式主義的掣肘,用⼀個可觀、可遊、可用且具精神價值和運營價值的建築,來為鄉村盤活新的資源。

「雲月是同,溪山各異。」能勾起懷鄉之情的觸媒,可以與地點無關;關於「月亮」的建築詩,可以與符號無關。袈藍建築希望摒棄關於傳統的具象表達,運用抽象的幾何形體和簡單的材料,創造簡單、純粹的空間。

在這⼀切物質基礎上,建築師對自然採取「有限度的干預」:將山谷的底部拓寬,架設建築於其上,保留了原始的洩洪道以防天災;依照計算所得的「月亮」直徑和空間容量挖鑿基地,並在室內的⼀角適度保留原始的山體及苔蘚,使之作為人與自然角力的證據,參與建築的美學營造。

「月亮」的場址至關重要,需要延續「故鄉的雲」積累的客流,需要與九女峰的自然風光形成對話。基於這兩重邏輯,主創建築師鄒迎晞流連山間、細細勘察,最終以「故鄉的雲」的觀景露台作為選址的視點。他環視找尋,最終決定在神龍大峽谷口附近的山澗邊,安放這輪「故鄉的月」。

相關文章  一個學渣到讀研、再到閱讀200本書的秘訣,希望你也能知道

「故鄉的雲」成為「故鄉的月」的觀賞點,亦是人們「逐月」的可能起點。站在山頂俯瞰,「故鄉的月」與頭頂的月形成人造與自然的對話,⼜與環境相融,不會割裂山谷的完整性。拾級而下、逐步臨近,「月」在林木枝椏間時隱時現,在視中漸放大,直至重構人對建築、對「故鄉」的認知。而若身處「月」中,回望「故鄉的雲」,又反向產生「追雲」的需求,兩座建築彼此對視、互為犄角。

⾃入口灰空間開始,便正式進入了「月亮」的領地。這座面積千餘平米的建築實際體量由月亮、腔體、灰空間三⼤大主要部分構成。受基地前⽅山澗的啟發,設計師以建築為媒介,力圖再現「海上生明月」的浪漫。

鄒迎晞調取回國創業初期關於婚禮堂的實踐經驗,觀察濟南及泰安當地婚宴觀念的革新,希望將「故鄉的月」定位為儀式堂,用唯美的、強儀式感的空間來滿足當地及全國對高端婚禮的訴求。而對於儀式堂建築而言,情感是「功能」的一種。在安頓身體,解決儀式等待、儀式舉辦、休閒接待、化妝候場、盥洗等基本物質功能外,「故鄉的月」更需要承載愛與溫度,成為創造幸福的場所。

袈藍建築構築⼀種難以訴諸語⾔言的「詩哲建築」,將佛家的「圓融無礙、圓滿無盡」、道家的「空性」、儒家的家族傳承集於⼀一體,以⼀輪「故鄉的月」承載遮風避⾬雨的使⽤用價值、儀式儀典的精神價值、觀遊體驗的美學價值、展示鄉村發展的標誌性價值。 「故鄉的月」屬於柯布西耶所謂的「ineffable space」,要的是身處其中的體驗。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