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露錘霍尊11 誰動了我們的感情


寫這篇文章的前三分鐘我正準備氣勢洶洶地穿著睡衣,披頭散髮地衝上樓去找那對摔盤子摔碗鬧離婚的小夫妻,我剛剛下夜班,幾乎是連著36小時沒怎麼睡,好不容易回家好夢正鼾,結果你們這時候耽誤我的春秋大夢!

習慣性翻看一下手機,延緩一下起床氣,就看到朋友發來的一則特好玩的文章,隨後我會在評論區裡曬原圖,你們看看是否有這樣的效力,讓我瞬間破防——原來感情可以這麼玩!但凡陳露有這位女主一半睿智,怎麼會掀起這場兩敗俱傷的鬧劇,讓9年曾同甘共苦的感情毀於一旦。

你翻開各種媒介,凡是說感情的,多數是在傾訴負能量,婆媳關係不好,老公或老婆缺位,有的是貧賤夫妻百事哀,也有的是財富、名望的提升帶來的落差導致的精神的出軌,很少有人真正來反省自己,反省到底是什麼動搖我們的感情。

也許做為一位已離婚八年的失敗者,我沒有立場在這侃侃而談感情的經營方法,但我更願意化身為一個反面教材,讓你們對照著自查你在感情裡踩過的坑。

首先,請認真叩問自己的靈魂,你為什麼嫁(娶),是單純因為這個人,還是她本身所附帶的各種屬性在吸引你,當有一天附著於身的屬性消失時你是否有毅力堅持這段婚姻。

讓我婆婆對我極為詬病的就是我當年嫁進門時那麼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後來卻得意便猖狂。

當年我能忍辱負重,被婆婆罵過後就自認是理虧地不敢要彩禮也嫁了,未必是我知書達理,而是當時確實能力有限,為了能嫁給心愛的男人就只能同意這不平等條約。你怎麼可能期望開著500元工資的我能和開著5000元工資的我一樣受了侮辱和污衊會繼續緘默不言。

就像我最初是看中前夫那份處事的周到溫柔。前夫入獄後原本的工作被自然解聘,經歷過五年的煉獄生涯後再出來的前夫也不復當年那副優渥環境滋養出的從容和氣度。誰不是在變化呢?最痛苦的就是當你所處的位置已變,而精神還保留著慣性不肯改變。

讓我傷心的是前婆婆堵我單位門口污衊我紅杏出牆,真正讓我對這段婚姻產生並維持著恐懼不敢復婚的,就是兩年夫妻相處無論經歷怎樣的爭吵都不曾對我動手的前夫能在五年出獄後把我踹到在地上,衝著躺在地上的我的心口連踹三腳直至我昏迷後把我扔樓道裡不管。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一點,世間萬物都是在隨時光流逝而不斷變更,誰能在變化的時代裡維持不變初心呢?在感情裡管中窺豹最要不得。茨威格說過,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都已經在暗中標好價格。你能為一心扶植的男友的聲名鵲起而驕傲欣慰的同時,就該做好他飛黃騰達後眼界、閱歷、感情需求等多方面變化的心理預期。誰會真的一直在原地等你三年又三年呢?

其次,請你停下無謂的抱怨,真正想想你們婚姻的出路——生存還是毀滅?

如果還想繼續走下去,那麼請你冷靜下來,試著調整站位,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去審視你們的每一次爭吵裡,你是否真的完全無辜,用顯微鏡(放大鏡已經不夠級別)去找尋你們婚姻中的閃光點,權衡一下你所受的委屈是否能全盤否定對方曾經在這段感情裡的付出。

沒有親身經歷過我當年的困境的人是無法真正體會我當年的困窘和痛苦掙扎,兩歲的孩子,住院的前公公,不掏錢的前婆婆,每月平均兩千元的醫療費,一次次低頭借錢的窘迫。支撐著我走過五年的困窘的就是平時兩口子生活的點滴。

他入獄後不久我去他辦公室收拾個人物品時,看到很多細節,他同事告訴我,當時他連著打兩份工,就想在把工資交他媽還債後還能有錢給我和孩子買生日禮物(我們娘倆生日很近一般都連著過),回家細細看時看到他有個筆記本專門記著當初婚禮籌備的各處細節,連我做為新嫁娘應該準備的東西都是他準備好,我就等著上花轎就行。我懷孕初期的各種注意事項,陪我孕檢、做月子餐、照顧新生兒的各項準備,甚至,他連孩子未來的幾年裡的各種成長的細節都已經考慮周到。

就是這幾頁薄薄的紙,讓我撕毀了寫好的離婚協議書,堅持著等他五年。未來的苦,誰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堅持著往前走,實在堅持不下去時再放棄吧。

別把所有問題都推卸到對方身上,自己未必完全清白。今天我已經有足夠強大的靈魂去回想當年,你怎麼能用當年春風得意萬事順遂所滋養出的那份坦然和周到來要求一個剛剛出獄、正經歷著社會地位、事業、財富等多方面重新洗牌所帶來衝擊的男人。

如果換做當年那個有勇氣和底氣萬事都能完美掌控的男人,面對著婆媳衝突引發的妻子的離婚訴求,可能只是付諸一笑。我儘量勸,如果你還堅持,那就成全你好了,我未必再找不到更好的更聽話的,到時候追悔莫及的只能是你。

可是,換做那個剛剛歸來還一無所有的男人,他會偏激地認為,我弱我有理,你就該理所應當地來為我的弱免單,成全我的一片孝心繼續忍辱負重。儘管前夫不曾承認,我私下裡臆測,他認為我面對他媽的污衊而提起的訴訟,不是離去,而是離棄,重在一個「棄」字,他認為那不是污衊,而是事實。已然沒有希望,又何必再留餘地。所以,人家快刀斬亂麻地把我踹完扔樓道裡了。

這也是我要說的第二點,不一定對,但很現實,如果你們還有感情,所謂的爭吵只是感情生活裡的調味劑,不會傷筋動骨,那麼請你或者保持好撒嬌的姿態,或者留好對方回家的那一道門縫,給愛情留下呼吸的空間;但是,如果你們的感情確實沒有希望了,那麼停下無謂的爭吵,即使吵贏,有什麼意義,能證明你比這個不值得你動怒的人更聰明更高級嗎?

早些年兄弟多的人家,總會有一種叫回娘家的說法,就是讓兄弟來教訓丈夫,讓他以後不敢再欺負自己。首先咱沒那實力,其次也是不屑於這樣,如果維持一段婚姻的,不是我本身所自帶的效應,而是要靠外界的附加值,本身就是對我的羞辱。愛你時,我可以什麼都不在乎,不愛你時,什麼都可以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相關文章  謝娜張傑與袁詠儀夫婦聚餐!打扮樸素親密熱聊,牽手過馬路好恩愛

最後,當愛情已經無可挽回,我請你至少留一份尊嚴,給曾經付出真心的自己和對方,也給你們這段苦苦經營的感情。誰會和誰死生不復相見呢?前夫第三次入獄後,我去看守所簽變更撫養權的協議時,他也曾經託孤托老。我後來肯收容前婆婆在我自己買的房子裡呆幾天,給沒錢住院的她掏一千元錢,後來前夫出獄時遇疫情需要家人去接,電話打到我這兒,我不可能放著工作不要而去接他,但掏些路費還是可以的。

不是我有多善良,而是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當年前夫肯那麼乾脆地同意離婚,放我一條生路,這本身也算是一種放手和成全,換一個心理齷齪的,完全可以拖著拖死你,光腳的怎麼會怕穿鞋的?

你看,感情還是需要經營的,哪怕這段婚姻已經枯竭,但我們可以維持著讓臨終的姿態不那麼難堪,即使你已經認為對方不值得你再付出,但你還是要維持自己的儀態,就算沒有人評判,我也要儀態優雅地離開這段曾消耗我的感情。最近孟晚舟歸國的事頻上熱搜,讓人敬仰的不是她華為長公主的身份,而是那份身陷囹圄依然寧可玉碎瓦全的氣節和出行時不卑不亢地雍容堅強——真正能擊碎我的勇敢的,不是外界的風霜,而是我內心的期望。經歷過風吹雨打,才能皮糙肉厚。

陳露和霍尊的事件,到今天依然眾說紛紜,有說霍尊見異思遷的,有說陳露窮追不捨的,不管哪種說法,都是在將這段曾經的郎才女貌的愛情推向分崩離析的邊緣再踩上一腳。見異思遷沒有錯(別噴,人往高處走嘛,換霍尊寂寂無名,陳露飛黃騰達也未必就能堅持下去。),不捨離別也沒有錯,(我沒有用死纏爛打這個貶義詞,)感情裡你用哪種姿態,都有可以讓人原諒的地方,問題就在於,你這樣做的結果是否符合預期,當已經機關算盡依然不能得償所願,那就及時止損別誤了卿卿性命就好。

請你真正捫心自問,如果你站在當年我前夫的位置上,是真的能放愛一條生路;還是死纏爛打,就算不為了真正的愛,為了要消耗你的資源拖垮你的意志,拉著你在爛泥裡糾纏也不能放手?

就是婚姻法再完備,拖你半年也會得很多好處,現在我冷靜回想,當年我為了不再受前婆婆給予的精神上的摧殘,就算讓我寫欠條倒給他幾年工資換我能活著清醒地離開,我也會同意。可人家除了把我踹暈過去後什麼都沒再做,很爽快地同意離婚,在保持住他的自尊的同時,也保留住我對他最後的一絲尊重和感激。

對於一個去意已絕的人,苦苦挽留只會降低對方對這段感情的愧疚感,也喪失儘自己的尊嚴。你說放手,就算我不捨得,我也會成全,不光是為你,也是為我,不管未來事實如何,至少我要在那一刻讓你認為,我有這份勇氣和底氣——離開你,我會更好地生活下去,你,不是我生命的唯一。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