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開慧選擇了信仰、尊嚴、愛人,生命卻永遠停留在風華正茂的29歲


古人云:欲治其國,先治其家用現代的話來講就是: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位賢妻良母默默支持他的女人。

毛主席的愛人楊開慧被捕入獄

她在革命愛情與自己生命之間,她選擇啦革命與愛情,而自己的生命卻永遠走到啦盡頭,那年她才僅29歲。

毛主席與楊開慧

她就是我們毛主席一生最愛的妻子「楊開慧」

1930年10月楊開慧與兒子毛岸英在板倉被軍閥何鍵抓捕入獄。

楊開慧在獄中接受採訪對話:

記者:「你為何要做共產黨?你犯法了,你知道罪行會有多嚴重嗎?」

楊開慧:「我並未犯法,是何鍵犯了法。」

記者,「現在你能悔過自新就無生命危險。」

楊開慧:「我誓死不會低頭也從不知什麼是屈服、關於政治,各抒己見,我的生命早已不計較。」

記者:「你還有什麼話要講沒有了」?

楊開慧:「我想說的都以說完」。

在楊開慧被抓捕入獄時,楊開慧父親楊昌濟、同楊開慧母親向振熙,還有其胞兄楊開智和七舅找到章士釗、蔡元培等好友一同聯名向國民黨當局致函,對南京政府屈於外界壓力,致電何鍵,囑其緩刑。

在外界的輿論壓力下審訊官提出,只要楊開慧宣布同毛澤東脫離關係即可獲得自由,但倔強楊開慧則毅然決然回答道:

死不足惜,唯願潤之革命早日成功。 」

這時才剛剛八歲的長子毛岸英在後面哭著叫「媽媽」她忍著心裡的傷痛看也不看一眼正在那邊哭泣的兒子,因為她不想讓敵人看到她心裡的軟弱,用來威脅撈取政治上的好處。

相關文章  九一八事變始末

審訊管看著後面被攔住的孩子,嘆了口氣道:

審訊官:作為一個母親,你真的能割捨下三個年幼的孩子?你現在願意和毛澤東脫離關係還來得及。 」

楊開慧:「你們就不要枉費心機了,頭可斷,信仰絕不能變。」

審訊官:「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楊開慧:「請告訴我的親屬,我死後不要作俗人之舉。」

監斬官:點點頭說「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的話轉告楊老太太,三個孩子也都讓他們領走撫養。」

驗明正身,拿起桌上的文書,大聲念道:「判決共黨要犯、毛澤東之妻。

於1930年11月14日在近一小時的遊行示眾後,楊開慧淡定從容地走向一處較高的墳堆。在晏國務的一聲令下,尾隨楊開慧的劊子手抬起了罪惡的手槍,朝楊開慧背心打了兩槍,楊開慧應聲撲倒在地,劊子手看了一眼楊開慧的屍體,便轉身離開啦。在中午時分剛剛吃完飯的衛兵向晏國務報告「上邊來了通知,上午打的那個女人沒死」!

晏國務當即命令道:「副目姚楚忠,你去補槍!」 姚楚忠帶了兩個士兵,提著駁殼槍直奔識字嶺。只見楊開慧匍匐在荒草地上,枯草上浸透了一大片血跡,血還在流,還有一絲氣息。披肝瀝膽的痛苦,她的嘴裡已啃滿了泥沙,兩隻手深深地摳進了泥土裡,地上留下了兩個大坑!但冷血的姚楚忠見此並沒有半點憐憫,而是朝楊開慧舉起了手中的槍。

主席從報紙上得知妻亡消息

由於當時條件的艱難我軍並沒有沒有電台之類的通訊工具,毛澤東在井岡山一直都是以看報紙了解國內外局勢。

這天身為秘書的賀子珍把今日的新報送到啦毛澤東的手裡,毛澤東翻著《民國日報》突然看到上面的一條消息:「共黨要犯毛澤東之妻楊開慧昨日被槍決」。

一時間毛澤東一陣頭暈眩目差點昏厥過去,毛澤東用雙手摀住臉,「嗚嗚」地哭了起來,緊張的賀子珍一愣,拿起報紙一看,一切都明白了,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了下來。毛澤東哭了一陣,嗚咽著吩咐賀子珍說:「你去拿一些錢來,說罷哭著便寫起信來」:

「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這封信寫好之後,毛澤東派人把信和30塊銀元一起捎給楊開慧的母親向振熙,楊開慧的母親和其哥哥楊開智等家屬用這筆錢在板倉給楊開慧立了一塊墓碑,墓碑上刻有「毛母楊開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龍刊、民國十九年冬立修」。

在楊開慧犧牲後,毛澤東對她的追念一直沒有停止過。

毛澤東為楊開慧所做詩詞

一、虞美人·枕上

這是毛主席寫下的第一首詩詞《虞美人·枕上》是1921年寫給自己妻子楊開慧。

虞美人·枕上

毛澤東

堆來枕上愁何狀, 江海翻波浪。
夜長天色總難明,寂寞披衣起坐數寒星。
曉來百念皆灰燼,剩有離人影。
一勾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

1920年冬毛澤東與楊開慧結婚,第二年春夏間毛澤東外出考察。旅途中,毛澤東深深思念妻子,此時的毛澤東情意纏綿,不能自已,於是隨手寫下了這首《虞美人·枕上》。

虞美人枕上原文圖片

注:詩詞在語言方面並沒有過多的藻飾,但句句都是感慨之言,發自內心肺腑,情真意切,該詩表達了對自己妻子的懷念之情以及不捨在新婚初期就離開愛妻的無奈心情。

二、蝶戀花·答李淑一

《蝶戀花·答李淑一》是毛澤東寫於1957年5月11日的一首詞。該詞不僅是抒發悼念情感之作,寄託了毛澤東對夫人楊開慧烈士和親密戰友柳直荀烈士的無限深情以及對革命先烈的深切悼念和崇高敬意,歌頌了革命先烈生死不渝的革命情懷,激勵廣大人民捍衛革命成果。

蝶戀花·答李淑一

毛澤東

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颺直上重霄九。

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裡長空且為忠魂舞。

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雨。

  1. 史料記載,原作本為「我失楊花君失柳」詩人在草寫時,靈感突發,將「楊花」改為了「驕楊」,並特別解釋說:「女子革命而喪其元(頭),焉得不驕」,一個「驕」字,瞬間讓悲哀化作了敬仰。
相關文章  熄燈號|選擇你,我從未後悔過

這個「驕」字是驕傲的「驕」而不是嬌艷欲滴的嬌。一個「驕」字便能展現出我國女性的驕傲,同時也為我國能有楊開慧這樣的女子而感到驕傲。

蝶戀花圖片

藏在牆縫中52年的楊開慧家書,讓世人看到革命者的紅色浪漫,催淚。

在寫這封家書時,楊開慧已經一年多沒有丈夫毛澤東的音訊了。

在1929年楊開慧在報紙上看到朱德妻子被殺並掛頭示眾,既震驚又憤怒的她總覺死亡是如此的如影隨形。

於是在1929年她提筆寫了這封家書。

「我在夢中,總是要吻你,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臉頰,你的額,你的頭,吻你一百遍,你是我的人,你是屬於我的!」這是1929年,楊開慧在被捕之前,寫給毛澤東同志的家書。在這封信裡,楊開慧字裡行間袒露的,是對丈夫刻骨銘心的愛與思念,對膝下三兒的深深眷戀,對親人的日夜牽掛和對革命情誼的動情追憶。

在寫這封信之前的1928年,楊開慧曾把對丈夫毛澤東的思念和牽掛寫成文字,藏在了長沙板倉老家房子的磚縫裡。直到1982年楊家老屋翻修時,楊開慧的這篇4000多字的手稿才得以重現人間

4000字藏匿52年的家書

兩人偉大革命者之間的紅色浪漫愛情故事人民心中永遠熱愛的毛主席與他的愛妻楊開慧。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