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美偵察機入侵舟山全軍覆沒,率航母戰鬥群開進結局如何?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國家對我國採取了政治上的孤立和經濟上的封鎖,同時還頻頻對我國進行軍事上的挑釁,妄圖把新中國掐死在搖籃裡。

當時的美國是世界頭號軍事強國,擁有著世界上最為先進和強大的軍事力量,時不時的就派遣飛機竄往我國領空進行襲擾和偵查活動。

1956年8月23日凌晨時分,美軍又派遣了偵察機對我舟山群島進行入侵偵查,面對這種明目張膽的挑釁行為,新成立不過數年的人民空軍迅速出擊,讓美軍的入侵飛機全軍覆沒,這也是我軍首次在夜間擊落入侵我國領空的美軍飛機。

然而,首先挑起事端的美軍,卻並沒有從這起事件中吸取教訓,反而將此事視為「奇恥大辱」,派遣了包括三艘航空母艦及巡洋艦、驅逐艦、潛艇及其他輔助艦船在內的49艘艦艇組成的航母戰鬥群,來到我國東海海面進行挑釁。

一時之間,我國華東沿海地區戰雲密布,局勢一觸即發。

美國航母戰鬥群

那麼,面對美軍的嚴重挑釁和航母戰鬥群的開進,我軍是如何應對的呢?

入侵和反入侵

事實上,1956年8月美軍對我國領空的入侵併不是偶然事件。

在1949年至1956年這7年時間裡,美國海空軍不斷地對我沿海地區的領空發起入侵,被我空軍航空兵部隊和地面防空部隊擊落、擊傷的飛機,就有12架之多。

最早的一起發生在1952年9月20日,那一天,一架美國空軍的B29轟炸機在入侵我國上海崇明島上空時,被我空軍第2師飛行員何中道、李永年駕駛雙機擊落。

兩個月後在上海佘山島上,我空軍第2師26團領航主任楊木易、飛行員何中道駕雙機將一架美國海軍PB4Y-2型巡邏機擊傷。

何中道、李永年介紹戰鬥經過

進入1953年後,美軍多次派遣巡邏機、戰鬥機、電子偵察機和艦載攻擊機入侵我國領空,甚至還曾對正常行駛在海面上的中國民船進行掃射,可以說喪心病狂到了極點。

美國入侵我國領空入侵的飛機多以電子偵察機為主,比如PBM-5A、P-2V、P4M-1Q等,通過對電磁信號進行偵收、識別、定位和分析,獲取我軍兵力部署、雷達和無線電台所在的位置及工作的時間,除此之外,他們還收集我軍武器裝備性能、技術參數等重要信息。

可以說,阻止敵機對我國領空的侵犯,是我國空軍和防空部隊義不容辭的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1956年8月之前,我軍擊落敵機的戰果都是在白天取得的,還未有過在夜間擊落敵機的記錄。

隸屬於美國第七艦隊的P4M-1Q電子偵察機

夜空上的較量

1956年8月22日,這一天晚上是下弦月,東海海面上雲層很薄,能見度良好,風力也不大,是一個適合飛行的好天氣。

當晚11點17分左右,我南京軍區防空部隊的預警雷達發出警報,在上海虹橋機場22度方向,距離152公里的海面上,偵測到了一架不知國籍的大型飛機,高度1千米,時速245千米/小時,航向140度,現已進入我國領海上空。這架飛機沿著我國海岸線飛了差不多9分鐘後,飛出我國領空,往東南方向飛去。

11點29分,駐紮在上海的空軍航空兵第二師的引導雷達也發現了該機的訊號,因為部隊認為這只是敵人例行的偵察、巡邏活動,所以我軍暫時只是對該敵機進行嚴密監視,值班飛行員做好了一級戰鬥準備,隨時準備對敵機進行攔截。

中國空軍的米格17

12分鐘後,這一架入侵敵機突然右轉航向200度,高度提升至1500米,以每小時300公里的速度向著我國定海、寧波地區飛來,並於11點54分再次侵入我國領空,一路向著舟山群島逼近。

為了讓我國神聖領空不受到敵人的侵犯,保衛上海的絕對安全,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聶鳳智將軍迅速命令駐虹橋機場的空四軍準備升空截擊。

11點56分,空二師指揮所值班指揮員、副師長褚福田命令六團領航主任、值班飛行員張文逸駕駛米格17Φ殲擊機,以航向120度,高度1500米,速度750公里/小時的速度從虹橋機場起飛,向敵機前置點出航。

維護中的米格17Φ殲擊機

考慮到張文逸起飛的時間較遲,因此指揮所命令張文逸將速度增至850公里/小時,爭取在衢山島、岱山島附近將該入侵的敵機擊落。

作為一名訓練有素的飛行員,張文逸對於上級的指揮意圖領會的很快,知道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爭取時間,他看了一眼速度表,發現眼前速度只有700公里/小時,迅速打開加速器,讓飛機的速度在短短20秒內就升到了850公里/小時。

相關文章  為何四大文明古國,只有中國沒有加「古」字?中國文明有何不同?

此時是23日凌晨0點05分,一分鐘後,雷達領航員敏銳地察覺到,再這麼飛下去,張文逸駕駛的很可能會不小心衝到敵機的前面,從而失去戰機,因此迅速命令張文逸將速度降至600公里/小時,將航向改為80度。

7分20秒,張文逸又按照領航員的指示,以30度坡度右轉彎,並將速度降至400公里/小時。

又經過幾輪調整之後,張文逸逐漸飛到了敵機的後方,再次將速度降低至300公里/小時。

張文逸

張文逸明白,現在這種局面下,通過明亮的雲層自下而上的搜索,更容易發現敵人飛機的蹤跡,因此主動將飛行高度從1500米降至950米。張文逸原想著靠比敵機低300~250米左右的高度差尋找敵機,結果因為領航員測高有誤,張文逸駕駛的飛機比敵機低了整整550米。

13分30秒,飛在前面的敵機發現了一直在後面緊追不捨的米格17Φ,明白自己暴露了,慌慌張張的改變航向,想要流竄到公海上面去。敵機轉向後不久,張文逸也立即改變航向,同時將飛機加速至350公里/小時,準備從內側切入靠近前面的敵機。

過了差不多一分鐘,當張文逸的飛機距離敵機只有不到4公里時,領航員發現雷達上的目標消失了,直到16分42秒才重新掌握了敵機的狀況,並判定敵機在我方前面兩公里左右的地方。

張文逸(右)

張文逸的駕駛艙內沒有雷達,只能靠著雙眼從左至右,又從又右至左的仔仔細細地搜查敵機,成功在17分02秒發現左前方1500米處有一架大型敵機,高度差在600至500米左右。張文逸立即提出了攻擊請求,09秒,指揮所下達准予攻擊的命令,要求他務必在我國空域內將敵機擊落,務必讓敵機殘骸墜落在我國海域之內。

收到攻擊命令後,張文逸立即駕駛飛機上升高度,從敵機右後下方發動攻擊。

當張文逸的活動光標瞄具將敵機翼展套牢時,為了穩妥起見,他沒第一時間發動攻擊,而是等飛到距離敵機600至700米處時才果斷開炮。然而,由於拉桿上升較猛,炮彈打出後穿過敵機的尾翼,從敵機的上方飛了出去。

米格17Φ殲擊機

此時張文逸所處的位置距離敵機約400米,剛才這一番從下往上飛的舉動,讓他的飛機飛到了比敵機高100米的高處。為了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張文逸再次推動機頭朝下,瞄準敵機機身腹部後,再次3炮齊發,敵機左翼根部因此燃起了火焰。

問題是這是一架大型飛機,雖然因為轉彎半徑大,行動遲緩,遠不如殲擊機機動性強,但是該機有兩台噴氣式發動機和兩台活塞式螺旋槳發動機,飛機翼展大,平衡穩定性好,雖然中彈了,仍然能夠堅持飛行。

眼見敵機竟然還沒墜落,張文逸立即駕駛飛機飛往敵機的右下方,準備對敵機進行第3次攻擊。

當張文逸距離敵機約300米時,果斷瞄準敵機腹部按下了機關炮的按鈕,然後迅速從敵機左上方脫離,這時敵機已經多處中彈,火勢越來越大, 想要和張文逸魚死網破,不停地對他進行射擊。

張文逸擊落美偵察機攻擊示意

然而,行動遲緩的敵機根本無法追上靈巧的米格17Φ,眼睜睜地看著該機一路爬升至1800米高空,自己只能搖搖晃晃地向著東南方向逃竄,飛機一邊逃一邊往下墜,最終掉到了衢山島東南方向15千米處的中國領海內,緊接著就發生了爆炸。

這場戰鬥經過看起來很長,但從張文逸第1次開炮到敵機墜海,前前後後不過3分鐘,23日0點46分,張文逸駕駛飛機安全降落在了上海虹橋機場上。

虹橋機場

降溫和升溫

當時空戰發生在夜間,張文逸看不清敵機機徽,無法判斷這架入侵飛機的來歷,只看出這是一架美國飛機。當時台灣省的國民黨空軍裝備的各類飛機又都是美國製造的,我軍無法根據形制判斷該機到底是美機還是國民黨空軍的飛機。

因此,1956年8月24日,《人民日報》第1版上發布的新聞中,將這架入侵的敵機認定為了蔣匪的飛機:

我空軍在黃澤山島上擊傷蔣機一架

新華社23日訊本月二十三日零點後在上海東南海面上空發現蔣軍飛機一架,竄入我馬鞍列島上空,我空軍飛機當即起飛。蔣機繼續竄入嵊泗列島上空,與我機在衢山島以北之黃澤山島上空遭遇,被我擊傷,敵機當即向東南方向逃去。

這一條電訊的內容是周總理親自修改的,他做了三點改變:第一,只寫蔣機,不提美機;第二指明兩機是在中國的領空遭遇的;第三,交代敵機動向是向東南方向逃去。週總理的這些改動,為接下來的事態發展留下了迴旋空間。

被張文逸擊墜的是一架美軍第七艦隊的P4M-1Q型偵察機,因此當第七艦隊發現這架飛機失蹤後,立即向上面進行了報告,引起了美國朝野一陣輿論譁然。

就在不到5個月前的5月9日,美國空軍RB-50型偵察機趁著夜間入侵我國渤海灣週邊地區上空,結果被我空軍第27師副大隊長劉京鳳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被擊傷後倉皇竄逃。

這才過了不到五個月,美國飛機又在入侵中國領空的時候被教訓了一頓,消息傳開後,美國勢必會成為國際笑柄。

為了欺騙國際輿論,推卸自己的責任,華盛頓方面於9月25日對外宣稱:「中國空軍在公海上襲擊了美軍的一架海上巡邏機。」

與此同時,美國海軍第7艦隊司令普賴德中將,奉命從日本、關島、菲律賓等地的海軍基地集結艦隊,出動了「大黃蜂」號、「埃塞克斯」號、「列剋星敦」號航母,和46艘其他艦船組成的大型艦隊,浩浩蕩蕩的開往東海海面之上。

第七艦隊

美軍抵達東海後,每天都派遣200架飛機在海面上到處亂飛,時不時地侵犯我國華東沿海地區的領空,一方面對我國進行武裝示威和挑釁,另一方面是為了在墜機地區尋找失蹤的飛機,打撈飛機殘骸。

當時的局勢十分緊張,大有戰爭一觸即發的趨勢。

以靜制動

面對美帝國主義的瘋狂挑釁,中央軍委下達了「既不示弱,也不逞強」的指示。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聶鳳智也專門主持召開了作戰會議。

聶鳳智

參與會議的大部分將領都對當前的局勢深感憂慮,仗他們是不怕打的,新中國剛成立沒多久就能將美國從鴨綠江邊打回「三八線」,就算美國陳兵東海又如何?

問題是美國的海空軍的實力遠勝於我國,跟美國海空軍打,我們取勝的可能很低。

聶鳳智看出了同志們的顧慮,他表現的十分淡然,經過對各方面的信息作出綜合分析後指出,美國並不想和我國荷槍實彈的打一場,他們只是想訛詐而已,理由如下:

第一:美軍艦載戰機不過200餘架,攻擊力雖然強,但不可能飛到我國領土上著陸。

第二:美國航母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開到岸上來,沒有什麼好怕的。

第三:到目前為止,美軍尚無持續增援的跡象,主要以訛詐示威為主,並不是真的想開戰。

聶鳳智

聶鳳智的這一番鞭辟入裡的分析,和他泰然自若的態度,讓會議室裡面較為凝重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之後,聶鳳智指出:「根據中央指示精神,我們還是要做好立足於打,而且是大打特打的準備。」為此,聶鳳智命令南京軍區各機場部隊做好梯次配備和應戰準備,防空部隊做好防空掩護,防備美軍轟炸我華東各要地的準備。空軍各部隊也要做好配合陸軍應對最壞局面的準備。

解放軍的殲擊空軍、海軍航空兵和地面航空部隊肩負著保衛我國領空的重任,戰士們沒有任何一人有絲毫的懈怠,殲擊機全天候的在我國沿海上空進行警戒巡邏。

陶勇

與此同時,我海軍東海艦隊也在陶勇司令員的指揮下加強了警戒,和空軍緊密配合,嚴密的監控著敵軍的一舉一動。

8月31日,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發表聯合聲明,說8月23日當天這一架軍用飛機的確飛越了中國的島嶼,但中國空軍攻擊這架飛機的行為是不正當的,要求中國承擔這次事件的全部責任,還要求中國賠償。

對於美國發表的這種厚顏無恥、讓人徒增笑耳的聲明,《人民日報》專門於9月3日發表了一篇聲明予以回應。

在這份聲明中,我方對擊落的是美軍飛機,而不是蔣軍飛機一事表示「極大的遺憾」,但這件事也證明了,事件發生後,美國第七艦隊立即來到我國嵊泗列島到大陳島一帶海面活動,並派遣大批飛機對我嵊泗列島進行偵查一事,是一種有計劃的侵犯我國領空和領海的挑釁行為。對於美國這種赤裸裸的侵略行徑,我方予以嚴厲的譴責。

第七艦隊

面對中方強有力的駁斥,美國方面沒有進行回應,第七艦隊在海面上搜索了十來天,打撈出來了兩具屍體,然後灰溜溜的撤走了。

為了取得美軍非法入侵我國領空領海的鐵證,搜尋美機人員的下落,並查清敵人有沒有在浪崗水域布設水雷。北海艦隊、東海艦隊專門於10月11日至12月25日各自派遣了兩艘掃雷艦對浪崗山、海礁水區進行了大規模搜索。

相關文章  說一說法國的問題吧

因為未能達成目的,1957年1月4日,東海艦隊又派遣護衛艦第6支隊對相關海域進行了搜尋。

後來,獵潛艇「兗州」號的雷達發現了金屬物件的反應,並最終標定了方位、距離及水深。潛水員迅速跳入冰冷的海水中,打撈出了包括4台發動機、調節器、操縱桿、壓力盤、照相機等設備在內的美機殘骸。

P4M-1Q

不久後,舟山的漁民用尼龍漁網撈出了很多的飛機殘骸和兩具飛行員屍體。

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我國決定通過外交渠道將屍體還給美國。但當時中美兩國尚處彼此敵對狀態,因此我方決定將兩具屍體移交給英國駐滬領事館代收。

當英駐滬領事館的英國外交官在接收簽字時還聳了聳肩,說自己從事外交工作這麼多年,還從來沒幹過這種差事。

不久後,這兩具屍體就被一艘英國商輪從上海運到了香港,沒過多久又被轉運去了美國。

餘波

當時那一架P4M-1Q上總共有16名美國飛行員,其中一個叫做詹姆斯·迪恩,他是一名美國的海軍上尉,屍體一直沒被找到。

詹姆斯·迪恩

飛機墜海後,迪恩的老婆一直懷疑他沒死,而是被中國軍隊俘獲了,曾在十年內先後兩次來中國尋找丈夫的蹤跡。很明顯,她什麼也沒有找到。

迪恩出事前和一個叫做拉姆斯菲爾德的人是莫逆之交,他還救過拉姆斯菲爾德的命,兩人關係很鐵。這個拉姆斯菲爾德後來出息了,在美國當了大官,因此迪恩的妻子多次私下裡委託他幫忙尋找丈夫的下落。

1974年,拉姆斯菲爾德出任美國總統福特的幕僚長,利用中美兩國關係緩和的機會,拉姆斯菲爾德和中國政府進行了交涉,請中國政府幫忙尋人,結果一無所獲。

拉姆斯菲爾德

後來,拉姆斯菲爾德命令美國海軍資深情報官哈維爾徹查P4M-1Q墜海後的真相。哈維後來告訴他:「P4M-1Q的殘骸可以證明,在墜機的那一剎那,飛機是機頭先墜水的,作為駕駛員的迪恩存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即便如此,拉姆斯菲爾德仍然不相信摯友死了,他和迪恩的老婆一樣認為迪恩可能被解放軍俘虜了。

2005年10月,作為美國國防部長的拉姆斯菲爾德對中國進行了訪問,再次請求中方幫忙尋找美國失蹤飛行員的下落。

一年後,我軍代表團應邀訪美,並交給了拉姆斯菲爾德一份解放軍保存的,關於1956年空戰的秘密檔案的副本,裡面明確提到:「中方並未俘獲任何美軍飛行員。」

毛主席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國經常靠著航母艦隊耀武揚威,彷彿天下無敵一般。然而事實證明,毛主席所說的「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是極其英明且正確的。當人們團結起來頂住美帝國主義的壓力時,美國自己就夾著尾巴逃跑了。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