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塊一斤的Prada,要不要?


你見過買了菜,把袋子留下,把菜丟了的人嗎?

你以為這種「買櫝還珠」的故事早就不會發生在現代人身上了,但它恰好就出現在最近的上海街頭。

事情是這樣的。

最近PRADA為了配合2021秋冬廣告大片的發布,率先在上海搞起了快閃店。創意很獨特,是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奢牌與菜市場的碰撞。

位於徐匯區烏魯木齊中路318號的「烏中市集」

它和普通的菜市場沒什麼不一樣,不過是把整體的裝修打造出了滿滿的PRADA味兒,市場裡依舊是賣新鮮果蔬,賣肉蛋奶。

話說回菜市場,但PRADA會額外用秋冬系列的印花做成紙質包裝去包裹住蔬菜進行售賣,另外官方還說顧客購物滿20元就可以額外獲得一隻品牌手提袋。

袋子長這樣

奢侈品和最具煙火氣的菜市場的結合吸引了好多時尚人士,現在某書只要搜索「菜市場」,幾乎出現的都是潮人們在PRADA菜市場裡手捧蔬菜和紙袋拍出的「大片」。

圖源網絡,侵刪

如果你在上海,並且去到了PRADA菜市場,應該可以看到兩種非常有趣的場景。

場景一:住在附近的老人看到菜市場門口排著長隊,以為是菜價今天打折,於是衝破人群想要去買些新鮮又便宜的菜,但進到裡面後發現蔬菜反而並不如以往的便宜又水靈,於是只能再次衝破拍照的人牆,轉移陣地去了其他的菜市場。

據商販說菜價並未上漲,但市民體感價格偏高

叔聽到在PRADA菜市場中最好笑的一個對話是:一位大爺看著市場裡忽然變多的人群納悶地問旁邊的人「這是什麼?」旁邊人答「網紅大牌」,大爺更納悶了,問「網紅大排能有蔥烤大排好吃?」

場景二:一群看起來從來不買菜的年輕時尚人士或博主,擠在攤前為了湊20塊錢獲得PRADA紙袋和攤主商議(因為客流量大,現在買夠20塊錢也不一定能獲得紙袋),隨後三三兩兩地聚在攤位前或抱著紙袋擁擠在有著PRADA LOGO的樓梯上,一分鐘出片16張。

有網友說「這大概是我唯一能買得起的PRADA了」。

今天,PRADA放下了它的奢牌「身段」,願意用貼近生活、貼近中式煙火的方式搞一波營銷,所以大家趨之若鶩,以成本最低的食物為道具,去靠近「高級」,靠近「精英」。

但叔從美學的視角看過來發現,當這種「靠近」丟失了初衷,我們反而會漸漸忘記「中式庸常美」最初的模樣。

他們利用庸常,卻不懂庸常

叔在看PRADA菜市場探店的相關視頻裡,發現了一個日本博主,在逛完了一圈市場後滿臉寫著「我不理解」

up主:真田大叔的街邊美食

他完全不能明白PRADA這次的營銷目的。把菜包裝上品牌包裝大家就會很想買嗎?難道是為了銷售?可為了銷售你為什麼不把價格提高呢?

或者是為了宣傳?可把品牌與市場融合,就能讓人更喜歡你的衣服嗎?菜市場和奢侈品又沒關聯…

他想不到PRADA為什麼會做出這個決策,但PRADA自己懂。因為近些年他們的的確確因為悶頭迎合中國消費市場而「收益頗多」。

找流量代言人,找KOL宣傳,走進電商市場,一步步下來,然後他們發現「比起讓他們買,不如俘獲他們的消費心智。」而中國人的心智在哪呢?

在生活,在煙火。

沒人比中國人更熱愛煙火氣,沒人比中國人更懂庸常美學,也沒有一種美,比庸常的煙火更能擊中我們的內心。

庸常,本意指平常,尋常,聽起來是個並不能與「高級美」沾邊的東西,所以很多人根本不理解為什麼中國人會認為「最美是庸常」,因為他們也根本不知道「生活平淡安穩,餐餐富足安居樂業」的難得。

中式的庸常美學在「食」。曾經新鮮乾淨的食物難得,所以如今,食材的色澤是庸常美中最能予以人幸福的顏色。

在庸常美與煙火氣之中的人都是藝術品工匠,他們用神秘的技法將食物雕刻成畫,這時庸常美在擺不下的餐桌,在停不下的碗筷,在蒸籠中冒出的縷縷煙氣。

深入煙火,感受庸常,是體會一個新城市最深層次美感的最好路徑。

豆瓣有個小組叫「菜市場愛好者」,裡面聚集了11w人,比起觀看名勝古蹟、打卡網紅景點,他們每到一地都更願意鑽入市場,遊覽當地的市井長巷,體會另一種凡塵詩篇。

中式的庸常美也在於「伴」。是家人在旁的幸福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好友拿著好物來分享,是街邊悠閒乘涼的大爺,也是忙碌的商販和在他腳邊打盹的小土狗。

這時,叫賣聲、孩子的玩鬧聲、狗吠聲是屬於庸常之美的「語言」,它不如秀場裡的音樂「高級」,但卻比任何美的音樂都「安穩」。

中國人理解下的庸常美學不是市井,不是低廉,不是手捧蔬菜的大片,反而就是由這種「安穩」帶來的視聽撫慰。

我一直認為,不論奢牌有多想貼近中式煙火,多想擁抱生活,都無法真正地展現出這種庸常美。

讓未曾深入體會煙火的人去靠近煙火,會完全曲解它的本義。

曾有D某牌在拍「愛中國」主題大片時,名為展現中國最純粹的煙火氣,實則用光鮮亮麗的模特和淳樸的市民做惡意對比,打著庸常的幌子,展現了十足的偏見。

(此牌涉嫌辱華,這裡不放圖了)

對比之下,我再放一下Arthur Elgort鏡頭下,超模Linda Evangelista走進中國生活的照片,不能說是完全正確的打開方式,但起碼這個視角才該是正確的。

別讓「庸常」變「奢常」

煙火與文化,現如今的人們確實很愛,也很喜歡追崇這種碰撞。

一個例子,PRADA曾在2019年就和位於紐約、巴黎、倫敦、米蘭、莫斯科、東京、上海的7間花店合作,意在宣傳「2020早春系列,但結果是當年這個營銷方案在國外收效還算湊合,在上海卻不算特別成功。

原因大概是,就算鮮花算是煙火氣中的一部分,但在國內,花店營造出的些許小資氛圍還不能讓這種碰撞擦出火星。

於是,今年的PRADA捲土重來,把這種煙火氣搞到極致,讓這種碰撞直接擦出熊熊烈火,果然收穫了表面上的「大成功」。

但可惜的是,當庸常之美被錯誤利用變成了「奢常」,這種美的本質也早已經變了味道。

如今,PRADA菜市場與最初理念「從煙火裡找尋時尚」相違背,它已經變成了「利用食物偽裝時尚」,不是販賣煙火,而是出片場所。

我記得前一段時間某音很流行煙火氣的回頭殺,基本都是這樣的定式:一個漂亮妹妹穿著與華麗的衣裳,在市井小巷中以大爺做背景打麻將或者玩遊戲。

如今時尚人士們酷愛這種奢華與尋常的反差,但追逐著追逐著,「尋常」的濃度總會慢慢降低,整個螢幕都變成了奢華的主場。

因為錯誤的引導和盲目的追隨,很多人如今已經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在「愛煙火」還是愛那種「有錢人踏進煙火中的反差感」。

我記得將庸常融入文化中,之前倒是有一個成功的例子。

同樣是搞菜市場,藝術家邱志傑在三源里菜市場舉辦的書法展就在充分保留下庸常的前提下,囊括了更多美的價值。

懸掛在商鋪上方的隸書、小楷、魏碑,寫著蘇軾的《豬肉頌》、梁實秋的《饞非罪》,不僅有漢字,也有英文。

當時那裡沒有拿食物擺拍再拋棄食物的人,沒有打扮時尚的網紅,有的只是沉浸於煙火挑豬肉,再短暫脫離煙火抬頭欣賞書法的「庸常眾人」。

所謂「高雅藝術」要比奢牌更奢華,但它們永遠不拘身段落入凡塵。

剛剛,我刷到一位微博網友發出了這樣一段話:「奢侈品的意義是催我以後要努力掙錢,它不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在超市,在有煙火氣的地方。」

我們愛煙火,愛老巷,愛用飽含虔誠的心對待每一餐每一飯,我們的幸福不僅會來自於物質滿足,更在於身上的圍裙,乾淨的砧板,熱騰騰的飯菜,靜心觀賞的日出和月光。

這種美是中國人骨子裡熱愛的庸常之美,不僅僅取決金錢和名牌加身,所以它不應該變為「奢常」。

當屬於生活的最後一點美也變成奢侈品,那麼生活也會變得虛無和為利至上。

請堅信,生活,同樣是高級美學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