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克斯:我死後150年,不准中國出版我的書


提到《百年孤獨》這本書,你可能沒看過,但是相信多數人都聽過。就是憑藉它,作者馬爾克斯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一躍成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也深刻影響了乃至全世界的現當代小說。

多年以後,面對行刑隊,奧雷裡亞諾·布恩迪亞上校將會回想起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這個經典開頭,許多人都幾乎能背下來了,即便如此,每次讀來我還是會覺得震撼有力。

一小段話,幾十個字,將未來、過去和現在時三個時態完美融合,而且是作為小說的開頭埋下巨大的懸念,在這小說界是不曾出現過的。

這樣的開頭,在後來被無數作家與影視作者引用。

白嘉軒後來引以豪壯的是一生里娶過七房女人。

——陳忠實《白鹿原》

很多年以後,我站在豎立著一塊煉泅石的海岸,面朝大海,面朝我的王國,面朝臣服於我的子民,面朝凡世起伏的喧囂,面朝天空的霰雪鳥,淚流滿面。

——郭敬明《幻城》

許多年過去了,我有一個綽號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嫉妒的滋味。我不在意別人對我怎麼評價,我只是不想別人比我更好。

——王家衛《東邪西毒》……

據說是在1961年的一天,馬爾克斯帶著妻子跟孩子,準備出去度假,開車在路上時,突然有一句話,像閃電一樣擊中了他,那句話,就是後來《百年孤獨》的這個經典開頭。

他立刻掉頭回家,辭掉工作,開始了這部偉大作品的創作,直到1967年,《百年孤獨》正式出版。書剛面世,就震驚了拉丁美洲文壇及整個西班牙語世界,並很快被翻譯為多種語言。

1982年,馬爾克斯憑《百年孤獨》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是這樣的:加西亞·馬爾克斯以小說作品創建了一個自己的世界,一個濃縮的宇宙,其中喧囂紛亂卻又生動可信的現實,映射了一片大陸極其人民的富足與貧困。

當時全世界的文壇界沒有不知道馬爾克斯這個人物的。

馬爾克斯訪華發飆:150年不給中國版權

所以在1990年10月,馬爾克斯宣布要訪華的時候,一時間,中國許許多多在文壇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去見識這位諾獎作者的真容,其中就包括文壇泰斗錢鍾書先生。

誰知,馬爾克斯開口就對中國文化界人物說:「各位都是盜版販子。」

場面瞬間尷尬。哥倫比亞的駐華大使想要緩和一下氣氛,但是顯然於事無補。

“我死後150年都不授權中國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獨》。”

說完這句話後,馬爾克斯就匆匆結束了訪華之行。

在這之後的20年時間裡,中國先後有一百多家出版社向馬爾克斯提出版權申請,但是都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原來,馬爾克斯這次訪華,去了北京跟上海,但是這兩個地方的書店都給他留下了極其糟糕的印象:書店裡一眼看過去都是馬爾克斯的書,但是都沒有經過他本人的正版授權!

這就好像,自己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卻被他人搶佔了一樣,也難怪馬爾克斯會那樣生氣。

因為這封信件,20年後的2010年終獲版權,中國編輯:可以載入史冊的日子!

直到2008年,有位叫陳俊明的編輯,在給馬爾克斯的一封信中寫到:「正如當年您在巴黎隔街深情喊著「大——師——!」向您的偶像海明威致敬一樣,我們正隔著太平洋竭盡全力高喊著「大——師——」向您致敬。我們相信,如果您聽到了,您一定會像海明威一樣揮一揮手,大聲喊道:「你好,朋友!」

相關文章  皇帝,佛教與花木蘭

可能這句話讓馬爾克斯回想到了當年的自己,也可能是陳俊明堅持不懈的態度感動了他,在2010年中國農曆春節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陳俊明終於收到了卡門正式授權新經典文化公司出版《百年孤獨》中文版的通知。

他忍不住欣喜地在微博中寫道:「這是一個在中國出版史上可以載入史冊的日子。」

此時距離馬爾克斯訪華的1990年,已經過去了20年之久。

《百年孤獨》在中國獲得授權後,6年銷量就超過了600萬冊。出版50年,被翻譯成45種文字,在全球銷量超過5000萬冊,成為名副其實的暢銷書。

這本書在中國被稱為國外版的《紅樓夢》,書中聚焦慾望、權勢、孤獨以及愛情,通過一個家族七代人的命運、一個小鎮的百年興衰,講述了全人類共同的故事。

莫言說:我讀這本書的第一個感覺是「震撼」。原來小說可以這樣寫,緊接著感覺到遺憾,我為什麼不早知道小說可以這樣寫呢?

餘華說:《百年孤獨》我讀了三遍,這是一本天才之作。

蘇童說:我對《百年孤獨》有非常真實的、崇敬的感覺。這樣的作品會不停的賣,一代一代的人都會讀。

《紐約時報》說,《百年孤獨》值得全人類閱讀。

在《百年孤獨》中,有人看到了一部家族興衰史,有人看到的是一個詭譎魔幻的世界,有人看到了波瀾壯闊的世紀命運變化。

然而對於更多的人來說,它寫的是我們所有人的孤獨。

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會有孤獨的時候。書中有句著名的話:生命中所有的燦爛,終將要寂寞來償還。

當你因為孤獨而難過或者焦慮時,《百年孤獨》告訴你:孤獨是每個人身體的一部分,你要做的不是擺脫它,而是和它和平相處,只有那樣,你才會明白你其實一無所有,也就不再害怕失去。

這本書之後,再也沒有書,能擔得起「百年孤獨」這個名字。

在現在快節奏的社會,能靜下來看一本書的人越來越少了,但是如果你能耐心將這本書看完,肯定會發現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感受到不一樣的人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