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若是活在當下,會不會是另一個周杰倫?


碼字的時候聽音樂,是不變的習慣,有時,會有意想不到的小驚喜。

昨兒聽到一首羅大佑唱的《永遠的微笑》。

心上的人兒,你不要悲傷,願你的笑容,永遠那樣……

別有一番風味,一時間似乎明白,羅大佑為什麼喜歡陳歌辛了。

陳歌辛又是什麼人物?

他被稱為“一代歌仙”,曾稱霸上海流行樂壇,他的歌曲到現在還在傳唱。

其中最洗腦的就是每年過年都會飄滿大街小巷的《恭喜恭喜》,我們把它當成一首賀年歌,可實際上那是一首抗戰歌曲,為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而作。

先上一張帥照鎮樓。 

濃眉大眼,鼻樑高挺,他平時穿的要么是熨得整齊的竹布衫,要么就是筆直的西裝,典型的上海灘大帥哥。

爺爺是來自印度的貴族,奶奶則是一位上海女子,因此,陳歌辛的血液裡,有著印度人能歌善舞的基因。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十里洋場,到處都是歌廳舞廳,陳歌辛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

他很早就跟著德籍猶太音樂家弗蘭爾克學習西洋樂理、樂器。 17歲到明月歌舞團擔任鋼琴老師,認識了一個比他小兩歲的學員金嬌麗。

這顏值,簡直是風華蓋世了。

金小姐不僅是女中的校花,而且還是一名電台播音員。

這倆俊男美女的,一看就對上眼了。

但是,金爸爸堅決反對他們在一起,因為,信仰不一樣。

金家是虔誠的穆斯林,陳家信奉來自印度的佛教。另外,陳家當時家道中落,怕女兒嫁過去受苦。

可是這兩個年輕人已經認定了對方,為了讓家長妥協,他們竟然生米煮成熟飯,把孩子先懷上了。

1934年,陳歌辛如願娶了金嬌麗。

有愛人的相伴,陳歌辛才思泉湧,有時候一個晚上就能寫出三四首歌。每寫一首歌,老婆就是他的第一個聽眾,老婆覺得好聽,他就拿去交差。

推薦文章  許凱景甜新劇官宣殺青!曬出劇組大合照,主演陣容曝光實力強勁

從《薔薇處處開》、《可愛的早晨》,到《春天的降臨》、《春天無限好》,一首接一首。

金嬌麗沒看錯人,陳歌辛是個潛力股,很快就走紅了,上海灘的歌手都以唱陳歌辛的歌為榮。

1940年,上海已成孤島。很多地下黨人都被日軍抓走,陳歌辛有種不祥的預感,因為他寫過《度過這冷的冬天》等抗日歌曲,下一個被抓的很可能就是他。

每天他都過得慌張而憂慮,但是每天回到家,老婆總是給他一個甜甜的微笑,令他緊張的心情蕩然無存。

某天,看著老婆猶如蒙娜麗莎般的微笑,他靈感頓生,抓起紙筆,把這份愛的素描寫成了樂譜。

心上的人兒, 有笑的臉龐,

他曾在深秋, 給我春光,

心上的人兒, 有多少寶藏,

他能在黑夜, 給我太陽。

我不能夠給誰奪走, 我僅有的春光,

我不能夠讓誰吹熄, 胸中的太陽,

心上的人兒, 你不要悲傷,

願你的笑容, 永遠那樣。

這是陳歌辛為老婆勾畫的音樂素描,有著“笑的臉龐”,是他心中“寶藏”,也是“深秋的春光”、“黑夜的太陽”。

要問怎麼撩妹,很多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彈吉他;如果能為她寫一首歌,那就更受用了。

這首歌,鄧麗君和蔡琴都翻唱過,羅大佑也唱過。

我最喜歡這首歌,我在結婚時就唱這首歌,雖然我的婚姻失敗了,但這首歌永遠在我的心中。

推薦文章  女明星裡能hold住厚劉海的,她一定有姓名

蘋果公司曾經請許鞍華拍了一個“老唱片”廣告片,就是以這首《永遠的微笑》為主線。結果廣告片一出,這首老歌又翻紅了。

然而,金嬌麗的微笑能保他內心安寧,卻保不住他被抓。

1941年12月16日夜晚,一群日本憲兵扛著衝鋒槍,衝進了陳歌辛的家中,把他抓進了極司菲爾路76號汪偽特務機關總部,也就是臭名昭著的“76號魔窟”。

極司菲爾路76號舊址

家中的頂樑柱被抓走了,金嬌麗只好每天帶著自己的大兒子,6歲的陳鋼,每天給丈夫送食物,想盡辦法幫丈夫逃脫這個魔窟。

幸虧陳歌辛只是一個藝術家,沒有參與任何政治活動,汪偽特工把他嚴刑拷打,關了三個月之後,得以保釋。

鬼門關前轉一圈,劫後餘生的溫馨和激動給陳歌辛的創作帶來了不少靈感。

《玫瑰玫瑰我愛你》、《鳳凰於飛》等歌曲,就是在這個時候寫成的。

這些朗朗上口的歌曲,在當時就已經很流行,《玫瑰玫瑰我愛你》還被兩個美國人翻譯成英文,20世紀40年代美國最著名的爵士歌手弗蘭克·萊恩唱遍了全美國。

人要是太紅,就身不由己了, 尤其是在那個年代。

汪偽政府看上了他的才華。從,可保全家平安, 不從,全家傾覆。

他選擇了從,進入“華影”音樂部工作,寫下了令人抱憾的作品,其中為日本空軍神風特攻隊所作的軍歌,就是他無法抹去的污點。

因為這個黑歷史,他被人稱為“文化漢奸”,無論如何也洗不掉了。

1946年,抗戰已勝利,陳歌辛以“漢奸罪”被抓入獄。關了半個月,才被釋放。

以當時的環境,內地基本上已經容不下他了,於是,他接受夏衍的建議,前往香港發展。

安定下來之後,他才一掃先前的晦暗,重新振作。

直到1946年,應夏公之約,到了香港。我才感到接近春天的溫暖,這才有了《恭喜恭喜》之作。

身在香港,陳歌辛總是思念著上海的一草一木,寫出了傳世之作《夜上海》。這首歌,也標誌著上海“海派文化”的巔峰。

1950年,應上海文化局局長夏衍的邀請,陳歌辛與周璇一同回到了上海。可是他永遠想不到,到了1957年,他所寫的那些風靡一時的流行歌,突然就變成了黃色歌曲。

他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安徽白茅嶺農場改造。

這一別,就是跟家人的死別。

金嬌麗挑起了一家人的重擔。她沒日沒夜地為上海樂團抄樂譜,換來72元錢,一邊維持家中的最低生活,一邊拿出錢為夫君買食品與藥品。

每年春節,金嬌麗會從上海奔波至農場,與夫君團聚。每次見面,陳歌辛都比上一次瘦弱。

推薦文章  青春的模樣衝上熱搜,網友:讓王一博來值夜班,差不多得了

1961年1月25日,陳歌辛心力衰竭而亡,年僅47歲。

他最後留下的,只有一盞煤油燈和唯一的一句叮嚀——

你要保重。

2010年,94歲高齡的金嬌麗,伴著《永遠的微笑》的歌聲,也離開了人世。

陳歌辛一輩子寫了200多首歌曲,大多關於花朵、春天、愛情。現在我們走在街頭上,還能時常聽到這些來自80多年前的經典旋律,帶我們回到那個流光溢彩的年代。

追求真理、嚮往春天,是陳歌辛一輩子嚮往的主題。

有人會說,他再怎麼有才華,有“漢奸”這個污點,就不可原諒。

這就是現實的可悲之處。一個壞人哪怕只做了一件好事,人們會說,他洗心革面、浪子回頭, 可以既往不咎。可是如果一個好人做了一件壞事,他就是十惡不赦,永遠不可原諒。

只能說,時代造就了他,時代也摧毀了他。

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如果陳歌辛活在當下, 以他的才華,會不會是另一個周杰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