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麻花的這幾部電影中,誇張行為下,展現了對自由與解脫的渴望


從非“狂歡”的邏輯來看,“狂歡化”的行為、姿態、語言就變得像插科打結而不得體,實際上,插科打磋作為一種解脫和解放,是狂歡式世界感受中的特點。

同時,“狂歡化”中人物的一切外在形式都是人物內在精神的外化,外化直接或間接通過諷刺反映人物內在。

《夏洛特煩惱》中夏洛喊著:“燃燒吧,我的青春。”然後燒掉了書本、作業,燒掉了教室的簾子,他利用自己在夢境中的優勢,不勞而獲,變成了一個可以與國際偉人同等地位的歌唱家,而他燒簾子的地方竟然也荒誕地成為大眾瀏覽觀光的舊址。

他在教室做著不合常理的事和一系列粗魯的行為:大膽地親女同學、公然擾亂課堂、燒毀公共設施、毆打老師、無視紀律與權威、甚至連死亡也無所畏懼,當夏洛從窗戶縱身一躍,選擇自殺來讓自己從夢中清醒時,便真正宣告他倒置後夢境生活的開始。

在夢境中他獲得了新生,曾經的夏洛已隨著自殺行為被掩埋進墳墓中,他成了一個真正自由的人,並隨心所欲地做著現實生活中不敢做的事情,在夢境的世界裡他不需要多努力就可以成功,在這其中他失去了愛情,獲得了名利,誇張行為下是夏洛對於現實苦悶生活束縛下自由、解脫的渴望,渴望的背後是他一事無成、處處被人看不起的心酸現實。

“狂歡化”中誇張的笑不僅僅是一種輕快的嘲諷。 “它實在是對舊傳統的反抗,它意味著自由。

這種笑是普遍性的,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笑,所有的人都在微笑之中。在笑聲中,往常的一本正經,冰冷的權威、畏懼、惶恐、恫嚇、禁忌都煙消雲散了。笑是對神聖和權威的勝利。狂歡節的笑拒絕讚美、諂媚、逢迎、虛偽,它且笑且罵,且罵且笑。 ”

狂歡節中的人物都通過“狂歡化”的世界來宣洩、解脫自己。

推薦文章  5歲出道,13歲被注射“抑制生長針”,59歲仍被稱為童顏明星,如今她怎樣了?

《一念天堂》中沈默想要通過筵席中大吃大喝來獲得新生的同時,也是他對自由瘋狂的渴求,但在電影中他無法獲得重生,也無法實現人生的自由。

一群賣假藥的騙子留著怪異的髮型,邊看直播邊笑,他們似乎是網絡世界的“勝利者”,自由地用虛假道具來顛覆高雅、神聖,讓低俗、浮誇成為網絡主流,沈默坐在一旁一言不發,十分嚴肅,但當其他人大笑著扭頭看向沈默時,他也只好表演著十分誇張的假笑,這時的沈默緊緊被現實束縛著,而身邊的商販卻越發自由。

“狂歡化”中笑的行為是帶著辱罵的,沈默的笑是在罵虛偽、跟風、活得沒有自我的人,他在反抗大眾審美逐漸低俗到讓真正追求夢想之人被掩埋的現狀,同時又在宣洩對於這個讓人處處都要偽裝、不能自由做自己的社會環境的不滿和對自我解脫的渴望。

但另一邊騙子的笑卻只是愚蠢、呆板的存在,他們對於低俗、醜陋審美的自由追求也被一味地貶低,因此不過是一種所謂的對高雅審美自由想要佔據思想中心的“一元”的解構,其中並沒有和沈墨因為笑而產生思想的碰撞與對話。

電影《羞羞的鐵拳》中不僅降格了有著不小名望的拳擊手、記者,更將神秘的武林高手倒置為毫不謙虛、武功低下、沒有規矩和條例束縛的一群外觀、行為怪異的人,打破了武林高手的神秘感。

狼吞虎咽地吃相,幼稚的門派地位爭奪,髮型服裝的怪誕,人物行為的怪異,發生在電影的兩場葬禮中,可以通過人物誇張行為看出他們對於自由與解脫極度的渴望。

“狂歡化”中葬禮有著再生意味的同時,還有著歡慶新生的內在含義,在秀念和貓頭鷹龍傲天荒誕的葬禮上,人物看似大喊大叫悲痛的哭泣,傳達出來的卻是一種喜慶氛圍。

能夠產生笑料的原因,是因為人物行為與內在之間不和諧,人們假意悲痛與內心冷漠之間的不和諧產生的,電影通過這種不和諧來傳達對於虛偽生活的否定情緒,也是對於真實表達自我生活的渴望。

葬禮結束後就是毫無忌憚地誇張吃食行為,每個人都極力地把食物塞進嘴裡,悲傷和過往的事情對於這些武林人士來說似乎十分平淡,也在傳達真正的武林高手或類似英雄人物不應被刻板印象束縛,諷刺形式主義的背後,更多的是傳達他們追求平靜、隨心所欲對待人生諸多事宜的單純態度。

《西虹市首富》裡王多魚為了賺錢從而支持自己的足球夢,通過扮演不同的職業角色,做到了“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把身體開發到了極致”。

推薦文章  邏輯不通、情節虛假、設定懸浮……刑偵劇的困局,有部綜藝給破了

他會在比賽中咬人,荒誕地裝扮女人去踢女足,用自己的身體當起餐桌,甚至成為人體模特。

王多魚將身體開發到了極致,不單單是在諷刺現實社會金錢至上的現狀,在他成為富人餐廳的餐桌時,成為了他人吞食的對像也埋葬了自我,與狼吞虎咽的吃相相反,富人們優雅的姿態顯得更為諷刺,看似優雅的貴婦卻在一個貧窮的人身上津津有味地吃著日式料理。

諷刺背後更想要傳達的是在現實生活中人們無法自由地選擇自己的生活,尤其在金錢至上的社會,完全被動於資本之下,王多魚那種無法選擇自己人生的無奈和悲傷。

對於性行為或者身體行為的誇張,巴赫金認為這是通過人物肉體來體現地下世界的方式,地下世界也就是陰曹地府,是有著極大豐富財產包括精神財富的,然後通過這個地下世界來了解整個世界的面貌。

而《李茶的姑媽》失去了對精神財富的追求,過分地玩弄低俗的性行為與物慾的追求,就算不上“狂歡化”和怪誕了,是單純的為了吸引受眾而做的誇張人物塑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