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璽,“貪心”終於付出代價


“四字弟弟”易烊千璽,原本是星路順遂的當紅偶像,也是勢頭最猛的明日之星。

誰也沒想到,因為“考編爭議”掀起的一絲波瀾愈演愈烈,結果成了山呼海嘯。

被輿論裹挾到風口浪尖上的易烊千璽,被迫站在了大眾的對立面。

這一次,他可能不會那麼輕易地過關了。

原因無他,他犯了大忌,惹了眾怒:“一切跟前途命運有關的話題,都是一點火就著。”

作為早已坐擁一切的當紅明星,還要將觸手伸向“普通人”的奶酪,這是眾人咬緊易烊千璽不放的核心動機。

在大家看來,已經掙得盆滿缽滿,還要再捧起“鐵飯碗”,而且招錄程序令人疑竇叢生,公開透明也存在爭議。

如今,他每天都在掉粉,網友開始抵制他的代言,攢下的口碑、立下的人設,如摧枯拉朽般坍塌。

已經得到的夠多了,還想要更多,人心不足蛇吞象,赤裸裸的“貪心”終於付出了代價。

這張在網絡上流傳甚廣的“脫粉宣言”,也道盡了大家的心聲。

1、疑點重重的“體制內男友”

如今,考公、考編成了熱門賽道。

白襯衫、黑西裝、細框眼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套“體制內男友”穿搭也隨之開始在網絡上流行。

前有劉昊然,後有陳曉,他們開會時的裝束都成了“體制內男友”的理想模板。

追逐風向的不只有普通人和網紅,就連備受追捧的明星也一窩蜂地紮進考編的浪潮。

易烊千璽、胡先煦、羅一舟三人才進入國家話劇院的擬錄取名單,團隊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熱搜安排上。

或許,在他們的設想中,粉絲會一如既往地奉上溢美之詞,路人也會因此高看他們一眼。

但結果卻跟預期背道而馳。

起初,粉絲們集體誇誇誇,整齊劃一,一片祥和。

眼見勢頭不錯,明星團隊又安排了一個“國家話劇院有多難考”的熱搜。

粉絲也隨聲附和,炫耀自家哥哥考上這份編制有多麼優秀、有多麼努力。

可惜了,正是團隊與粉絲不知今夕何夕的自我高潮,引來了路人的一片討伐。

爭議集中在明星們的“既要、又要”上。

許多人覺得,明星借“體制內男友”營銷太貪心。

編制工作,多少人求之不得,在就業環境日益艱難的大環境下更是競爭慘烈。

而明星們不但藉由名人紅利輕而易舉地考上了,還有媒體堂而皇之為其洗地,普通人會作何感想?

粉絲也要反駁:“我家哥哥憑真本事考上的,你羨慕嫉妒?那你也去考一個啊!”

是了,“真本事”也是一個有待商榷的點。

哥哥們,真的是靠真本事考上的嗎?

網友們細扒,隨即發現了重重疑點。

推薦文章  8千萬就這個模樣? Baby新劇再現替身照,飛撲、倒地絕不自己來

其一,國家話劇院的演員崗,往年都有筆試,唯獨今年,取消了筆試。

非但沒有筆試,連面試的程序也給人落下口實。

一般考編的面試是“雙盲”,也就是考生不認識考官,考官也不認識考生,如此可以避免考生刷臉熟的行為。

而明星考編的紅利就在於此,這張臉,在那麼多部賣座電影裡都是主角,誰不認得呢?

更有甚者,有一路殺到三輪面試的素人考生爆料,在考生本人必須到場的三試現場,並沒有看到易烊千璽、羅一舟以及胡先煦的身影。

事件發酵後,國家話劇院回應:三位藝人尚未被錄取,現在是公示階段。

這又貽笑大方了,最終錄取結果尚未板上釘釘,團隊已敲鑼打鼓。

對於這番輿論危機,明星團隊選擇的處理方式是“摀嘴”。

輿情進入白熱化的當晚,許多與此次事件無關的藝人以千奇百怪的詞條上了熱搜。

比如“張大大被打哭”、“張大大後腦勺被擊”。

普通人誰會三更半夜搜索一個路人緣不佳的主持人,還讓他登上了熱搜榜的前三位?

網友們對號入座,達成了共識。

三位藝人之所以引發眾怒,是因為他們得到的已經太多,既要高收入,又要穩定工作。

2、憤怒為什麼宣洩在易烊千璽身上?

炮火主要集中於易烊千璽身上,因為他是幸運兒中的幸運兒。

他的名氣最大也最當紅,已經掙得盆滿缽滿了,還要爭“體制內男友”這個虛無的頭銜。

既要高收入,又要美譽度。

如果僅僅是營銷翻車,那麼大眾的聲討尚且可以適時熄火,但這一次,易烊千璽是大家生存賽道上的競爭者,佔據的是普通人的資源。

易烊千璽不是明星中第一個擁有編制的,許多老藝人都是體制內的藝人。

宋丹丹、徐帆、胡軍、何賽飛、劉曉慶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都分散在各劇院。

為何大家不反感他們,卻對易烊千璽們鳴鼓而攻之。

原因在於起點不同。

老藝人們的起點通常就是舞台,誠誠懇懇地在舞台上演了半輩子的話劇。

直到影視行業發展,許多藝人才得以機會,從話劇演員,轉型為影視演員,進而為大眾熟悉,有了附帶的“明星”標籤。

再者,在其位,謀其職。

濮存晰、劉曉慶佔了份編制,但時至今日,年近七十的他們,仍在舞台上兢兢業業地演著話劇。

而商業行程與拍攝行程排得緊鑼密鼓的易烊千璽,真的能在百忙之中抽身支援劇院的工作嗎?

與前輩相比是如此,與同輩相比也是如此。

許多劇院編制對於演員接戲是有約束的,就拿人藝來說,接戲可以,但必須把話劇放在第一位,日常排練、巡演不能缺席。

宋軼與藍盈瑩此前都是人藝的演員,且都有一定的工作量,但她們因無法協調兩邊的工作,早已從人藝請辭。

推薦文章  《社群網戰》影評:傾城之戀

劉昊然有中國煤炭文工團的編制,身份也是當紅小生,同樣粉絲無數。

但人家通過了筆試、面試,符合規章制度,是正兒八經考進去的。

獲得編制之後,他也沒有大肆宣揚,以此作為營銷賣點。

“體制內男友”的標籤,也是網友賦予他的,而非他主動營銷的結果。

易烊千璽他們呢,明擺著是“既要,又要”,偏偏還要大肆宣揚一番。

易烊千璽是頂流,電影圈勢頭最猛的新生代男演員,人氣他有,資源他更有。

編制工作的區區月薪對於他而言,豈不是九牛一毛?

於他而言,不是關乎生存的剛需,但對於千千萬萬考編人而言,卻是如此。

怪誕之處正在於此,真正有考編需求的普通人,動機不是立人設,不是彰顯自己有多麼優秀,而僅僅是討生活。

可能有粉絲又要說了:術業有專攻,人家國家話劇院招牌的是話劇演員,你們普通人不會演戲,也沒有我們哥哥的藝術修養,幹不了演員崗的活兒,礙著你們了?

是的,正是因為術業有專攻,易烊千璽考編這一行為,才更顯貪心。

3、明星的貪心和普通人的不易

影視學院不是只有明星學子,每一年畢業的學生沒有一萬個,也有上千人,可是能夠像易烊千璽一樣,混入圈子,站到觀眾面前的屈指可數。

難道只有混出頭的人,才配被稱作專業人才?

那些被資本屏蔽在外,畢業即失業的演藝專業應屆生們,他們不熱愛演戲嗎,他們沒有才華嗎?

很多人,都缺了一份運氣與背景。

原本就是幸運兒的易烊千璽們,何苦再與混不出頭的同行們搶鐵飯碗。

沒有資本、沒有背景的小演員走不到台前,成不了角。

這是大家對於影視行業的刻板印象,也是事實。

你看國家話劇院的錄取名單上,半數都是已成名的明星,或者是星二代。

這恰好又佐證了易烊千璽們的貪心。

普通人與既得利益者之間那一堵牆,似乎已無消弭的可能。

既要掙得盆滿缽滿,又想要端起鐵飯碗。

既要高風險高收益,又要低風險低收益。

同是演藝專業的應屆畢業生,有人苦於沒有施展才華的機會,連蝸居一角,勤勤懇懇出演話劇的機會也沒有。

而易烊千璽們既要在觀眾面前的光鮮亮麗,還要偏一偏頭,把目光轉向其他畢業生夢寐以求卻求之不得的劇院編制。

當然,所謂“高收益伴隨的高風險”其實在很大程度上,也不存在,易烊千璽們,怎麼會少得了前呼後擁者。

大眾向他們發出聲討時,有粉絲為他們打口水戰,也有專業團隊替他們做危機公關。

每當輿論危機來臨的時候,他們只要隱在身後便可以。

當然,粉絲群體充當的往往是豬隊友的角色,他們護主心切,彷彿喜歡上誰,就能同享偶像的地位與名譽。

推薦文章  《王牌對王牌》節目質量遭質疑,導演親自回應,為彌補粉絲將加更

自恃審美好,高人一等的他們,充當的不可能是普通人與明星之間的潤滑劑,只可能加劇摩擦。

此次易烊千璽營銷翻車,不乏有粉絲叫囂:“我們哥哥就是優秀,你們考不上是你們不夠努力,沒有能力,還能怪誰?”

殊不知,在易烊千璽們的“既要,又要”裡,他們才應該是“頭號受害者”。

既要剝削粉絲們的錢包,讓她們為演唱會、電影買單,又要粉絲們在精神上付出。

不但要他們的日常擁躉,還要讓他們心安理得地接受收入差距,反過頭來為收入遠在他們之上的明星說話。

正常人看這群粉絲,自我意識退化,簡化成了控評機器,他們卻甘之如飴。

另一方面,他們難以與普通人的不易共情,卻體察不到易烊千璽們的易。

急功近利式的“想要,又要”,釀成的結果是“德不配位”。

本年度國家話劇院演員崗的錄取免除了筆試,這一點也是爭議所在。

想要把戲演好,演出深度,文化素養是不可或缺的。

免除了筆試環節,如何體察藝人們的文化素養呢?

這也是大家疑竇叢生的癥結所在。

在職業素養上,易烊千璽也不可避免地遭到了質疑。

許多網友認為,易烊千璽是新生代演員中“資源”大於“演技”的典型,角色高光與劇本高光大於易烊千璽本身的演繹。

從《長安十二時辰》到《送你一朵小紅花》,“吐字模糊”與”氣泡音“一直是易烊千璽為人詬病的缺點。

眾所周知,話劇對演員的職業素養要求嚴苛,不似影視,台詞念不清楚,還有字幕兜底。

觀眾不是不能給易烊千璽們成長空間,而是不能接受,他們在能力尚且未修煉到位的時候,已提前預定了頂級資源與“優秀演員”這樣的美名。

這不是上進,是貪心有餘,力不足。

“體制內”體面,但對於獨木橋上的千軍萬馬而言,對編制的奢望無關面子,無關人設,卻關乎生存。

有寒窗苦讀的壓力,有生計背後的苦楚,對於他們而言,這可能是接近理想生活有且少有的渠道。

不似易烊千璽這樣的幸運兒,考編制的那份實際好處對於他們而言可有可無,最大的好處無外乎營銷時的幾分誇讚。

就算考不上也是沒關係的,退一步,少了一份約束,是海闊天空。

但他們非但不退,還得強勢進攻。

營銷“體制內男友”這個充滿血淚的標籤,不是拙劣又是什麼?

什麼都想要,要了還想要。

不但要佔據好處,還要向普羅大眾索取認同。

明星的名人紅利,相較於往年簡略的程序都可以佐證。

但粉絲與明星團隊不許路人們發牢騷,抱怨幾句就是“道德綁架”。

既要以更輕鬆的方式獲得這一份鐵飯碗,又容不得聲譽一絲一毫受損。

這就得問問普羅大眾們,答應不答應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