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年前,鄧麗君當眾親吻過一位士兵,後來這士兵:三天沒有洗過臉


四五十歲的國人,大多都曾通過一部錄音機來聆聽過鄧麗君的聲音,試想一下,若是被鄧麗君親吻過,那將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然而在中國台灣,就有一位士兵感受過。

一個當眾的吻

1967年開始,鄧麗君就從事起各種各樣的演出,她獨特的音質和歌聲,很快就讓她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娃娃歌手。

4年後,她和台灣麗風唱片公司正式簽約,也就這樣成為了專業唱片公司旗下的一線歌手。

湊巧的是,這家唱片公司也剛好有東南亞背景,這也使得鄧麗君的歌曲在東南亞打開了市場。

那段時間,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掀起了一陣“鄧麗君熱”,尤其是在東南亞,諸如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都有鄧麗君的鐵桿歌迷,一次,在吉隆坡“五月花大酒樓”登台表演的時候,有一個歌迷直接將3排的座位全部包攬了下來,並邀請自己的好友天天來聽。

這個歌迷就是林振發,他也算是個“人物”,畢竟,他成為了鄧麗君的初戀男友。

或許,鄧麗君的歌曲變得溫婉,也和林振發有關。

1978年,由於林振發突然心髒病發作,正在高雄演出的鄧麗君趕忙放下了演唱會,趕上了前往新加坡的飛機,結果,她剛剛登上了飛機,就听聞了林振發去世的消息。

根據《星島日報》的報導說,鄧麗君此後在好友的陪伴下,兩次前往墓園祭拜林振發,而且每次去的時候,都會哭倒在墓碑前不能自已。

那首《Goodbye My Love》一度成為了鄧麗君“深情”的化身,只要歌聲響起,鄧麗君總是淚流滿面。

1979年初,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開始,鄧麗君微風細雨般的聲音,開始飛越海峽。

八十年代,鄧麗君的歌聲委婉動人,也就這樣輕鬆收穫了萬千歌迷。

那會,用錄音機聆聽著鄧麗君的歌曲,也是大陸青年人嚮往流行的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潮流。

她強大的個人魅力,還是突破了一切。

《淡淡幽情》一張專輯散發著我無人能及的典雅風韻,台北站的演唱會也被命名為《十億個掌聲》,可以說,一直算到2022年,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超越鄧麗君在華語樂壇的重要地位。

鄧麗君對大陸,一直都有一份嚮往,她曾說過:“我要去大陸,如果不能演出,我就去觀光、旅遊,反正我一定會去內地,大家如果喜歡,我可以免費為我的同胞們唱歌!”

鄧麗君在台北的紀念館中,也有一份當初大陸邀請她前來的書面文件,那也是大陸官方的機構,向鄧麗君發出的唯一一份書面文件。

遺憾的是,這最終未能成行。

一方面,她受制於蔣家,蔣經國這邊就已經給足了壓力。

而另一方面,那會的鄧麗君因為一些事只能獨自留在香港,連公司和經紀人都沒有,演出工作沒有辦法得到落實,後來她趕赴大陸唱歌的計劃,也就這麼一直被耽擱。

1989年,她在美國的時候還遇到過成龍,根據《僑報》的報導,當時成龍見到鄧麗君之後,高興地睜不開眼睛,通過這次近距離接觸,成龍也感慨道:“也許是因為她是那種優秀到極致的女人,是那種內心很乾淨、很高貴、很安靜、很輕柔的女人。”

能獲得國民偶像如此誇讚,足以見得鄧麗君當年的分量。

推薦文章  吳彥姝奚美娟合作《春歌》正式更名《媽媽! 》

鄧麗君始終沒有放棄,大陸這邊也在找著機會,遺憾的是,一直到她1995年逝世,這樁心願還是未能了卻。

鄧麗君有個弟弟,名叫鄧長禧,他曾對“鳳凰衛視”的記者說:

“1987和1988年的兩年中,經常有大陸的演出單位、包括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都曾來函邀請我姐姐去參加,她本身也很嚮往大陸……姐姐多次跟我提過,希望能到大陸去,但是陰錯陽差,最終沒能實現。”

只要是鄧麗君的歌迷,都幻想著能和鄧麗君有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可並非人人都是成龍,能夠輕易獲得如此寶貴的機會。

鄧麗君最火的時候,蔣經國當然迅速發掘出鄧麗君身上的巨大價值,他也希望能利用鄧麗君調動起士兵們的積極性。

在台灣省的藝人當中,鄧麗君勞軍,也是影響最廣的一位歌手。

在部隊的士兵們沒有什麼娛樂項目,若是鄧麗君能夠過來一展歌喉,想必也是一件極為幸福的事情。

1981年,鄧麗君來到了“小金門”烈嶼。

在場的很多士兵,他們心中的“女神”就是鄧麗君,因此從鄧麗君一開始進場的時候,在場的士兵們全都歡呼雀躍,當時的場景非常熱鬧。

在現場,一個名叫薛進友的戰士站了起來,大聲表達出自己對鄧麗君的愛慕之情。

在所有戰士的起哄下,攝影機也對準了薛進友。

結果,攝影師開玩笑說:“親一個。”

沒想到,此時的薛進友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自己的臉伸了出來,靜靜等待著鄧麗君的反應。

那一口香吻上去,薛進友知道自己成功了。

不難想像,對於薛進友來說,鄧麗君一直都是“夢中情人”般的存在,那個年紀,等得到“女神”的吻,是一件他從來不敢想像的事情。

慰問活動結束後,鄧麗君離開了部隊,奔回自己的生活。

從此,兩個人再無交集。

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鄧麗君漸漸忘記了這個戰士的存在,可在薛進友的心裡,那是人生中最為重要的一天。

一代歌神落幕,一個“成功人士”誕生

鄧麗君人生的最後時光並不幸福,各種傳聞都深深包圍著她。

1995年5月8日,鄧麗君因急性哮喘病發作而被送往清邁蘭姆醫院,最好的醫生親自操刀,可僅僅10分鐘之後,這名病人還是被宣告了死亡。

這一年,她只有42歲,並且身邊沒有一個親人。

這是一則震驚了世界的大新聞,隨之而來的,是關於死亡的種種猜測。

5月11日,泰國國際航空公司一架747飛機緩慢降落到了桃園中正機場,至少有20萬台灣民眾走上了大街,去緬懷鄧麗君。

按照《寰島周刊》等媒體的說法,這次葬禮,是“自1975年蔣介石去世以後,全台灣省最大規模的一次”,這也足以見得鄧麗君的分量。

大陸方面,在鄧麗君去世的第三天,也報導了鄧麗君逝世的消息。

推薦文章  今年的二月二,更具有非凡的意義

中央電視台在5月10日的新聞中播發了這條消息,新聞聯播僅僅用了25秒的時間,可大家也都徹底明白,以後不會有鄧麗君的新歌出現了。

那些鄧麗君的歌迷,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表達對於一代歌神的思念。

不難想像,薛進友聽聞到消息之後,會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情。

之後,四處都掀起了一陣“鄧麗君熱”,久久沒有消散。

在上海和桂林等地建立了鄧麗君生平紀念館並向公眾開放;杭州、武漢等地興起鄧麗君音樂主題餐廳。

中國鄧麗君歌友會2003 年成立,並藉助網絡與戶外聚會活動傳播與紀念鄧麗君音樂、交流鄧麗君藏品。

北京在2005 年和2006 年分別舉行了“一代歌后鄧麗君經典金曲交響音樂會”和“甜蜜蜜張靚穎演唱鄧麗君歌曲音樂會”。

這些都說明,鄧麗君和很多“網紅”歌手不一樣,她是一個時代的符號,也至少在影響著兩代人,她的“熱度”,也並沒有隨著她的去世而消減,越來越多的人都在註意著她。

每當和鄧麗君有關的各種紀念日,大批的歌迷還是會用自己的方式緬懷著這位天后。

鄧麗君用甜美的歌聲表達了這種美好的情感,這是符合國人的傳統美德的。

緣此,她的歌曲才引起了全世界華人及儒家文化圈的共鳴,這也是她的歌曲歷經幾代人而經久不衰的文化原因。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逐漸壯大起來,想要再去搜尋鄧麗君相關的資料也不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了,一些經典往事,漸漸再度湧入大家的記憶當中。

很多網友都在不斷翻看著此前關於鄧麗君的各種照片,也發現了,曾有一位士兵竟收穫了鄧麗君的“獻吻”。

2013年1月20日,根據台《聯合報》的報導,鄧麗君獻吻的幸運兒找到了!

此時的薛進友早已褪去了軍裝,而他本人也成為了一個“成功人士”,當時任職在中鼎集團信鼎公司業務處。

那會的他,已經53歲了。

他也興高采烈地接受了《聯合報》的專訪。

他笑著對記者說:“這則’尋人啟事’被登出後,我在一天之內就收到了數百封來自親朋好友寄來的簡訊,他們都說讓我出來’自首’,外面有很多鄧麗君的鐵桿歌迷在找自己,之後去參加一些朋友之間的活動時,還有同輩的朋友們’責怪’我說:你怎麼有膽子碰到我的夢中女神?”

也不難看出,這麼多年過去了,薛進友還始終牢記著當時的細節。

他也向記者回憶起了那天發生的故事:“那是在1981年的秋天,28歲的鄧麗君突然來到了烈嶼,當年自己是連輔導長,奉命前去迎接,40多位兄弟都在一旁,那會年少輕狂,也和她留下了一些珍貴的合影。”

再之後,就是活動結束的時候,那個吻就在一片歡樂的氛圍內留下了。

薛進友直言道:“由於這個吻的存在,我在連續3天的時間只洗半邊臉。”

智能手機已經漸漸進入了人們的生活,薛進友也把當年很多照片都導入到現在的手機中,其中,十幾個軍人與鄧麗君合照,只有薛進友一個人是摟著鄧麗君的,他說我:“當天,連長和副連長都不在部隊裡,我的官是最大的。”

推薦文章  收視不俗! 《回歸》首集就對簿公堂,上演爭產大戰

而至於這樣的舉動,也被他解釋為承擔著“保護鄧麗君”的重任。

說到這裡,他又笑了起來:“當時,還有一名士官長也想著伸出手來攬著鄧麗君,結果他的手被我給打掉了。”

這些照片也一直被他珍藏著,對他而言,這是一種特殊的榮譽。

後來,薛進友經常往返於兩岸,這張照片似乎成為了他的“敲門磚”。

他說:“只要一秀出鄧麗君的這張照片,立刻就能和談話的人拉近距離,因為鄧麗君是一代人的共同話題。”

距離“鄧麗君獻吻”的事情已經過了39年的時候,薛進友在商界也是小有名氣,可那張照片,依舊關乎著他的青春,雖然距離鄧麗君逝世都有二十多年了,他對鄧麗君的“感情”,絲毫沒有懷念。

有人說:當世界上最後一個人忘記,才算真的離去。

那麼,鄧麗君似乎不會離去,她還有很多模仿者。

這些都成為鄧麗君其熱度再起的標誌性事件,小鄧麗君江琴的出現也是其中較突出的例子,鄧麗君能影響幾代人,也並非偶然。

2022年,距離鄧麗君當眾親吻過一位士兵的事件已經過去了41年,但關於鄧麗君的回憶,並沒有因為時間而褪色。

參考

鄧麗君,柔情歌者的坎坷人生海巴子; 檔案春秋

鄧麗君勞軍獻吻對象找到了!當事人隨身帶香吻照中國台灣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