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學趙麗穎,看誰還敢婚鬧!


作者:徐禎

近日,熱播劇《幸福到萬家》裡,有一場婚禮的橋段,

看得觀眾們個個腎上腺素飆升,直呼過癮。

新娘自己的婚禮上,妹妹被幾個男人以婚鬧為名欺負了。

新娘踹開門,掄起凳子就向下作男的頭上砸去,直接幹出了一個窟窿。

她做了現實中很多新娘想做而沒做的事情,真是痛快。

事情發生在2009年,中國某個農村。

姐姐何幸福結婚,妹妹何幸運到男方參加婚禮。

席間,賓客萬傳家帶著一群人,

把幸運圍著,以勸酒鬧喜為名,幹下作的事。

五大三粗的幾個男人,愣是把個小姑娘拉到房間裡,

肆意調笑,侮辱。

何幸運被萬傳家壓在身下,衣服都被撕爛了,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猥褻、強姦。

可是就在何幸運痛苦掙扎時,

席間的人都只顧看著,吃著,喝著,樂著,

無一人站出來,阻止無恥又醜惡的事情發生。

當然,他們有堂而皇之的理由:

“鬧喜鬧喜,不鬧不熱鬧”,

“人家來鬧喜是給咱面子”。

只能說,

感情被欺負、別侮辱的,

不是自家的妹子、女兒或朋友。

這樣的惡俗婚鬧場面,

現實中也時常見到,

直叫人生理心理雙重不適。

好在何幸福聽到妹妹的慘叫,踹開門,

掄起凳子砸向流氓頭上的時候,

讓看劇的朋友們興奮不已,

恨不得自己能使上勁,

激動地在屏幕上敲下彈幕:

“砸得好,該再用力點!”

我們苦惡俗的婚鬧,久矣!

惡俗婚鬧,一再挑戰我們的下限

惡俗的婚鬧,已經不是所謂的個別地方的個別現象,而是普遍存在。

雲南大理,新郎和伴郎幾乎全裸地捆綁在樹上,

被潑墨,砸雞蛋;

陝西西安,伴娘在迎親車上,

被兩個熟識的男賓客脫衣、襲胸猥褻,

不得已當場報警;

江蘇鹽城,某高端酒店舉辦的婚禮上,

公公當眾強吻新娘;

福建連城,

婚鬧現場,

有男子假扮日本鬼子進村,調戲女性;

河南周口,

新郎被用膠帶綁在電線桿上,

往身上潑可樂、醬油、醋和涼拌汁;

湖南邵陽,

新郎接親時被親友鞭打背部,皮開肉綻……

幾乎隨時都能看到類似的新聞,出現在全國各地。

越來越多的人,

對無底線的惡俗婚鬧,已經深惡痛絕。

貴州遵義,有位奶奶的孫子結婚,她擔心有人婚鬧傷害自己的孫子,親自拿著棒子跟隨守護;

還有人大代表呼籲,

從法律層面上取締惡俗婚鬧的現象。

可是即便如此,惡俗婚鬧的事件卻屢禁不止,時有發生。

大家的理由非常充分:鬧婚是傳統。

也有不少人像《幸福到萬家》裡一些人的看法,

覺得鬧婚很正常,是熱鬧,是一種面子。

在這種環境下,

有人哪怕對婚鬧很抗拒,

也只好忍氣吞聲,

敢怒不敢言。

婚鬧的初衷,本來充滿溫馨

推薦文章  《王牌對王牌7》第二期,我也不想看華晨宇啊,可是有白敬亭誒!

說婚鬧是傳統也確實不為過,在幾千年前就存在。

但婚鬧的初衷卻和現在我們看到的大不一樣,

背後充滿了人性化的理解、包容和溫馨。

在古代,禮儀秩序森嚴,

特別是男女之間有別,是大防。

但在結婚的時候,可以熱熱鬧鬧,所謂:

“往往飲酒歡笑,言行無忌”;

“嫁娶之夕,男女無別,反以為榮”;

“新婚三日無大小”……

在漢代,結婚的時候,

可以肆意吃喝,

沒有輩分約束,

沒有男女之別,

大家肆意嬉鬧,

場面喜慶而熱鬧。

這樣的“鬧”,在當時是有必要的。

那時的人,

嫁娶全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新人結婚往往是盲婚啞嫁,

結婚之前完全是陌生人,

連面都沒見過。

但一旦結婚,女性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一夜之間離別了父母,成了一個陌生家裡的一份子。

不僅要持家操勞,

還要相夫教子,侍奉公婆。

對外嫁的女子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挑戰。

為了幫助新娘子度過這一關,婚鬧的習俗就產生了。

如果在結婚的當天,能夠暫時放下一些禮教的約束,

通過一些遊戲,幫助新娘子認識、融入夫家的生活。

這不僅是有必要,而且也是充滿人性化的。

用一個通俗的比喻,

以前的婚鬧,有點像一個“破冰遊戲”。

鬧著鬧著,新婚夫婦的感情就有了,

鬧著鬧著,新娘子對夫家就熟悉了,

鬧著鬧著,新生活就開始了。

現在婚鬧,逐漸成了行惡的幌子

可婚鬧的習俗到了今天,

成了一些齷齪之人做無恥下作事堂而皇之的藉口。

很多人,打著婚鬧的幌子,

做無恥的事情,

把人性醜惡的一面發揮的淋漓盡致。

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就是女性。

山東泰安,16歲的小麗應邀到哥哥的婚禮上當伴娘,

因為長得漂亮,席間被十幾名不懷好意的男青年看上。

他們把小麗推搡到房間,肆無忌憚地扒開了小麗的衣服,

上下其手,無恥地猥褻、凌辱。

小麗哭喊、哀求、反抗,

一群行凶者不僅無動於衷,還嘲笑小麗小氣:

“不就是摸幾下嘛,哭什麼哭!”

小麗才16歲而已,正是花季的美好年華,

從來沒有想過,會在自己哥哥的婚禮上,

遭受如此的侮辱。

以至於精神恍惚,甚至多次試圖自殺。

反觀施惡的賓客,卻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理由就是有婚鬧的幌子罩著他們醜惡的行徑。

但事實卻是,

這些人的行為絕對不只是為道德所不容,

更是觸犯了法律,

而且是《刑法》,是應該坐牢的。

千萬不要以為,這些沒有底線的下流事,只會發生在落後的農村。

一些平日里看起來光鮮亮麗的明星,照樣叫人大跌眼鏡。

在包貝爾的婚禮上,柳岩是伴娘。

當時她穿的是紗裙,

但伴郎團居然把她抱起來,準備丟進水里。

還好他們沒有得逞。

推薦文章  金茂物業確認赴港上市,物管行業資本熱潮退去面臨估值考驗

如果被扔下水,

柳岩要面臨的尷尬和狼狽,可想而知。

當然,這些伴郎們肯定不會承認自己是齷齪之人。

他們也會說,只是好玩,只是為了熱鬧,只是習俗……

他們這種干了壞事,

還一副自己什麼都沒錯的態度,

就是最大的問題。

他們內心那點齷齪的小心思(不管是潛意識,還是有意的),

大家都心知肚明。

只不過同樣有了“婚鬧”這件大家覺得合理合法的外衣作為幌子。

更荒誕和滑稽的,是事件發展的後續。

鬧劇曝光後,網絡輿論一片嘩然,

大家都在聲討這種惡俗的婚鬧,並且希望伴郎團能出來道歉。

但新郎、伴郎卻都還用“這是一個事先安排好的遊戲”來開脫。

如果真的是事先安排好的,那就更不能原諒。

因為這裡面隱藏著深深的惡意,

是對柳岩的惡意,

也是對所有女性的惡意。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

最後站出來道歉的,

竟然是柳岩。

她聲淚俱下地說,

“對包貝爾夫婦表示最大的歉意”。

很多網友都表示不理和憤慨。

在整個事件中,

柳岩錯哪兒了?

事先安排也好,臨時起意也罷,

好玩嗎?熱鬧嗎?喜慶嗎?

我只看到了赤裸裸的低俗,

和深深的惡意。

更不要以為,惡俗的婚鬧,

僅僅只是不夠尊重女性,只是有些惡俗而已。

背後隱藏的醜陋,可能超出我們的理解。

可能釀成的悲劇,也會超出我們的預料。

曾經見過這樣一個新聞,

事發江蘇鹽城某高端酒店的喜宴上,

喜公公強吻新娘,

不僅在場的人無所適從,

視頻在網絡上傳播後,同樣引來網友嘩然。

但當事人卻輕描淡寫地發布聲明,

“是藉位,不是真的親吻”。

借位也好,真吻也罷,背後的本質沒有任何區別。

那就是不要臉,

就是沒有底線的無恥。

當然,有人會說這只是個玩笑,只是為了活躍氣氛。

開玩笑、活躍氣氛,一定要靠博下限才行?

說到底,當事人無非是把平日里想做,但沒膽做的齷齪事,

在婚鬧這塊遮羞布的掩蓋下,付諸了行動而已。

也正是在婚鬧的幌子之下,不僅當事人覺得理所應當,

部分網友的觀點,也叫人大跌眼鏡。

就因為司空見慣,

這種惡俗至極,甚至不顧人倫道德的事情,

就可以成變得合理了?

如果經常發生,就是合理的。

那婚鬧鬧出人命,我們是不是也應該習以為常?

山西的李瑞佳在婚禮當天,

被伴郎團毆打,

持續了半個小時之久。

新娘好不容易勸開大家。

但伴郎團顯然是還沒有過癮,在新郎已經喝醉酒後,

又摸進新房,進行了新一輪的毆打。

這次從晚上八點一直鬧到十一點。

伴郎團離開後,新郎李瑞佳倒在床上,呼吸急促,冷汗直流,

第二天,完全不省人事。

家人帶著他輾轉幾家醫院求醫,

推薦文章  5個版本的香妃:李沁清冷,第2最深入人心,最後1個簡直不忍直視

最終都沒有把李瑞佳搶救過來。

一場婚宴,本來是一生中大喜的事情,是人生的重要起點,

誰會想到,卻成了一個生命的終結。

李佳瑞至死也不會想到,

自己會成為惡俗婚鬧的祭品。

只可惜的是,到了今天,縱使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依然沒有引起很多人的警覺。

✎ ✎ ✎

當今社會,不再需要婚鬧

婚鬧是傳統,但傳統也有糟粕。

如今,我們自由戀愛,結婚之前,彼此雙方已經非常熟悉,

結婚以後,小兩口也大多有獨立的生活空間。

婚鬧習俗當初“破冰”的美好初衷,已經沒有了必要。

當然,結婚依然是每個人一生中重要的節點,

根據個人的喜好,確實可以設計一些環節,烘托喜慶的氣氛,

但不可傷害她人,更不該釀成悲劇,

更不能是有些齷齪的人達到骯髒目的的幌子。

扮醜、輕薄、遊街、羞辱……

這哪裡還是什麼玩笑,還是什麼為了熱鬧,還是什麼烘托氣氛,

完全就是赤裸裸地作惡。

好在已有越來越多的人,

敢於站出來對惡俗的婚鬧說“不”。

像《幸福到萬家》裡的何幸福,

貴州拿著棒子保護孫子的奶奶,

提出要禁止惡俗婚鬧的人大代表,

也有很多地方,

已經開始為阻止、打擊惡俗婚鬧付諸努力。

山東鄒平市的文明辦就撂下“狠話”:

“只要覺得’不舒服’就可以報警,公安機關會依法追究責任。”

也有很多法律專家站出來,主張以法律為武器,

讓在婚鬧裡作惡的人,承擔相應的責任和懲罰。

但法律只是這個社會行為的底線,

我們是經過了幾千年進化的文明人,

應該有更高的追求。

婚禮應該是美好的,是溫馨的,是幸福的,

更應該是文明的。

面對新人,

我們應該送去祝福,而不是添堵添亂。

杜絕惡俗婚鬧,

需要我們每個人的自覺和努力。

遇到惡俗婚鬧,

我們就應該像何幸福一樣,

理直氣壯站出來,

不僅揍他丫的,

還要拿起法律武器,

讓對方受到應有的懲罰。

· 參考資料:

1.《漢代婚喪禮俗考》,楊樹達著

2.《抱朴子》,葛洪[东晋]

3.《舊唐書》,劉昫[后晋]

4.《拒絕低俗婚鬧,文明從你我做起》,《山東青年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