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入編:公平錄取還是“蘿蔔坑”?


國家話劇院製作的話劇《青蛇》由田沁鑫導演,秦海璐、袁泉、辛柏青等出演。

沸沸揚揚的明星入編事件持續發酵。 7月6日,發佈於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網站的《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擬聘人員公示》,2022年國家話劇院校招演員崗共計七名,其中包括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三位知名度較高的明星。

國家話劇院是國家話劇表演最高藝術團體,直屬於國家文化和旅遊部,其演員包括劉燁、孫紅雷、佟大為、李冰冰、段奕宏等人。年輕明星進入體制內常常引發熱議,比如,劉昊然於2020年考入中國煤礦文工團,該單位亦包括靳東、張涵予、范偉等知名演員。

與以往不同,此次易烊千璽等人的入編路走得併不順利,主要質疑集中於招錄程序是否公平。甚至有懷疑認為此次招聘是“蘿蔔坑”,即在招聘中已經被內定了的職位。

7月8日,國家話劇院工作人員回复媒體稱,名單上人員尚處於公示階段,並沒有錄取,一直在關注網絡輿情,公示期出現異議的情況會向領導反映,向上級單位報批。南方周末記者多次聯繫國家話劇院方面,未獲得回應。

南方周末記者採訪了國家話劇院2022年同批考生、接近國家話劇院的知情人士,試圖釐清其中的程序問題,以及明星入編的深層緣由。

面試結果要不要公開?

陳藝是2022年應屆畢業生,畢業於一所藝術類院校,在校期間曾參演過多部作品。從2021年10月開始,他陸續參加了北京人藝、國家話劇院等文藝院團的校招。

國家話劇院此次招聘一共三輪面試,陳藝參加了第一輪,之後再未收到相關通知。他以為考試時間受疫情影響而被推遲,直到易烊千璽等人入編的相關話題登上熱搜,才知道招聘工作已經結束,一瞬間“又難受又生氣”。

根據《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公告》,演員崗位的招聘要求註明,無需參加筆試,通過資格審查後直接進入面試,共計三輪。每次面試總成績為100分,60分及以上為合格並進入下一輪面試。演員崗位以第三次面試成績為最終成績。

網絡質疑指出,國家話劇院2021年未特別註明演員無需筆試。南方周末記者查閱了近年國家話劇院的應屆生招聘要求,發現2021年沒有招納演員崗。 2017年和2018年的招聘崗位包含演員,不過在當時,所有崗位均需要筆試,包括演員在內的業務類崗位側重“考察戲劇藝術的理解及分析能力”。

不過,國有文藝院團不進行筆試招聘並非國家話劇院的單獨規定。南方周末記者查閱多家國內知名文藝院團招聘通知,發現院團招聘多以“專業考試”來替代筆試,而且不同院團有各自的招聘方法。

比如,中國煤礦文工團2022年的話劇演員崗位招聘要求,初試朗誦或獨白、形體表演,複試命題小品,三試戲劇知識問答。國家京劇院要求演員、演奏員崗位初試進行專業技能考試,其他崗位初試則為筆試。中國歌劇舞劇院要求進行三輪考試,分別是初試(專業考試)、複試(專業考試)、三試(專業考試和麵試)。中國兒童藝術劇院初試要求,採取專業技能實際操作考試形式。中央歌劇院的演員崗位同樣為三試,一試為對視頻資料專業初審,二試為“拉幕考試”(只聽聲音不見人)。

2022年的國家話劇院崗位信息表顯示,易烊千璽等人招錄的崗位為“演員1”,要求京外生源,需符合落戶相關要求;大學本科學歷,表演專業,崗位職責為“按照劇院創作排演計劃完成排演任務”。

為了參加國家話劇院的考試,陳藝提前準備了幾個月時間,包括聲樂台詞形體表演等。國家話劇院招聘公示後,他順利通過了資格審查,進入面試環節。陳藝通過騰訊會議參加了話劇院的第一次面試,一面為專業考試,一共進行了五分鐘,一分鐘的自我介紹與四分鐘的才藝展示。

根據陳藝的考試過程,國家話劇院招聘通知所註明的“三次面試”,準確理解應該為“專業考試與面試”,只是並未如其他院團一樣詳細介紹各環節考察內容。

推薦文章  《變形計》高佔喜:最清醒的農村娃,走出富人遊戲,如今成國防生

之後,陳藝不定時會去話劇院網站刷新消息,等待入圍二面的人員名單。國家話劇院招聘要求中提到“各環節未入圍人員均不另行通知”,並且陳藝被告知,如果沒有通過,不會收到短信或電話通知。但他以為,話劇院至少會和北京人藝一樣,在官網公佈各環節入圍名單。

在北京人藝官網公告中,2022年招聘各崗位筆試成績和麵試成績均有詳細的公示。 《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擬聘人員公示》目前尚未在國家話劇院官網公佈,官網也並未公佈詳細三次面試結果。

當陳藝發現招聘已經結束,易烊千璽等人考入國家話劇院,他質疑幾輪面試是否只是走形式。他對明星考編一事其實無太大意見,身邊人多稱讚易烊千璽“演技好”,他自己也向其學習過演技。 “我不是埋怨為什麼沒有通過考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參加國家話劇院招聘的肯定都是高手,尤其是這樣一個殿堂級的地方。”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那麼國家話劇院在招聘過程中,是否有義務將每一輪面試結果公示?按照人社部要求,事業單位公開招聘中資格審查、筆試、面試、考核等進展情況應該面向社會公示。但事實上,南方周末記者查閱官網與人社部平台,包括曾錄取劉昊然的中國煤礦文工團、國家京劇院、中國歌劇舞劇院等此前也均不公佈每一輪的結果,多為“招聘通知+錄取結果”。同時,上述部門均承諾,“擬聘用人員名單將在中央和國家機關所屬事業單位公開招聘服務平台公示7個工作日。”

一位內部人士回應南方周末記者稱,國家話劇院在程序上沒有太大的問題,“招生簡章中其實也沒有提到要把每一個階段的人名公開。”該知情人士說,“這個只不過是不太禮貌,但不代表過程當中有什麼問題。”

什麼是“非在職人員”?

事件的另一個爭議是,易烊千璽等人是否滿足國家話劇院的基本招聘條件。據《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公告》,應聘人員須為2022年應屆畢業生,且在校期間為非在職人員。非在職人員目前尚無明確定義,一般觀點認為,非在職人員指的是沒有被“正式”單位即社會保障體系健全的國有企業和其他企事業單位錄用的人員。

根據天眼查的信息,易烊千璽名下有兩家公司:持股100%的北京九木德文化傳媒,此前進行了簡易註銷,目前狀態尚為“存續”,該公司為個人獨資企業;另一家持股50%的徐州九木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易烊千璽為公司股東。而另一位被錄取者胡先煦2022年1月12日發文告別光線傳媒,解除與公司的經紀合同。

接近院團行業的律師曾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個人獨資企業是自然人個人成立的企業,相對於有限責任公司來說比較特殊,股東只有自己一人,“與在職並非一個概念,他的身份相當於公司股東,由個人出錢成立了一家公司然後分紅”。

曾可解釋,一般經紀公司給明星個人開設工作室,會註冊為個人獨資企業的形式,這與和某家公司簽署勞動合同、建立勞動關係不一樣,總體是一個投資行為。

明星與經紀公司之間的經紀合同並不是勞動合同。如果簽署勞動合同,公司會繳納五險一金以及承擔一系列的責任等,經紀合同則是兩個平等主體建立合同關係。曾可說,經紀合同歸民法典管理,勞動合同則歸勞動合同法管理。

“目前爭議的所謂非在職人員到底包不包括簽署經紀合同的藝人,”曾可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如果按照以前的定義,所謂在職人員的概念,不一定完全適用於藝人和經紀公司之間的關係。”

上述知情人士同樣解釋,院團中對非在職人員的標準比較簡單,即“學校應屆生”,用來區別於社會招聘。儘管易烊千璽等人有自己的公司,但仍然是全日製本科生,不被認為是在職人員。

值得注意的是,易烊千璽個人獨資的北京九木德文化傳媒,不久前進行了簡易註銷。比起一般註銷程序,簡易註銷所需材料更簡化、登記期限更短,按法律規定,註銷後將進行20天公告。據公告期推算,北京九木德文化傳媒最遲在6月29日之前提交了註銷申請。

至於註銷的原因,曾可推測不一定與此次招錄直接相關,“應該與政策有關,過去個人獨資模式用來避稅,現在國家相關徵稅政策下來後,這種模式基本失效了,基本上都在辦理註銷”。

時代少年團成員張真源參演了國家話劇院的《鐵流東進》,這是一部革命歷史題材的話劇,“開票即售罄”。 (視覺中國/圖)

推薦文章  劉美含考北大社死!明星捲起學歷來,連張國榮都感慨

“市場化最強的明星都開始追求穩定了”

這不是國家話劇院第一次招入流量明星。 2021年,關曉彤、張藝興等人加入國家話劇院就曾引起關注。

2021年10月,國家話劇院院長田沁鑫在一次發言中提到,“話劇院如不招才納新,將會存在人才斷檔”,劇院正在吸納90後、00後的青年演員進入劇院。她提出,要“善於發掘人才,無論學歷高低,只要有真才實學,就開通快捷通道,引進人才”。

兩個月後,國家話劇院在京召開的座談會上,田沁鑫再次透露,劇院引進了演員萬茜、張桐、關曉彤等人25名高端人才,為劇院發展注入新鮮血液。

根據公開發布的《中國國家話劇院2022年度部門預算》,一般公共預算撥款收入9422.65萬元,占到2022年收入預算的44.62%,比2021年執行數增加278.77萬元,主要原因是“基本運行補助資金因劇院大學生招聘及高端人才引進,在職在編人員數量增加,合理保障了人員及公用經費需求”等。

國有院團面臨改制和經營的壓力,或可藉助粉絲效應激活市場。 2021年6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深化國有文藝院團改革的意見》,要求“激發國有文藝院團內生動力”。

2022年4月,時代少年團成員張真源參演了國家話劇院出品的《鐵流東進》,這是一部革命歷史題材的話劇,據媒體報導,“開票即售罄”。

上述知情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如今做舞台劇,沒有一兩個明星加盟,很難盈利。 “窮則思變,國有文藝院團想改變,想和市場結合,而不是曲高和寡。招聘過程中,明星來了,人們反而不接受了,其實它又是為了提供更多人們更多喜聞樂見的作品,如果招普通人的話,就達不到這個效果,這就是矛盾。”

明星進入國家話劇院後,需遵守必要的管理規定。早在2010年,國家話劇院有260名演員,包括唐國強、章子怡、張豐毅、孫紅雷等70餘名一線演員。當時的院長周志強說,簽約的演員必須首先服從話劇院的工作安排,如接戲必須向話劇院繳納一定費用。

2014年,國家話劇院退休演員雷恪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證實了這一點:“演話劇既沒名又沒利益,完全是賠本賺吆喝,所以我在的國家話劇院裡很多年輕演員不願演話劇,但我們劇院有規定,每個人每年必須演一個話劇,如果一個不演,就要向劇院交錢,才能保留你的編制和福利……”

業內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之前一些院團的藝人在外面簽署了經紀合約,或者成立工作室,甚至早期很多藝人只是在院團中掛名,仍然在外面“做自己的事”,即使院團中有演出任務,有些人也不完全執行。在這種情況下,一些院團制定了管理辦法,例如簽署經紀合同需報院團審批,批准之後才可擁有院團和經紀公司藝人雙重身份。

國家話劇院執行《中國國家話劇院演職人員管理辦法》,但具體條文未向外界公開。根據公開報導,其中的規定包括:拒不接受工作任務,視情節輕重進行處理,嚴重者可解除聘用合同;演職人員參加院外藝術創作及話劇創作,需按程序報送劇院審批。

曾可說,如果一位明星能夠配合院團要求,並且兼顧外面工作,就不存在“吃空餉”的問題。根據他的經驗,容易捲入糾紛的藝人很多是體制外的藝人,體制內的藝人相對來說謹慎一些。 “進體制肯定有多方面考慮,有確定性,因為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易烊千璽這樣的頂流,市場化最強的明星都開始追求穩定了。”

推薦文章  春節搞錢的年輕人:寫祝福日入2700元,開發小程式每天躺賺幾百

相對於中央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等知名院校,陳藝所在的藝術院校較為普通,就業率一般,畢業生多半不從事專業相關工作。陳藝說,除了國家話劇院,他還參加了許多院團的校招,有幾個已經通過了篩選階段,準備進行面試。

“對於那些普通藝術院校畢業的學生,畢業還想幹這一行,考編就是這幾年的主流。”陳藝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如果我想繼續在舞台上表演,就得考一些比較好的院團。”

採訪完成,陳藝要去排練歌劇,“僅僅是有活兒乾”,與自己一同失利國家話劇院的同學現在正在做短視頻。至於未來,他還想在這條路上努力走下去。

(應採訪者要求,陳藝、曾可為匿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