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李連杰主演的武俠片,讓令狐衝成了渣男,華山派成了吃貨


70年代末期,華語電影湧現出三股銳不可擋的力量。

它們分別是“台灣新電影”、“香港新浪潮”和內地的“第五代”,在“香港新浪潮”中尤以徐克最為突出。

每一個熟知徐克武俠的港片迷都知道,徐克的武俠都在大開大合之間,他的電影江湖都是以小見大,藐視一切繁文縟節。

如《倩女幽魂》中的漠然世道;《梁祝》中的糟粕文化;《青蛇》中的烏合之眾與《黃飛鴻》中的麻木不仁。

他敢於嘗試新的模式,打破早已成熟的循規蹈矩,所以他的電影總有新奇的東西,那種不與世俗妥協的氣質都深深地烙在他的每部電影中。

《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便是典型的徐克風格的新武俠。

若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可以歸類到cult片類型。

片中動不動就將人撕裂,屍首四分五裂,要么就是血漿噴湧,人頭分離,亦或是面目猙獰,污穢滿地。

可是,這些小插曲一點也不妨礙這部臉好看、人難得、劍無倫、曲不絕,看完讓人蕩氣迴腸的電影成為經典。

不過,徐克還是夾帶了私貨。

讓電影中的皇圖霸業成了四角戀的附庸品,以三女為一男爭風吃醋為主基調,因情始,也因情困,同時也造就了令狐衝渣男的名頭。

臨死之際還在糾結,與自己春宵一刻的人是東方不敗還是詩詩;離別之時還要帶走任盈盈,和她遠赴異國他鄉,享齊人之樂,完全不顧身邊小師妹的眼色。

然而,徐克對《笑傲江湖》的大刀闊斧遠不止這一處。

如讓《笑傲江湖》的故事由江湖轉向廟堂,弱化原著中解構社會、重塑飄逸、靈動的江湖秩序的主線。

於是故事便成了日月神教收攏扶桑浪人對抗朝廷,意圖推翻欺壓,造反滅國,創立新的國家。

對於名門正派的描述,只在華山派上下了些筆墨。

可是這個華山派卻與我們熟悉的華山派大相徑庭,不再有勾心鬥角,道貌岸然,反而是一片祥和。

華山派的弟子們就是一群純真的吃貨,烹煮煎炸烤,樣樣拿手,凡是有他們的鏡頭,肯定都在做飯。

問題來了。

推薦文章  “年貨我買的,菜是我做的,女兒想喝一袋奶,我媽卻給藏了起來”

既然《笑傲江湖》已經被改得面目全非,為什麼《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還能成為經典。

原因在於以下六個方面。

一是天馬行空的功夫。

徐克的《笑傲江湖》系列一共有三部,但為人樂道的往往是第二部,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主演是李連杰。

李連杰在片中的動作兼具飄逸和凌厲,當他使出獨孤九劍時,那種力量、速度、柔韌的有機結合,華語動作演員無人能出其右。

就算有人能做他的動作,也無法還原他的浪漫,就算能還原他的浪漫,也沒有他的意境,就算有他的意境,也難以擁有他的帥氣。

綜上所述,徐克遇見李連杰,是一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二是消失已久的俠氣。

翻看徐克的武俠電影,除了《刀》這種寫實風格之外,其他的電影大都是瀟灑、空靈的江湖氣,《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也不例外。

電影中的佈景、光線、霧氣、服飾都有一種“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豪放不羈。

還有一種“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悠然自得。

三是國色天香的美女。

徐老怪會拍女人,這是公認的事實,他在《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中發掘了關之琳的憂鬱、李嘉欣的可愛以及林青霞的知性。

關之琳飾演的苗族姑娘任盈盈,有股異域風情的美;李嘉欣飾演的小師妹,儘管男裝在身,仍舊遮蓋不住她的美艷動人。

四是無以復加的女扮男裝。

令狐沖和他的師弟們本來在煲湯,卻遇到了路過此地的番子,不想惹是生非的他們,裝死躲過一劫,但他們的馬因此受驚。

為了不讓愛駒落入賊人之手,令狐衝騎馬引開番子,突遇在湖邊修煉《葵花寶典》的東方不敗。

這武功可謂是驚天動地,鳥飛絕,花折葉,不僅如此,還讓天氣變幻莫測,時雨時風,時雷時電。

這讓在令狐衝大為不解,欲到湖邊一探究竟。

推薦文章  T-ara樸孝敏公開旅行箱:都是名牌,滿滿“金錢的味道”

一劍刺下去卻發現原來造成這等怪像的高人,居然是上次打翻他酒壺的那個女人,遂收回招式與劍氣,一下子翻轉到湖里,酒壺落到了東方不敗的手裡。

東方不敗湊前一聞,隨即將其倒在湖里,令狐衝見狀不悅,正在譴責之時,東方不敗從腰間掏出一壺陳釀扔到令狐衝手中。

酒香撲鼻而來,令狐衝痛飲一大口,舒適感傳遍全身,惹得他在水中躍起,大聲驚呼“好酒”,“喜”字衝上眉梢。

既然有此好酒,自然不能獨享,令狐衝朝前一甩,東方不敗站於湖中,凌空接住,隨後的情節便是華語電影最經典的美人鏡頭之一。

東方不敗身子一側,右手舉起酒壺,以傾斜之姿倒酒,瓊漿直入其口中,嘴唇一開一合之間便完美復刻貴妃醉酒的美感。

再搭配波光粼粼的湖面,輕柔的陽光,以及林青霞傾城的容貌,任誰都會愛上這個片段,令狐衝便是如此。

這如畫般的美,看得他愣在當場,連魚咬了身體都沒有立馬反應過來。

眼見此等搞笑畫面發生在自己眼前,東方不敗莞爾一笑,嫵媚盡顯。

待到令狐衝問她芳名時,東方不敗深覺不便,收起笑容,眉頭一皺,雙目圓睜甚是可愛。

而後東方不敗將腦袋漫入水中,以真聲男音和千里傳音之法戲耍令狐衝,等他上當後,又探出頭來,露出捉弄成功的微表情,滿是可人樣。

只可惜他是男兒之身,因修煉《葵花寶典》變成半男不女,不然就憑這幾分鐘的鏡頭,東方不敗完全可以成為大眾情人。

而在現實中,林青霞確實得益於這幾分鐘的鏡頭,成功俘獲了很多人的心。不得不說,徐克讓林青霞女扮男裝的做法很大膽,也很會拍女人。

只不過,這一與原著反差極大的轉變,再加上美化反派的舉動,令金庸極其震怒,親自致電徐克,可他卻不為所動。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一拍兩散,金庸不再給徐克版權,徐克則以顛覆認知的新武俠再次贏得了口碑和票房。

五是再無後來者的配樂。

關於這部分,其實不需要過多敘述。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黃霑作詞作曲的主題曲《滄海一聲笑》,有資格評價評價的人屈指可數,因為太過經典。

六是貫徹整部電影的疑問,即江湖是什麼?

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江湖是人的江湖,人是江湖的人。

推薦文章  老套的劇情被他們演活了,鍾漢良再一次展現出了他的實力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些關於江湖的故事,說到底就是一個人和命運的命題。

這個命題裡面,最重要的是人,人要面對的是命運的洪流,而洪流則是江湖本身,正所謂“天下英雄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因為沒人可以逃得出江湖的紛擾,當初沒有選擇的來到塵世的時候,就注定了一生被俠與義牽絆,為名利爭得頭破血流。

如華山派的師兄弟們,一心想歸隱田園,遠離江湖瑣事,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日子,不再整日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閃躲,始終掙不脫江湖的束縛,被江湖綁的牢牢的,一刻也不得安歇,最終捲入任我行和東方不敗的奪權爭鬥,落得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最後,以電影中的一首詩作為結尾。

“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成堆鳥驚飛,塵世如潮人如水,可嘆江湖幾人回。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摧,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