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角度,四個方面看姜昆和郭德綱,相聲、傳承、影響和貢獻


隨著姜昆先生即將從曲協主席位置退休,關於他和郭德綱先生的話題在網絡上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如果討論僅僅局限於專業角度,尚無可厚非。但很多所謂“討論”已經脫離了正常範圍,變成了沒有意義的攻擊,相信這也是姜昆先生和郭德綱先生都不願意看到的。

既然要討論一件事,那就正兒八經討論,本文從中立角度,分四個方面討論一下姜昆和郭德綱。

一.相聲

討論相聲專業這個話題就不能單純從“誰會得多”這一個概念去看,不然的話,馬三立、劉寶瑞這兩位公認的相聲大師可能就會吃虧。

從相聲專業的廣度上看,郭德綱無疑是佔優的,他會得確實多,對口相聲、單口相聲、評書、柳活都會,會說的段子也多,像《八大改行》雖然說得比較粗糙,但像他那樣能說全本的相聲藝人並不多。

郭德綱在相聲上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會得多而不精,說得多而不深”,在貫口、快板和柳活上還都存在明顯短板,而在作品的深度上還遠遠不夠。

從相聲的深度上講,姜昆是佔有很大優勢的,他的代表作如《電梯奇遇》、《著急》、《如此照相》和《新虎口遐想》在思想深度和社會深度上都是精品,《虎口遐想》引領了電視相聲時代,《特大新聞》甚至被拿到最高層會議上討論研究,可以說,在相聲作品深度上,能和姜昆相提並論的可能只有他的師父馬季。

姜昆在相聲專業上的主要短板在於傳統相聲,不過,他不是不會說傳統相聲,而是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這方面。

實際上,很多體制內相聲演員都會傳統相聲而且水平很高,比如戴志誠和鄭健的《黃鶴樓》在業界也是頂級一流水準,不是這些演員不會,而是他們很少公開表演。

至於相聲作品的廣度重要還是深度重要,這就要見仁見智了。

二、傳承

討論這個話題顯然不能只看徒弟數量,還要看徒弟們的質量和貢獻。

姜昆收徒的特點和馬季相似,言傳身教,提攜幫助,讓可造之材和年輕精英在合適的平台上發光發熱。

推薦文章  邓超新片首演乡村干部!格子衫配黑框眼镜,暴雨夜被淋成落汤鸡

姜昆對收徒的態度則和侯寶林相似,不追求弟子們都在自己身邊,希望他們四處開花,所以東北有句號,山東有唐愛國齊立強,江蘇有倪明,廣東有邵權,湖南有趙衛國,湖北有陸鳴,加拿大有大山,他們在各自區域內都是曲藝界的骨乾和精英。

當然,姜昆的徒弟基本上都是帶藝投師,這也和他成名後職務太多精力有限有關,但這種提攜可造之材的方式本身是值得肯定的。

郭德綱早年收徒的方式屬於傳統模式,帶出了何云偉、曹雲金等高徒,後來德云社商業化之後,郭德綱的收徒逐漸變成了學校制,他也成了名義上的師父。

郭德綱收徒上的一個問題是有局限性,他的徒弟過於集中,同時多數徒弟也主要是為德云社服務,這是一種天然的在商言商局限性。

在收徒上,郭德綱存在的最大問題是數量太多良莠不齊,也導致了一些徒弟醜聞和爭議頻發。

至於哪種傳承方式更為優秀並不好說,筆者個人認為,如果論對相聲行業的整體貢獻,姜昆的徒弟們顯然做得更好一些。

三、影響

從年齡上看,姜昆比郭德綱年長二十多歲,屬於兩輩人。從屬性上看,姜昆一直是體制內相聲演員,郭德綱則是民間相聲演員,這就導致他們在影響力有著明顯區別。

姜昆的藝術巔峰期從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一直延續到九十年代中後期,跨度近二十年,代表作品一個接一個,尤其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姜昆稱得上國內最火的笑星,沒有之一。

姜昆不僅是相聲演員,同時還是春晚策劃人,還連續擔任了好幾屆春晚的主持人,他的相聲在當年每一屆春晚都是最吸引眼球的作品,因此他在八十年代大概相當於哈文、朱軍和趙大叔的結合體,戴志誠說姜昆八十年代是“神”,用在走紅程度上並不誇張。

筆者對此深有體會,八十年代姜昆到本地搞商演,有同學去了,二十塊錢一張門票,當年一個學期學費是五塊錢,一張票兩年學費。

郭德綱成名於2005年底,到2022年也火了十幾年,這是有目共睹的,筆者不再贅述,郭德綱在這方面和姜昆的最大區別是缺少經典作品,他有不少流量是通過媒體、粉絲炒作帶來的,說簡單點就是有些“虛火”。

不過,正因為姜昆和郭德綱存在年代上的差異,說他們誰更火誰影響力更大,並不是一個很好回答的問題。

在對外的影響上,姜昆和郭德綱也存在很大差別。

推薦文章  歐冠MVP米西奇:除非你是約基奇或東契奇 否則NBA會對你有所懷疑

姜昆繼承的是侯寶林和馬季的事業,一直堅持和國外進行曲藝和語言藝術方面的文化交流,通過文化交流為主演出為輔的模式和歐美、東南亞、澳洲、港澳、日本等地建立了長期聯繫,甚至還和侯寶林馬季一樣收了外面的徒弟。

郭德綱帶領德云社在國外的商演同樣取得了很高的票房和業績,這是毋庸置疑的,雖然這屬於德云社的商業行為,但也在客觀上傳播了相聲,屬於經濟搭台文化沾光的模式。

打個比方,姜昆領導的國內外曲藝文化交流一定程度上相當於歷史上開設“榷場”,郭德綱的德云社在國外的商演相當於在榷場裡做生意的大貿易商。

四、貢獻

姜昆作為侯寶林的徒孫,作為馬季的徒弟,他對相聲行業的貢獻一直是從行業整體發展上著眼的,對於個人來說並不是非常在意。

比如,姜昆主持編寫《中國傳統相聲大全》,對他自己有多少直接好處?但在現實上卻幫助了包括郭德綱在內的很多相聲演員學習相聲。

再比如,姜昆和曲協經過多年努力,終於讓相聲創作和表演專業進入國家統招本科,國內表演專業的頂級學府中央戲劇學院終於有了統招相聲專業,這對於姜昆有多大好處?卻在現實中為學習相聲的孩子舖開了一條道路,讓家長看到了孩子的上升空間,這對於相聲行業來說可以稱得上劃時代的貢獻。

還有反三俗問題,如果姜昆怕得罪人怕挨罵,就對行業內存在的三俗問題不管不問,那相聲就有可能像綠化之前的二人轉一樣逐漸淪為洗浴中心和長途大巴車上的娛樂項目,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筆者個人認為,姜昆對相聲行業的整體貢獻完全可以比肩師爺侯寶林,甚至可以超越師父馬季。

郭德綱對相聲行業的貢獻也是巨大的,從他2005年走紅開始,相聲行業再次被炒熱,很多孩子也都看到了相聲行業的賺錢和變現能力,郭德綱和德云社從另一個角度影響了很多孩子。

姜昆和郭德綱在對待行業方面主要的區別是看問題的境界,姜昆看相聲,首先考慮的是行業整體利益和相聲的語言藝術屬性。郭德綱看相聲,首先考慮的是個人和德云社的經濟利益,更看重相聲的娛樂屬性。

當然,郭德綱也曾經想打開境界為全行業服務。但他模仿姜昆《明春曲》的相聲劇《中國相聲史》因水平問題和受眾問題演砸了。他想搞德云相聲聯盟為行業做貢獻,卻因為難以解決德云社和聯盟成員的利益問題分崩了。

郭德綱在鼓曲行業上吸取了相聲上的教訓,鼓曲社的運作良好,對鼓曲的傳承和傳播非常有幫助,對於鼓曲行業同樣是大功一件。

綜合來看,姜昆先生和郭德綱先生對於相聲行業來說都是起到重要作用的時代人物,但因為兩人的年齡、位置和著眼點存在區別,因此很難給兩人做一個合理對比,我們要做的是從中立角度客觀評價兩位相聲名家。

推薦文章  新一任蝙蝠俠將在下一場蝙蝠冒險中對陣哪些反派?

如果非要有一個結論性評價的話,僅就相聲行業而言,姜昆和郭德綱大體上相當於整體對部分、長遠對短期、全局對藩鎮。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