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主演,再也沒有一部華語電影能夠匯集這麼多“鬼才”


也許再也沒有一部華語電影能夠匯集這麼多鬼才。

導演是陳木勝,監製是杜琪峰,策劃是林嶺東,編劇是王晶,音樂是Beyond和羅大佑,主演是劉德華。

這部電影的名字叫做《天若有情》,是華語電影中最浪漫的愛情片。

看過《天若有情》,女孩們的夢中情人有了具象,男孩們有了一生之敵,他的名字叫做劉德華。

而且不想嫁劉德華的女孩,絕對不正常;不想坐劉德華摩托車後座的女孩,絕對有問題;不想跟劉德華私奔的女孩,絕對在裝矜持。

華弟(劉德華飾演)是舞女的私生子,母親因情跳樓自殺後,由一班舞女撫養長大。

生活在魚龍混雜的底層社會,華弟身上沾了不少流氣,與黑社會廝混自然是家常便飯。

某天,華弟的大哥讓他幫另一個黑社會頭目喇叭做搶劫珠寶店的接應,雖不願意,但礙於大哥的情面,華弟還是接了這單生意。

混亂中,為掩護喇叭等人逃走,華弟一人引開警察並劫持了JOJO(吳倩蓮飾演)作為人質。

成功到了約定地點,本來錢貨兩清後便各自散去,但是喇叭他們發現了JOJO,為防消息洩露,意圖殺她滅口。

見此情形,華弟以性命擔保,總算救了JOJO一命,燒掉汽車銷毀證據,騎著摩托車帶著JOJO離開。

然而搶劫是大案,事情不會就此塵埃落定。

警察在現場找到了JOJO的手提袋,並逮捕了喇叭(黃光亮飾演)和華弟,讓JOJO指認。

儘管JOJO替他們打了掩護,但是喇叭依舊不放心,而警方這邊早已鎖定華弟是搶劫犯之一,但苦於無證據。

由此,華弟因為一個不相干的女孩得罪了黑白兩道。

也許是上天有意,華弟生活不順,給他安排了愛情來彌補。

JOJO愛上了這個有情有義,桀驁不馴的浪子,總會主動來找華弟,一來二去,兩人漸生情愫。

他們的愛情,有盼望時的清光白雪,有憧憬時的意亂心迷,有相識時的濃情蜜語,有私奔時的無憂無慮。

可是天又無情,他們的愛情有了許多羈絆。

先是JOJO的父母從國外回來,百般阻撓她和古惑仔的戀愛,後又因華弟的大哥被喇叭亂刀砍死,華弟為複仇,不得已離開JOJO。

推薦文章  賈靜雯久違T台走秀,穿露臍裝徹底放開秀身材,馬甲線哪像三娃媽

告別之際,華弟帶著JOJO砸開櫥窗,取出婚紗穿在她的身上,騎著摩托車載她來到教堂,完成女孩的夢想。

華弟在JOJO許願時悄悄離開,和自己的好兄弟太保(吳孟達飾演)與喇叭同歸於盡,只餘JOJO一人穿著婚紗,在街頭狂奔,尋找不歸人。

華弟和JOJO的愛情很浪漫。

可月下的浪漫終究抵不過現實的無情,華弟是浪子,他這個浪子到底該不該回頭?

年輕時,我們都愛浪子,愛他們的顛沛流離,愛他們的滿不在乎,愛他們命中註定的一生漂泊。

他們反主流、反傳統、反權威,用自己的方式與這個世界對抗,試圖打破一切墨守成規。

青春正好的年紀不安分才是浪子該有的模樣,他們像風一樣自由,廣闊天地,到處流浪,不問歸期。

所以從來都是循規蹈矩的富家女JOJO才會義無反顧的愛上了華弟,做了許多這一輩子都未曾想過的事。

她會學著出入三教九流的舞廳,只為給華弟送一壺親手煲的熱湯;也會忍著害怕,爬上賽車的車頂,充當賽車女郎。

她可以從乖乖女變成帶著一點痞氣的壞女孩,也可以從聽話懂事的好姑娘變成徹夜未歸的野妹子。

與浪子的愛情,同樣很浪漫。

有私奔、有患難、有甜蜜,幾乎所有男孩和女孩青春時想過的樣子他們都有。

他們的浪漫是從一個人的生日變成兩個人的慶祝。

JOJO在生日當天,特意打扮了一番,來找華弟慶祝。

可是不知情的華弟,嫌棄她三番兩次的打擾,遂帶她賽車,想藉著古惑仔的混不吝與黑社會的凶險嚇跑她。

看到在車頂哭得梨花帶雨的JOJO,華弟難免有些內疚,得知她生日後,歉意更是寫在臉上。

為了彌補自己犯的錯,華弟騎著摩托車載著JOJO,雨夜中敲開已經關門的蛋糕店。

儘管賽車的陰霾還未散去,但是看到蛋糕插滿蠟燭的那一刻,JOJO再也掩飾不住心底的喜悅,開心跳到了嘴角。

由於華弟的母親早早過世,被一群舞女養大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到底是什麼時候,善解人意的JOJO便將這一天當作兩人共同的生日。

也許是看到了他們的純情,浪漫在這時恰到好處地襲來,它是JOJO糊在華弟臉上的蛋糕,也是華弟吹到JOJO臉上的尾氣。

推薦文章  2022金馬奇幻影展4月豋場楊紫瓊《媽的多重宇宙》化身神力歐巴桑開幕

他們的浪漫是JOJO背著父母,私奔到澳門。

華弟與另一夥黑社會火拼,搞的自己一身傷,為了安心養傷,也為了躲避JOJO,孤身來到澳門外公處。

JOJO得知後,追到澳門,不管華弟能否給自己富足的生活,也不顧母親給她安排的出國留學,執意留在華弟身邊。

在這裡,他們度過了生命中最快樂無憂的日子。

快樂是駕駛觀光飛機,翱翔天空;是跟外公一起彈棉花,惹得一身凌亂;是順著海邊公路騎單車,你追我趕的打鬧;

是在澳門大三巴牌坊,看煙花爛漫;是中秋節一起吃月餅的其樂融融;是兩個人在陽台玩仙女棒時的歡聲笑語。

他們的浪漫是華弟載著穿婚紗的JOJO。

華弟趕在替大哥報仇的間隙,來找將要飛去加拿大的JOJO,一番濃情蜜意的熱吻後,載著追夢人無奈奔向人生與愛的盡頭。

華弟把摩托車停在婚紗店旁,舉起路邊的垃圾箱砸爛了櫥窗,取出其中的婚紗,穿在JOJO身上,然後騎著摩托車,擦掉流出的鼻血,向教堂飛奔。

儘管儀式過後,華弟不可能再陪她走完接下來的人生,但青春無悔不死,此刻的愛永遠無法替代。

只不過,他們的相愛是一場意外,也是一段傷痛。

最後,華弟替大哥報仇,被喇叭反殺,JOJO含淚奔跑在午夜街頭,尋找再也見不到的愛人。

現實沒有給華弟回頭的機會,每當他想要重新開始的時候,總有不同的麻煩叨擾,也許這個悲劇的結尾就是浪子愛情最好、最浪漫的結束。

倘若浪子回頭了,愛情將不再浪漫,終會平淡如水。

時間讓浪子成了大叔,多了大腹便便,多了生活的苦難滄桑,少了桀驁不馴,失去了滿目的自信。

到了中年的浪子都會變,變得不修邊幅、變得滿口黃腔、變得頭髮稀少、變得只顧利益。

曾經最不想成為的樣子,在踏進社會的那一刻已經不由控制,浪子的歸途大都是通往“油膩”。

我們不禁發出一聲嗟嘆,這還是曾鮮衣怒馬,望盡繁華,歸來時,仍是少年模樣的浪子嗎?

當然不是,浪子就像無腳鳥,來到人間只能不停的飛啊飛,一旦落地接了地氣,浪子的故事便“騙”不到女人和小孩。

未經社會毒打前,每個人都愛英雄,也都想過成為某個誰的蓋世英雄,踏著七彩祥雲而來。

推薦文章  五部爆出圈層的電視劇,《慶餘年》排在第三,每一部都值得一看

可當生活有了柴米油鹽,時光催促著年輕,慢慢變老,愛情便有了條件,落差與不對等便很難用浪漫填補。

因為沒人會當都市叢林中一輩子的行吟詩人,我們都是計較金錢與人情的俗人,詩和遠方終究抵不過眼前的苟且。

畢竟,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就算是浪子也免不了煙熏火燎,逃不開朝九晚五。

由此可見,《天若有情》的悲與慘,是浪子和少女最美好的結局。

跟著時間的腳步前行,我們會慢慢失去對愛情的陌生,對浪子的好奇,那段刻骨銘心或心心念念的記憶會隨著一聲“咔嚓”永遠留在照片中,埋在心裡。

那些曾經哭著說的海誓山盟,撕心裂肺的不忍分離,終究會被忙碌的工作、繁重的壓力、活受罪的面子擊垮。

其實,長大了,見的世面多了,浪子就不復存在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