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春天,在骨灰牆上安放了長達45個月的侯耀文的骨灰終於得以入土。當天上午十點安葬儀式在昌平的一座陵園舉行。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不少曾經深深為侯耀文的藝術魅力而吸引的朋友們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距離侯耀文去世已經過去了三年多,侯耀文才得以安葬。

見此情景,侯耀文的家人、朋友、徒弟也都送了一口氣,在經過了長時間的陰霾之後,侯耀文終於得以入土為安,之所以遲遲不能入土,還是因為侯家人持續多年的遺產糾紛。

侯耀文和侯耀華的父親侯寶林是和馬三立同時代的相聲大師,因為相聲界的傳統,侯耀文進入相聲圈的時候不能拜自己的父親為師,他一直是獨門獨戶,後來因為侯寶林先生的遺願,李伯祥才代替師父趙佩茹將侯耀文收為徒弟。

繼承了父親衣缽的侯耀文在沒有師父的情況下已經被稱為國內的“十大笑星”,但是侯耀文的相聲深受觀眾的喜愛,這樣一位十分受歡迎的相聲名家,生前讚譽無數,沒想到死後竟會因為親人之間的糾紛,被放置在“牆上”多年未能入土。

侯耀文突然逝世,侯耀華被推主事

說起這樁震驚了全國的糾紛案,還要從侯耀文的情感生活開始追溯。侯耀文曾有過兩段婚姻,和第一個前妻生了侯瓚,和第二個前妻剩下了女兒妞妞。在結束了第二段婚姻之後,侯耀文再也沒有結婚,雖然有女友,但是也只是保持同居狀態。

出於這些前提,才有了後來的遺產糾紛。 2007年6月23日下午六點半左右,侯耀文在位於背景昌平區玫瑰園別墅家中突發心髒病而陷入了昏迷。

被緊急送到醫院的侯耀文,經過搶救無效後去世。侯耀文的突然離世,不僅令家人感到手足無措,就連很多非常喜歡他的朋友都感到難以置信。在侯耀文去世之後,7月7日追悼會及遺體告別儀式舉行。

不少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影視演員都到場弔唁,還有上萬名群眾從凌晨就聚集在殯儀館外,送別侯耀文。侯耀文的徒弟郭德綱趕到現場的時候,對於恩師的離別更是悲慟,甚至哭到需要人攙扶。

當靈柩被送入靈車的時候,郭德綱也始終陪伴在左右,一路跟隨師父的遺體去火化。足以可見師徒倆的感情。之所以提到郭德綱,是因為在侯瓚與二大爺侯耀華的這段糾紛中,郭德綱因為“仗義執言”最後跟侯耀華徹底決裂。

在侯耀文的葬禮上,有一位年輕女子的到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從4歲起就沒有再跟侯耀文生活過的侯瓚在葬禮上出現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認出這是侯耀文的大女兒。當時因為小女兒妞妞還年幼,加上侯耀文身邊也沒有法定的妻子,哥哥侯耀華就被推舉出來主事。

因為侯耀文去世突然,生下並沒有留下遺囑,在弟弟去世之後,負責料理後事的侯耀華來到了弟弟生前居住的玫瑰園家中,安排各種事宜。

遺產不明去向,侯瓚將大伯告上法庭

本來大伯主事,侯瓚應該很放心才是,但是沒過多久,侯瓚就對大伯的做法心有不滿。根據後來侯瓚的說法,她認為侯耀華長時間沒有提分遺產的事情,是因為侯耀華控制了玫瑰園的所有遺產和證件。

在父親去世之後,也沒有邀請自己和妹妹兩位繼承人來清點、封存遺物,這不禁讓侯瓚心生疑惑。

除了將一部車交給了妞妞的監護人也就是侯耀文的第二任妻子袁茵之外,對於遺產的事情隻字不提。於是在2009年的時候,侯瓚將妹妹起訴到了西城法院。

為何侯瓚一開始不直指目標侯耀華,反而要將自己的妹妹告上法庭呢?按照我國《繼承法》的規定,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侯瓚和妹妹妞妞都是第一繼承人。

侯瓚起訴妹妹的目的,正是確認自己和妹妹都是遺產的第一順序繼承人。然後侯瓚又將妞妞變更為原告,將伯父侯耀華、侯耀文的好友牛成志、關門弟子郭曉小及其妻子變成了被告。

侯瓚的目的正是弄清楚父親的遺產究竟都去了何處,侯瓚懷疑的對象正是自己的伯父侯耀華。當時侯瓚在接受采訪的時候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表示父親的遺產是被他人盜取和侵占了。

面對侯瓚掀起的這場糾紛,一時間眾說紛紜。侯耀文身邊人也分成了兩派,一派以郭德綱為代表支持侯瓚,一派則支持侯耀華。

那麼侯耀文的遺產究竟有多少,值得侯瓚如此大費周章呢?

推薦文章  網傳疑似《花兒與少年》時隔五年後即將回歸!王牌製作團隊打造

當時有媒體估計侯耀文的遺產估價可以達到8000萬,但是當時郭德綱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表示,8000萬這個數字不靠譜,但是兩三千萬還是有的。

根據郭德綱的說法,侯耀文在世的時候,就很喜歡收藏,古董、字畫、珠寶都有所涉及。師父也經常拿給自己和于謙看他收藏的東西,光鑽戒就60多只。

而侯耀文手中一塊翡翠,經過鑑定後就價值300萬元。在侯耀文生前,他的一場演出的出場費就可以達到二三十萬。

玫瑰園的房子當時的市值就在2500萬元左右,除了玫瑰園之外,侯耀文在其他地方還有房產,再加上各種收藏,郭德綱所說的兩三千萬的遺產還是可信的。

玫瑰園成糾紛中心,雙方各有說辭

侯耀文所居住的玫瑰園別墅,日後也在這個遺產糾紛案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

在將伯父起訴後,侯瓚要面對的麻煩不止一件,當時玫瑰園別墅的是侯耀文貸款購買,侯耀文離世之後,房貸超過一年的時間都沒有償還,銀行將侯瓚和玫瑰園開放商告到了法院,要求償還70多萬的欠款。

侯瓚表示自己沒有完全明確財產的繼承問題,也無力去償還貸款。後續侯瓚的律師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侯瓚已經與開放商達成了協議,將玫瑰園別墅退給開發商。但是圍繞玫瑰園展開的紛爭遠遠沒有結束。

在狀告伯父侯耀華控制了玫瑰園的遺產和證件後,侯瓚表示在沒有經過她同意的情況下,牛成志還取走了父親名下的存款,而郭曉小夫妻則是拉走了侯耀文在玫瑰園的所有物品。

在侯瓚針對侯耀華的行為發聲之後,郭德綱也發博文為侯瓚聲援,聲稱師父珠寶名表田黃石羊脂玉、飾品家具藏品都不見踪影,就連師父的衣服都被人改了尺寸穿在身上,玫瑰園最後連燈泡都被摘走了。

侯耀文的另一個徒弟劉際則替侯耀華解釋,在侯耀文去世之後,侯耀華覺得把玫瑰園賣了不合適,就打算維持一年,並且還交了一年的貸款。

因為後續沒有交貸款,所以房子就會被銀行收走,所以就這樣把房子裡的東西騰出來了。為此侯耀華還特地租了一件房子,把東西放了進去。根據劉際的說法,東西是暫時存放,也是要等姐妹倆弄清楚了再拿走。

但是侯瓚認為劉際的這種說法站不住腳,從一開始侯瓚就表示在父親去世的兩年內,侯耀華從來沒有邀請過姐妹倆去清點。而侯寶林的長孫侯震也站出來表示,在侯耀文去世之後,侯耀華也沒有組織家人來討論侯耀文的遺產問題。

侯耀華與侄女對峙公堂,真相是何?

在經過漫長的等待之後,真正有實質性的進展是到了2010年的5月份。法院要對侯耀文生前的物品進行全面的清點。在由郭曉小租的一處房子裡,侯耀文的遺物被放置的整整齊齊。

這其中就有郭德綱曾說的一些貴重遺物,比如玉墜、名表、印章等等。最後清點出侯耀文的遺物大約在200件左右。但是侯瓚的律師表示,在這些遺物中,有很多人曾經見過的侯耀文的價值不菲的翡翠、和田玉都不見了,這些問題也成為了雙方在法庭上交手的焦點。

在法庭上律師也指出了侯瓚與伯父侯耀華矛盾激化的原因,侯瓚曾經兩次向侯耀文生前所在單位發律師函,表示自己應該繼承侯耀文的遺產。但是侯耀華卻認為侯瓚此舉是侵害了妹妹妞妞的權利。

而且在侯耀文去世之後,侯瓚還曾經向侯耀華借錢,但是在詢問了侯耀文徒弟的建議之後,侯耀華拒絕了她。

最後一個,也是最為關鍵的一個。在侯耀文去世之後,在2008年,侯瓚和母親到侯耀文單位以骨灰證丟失為由,開了證明,到八寶山公墓換了一個新的骨灰證,致使侯耀華無法讓弟弟安葬,這也是最令侯耀華痛心的地方,也是侯耀文為何多年遲遲不能入土的原因。

面對侄女的指責,侯耀華表示牛成志的確取走了侯耀文賬戶上120多萬和一萬多美元的存款,但是都用於還債、支付物業費、償還貸款等項目上。而之所以拉走玫瑰園的家具,是因為在拖欠了物業費之後,玫瑰園的房子漏水,物業不給維修,無奈之下只能將家具拉走。

在與侯瓚的博弈當中,侯耀華也指責侯瓚其實才是那個別有用心的人。從侯耀文去世之後,侯瓚就主張分遺產,甚至還多次到玫瑰園拿東西。在房子漏水之後,東西就被搬到了天通苑,當時侯耀華已經通知到了侯瓚,侯瓚也表示同意。

後來還曾和母親去天通苑看過這些東西,在侯耀華主持後事的時候,侯瓚也表示一切都聽伯父的,但是沒想到最後會反咬一口。

推薦文章  中期協:2021年期貨市場成交量創歷史新高

至於為何遲遲沒提分遺產的問題,是因為侯家的家規是要在親人去世一年後才能分割,因為沒有完成後世,所以也無法確定最終遺產的數量。

相持多年一朝和解,父親終得安息

雙方你來我往,各執一詞,紛紛指責對方。這場庭審足足持續了6個小時才結束,到庭審結束雙方都沒有達成和解。本以為這件事情不能善終,誰知道2010年8月20日,雙方在和解協議書上簽字,突然達成和解。

在兩個月之前,侯瓚還曾在網上炮轟伯父,認為其在歪曲事實。所以雙方的和解,讓很多人始料未及。在和解之後,侯耀文安葬事宜也提上了日程。也終於在2011年,將此事善終。

在葬禮當天,侯耀文、侯瓚和妞妞都出現了現場,對於自己的小侄女,侯耀華害死十分疼愛的,將妞妞摟在懷中落下淚來。在男友的陪同下,侯瓚向父親的銅像鞠躬獻花後,就走入了休息間。

安葬儀式正式開始之後,侯瓚、侯耀華、妞妞,還有侯耀華的兒子侯軍站在台上,侯耀華與侯瓚站在一起,好似對簿公堂已經是過去很久的事情了。在講完話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侯耀華一把摟住了侯瓚,還在侄女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隨後就摟著侯瓚和妞妞離場了。

侯瓚也是淚流滿面,跟著侯耀華一起離場,至此兩人的矛盾徹底消解了,親情戰勝了一切。

在面對採訪的時候,侯耀華也以簡單的一句“她姓候”而解釋了所有。對於侯耀文的墓地,侯耀華也是很滿意,他告訴記者這都是侯耀文的徒弟挑選的,自己付錢。價值百萬的墓地,侯耀華有想要變成家族墓地的想法,也想到給自己留一個位置。

兩人現狀大不相同,大伯淪為走穴明星

時過境遷,很多人都對當年的侯門糾紛淡忘了,在將侯耀文安葬之後。侯瓚就鮮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了,之前久違的露面,還是在於郭德綱和于謙的合照中,對於侯瓚,郭德綱是一直支持的。當初玫瑰園要被歸還給開發商的時候,還是郭德綱出錢買下了這個房子。

在與侯耀華和解之後,侯瓚的日子也變得平淡了很多。只不過這幾年她的大伯就過得一日不如一日,在解決完與侄女的糾紛之後。侯耀華在代替侯耀文給楊志剛道歉的儀式中,代替侯耀文將郭德綱逐出了師門。

此後德云社越做越大,侯耀華則不復往日,雖然出身於相聲世家,但是侯耀華一直沒有說過相聲。 60多歲的時候,才拜到常寶華門下,甚至還將牛群擠了下去,成為了大師哥。

不過在常寶華去世之後,侯耀華與同門師兄弟的關係也是漸行漸遠。後來他自己也開始收徒,在2017年的時候,還因為與女徒弟的緋聞引發了關注。當時侯耀華的女徒弟在網上高調炫耀侯耀華送給她的禮服。

卻沒想到被網友爆料其實是高仿而已,雖然後來這位女徒弟也在網上為侯耀華澄清,自己買的時候就知道是假的。可是這無疑是火上澆油,讓侯耀華與女徒弟之間的關係顯得更加曖昧。

後來兩個人也因為種種原因分道揚鑣,侯耀華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是居然淪落到要去小縣城商演賺錢、給錢就發祝福視頻的程度。 2021年的時候,有網友拍到了侯耀華在縣城商演的照片。

在參加某個商演的時候,侯耀華甚至還當起了話筒架,幫身邊的表演快板的演員遞話題。當時已經75歲高齡的侯耀華遭遇如此對待,也只能沉默忍受而已。

去年的時候,有個所謂的經紀人還拿著侯耀華錄製的送祝福的視頻,在網上進行宣傳,讓不少網友看了都感到十分心酸。

對比起來也不禁讓人猜測,當初侯耀華與侯瓚在協議中可能分得的財產也是寥寥無幾,不然為何晚年會落得如此地步。

據知情人爆料,如今的侯耀華每次商演的價格也不過區區十萬,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價值很高。但是要知道在對於侯耀華這樣的明星來說,除去人情往來,可能也就是勉強維持生活的水平了。

不久前侯耀華還被拍到到山西參加戲曲研究活動,接待的水平也遠不如往昔,面前只有一瓶礦泉水,看起來十分寒酸。對比起從前的萬眾矚目,到如今已經近乎消失在公眾的視野,幾乎被人們遺忘,侯耀華的變化讓人不禁唏噓不已。

推薦文章  玖辛奈把鳴人託付給三代,可鳴人只能吃泡麵,三代盡責任了嗎

結語

過去如此,如今已到晚年的侯耀華也難免有些淒涼,很多真相都湮沒在時間裡。也許當年侯瓚與侯耀華能達成和解,真的是因為他們都姓侯,也許真的如侯耀華的律師所說,是親情和理性平息了這場風波。

只不過故人已逝,生者這樣的行為也難免讓故人的親朋好友寒心。也許對於侯家人來說,親情和利益的兩個選項可能真的很難抉擇。

參考文獻:

[1]一鶴,周潔,宏玉.侯耀文遺產糾紛案審理始末[J].法庭內外,2010(11):15-20.

[2]丁一鶴.侯耀文遺產糾紛案背後的法理情[J].工會博覽(社會版),2010(09):33-35.

[3]丁一鶴.侯耀文遺產案背後真相[J].大江周刊(焦點),2010(09):52-55.

[4]王洋.侯門恩怨:郭德綱幫師父之女“拔創”[J].新世紀周刊,2009(22):73-75.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