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松因其風格“娘炮”化被網友呼籲封殺?談文鬆與畸形審美的區別


很多人認識文松是在《歡樂喜劇人》的舞台上,從一開始作為本山傳媒的配角,一步步成為本山傳媒團隊的主角,可見觀眾對他的表演風格是十分認可的。

然而最近由於吃個桃桃事件的催化,導致文藝部門封殺抵制

娘炮

文化和畸形審美,這使得不少人的目光聚焦在文鬆身上,更有網友稱他才是

娘炮

文化的推手,要求將其封殺。

那麼事實上,他的表演風格屬於被封殺的範疇嗎?

首先我們需要明白的是,本山傳媒是國內最知名的喜劇團隊之一,而喜劇中的一種處理方式叫做“認知反差”,而文鬆的表演之所以讓人捧腹大笑,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此。

試問一下大家,如果一個女生沒看路走進女廁所,大家會笑麼?反過來如果一個男生沒看路走進去呢?因為我們知道他是男的,所以當他誤入女廁所我們才會發笑。

推薦文章  甦醒王櫟鑫快男團重聚,新綜藝未播先火,開啟治愈心靈的音樂之旅

同樣的,因為我們都相信文松是男的,所以當他表演出蘭花指、繡花拳的時候我們才會發笑,如果我們本身對他的取向產生質疑,那麼他的表演我們是笑不出來的。

所以他的舞台表現只是為了塑造一種喜劇角色,並非文藝界批判的那種畸形審美。

說到這裡可能有網友疑惑了,那吃個桃桃也是在塑造他的人設,為什麼不可以呢?

這就是生活和戲劇之間的一個跨度問題了。

我們先來看看文鬆的生活照以及劇照。

通過對比我們能夠發現,文鬆在生活中並不是依舊維持著舞台上的人設,而他所扮演的角色裡也不全是同一種形象,只不過火出圈的人設是蘭花指加羞羞拳而已。

而直播,通常我們想要看到的只是跟感興趣的人面對面而已,聽他聊聊天,偶爾秀秀才藝。這種能夠互動的樂趣是平時看電視感受不到的。

所以,文鬆的直播應該是,正常用男子形象聊聊天,偶爾觀眾想要看一看他的經典舞台形象時,給觀眾掐一個蘭花指,嬌嗔一句討厭。這種生活和舞台的切換,對觀眾沒有不適感。

而反觀吃個桃桃風小逸的直播,給人的直觀印象就是噁心,通過噁心的扮相配著噁心的說話方式,整場直播絲毫沒有生活中該有的樣子。

推薦文章  雙影帝!德云社于謙出新電影,搭檔梁家輝演繹《老警的最後一案》

直播該有的常態

所以,文鬆的表演方式跟風小逸吃個桃桃是毫無可比性的。

或許這種簡單的對比還是有人不認同,那就再說一個更具有權威性的解釋好了。

都知道京劇是我國國粹藝術,而戲曲中旦行有一個稱呼叫做青衣,南方也被成為正旦,青衣飾演的角色都是女性,但我國京劇四大名旦大家都耳熟能詳吧?分別是: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和荀慧生。

圖為京劇四大名旦

看一看四位先生的照片,誰會說他們扮演女性角色的行為是畸形審美呢?

所以,適度的舞台形象反差,只要是讓人看著舒服的,都不在被封殺的範疇,文鬆的粉絲們可以放心了,他不需要強行改變人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