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香奈兒都是水貨,又一個假名媛翻車了


文丨安小鹿圖丨來源於網絡

最近韓劇《安娜》的討論熱度,真的很高。

“假名媛在上流社會沉浮”的故事,總是那麼容易激起大家的興趣。

劇情部分,簡單來說就是:

一個出身一般但野心很大的小鎮姑娘誘墨,一路靠編造耶魯畢業白富美安娜的身份,逆襲成了真上流貴婦的經歷。

除了劇情上的討論,大家對劇中“真假安娜”的關注度也是相當高的。

一個是步履維艱辛苦經營白富美人設的“冒牌貨”,一個則是出身優越錦衣玉食的真富家千金,兩人從外形神態到妝發服裝的對比,還是十分有趣的。

所以今天我們就藉著這部劇來聊聊:到底哪些細節,會讓人看起來更顯貴氣?

真貴氣藏在最容易忽視的細節裡

誘墨曾經有過在安娜家里當女傭的經歷,還剛好就是這位大小姐的貼身傭人。

所以她在職期間,見識和體驗過真正的好東西,才會在之後編造身份時那麼的駕輕就熟。

和老公第一次相親,就很篤定地指出“所有家居都是贗品”。

當時她所坐的沙發椅,就是Poltrona Frau家2019年的仿製版扶手椅。

▲Poltrona Frau1919“教父雪茄”扶手椅&2019再版

這一課早在誘墨第一次去豪門家庭上班的那一天,就已經學習到了:

▲“真安娜”家裡到處都是頂級大牌or拍賣級別的傢俬

所以在安娜家裡的那段打工經歷,確實是她對富家千金形象“依葫蘆畫瓢”的最佳培訓班。

畢竟大小姐房間的落地窗,直接對著景福宮。

這視聽體驗可是交學費都學不到的。

只有“真聽真看真感受”過的東西,才會如此有底氣地鑑別真假。

《三十而已》裡,顧佳也對王太太說過:“你知道她們哪來的高傲嗎?是她們覺得見過些世面。”

誘墨從小就是個善於觀察學習的女孩,也短暫被一對外國夫婦收養過,非常知道什麼樣的外在細節,能讓人第一眼就對自己的白富美身份確信無疑。

對婚禮時需要扮演自己“海外富商父母”的演員們,她特地提出了服裝和髮型上的要求。

因為:“判斷一個人是否從容,我會先看髮型和鞋子。”

這也是她可以在上流社會一路成功通關的重點。

她很幸運的一點在於:長得足夠好看,且身上沒有留下太多“被生活打磨的痕跡”,符合大眾對於上流千金的普遍印象。

因為很多時候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真有錢,並不看他有沒有穿大牌、或者拎一隻鉑金包。

再名貴的東西,都可以通過金錢購買到,但很多藏在細節裡的氣質,才是真正家境殷實的體現。

牙齒整不整齊、眼睛夠不夠明亮、體態夠不夠舒展、甚至頭髮養護得好不好,這些都是無法短期僅用錢就能換來的。

換個角度來說,如果連這些細枝末節的地方,都打理養護得極其優秀,那麼不需要大logo也能感受到,平時生活的環境一定不會差。

鄭恩彩飾演的女二安娜,穿著絲綢睡衣隨意躺下的一幕,頭髮像黑色瀑布一樣散下來,帶點漫不經心的矜嬌感瞬間就來了。

本身她的五官長相,也和傳統意義上的“韓式糖水女孩”很不同。

面部飽滿且毛髮毛流感十足,還有存在感極強的下頜骨,讓她看起來更加有高傲強勢財閥千金的感覺。

真千金往往都不會是尖下巴大眼睛的網紅模板,因為她們不需要討好單一的大眾審美。

鄭恩彩本人家境就不錯,也有真實的留學背景,所以這次出演富家千金的契合度很高。

推薦文章  正在熱播的三部甜寵劇,每一部都輕鬆高甜,一部沒看太可惜

深色充滿光感的髮色,也是顯貴氣很重要的一環。

現實中的千金名媛,極少會染過於鮮豔明亮的髮色,因為生活不是舞台,過淺的顏色很容易顯氣質廉價。

有光澤的深色頭髮+有棱角的面容,才是真正有底氣的大小姐。

▲很多觀眾覺得鄭恩彩和韓國著名的“三星長公主”李富真,眉眼間有相似之處

這種細節在鞋子的體現上,也很豐富。

不同設計的鞋子,也是這部劇的隱線之一。

通過所穿鞋子的變化,就可以一目了然知道女主生活狀況的好壞。

需要打工掙錢的時候,穿實用方便的平底鞋;

過上養尊處優的生活後,自然就換上了嬌貴的大牌高跟。

因為穿起來越不方便、越難打理的鞋子,往往更能顯示身份的不同。

很多昂貴的面料比如CL的小羊皮、Chanel高定羽毛,肯定沒有便宜的尼龍、帆布那麼結實耐磨。

你無法穿著它們在水泥地上踩,因為它們本身的目標購買人群,許多年前的《小時代》系列就調侃過:永遠出門有車送、時刻腳踩羊絨地毯,不需要考慮穿起來走路方不方便、會不會磨損。

時裝選“貴”不選“富”

誘墨這次在劇中一共有150套時裝展現,在時尚穿搭上的確很下功夫。

結婚時的皇冠來自TASAKI定制,耳環更是DAMIANI高珠Trame系列,一對耳環就要42萬人民幣。

▲婚紗:Inbal Dror

和“一頭一尾”兩個外在細節一樣,在日常服裝的選擇上,顯不顯貴也是有著一套特定穿衣法則的。

首先,成套出現的時裝,會比以單品形式出現更顯貴氣。

劇中誘墨第一次偽造身份去面試工作的時候,就特地花錢租了一套品質不錯的套裝穿。

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淡然的白富美。

安娜被媽媽臨時叫來介紹給自己的貴婦朋友,也被要求換一身更符合身份的套裝。

因為套裝代表了一整套出行的儀式感,當一件衣服必須成套穿著,拆開很難做到百搭的時候,這種不具備性價比的貴氣感自然就來了。

而且成套購買比只買單件價格要貴很多,也是一種消費實力的體現。

戴安娜王妃的老照片裡,大部分正式活動裡的穿搭,就多選擇套裝的模式。

所以誘墨去市場買高仿的時候,都不忘叮囑要Chanel最經典的粗紋小套裝。

深知富豪圈對成套著裝的偏愛。

其次在顏色上,一定盡量選擇低飽和度的淺色系。

這一點,和最近中外都很流行的Old Money Asthetic(老錢審美)完全一致。

劇中誘墨自從開始偽造身份,就幾乎沒再穿過深色系的衣服。

永遠挑選的都是明亮的淺色系,和她夢想中的未來一樣閃閃發光。

而劇中“普通社畜”代表的學姐,則每次出場都是厚實的深色穿搭。

彷彿和背景融為一體的“不出挑”,也代表了不會出錯的謹慎。

白色、米色、淺駝色、裸粉色等一系列淺色系,也是老錢家族的最愛。

《慾望都市》裡娶了豪門千金的big先生,就吐槽說自己已經受夠了“所有東西都是米色”,開始懷念每天打扮得五光十色的凱莉。

推薦文章  知名女星不滿三八婦女節收到祝福稱自己還是少女引爭議

Chanel每年面向高端客戶的的高定還有度假系列,也多是這種從頭到腳的白色。

看起來一出門就很容易弄髒,但是who cares?

又不用自己清洗打理,穿就完事了。

▲全套來自:Ralph Lauren

凱特大魔王在《藍色茉莉》裡,也基本都是這種顏色極淺的造型配置。

一個有品位的氣質貴婦形象,躍然紙上。

現實中也一樣,比如最近正在“浪姐3”比賽的鄭秀妍,日常經常被讚穿的很“標準富家女”。

全身白是她最常選擇的搭配思路,簡簡單單但是看起來清爽又高級。

景甜和楊采鈺的私服,也很大面積被淺色系佔領。

深色系一定要穿,就選質地上乘、版型剪裁利落的黑色、駝色或者海軍藍。

面料上和上面提到的鞋子一樣,他們大多也會選擇日常難打理的材質。

開司米羊絨、真絲、粗呢、綢緞等等,都是首選。

真人故事改編的美劇《虛構安娜》裡,女主混跡上流社會的穿搭,也都是這種自帶光澤感的貴氣面料,配上滿臉的毫不在乎,感覺什麼都見識過。

光澤感也是“穿衣顯貴”的重中之重。

綢緞、金屬、珠光、皮革等天然面料散發的高貴感很難得,全身穿搭裡可以每次都酌情增加起來。

配合日常護理良好的裸露皮膚,自身氣質必須升級。

這也不僅僅局限於時裝面料上,還可以通過飾品配飾來完成整體疊加。

金色首飾配暖色羊絨、潤澤的珍珠配清冷素色襯衫,都是簡單顯貴的搭配公式。

摩納哥王妃格蕾絲的老照片裡,就經常會有這種淺色開司米配白色珍珠首飾的搭配,優雅極了。

款式上,會避免任何大logo的出現。

堆砌感的大logo很多時候只能代表“富”,但並不代表“貴”。

真老錢已經不需要通過大牌來彰顯自己的身份。

polo衫、海軍領、百慕大短褲等等充滿度假風的設計,才是他們的最愛。

頂級豪門和財富新貴們不同,他們早已不需要每天出門賺錢,更多的是做好家族繼承就行。他們日常的假期都很多,把握住那種“今天剛下私人飛機,明天就上私家遊艇”的感覺,就對了。

而且不要覺得款式基礎價格就便宜,反而因為設計足夠簡單,就需要更加上乘的面料來顯氣質。

隨便一件小針織或者半身裙,可能都來自Loro Piana或者Brunello Cucinell標價20萬的高級羊絨系列。

合身程度,也是衡量貴氣感的另一個重要標準。

再頂級的大牌,只要不是專屬高級定制,都一定存在撞衫、不完全貼合身材的風險。

所以對頂級上流人士來說,他們買衣服的概念一定是“私人訂製大於高級成衣”的。

他們一般都會有自己相熟的老裁縫或者工作室,可以隨時根據自己的身形設計出最貼合身材狀態的定制時裝。

港劇《珠光寶氣》裡,富商宋世萬的西裝就都由手藝精湛的老師傅承包。

《流金歲月》裡陳道明的葉謹言,也只穿沒有牌子的老裁縫親手定製版西裝。

這和許多豪門自己採購珠寶原石,然後再找專屬設計獨家款式是一個道理。

▲向太曾經微博澄清過郭碧婷婚戒並不來自任何品牌,是自家直接找鑽石供應商購買的獨一無二款。

推薦文章  2月18日正月十八,十二生肖運勢與注意事項

最後一點關於時裝的小tips,是“無季節感”。

美劇《繼承之戰》裡,頂級老錢家族的大女兒最常出現的混搭模式,就是高領羊絨or利落襯衫x高腰西褲的樣子。

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不管春夏秋冬,他們日常完全呆在室外的時間都非常少。

除了度假時的滑雪衝浪,每天幾乎都生活在26度恆溫的室內空調房裡,所以在衣服的選擇上沒有太大的季節反差感。

夏天可以穿小針織小羊絨,冬天也可以毫無顧忌地光腿穿小高跟。

但是無論穿什麼,都要明白的一點是:時裝還有配飾始終都是服務於人的。

是“人穿衣服”而不是“衣服穿人”。

《安娜》裡的誘墨可以把外形調整得和真名媛安娜一模一樣,但最難的神態性格,卻是無法復刻的,時常有種“下一秒要暴露了”的局促感。

這也是“假安娜”無法僅通過模仿,就能學成的貴氣。

她的一舉一動都太過於謹慎克制了,反而顯得有點小心翼翼。

而真正的安娜從一出場開始,就展現了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媚。

這種天生驕縱的矜嬌感,是從小優良生活環境和見多識廣帶給她的底氣。

而與生俱來的優越感,沒有實實在在過過長期養尊處優生活的人,很難學的來。

所以同樣是“撲克臉”,誘墨是一種“怕被發現的掩飾”,而安娜則是永遠玩世不恭的熱烈笑容。

看似熱情滿滿,實則從不走心。

這一點和《知否》裡明蘭和如蘭兩姐妹的對比很像。

趙麗穎飾演的明蘭從小不被家庭重視,磕磕絆絆地長大,神態性格就非常懂事規矩。

而大娘子養育的如蘭,從小擁有父母的愛和重視,永遠說話有底氣,渾身散發一種“仗勢的天真”。

這種自信正是我們都應該學習的氣場。

不管身著華服還是平價休閒裝,任何時候都不要覺得低人一等,不然即使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要知道衣服再貴也沒有你自己貴,無論價格高低,統統都是用來服務我們日常出行的。

哪怕是現在精貴到不行的愛馬仕鉑金包,最早也不過是專門設計給簡·鉑金用來當“媽媽包”裝東西用的。

所以一直以來,鉑金包最契合的風格永遠是最隨性自由的樣子,而不是全副武裝的小心翼翼。

要鍛煉出不再因為外在標籤影響內心穩定的本事,很多時候一雙方便行走的小白鞋,就是比嬌貴難養的小羊皮更適合我們穿起來去與這個世界平等溝通。

知道什麼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不被消費主義裹挾,這才是最“零成本”的顯貴利器。

同時也要謹記,完全因為虛榮心作怪想走捷徑過上流生活,終究是會有被識破的那一天。

歡樂今宵,虛無縹緲。當你的能力無法與野心匹配,那麼再奢華的珠寶華服,都是要一件一件還回去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