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嫁給普通醫生許彼得,生下二個女兒,演員陳沖的生活幸福嗎?


陳沖作為百花獎迄今為止最年輕的影后,應該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無論是電影《小花》中單純可愛的小花,還是《末代皇帝》中風華絕代的婉容,

又或是《誤殺》裡愛子心切壓迫感十足的拉韞,都在電影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痕跡。

可以說縱觀陳沖的一生,彷彿一株與中國電影史一同成長的植物。

不同的是,陳沖的人生經歷存在著很多備受爭議的話題,

其中熱度經久不息的當屬她拿下影后卻獨自去了美國,

以及先後領養又棄養一對雙胞胎兩件事情。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在風頭正盛的時候毅然決然地隻身闖美,又為什麼“裝好人”先領養後拋棄?

一帆風順的少女時期

1961年4月26日,陳沖出生於上海的一個高知家庭,往上數三代都是赫赫有名的大拿。

陳沖的大爺爺陳文貴是一名微生物學家,畢業於成都華西協和大學醫學院,獲取博士學位,並被中國科學院聘為院士,

曾赴朝鮮參加領導中國人民志願軍防疫工作。

爺爺陳文靜是一名外科醫生,曾參加葉挺獨立團擔任軍醫,參加過八一南昌起義。

外祖父張昌紹是中國藥理學奠基人,外婆是知名社會學家。

陳沖的父親和母親一位是放射學專家,一位是複旦大學教授。

小時候的陳沖與父母和外婆

在這樣顯赫的家庭中出生,陳沖注定不可能默默無聞,

受家庭環境的影響,陳沖從小就養成了愛讀書的好習慣。

但陳沖對家人所期望她發展的醫學方向並不感興趣,比起醫學,她更傾向於從事文藝方面的工作,

小學的時候她學習了鋼琴、手風琴等樂器,

初中時期,每每有社團活動必有她的身影,要不就是組織人,要不就是核心成員,

總之,在陳沖的主動學習和家人的予取予求下,陳沖體驗了大量文藝活動,這一切都為她日後的發展做足了準備。

陳沖少女時代

陳沖生得漂亮,皮膚細膩臉型流暢,一雙翦水秋瞳配上微微蹙起的眉頭,天生的演員臉。

陳沖曾在電視上看過電影《春苗》,她對李秀明在電影中的一舉一動,聲台行表感興趣極了,

於是她跑到母親的大衣櫃前,對著鏡子有模有樣地模仿起來。

陳沖說:“也許那份莫名的衝動,就是我未來樂章的第一個音符。”

首次“觸電”是在1975年,那時電影《井岡山》準備開拍,劇中重要角色已經定下,唯獨缺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扮演游擊隊員。

陳沖少女時代

《井岡山》的副導演武珍年與陳沖的姑姑陳曉晴是好朋友,

她曾經在朋友那裡看到過陳沖的照片,

對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印象深刻,此時一下子就想起她來了,於是專門來到陳沖家,邀請她出演游擊隊員一角。

當時年僅14歲的陳沖哪知道什麼叫“演戲”,

儘管她一直做著演員夢,可直到這個機會真的擺在她面前,她反而有些慌亂和不知所措。

當天武珍年導演沒多說什麼,也沒有留下來吃飯,

幾天后,陳沖收到通知讓她去上海電影厂面試當時還沒有面試這個詞,用武導的原話說叫“讓廠裡的其他人也見見你”。

到上影厂後,陳沖被領到一間辦公室,被五六個看起來是“副導演”樣子的人圍坐著。

小小年紀的陳沖從來沒有這樣被人直勾勾地審視過,即便如此,她還是抬起了頭直視他們,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

推薦文章  頒獎現場發飆,從一夜成名到銷聲匿跡,小瀋陽到底都經歷了什麼

接著其中一位提出了問題:你有什麼可以展示給我們的嗎?

說起特長,陳沖倒是會很多,從小到大參加的那些文藝項目數不勝數,可要論起能現場就展示出來的,她一時半會兒什麼也想不起來。

就在陳沖心臟砰砰跳覺得自己即將失去這次機會的時候,一股無畏的力量湧上心頭。

“機會就跟流沙一樣,不抓住的話就會在我的指尖慢慢流走了。”

陳沖一握拳:“我會用英語朗誦《為人民服務》!”這是陳沖和母親每天準時開無線電聽英語課程廣播學來的。

緊接著她就開始朗誦,副導演們沒說話,只是靜靜聽著。

幾天后,製片組來到陳沖就讀的共青中學辦借調手續,隨後帶她進組。

第一次拍戲的陳沖對一切都感到無比好奇,她終於有機會弄明白“演戲”是怎麼一回事了。

可意外來得猝不及防,陳沖對著鏡子研究動作和走位,練習那句“老羅叔叔,井岡山丟了!”

還沒找到熱淚盈眶嘴唇顫抖的感覺呢,劇組就因為各種原因毫無預兆地解散了。

戲拍了一半,這“演戲”是怎麼一回事兒都還沒弄清楚呢,怎麼就“夭折”了呢,陳沖不明就裡,卻也只能悻悻回到家。

好在命運又一次光顧了她,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到了出演謝晉導演的電影《青春》中啞妹一角的機會,

這個角色讓陳沖一下子受到很多關注,用她的話說是:“我不知道我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子,什麼都不懂,怎麼就受到那麼多愛慕呢。”

緊接著,高考制度恢復了,陳沖毅然辭去在上海電影製片廠的職位,挑燈夜戰,一舉考上了上海外國語學院,就讀於英美文學專業。

原本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此和電影告別了,沒想到導演張錚突然找上了她。

那時他正在籌拍電影《小花》,正愁女主角的人選,突然想起陳沖在《青春》中的亮眼表現,便預備邀請她來出演。

幾乎沒有猶豫,骨子裡對電影的熱愛讓陳沖立刻就點了頭。

1979年,《小花》火爆全國,這部電影被稱為“報曉中國電影春天的一朵小花”陳沖在第三屆百花電影節榮獲最佳女主角,成為中國最年輕的百花影后,那一年她還不到18歲。

“逃離”電影

大火帶來的人氣沒有沖昏陳沖的頭腦,相反,當時拍完《青春》時產生過的困惑變得更強烈了起來:

“這一切太沒有邏輯了,我怎麼就成了影后了呢?”

陳沖(左)與劉曉慶

深思熟慮後,陳沖做出了一個日後爭議非常大的決定——去美國留學。

聽從家人的安排,陳沖坐上去往紐約的飛機,在紐約州立大學新帕爾茲分校攻讀生物專業。

然而到了那裡,她才發現一切跟自己想的大不相同,在國內她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影后,可到了美國,沒什麼人認識她。

看著手裡的兩百元美金——母親回國前留給她的,陳沖意識到自己只能做最簡單的工作,先解決溫飽再說。

於是這位一年前還備受追捧的影后,只能靠做服務生養活自己。

在這個過程中,原以為自己已經成功逃離電影的陳沖發現,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其實根本不曾與電影“分手”,

現在的專業課程對她來說味同嚼蠟。

不久,陳沖主動辦理轉學,來到加州學習電影幕後製作,雖然一切都從零開始,但好歹是將自己所做的事扶回了正軌上來。

但收穫不僅如此,在這裡陳沖認識了一位在好萊塢工作的同學,在得知陳沖也拍過電影后,她熱心地為陳沖介紹了一位經紀人。

就這樣,陳沖又開始與電影有了接觸,昔日的百花影后現在卻在好萊塢寸步難行,所演的角色都是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角色。

陳沖與柳青

但幸運的是,陳沖在愛情上卻有所收穫,他結識了第一任丈夫——當時在好萊塢擔任形體教練的柳青,

同為中國面孔,兩人有很多能聊的話題,這個男人也給了她生活上很多照顧。

23歲那年,陳沖與柳青結婚組成家庭。

與此同時,她在事業上的第二個“春天”也悄然來臨。

事業起步領養引爭議

推薦文章  俄烏對戰之際,LadyGaga等明星力挺SAG典禮,網友怒批其不合時宜

1986年,25歲的陳沖在停車場被一個導演看中,邀請她出演自己的電影《大班》,陳沖欣然接受。

沒想到的是,在這部戲中,陳沖大膽突破,有一些敏感鏡頭出現,

她自認為是為藝術獻身,可在當時整天還比較保守的國內觀眾看來,他們是不能接受的,覺得她在醜化文化。

轉眼間,百花影后在國內的風評實現了一個大逆轉。

無奈之下,原本有回國發展打算的陳沖只得繼續留在美國打拼,

幸運的是,她憑藉極具東方韻味的長相和一口流利的英語,獲得了在電影《末代皇帝》中出演婉容一角的機會

這部電影讓她的事業來到了一個巔峰,《末代皇帝》成為電影史上一部不可忽視的經典佳作,

“婉容吃花”的名場面更是在後來的幾十年裡直到現在,都是被用來檢驗演技的一把尺。

陳沖、尊龍《末代皇帝》劇照

27歲那年,陳沖與柳青離婚,繼續投身演藝事業,

至於離婚原因,陳沖說柳青的控制欲太強,希望她結婚後就少出去拋頭露面,兩人爭吵的次數越來越多,最終離婚。

陳沖的第二段婚姻在1992年,結婚對像是一名名叫彼得的普通醫生,據說倆人是一見鍾情,認定對方。

這期間夫妻倆很想要孩子,但多年拍戲連軸轉的陳沖身體不是特別好,因此懷過孕但以流產告終。

陳沖與許彼得

1998年,在經過深思熟慮後,陳沖向國際收養中心提出國際收養申請,收養了一對來自廣西的雙胞胎姐妹作為養女,

看著兩個小女孩天真的臉龐,就像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陳沖的母愛氾濫起來,決定要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到這兩個寶貝。

她把她們帶回家,向她們展示早先就備下的溫馨漂亮的房間,對她們說“這兒以後就是你們的家嘍”

夫妻倆滿腔歡喜地忙前忙後,給女兒們買精緻的衣服和書包,做她們愛吃的東西,

這個時候的陳沖,比誰都沉浸在初為人母的幸福泡泡裡。

陳沖與兩個女兒

造化弄人,本來當時收養就是因為自己難以再懷上,誰知道就在同年,陳沖發現自己竟然又懷孕了。

夫妻倆一時措手不及,面對外界一雙雙探尋的眼睛,陳沖大氣地表示依然保持領養這對雙胞胎的態度。

1998年10月,大女兒出生。

看著家裡的三個孩子,此時的陳沖還沒有對未來感到太過於擔心,

比起其他家庭,她的家庭不過是孩子多一點罷了,

雖然自己夫妻倆平時較忙,但隨著雙胞胎的漸漸長大,真正需要他們操心的事已經很少了。

且雙胞胎懂事又聽話,經常互相照顧,對於好心領養自己的“媽媽”更是心懷感恩,

偶爾冒出的一些念頭,也在陳沖看著雙胞胎天真無邪的臉龐時一次次打消了。

真正讓陳沖做出決定的,還是四年後,41歲的陳沖,又懷孕了。

作為“高齡產婦”,她的身體機能對比之前還是有些衰老,且孕期分泌的一些激素會使得孕婦的心理產生微妙的變化。

陳沖對雙胞胎的態度開始控制不住地發生一些細小的變化,

上樓梯的腳步聲重了些,關門的聲音響了些,用餐時勺子碰到碗,等等一些之前完全不覺得怎樣的小細節,

在現在的陳沖看來、聽來都變得刺耳。

在意識到這一點後,陳沖心裡埋藏已久的念頭終於冒了出來,她與丈夫彼得進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討,正式考慮是否要“把雙胞胎送出去”。

彼得驚訝於妻子的這一想法,但靜下心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妻子這些年的付出和辛苦都被他看在眼裡,

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出於對妻子和親生孩子的本能,他對妻子的想法選擇沉默地給予支持。

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下,機靈的雙胞胎不是完全沒有察覺到,

推薦文章  2022年待播影視劇情人節海報甜蜜來襲,你喜歡哪一部呢?

妹妹也會時不時問姐姐“我們會不會被送走”這樣的話,姐姐能做的只有把妹妹抱在懷裡,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對年紀尚小的雙胞胎的命運,似乎從來由不得自己,只能“聽天由命”,而這位曾經把她們當做掌上明珠的養母就是她們的“天”。

我們無從得知被送走那天的雙胞胎兩姐妹是怎麼想的,

或許她們對這個曾經給了她們在這之前從未感受過的母愛的地方流連忘返,或許她們也在心裡怨過恨過。

等到這件事真正被外界察覺的時候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

事情的起因是開始有細心的網友發現,陳沖和丈夫經常在社交平台發布自己一家人出去遊玩的照片,但卻幾乎沒有看到雙胞胎出現過。

面對質疑,陳沖仍然“嘴硬”地說:“我對四個女兒都是有著一樣的愛心!”

直到2010年,在媒體的窮追不捨下,陳沖的經紀人肖先生才出面解釋:因為孩子太過沒有那麼多精力照顧,所以陳沖選擇把雙胞胎“轉讓”了出去,送到一對紐約夫婦家裡去撫養,

一時間,這樣不負責任的言論激起千層浪,大眾的輿論開始瘋狂討伐陳沖的行為,指責她“心思惡毒”、“偽善”。

就這樣,陳沖從十五六歲開始就積攢起來的口碑,一下子被全盤否定掉,

她從很多人心目中純潔善良的小花變成冷血無情的“棄養女”。

這件事之後,陳沖的事業也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的,近十年來拍的作品質量也都不如從前了。

如今陳沖已六十多歲,面容也略顯老態,

十幾年過去了,還是有很多觀眾對她的“棄養門”耿耿於懷,她每在社交平台發一條動態都會被評論狠狠懟一通。

陳沖本人看起來倒不像是特別在意這些批評的,

在2019年上映的電影《誤殺》中,她不僅自己出演了重要角色,更是把小女兒許文姍也“塞”了進來,

不過許文姍一口不太標準的台詞和稚嫩的演技還是被不少網友給噴了個體無完膚。

“就這演技,要不是星二代連娛樂圈的邊兒都夠不上!”

且在電影中飾演的警察局局長拉韞形象壓迫感極強,

在情節裡又是個對自己兒子溺愛,對男主孩子又兇又罵的強勢女人,

一時間網絡上又出現很多提起當年事的聲音,許多不知曉此事的年輕網友更是表示“被科普了一臉,原來她是本色出演啊!”

陳沖全家福

無論如何,雙胞胎被“轉送”出去的事已成既定事實不能改變,據說被撫養得很好,而陳沖也在為當初一念之差的舉動受到無數譴責。

不知道現在的她,會不會哪怕一瞬間,為當初做下的決定而後悔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