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藝術家向梅:與丈夫恩愛一生對他有虧欠,如今兒子成她驕傲


2021年年初,網絡上不知怎麼的,忽然傳出一個消息。

說是86版《西遊記》中“烏雞國王后”的飾演者向梅女士,退休後生活淒涼。

丈夫不愛,子女不孝順,兒媳更是厭惡她至極,晚年十分淒慘悲涼。

這可把向梅氣壞了。

向梅與兒子兒媳

從影30多年,老藝術家向梅出演過5部話劇。

拍過《保密局的槍聲》等26部電影,還有《黑冰》等54部電視劇。

她在熒屏上塑造的角色,遠超80個。

可在事業正紅火的時候,她卻因太過貌美,而整整10年無戲可拍。

放下事業回歸家庭,向梅盡力彌補著“自認為對不起”的丈夫和兒子。

年過80卻被人惡意造謠,向梅直接實名投訴。

晚年的她生活幸福,被丈夫寵著,被兒子兒媳放在心上。

也是這次為自己“發聲”,人們又看到了那位“最美王后”的風采。

原來時光從不敗美人,原來老了以後的向梅,依舊美麗優雅,一如當年……

建築師的夢被“電影”打破

1937年出生的向梅原名武相梅,在一個非常高知的家庭長大。

父親武兆發17歲留美,24歲拿到博士學位後便回國從事生物學研究,其母親與父親同行。

向家孩子7女1男,7姐妹全部以梅花命名,弟弟叫做宗政。

“七朵梅花一棵松”,向梅是家中三女,相貌最為出眾。

自小喜愛文藝,向梅從初中開始就是校業餘話劇團的成員。

雖然喜歡登台,為同學、老師帶來精彩的演出。

那時候的小姑娘可沒想過要成為一個演員,她想成為一位優秀的建築師。

走進天津大學的建築系,19歲的女孩開始為夢想而奮鬥。

“本來我以為我會和圖紙磚瓦在一起你,沒想到小姨無意的舉動,會改變我的一生。”

1957年,上海製片廠的導演謝晉想要拍一部體育題材的故事電影《女籃五號》。

定下劉瓊飾演男主角,也找好了大明星秦怡出演女主角。

但受當時的年代影響,劇中的“小演員”比大明星更難找。

於是謝晉就發起了一場全國征集演員的啟示。

向梅是被自己的小姨以照片的形式“推”進劇組的。

謝晉從一堆照片中看到向梅的時候,覺得這就是最合適的“汪愛珠”。

找在天津的工作人員幫忙聯繫,正於宿舍專心致志繪製設計圖的向梅被人“打擾”。

“你好向梅同志,我是上海製片廠的人員。你的家人將你的照片寄過來,附帶一封介紹信。你有沒有興趣到上海去演電影?”

出於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和興趣,20歲的女孩就這樣隻身去了上海。

雖然沒有專業學過表演,但鏡頭下的向梅將自己的自然明媚展現淋漓。

本想要立刻回校補齊落下的功課,沒想到上海電影製片廠看中了這個好看的姑娘。

一邊用廠裡的好待遇誘惑著,一邊又拿過來了個劇本《霧海夜航》。

這部電影是由著名藝術家石揮操刀,向梅在其中飾演“何美娟”。

拍完一部又來一部,陰差陽錯的“事業”,徹底絆住向梅學習的腳步。

建築師的夢離她越來越遠。

而除了《兩個營業員》《千女鬧海》《布穀鳥又叫了》等劇本吸引了向梅的目光以外。

還有一位優秀的青年人,讓向梅不願離開。

這個人就是遲習道,當時上影厂的一名小小製片人。

在愛人理解鼓勵中前行

可能是自小受家庭環境的印象,向梅身上有股濃濃的書卷氣息。

推薦文章  華夏中證旅遊主題ETF淨值下跌2.71% 請保持關注

搭配著她那有些英氣,又明媚的臉,《女籃五號》的劇組裡,不少小年輕都對她動了心。

那時候的年輕男女對愛含蓄至極,似乎眼神就能訴說一切,而不用冒昧的行動去“擾人清靜”。

但遲習道是個例外,他喜歡就要直接付諸行動。

向梅不會打籃球,遲習道手把手教導。

夏天天太熱,他就天天在劇組晃蕩,準備好溫水,只等向梅下戲遞過去。

拍夜戲太晚了,遲習道聊著天把向梅送回住處。

拍戲時受了傷,這個男人更是在一旁小心看護,細心照顧。

妥妥男朋友的姿態,把那些不敢將愛宣之於口的追求者堵在門外。

也讓剛與社會接觸的向梅小鹿亂撞。

一部劇之後,28歲的遲習道順利與向梅牽手。

每一次向梅有拍攝任務,遲習道都會盡量錯開自己的工作時間,陪向梅一起去劇組。

如果去不了,他就會細心整理好包裹,裝上跌打損傷藥水。

準備好雨具、薄厚適中的衣物,之後細心叮囑。

被照顧很好地向梅就這樣溺在了遲習道的溫柔海中。

兩人也順理成章的,在1959年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向梅是個典型的“事業狂魔”。

“我那個時候很拼,只要是找上門的劇本,我都不挑角色,只想著用心演好就行了。”

一年12個月,她有8個月都在外拍戲。

結婚前是這個狀態,結婚後也沒有改變。

1959年國慶節,謝晉導演再次找到向梅,想讓她出演《紅色娘子軍》中的“紅蓮”。

沒有和新婚丈夫過多溫存,向梅帶著滿懷歉意,出發前往海南。

“謝導很嚴格,他要求我們必須練掉三層皮,什麼時候看上去有女軍人的樣子了,什麼時候正式拍攝。”

出身書香門第的向梅從沒有吃過那樣的苦。

在海南的太陽下暴晒著,軍姿一點不能差,扛著裝備在泥坑里匍匐。

勞累至極的時候也不能忘記整理軍裝和儀容,哨聲一響就要緊急集合,不管白天深夜。

100多個細皮嫩肉的女孩子在這裡完成了“大變身”。

三個月的磨煉,讓她們沒有一點懶散,好像一個真正的士兵。

向梅很喜歡自己的這種轉變,但一旁看著的遲習道卻心疼極了。

知道向梅對自身的要求,所以遲習道從來不勸什麼,也不說“咱們不演了”這樣的話。

他在海南待了兩個月,在訓練場附近租了個小單間。

時不時熬點湯給向梅補充營養,訓練結束後給向梅揉揉肩,鬆鬆骨。

可誰知道遲習道前腳剛走,後腳向梅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海南的太陽升起來得早,晚上下山卻很晚。

所有演員的晚飯都要等到太陽下山以後才能吃。

為了等一個好的日出景象,演員夜裡兩點半就要到位。

刺眼的陽光、不足的睡眠、跟不上的營養,總是讓向梅頭暈眼花。

那時候她在劇組能受到的最大優待,就是能有把躺椅偶爾休息。

這些向梅都和丈夫遲習道寫了信,但她從沒說自己不演了。

遲習道能理解,也願意尊重向梅的選擇。

再次飛身前往海南,他默默照顧著向梅的日常起居。

被迫息影10年後爆火

“我有場戲,要從卡車上面跳下來。謝晉導演本來讓我做個樣子,但我覺得不好,太敷衍了。”

“等我跳下來演完以後,導演大聲吼我,說我不要命了,連孩子也不顧。”

“當時還是我丈夫替我說的好話,勸著導演。把我扶到一邊後,我見他眼圈都紅了。”

推薦文章  長得好不如“衣品好”,真正適合自己的穿搭,才是最時髦的

這件事讓向梅印像很深刻,她始終覺得丈夫因為自己的工作,承擔了太多。

而這部劇的拍攝時間也很長。中間還有修改,時間線愣是從59年拉到了60年,趕著1961年才上映。

期間1960年,向梅生下了兒子遲晶,連月子都沒有坐完,又趕回劇組。

她十分愧疚和不安,覺得自己是個壞女人,一點不顧家。

是遲習道安慰她的情緒,鼓勵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之後這個男人半放棄事業,自己在家帶孩子。

而公公婆婆那邊的怨言,也被遲習道一個人擔著,沒有讓向梅受到影響。

好在電影上映後呼聲很高,向梅終於從一個見習演員,轉為專業演員。

可在拍完《金沙江畔》《好孩子》等劇之後,她卻陷入了一段“尷尬期”。

當時的影視劇大多描寫農村、軍旅、鬥爭類的故事。

而向梅太好看了,氣質也太過出眾。不少導演認為她缺少一點樸素、悲苦的感覺。

於是她演出的機會越來越少,這讓向梅有些焦躁。

一家三口

“孩子已經快3歲了,這些年你在外面忙事業我們都能理解。現在既然工作不好做,那就慢慢找機會,看看孩子吧。”

婆婆的話讓向梅平靜下來。

這些年在外拍戲,沒有足夠的時間陪著丈夫和孩子,是她心底最大的遺憾。

丈夫給了她無限包容和溫暖,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從沒有跟自己發過脾氣。

向梅覺得自己極其幸運,也的確應該回報丈夫,照顧孩子。

將工作放在一邊,向梅做起了家庭主婦,遲習道開始專心事業。

後來特殊時期到來,向梅更加沒了登台的機會。

特別是自然災害的發生,她的工資也被停了10年之久。

覺得自己不能為家庭做什麼貢獻,向梅想要出去找點別的事情做。

但遲習道不同意,他覺得之前妻子太忙碌了,她應該好好休息。

一離開影壇,就是整整10年的時間,向梅就這樣錯過了自己演員的黃金年代。

1979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想要拍攝一部劇——《保密局的槍聲》。

工作組的人天南海北尋找演員出演“史秀英”,可導演常彥一個都不滿意。

說來也巧,當時他趕場到上海看一部片子,裡面就有20歲時候的向梅。

只一眼他就認定,這才是他要找的“史秀英”。

輾轉到上海詢問,托身邊的朋友打聽。

等他找到上影厂的時候,這一年,向梅已經40歲了。

聽導演介紹完以後,向梅有些退卻。

因為她的年紀與男演員錯的有點多,她怕自己的狀態不能很好地與之對戲。

可看過劇本之後,向梅又很喜歡“史秀英”,很崇拜犀利的那些孤膽英雄。

“別想東想西的,你去試試,如果可以就當圓個夢,以後也不會後悔!”

在丈夫的鼓勵下,向梅再次站在了攝影機前。

《保密局的槍聲》讓她大放異彩。

那一年的各大影院中,最賣座的就是這部片子,向梅收穫了無數粉絲。

在40歲的年紀,她成了最火的藝人。

最美的王后決定退出舞台

工資從原本的48元一個月,漲到了59元,向梅喜笑顏開。

1980年拍《藍色檔案》,1982年應導演沙潔的邀請出演《奇蹟會發生嗎? 》

之後還有《最後的選擇》《飛向太平洋》《流亡大學》《永不凋謝的紅花》等10幾部劇,向梅再次為工作忙碌。

1985年,《西遊記》的導演楊潔給向梅寄信,她希望向梅可以出演西遊記中烏雞國王后。

推薦文章  好傢伙! 《臥鼠藏蟲》的評論區被一星刷屏,文松還是高估了自己

雖然向梅出演過許多角色,但從沒嘗試過古裝扮相,於是她直接予以拒絕。

但沒想到楊潔導演十分堅持。

向梅剛從國外演出回來,楊潔就親自上門,拉了人就去試妝。

只用了兩天時間,一個艷而不俗,大方優雅又雍容華貴的烏雞國王后就在屏幕上定格。

86版《西遊記》中美女無數,而42歲的向梅也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後又出演了《夏日的期待》《月隨人歸》《千里尋夢》等影片。

直到1992年,55歲的向梅宣布退休。

之後依舊有劇本找上門來,但她已經很減少自己拍戲的頻率了。

兒子遲晶早年到國外留學,之後成了一名優秀的導演、製作人。

在圈子裡放開手腳地干,遲晶還為向梅精心創造了電視劇《金薔薇》。

劇中向梅一飾三角,精湛的演技受到了圈內人無數的肯定。

向梅是個非常服老的女演員,除了拍戲以外,她很不喜歡參加公眾性的活動。

從大眾的視線中退出,安安靜靜地過著自己平凡而溫馨的小日子。

2020年,遲習道生病住院。

當時兩張病危通知單交到向梅手中時,她嚇壞了。

但在兒子兒媳面前,她還是要保持鎮定。

每日三頓飯往醫院送,經常說說家裡的小事,讓老伴安心。

每天傍晚扶著老伴坐上輪椅,兩人在醫院的小花園裡轉幾圈,權當散步。

遲習道老是想讓向梅回家休息,不要累著。

“你快點好起來,我就什麼都好了。你照顧我這麼多年,我也應該照顧照顧你,不讓你委屈。”

說這樣的話時,向梅總是微笑著,彷彿年輕時候的事都在眼前閃過。

好在住院2個多月,遲習道轉危為安,回到家中休養。

只是沒想到,低調生活的向梅,會在晚年的時候沒被無良小程序造謠。

“我老伴兒真的很好,沒有他,可能就沒有年輕時候敢想敢衝的我,也沒有老年依舊幸福的我。”

“我兒子兒媳也很好,他們時常回來陪我,出去外地都會給我帶好看的花。不管是生活、個人品行還是事業上,他們都是我的驕傲。”

面對記者,向梅為家人正名。

之後她又說:“如果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也是在我身上。我讓我的丈夫年輕時沒有施展才華的時間。我讓我的孩子在最需要母親的時候,沒有得到充分的母愛,這都是我的過失!”

但生活就是這樣,沒有重來的機會,也沒有在對的時間,彌補過去的可能。

向梅現在的生活溫暖幸福,85歲的她早上起來會拉著93歲的老闆在院子裡做操。

也會和家裡的小狗“貝貝”玩耍。

時光不敗美人,美人歸於平凡,依舊光彩非凡。

祝愿這位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在家今後的歲月裡,守著自己的家庭,直到永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