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詛咒觀眾,是恐怖電影的傳統藝能


週五晚上看完《咒》,我就安心過週末去了,昨天晚上才發現它鬧得沸沸揚揚。

一部大多數人網盤見的恐怖片,能被撕上微博熱搜,也挺罕見魔幻的。

《咒》到底有沒有冒犯觀眾?我想先說一個商業電影的本質。

商業片拍得好不好,很大程度看的是氛圍。

都知道電影是假的,為什麼觀眾還會擔心角色的命運?

因為在某個心理程度上,確實相信那是真的。

術語叫“中止懷疑”,文藝點叫情緒感染力,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看進去了”“入戲了”“有代入感”。

這個中止懷疑的程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電影的口碑。

一個電影氛圍做得好,就能讓很多人有情緒投入,覺得有看頭。

氛圍是劇情台詞、演員演技,還有攝影化妝道具服飾取景剪輯配樂等不同領域共同努力的結果。

一樣的劇本,不同團隊來拍,觀感可能天差地別。

很多翻拍片遠遠不如原版,也可能是雙方造氛圍的能力不在一個檔次。

網上常看到有人問:“某電影這麼多硬傷,為什麼評分這麼高?”

因為它的氛圍強,大家看的時候投入度足夠高,根本不會注意到硬傷。

看爽到,自然給高分,事後再想起有硬傷也無所謂。

也有人問:“某電影分數為啥這麼低?明明劇情很厲害,又嚴密又有內涵。”

但是對不起,氛圍不對,大家看不下去,無聊了就無心去揣摩劇情,再好也白搭。

所有商業類型裡,恐怖電影是最講究氛圍的。

推薦文章  陳鈺琪主演了四部古裝劇,只有一部是大爆款,扛劇能力還是有限啊

別的類型片,只要情節完整,表演到位,風景優美,特效豪華,有社會深度有人性反思……總有可誇的地方。

大家就算看得不太過癮,沒啥情緒波瀾,也總能找個點說服自己,這趟沒白來。

但恐怖片最受公認的標準就是嚇不嚇人,也就是情緒出不出得來。

沒法讓人投入進去受到驚嚇的,自然就不被待見,別的環節很難補上來。

有時候場外因素也有影響,比如看過《驚聲尖笑》貞子被眾人暴打,再回去看《午夜凶鈴》效果就大打折扣。

說回《咒》。

祝福變詛咒這個設定讓許多人大呼晦氣,也有人拿出以前同類影片反駁說這不是新鮮事,前者又指出兩者有本質區別。

其實最早觀眾下詛咒,根本輪不到這種新世紀之後流行起來的互動形式。

幾十年前的恐怖片,就懂得念一句萬能咒語:改編自真實事件。

搜一下經典恐怖片列表,不管是好萊塢還是歐洲各大國的,不管日韓還是港台出品,你會發現其中跟真實事件關聯的比例多到驚人。

連《咒》本身也不例外。

其實哪怕確有真實打底,多半也是主創添油加醋,誇大其詞,有時候甚至一個都市傳說、一棟兇案大宅,都能拿來做文章。

但它們卻煞有其事地表現出逼真,想方設法說服你情節確有其事,世界並不安全。

不管面對殺人狂、外星人、邪教、惡靈、怪物還是某種超自然力量,角色往往並沒有做錯什麼,或只是抵禦不了人性常見的弱點,就淪為淒慘的被害者,對危險無法防備更無力抵抗。

電影也時常在開頭或結尾醒目打出真實字樣,甚至還在結束後加一段角色後事,搞出紀錄片的觀感。

這些虛虛實實的表現,共同播下恐懼的種子,讓人覺得電影結束並不是噩夢的結束。

走出影院或離開電腦手機屏幕,進入外面的世界,這才是新一輪恐怖的開始。

這跟《咒》中詛咒的效果,很難說有太多不同。

推薦文章  大年初一這天為什麼要早起

無神論和心理強大者還可以對《咒》一笑置之,但面對那些更真實的詛咒就不一定免疫了。

說了這麼多,好像是在為《咒》開脫,但其實在我看來它是個不太過得去的恐怖片。

全片採用偽紀錄形式,確切來說是偽紀錄片中“拾得錄像”的小分類,這天然有一些獨特的要求。

它的氛圍就是得給人“我無意中看到了一些很逼真刺激的影像”的感覺。

“拾得錄像”追求粗糙的質樸,甚至故意加上畫面缺失和混亂來增加真實感,後期加工的痕跡越重,越削弱這種體驗。

從很多方面看,《咒》的氛圍都做得遠遠不夠周密。

用雙線剪輯,而且還不是單純打亂時間順序,是你一段我一段齊頭並進的敘述,剪得明明白白的,非但不粗糙,倒像是奔著拿最佳剪輯獎去的。

嚇人環節並不是沒有佳句,房間物品移位,天花板上的壞壞,夜訪阿清師家,地道內外的遭遇,單獨作為網絡小短片,或者各自擴充成《致命錄像帶》的章節,都很合適。

但放在同一個電影完全串味,風格不同互相干擾,反而把驚嚇感都對沖掉了。

電影有很強的悲情意味,女主演蔡亙晏的表演很有層次,母親守護不了深愛孩子的絕望,也可以去隱喻現實中更深刻的恐怖。

可是這一切都是劇情文藝片的風格,跟片中追求的瘆人的臨場感,刺激感官的淒厲張狂,都格格不入,互相傷害。

如果只能二選一,我寧可電影大大削弱恐怖場面,單純做一部親情文藝片。至少這部分的情感起伏更完整統一。

還有些環節也在拖後腿,比如中邪的角色突然沖向鏡頭的手法出現了不止一次,但每次的化妝和表情都滑稽到讓人一言難盡,那明明就是笑點吧。

偽紀錄片中常被詬病的“再害怕也不能丟掉攝影機”的槽點在本片也沒有很好地解決。

另外,簡體字幕把一些台灣用詞換成大陸的,導致和台詞對不上,更增加了齣戲的感覺。

大大小小的瑕疵,都算不上什麼致命缺點,但都在破壞作為偽紀錄片的氛圍。

不斷提醒你,你看的是人工創作、完全虛構、精心修飾過的東西,不是什麼無意拾得的神秘影像。

詛咒的部分,不管認為它是加分的小聰明,還是讓觀眾不悅的冒犯,至少我在看的時候,既不關心,也不想參與,更沒有絲毫情緒投入。

推薦文章  IMDB全球電影排行Top250(36-40)

看到詛咒完成時,我一拍腦門,試著回想了一下,但根本記不全那八個字都是啥。

那這個詛咒到底該不該拍呢?我認為,點子本身還行,但沒啥必要。

不是因為會讓人覺得晦氣,或是有違創作道德什麼的。

而是對一個電影來說,任何它想錦上添花的東西,都得在電影本身的娛樂性飽滿以後,再來添不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