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雨盛、金香起《證人》:關懷自閉症,從“藍色軟糖”到“鯨魚女孩”


《奇怪的律師禹英雨》文智媛編劇的前作《證人》,由李翰導演,鄭雨盛、金香起、李奎炯、廉惠蘭主演。鄭雨盛憑藉這部影片獲第40屆青龍最佳男主角、第55屆百想電影類大賞。

講述一位患有自閉症的女孩智宥目睹了一樁殺人案而成為證人,辯護律師楊淳浩為了證明被告無罪,與證人智宥發生的故事。豆瓣7.8分。

楊淳浩是民律出身,進入大型律師事務所沒多久,老闆指派給他一個刑事案件,一名老人在家中頭套塑料袋窒息身亡,被告人是其家中保姆。

保姆向楊律師表示自己無罪,老人是自殺,她在阻止老人自殺的過程中產生了肢體衝突,撞碎了玻璃。

而目擊證人是住在對面樓的自閉症女孩智宥,她堅定地主張是保姆攻擊並殺害了老人。

楊律師調查中試圖接觸智宥,但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和患自閉症的智宥溝通,而檢察官有自閉症家人,很快獲取了智宥的信任。

故事雖然圍繞著殺人案,但比起查案、庭審的部分,花了更多篇幅放在了律師如何與自閉症證人智宥建立信任關係上。

從向旁人尋求方法、上網搜索自閉症影片,到每天去學校門口等智宥放學,和她玩智力猜謎遊戲,楊律師逐漸發現智宥不僅十分聰明,而且對聲音特別敏感,能聽見微弱的、遠處的聲音。

在建立情感聯繫的過程中,很細節的是,一開始楊律師拿出智力遊戲題集,智宥看了看,還是不理他,往前走去消失在鏡頭中。旁邊同學覺得幼稚,而律師反駁說那是偏見,表示自己也玩呢,然後追上了智宥。

結合結尾劇情,才知道原來那時智宥不是對智力遊戲不敢興趣,而是在裝作“正常”,她知道別的同學會覺得那些東西幼稚,而喜歡幼稚遊戲的她是“不正常”,所以乾脆避開。

律師維護智力遊戲,追上智宥,就是前面說的“保持一樣的步伐”、“進入他們的世界”。

智宥只吃藍色軟糖,因為藍色軟糖是可以信任的。藍色有寧靜、理智、勇氣、自由、清醒等意涵,《奇怪的律師禹英雨》中也有很多藍色的意象,譬如她最愛的鯨魚生活的大海。

同時,心型軟糖也有特別意義,象徵著童心與真心。

推薦文章  《親愛》:嫁進肖家3個媳婦皆命苦,背後是肖家男人骨子裡的薄情

智宥給了律師一顆黃色軟糖,黃色軟糖是她不信任的,說明這時她還不能信任律師,但分享糖果的行為本身,體現智宥是個真誠、善良的孩子。

對照被告給律師的糖,一個特寫鏡頭,比起錢和車,明顯楊淳浩是一個更容易被辣炒豬肉和一顆糖“收買”的律師。對他來說,那是某種承載著無價的信任與真心的物品。那時候他是相信保姆的。

然而,人心真是難測。說著沒什麼可回報的,只能用辣炒豬肉和糖感謝律師的被告,在一審獲無罪宣判時,露出了一抹不可知的詭異微笑。律師這才知道,自己幫助一個殺人犯逃脫了法網······

“人心難測”的台詞一樣在《奇怪的律師禹英雨》第一集中出現了。編劇似乎有意藉智宥和禹英雨的特殊視角,看待這個複雜的、表裡不一的世界。

在法庭上,楊律師利用智宥很難看懂表情中意義這一點,否認了智宥證言的可信度,甚至在辯論時口不擇言說出“精神病患者”一詞刺痛了智宥和媽媽。

然而智宥並沒有因為一審時被羞辱而放棄,在二審時她依舊作為證人出席,從她的話中能感受到一種對真實、正義的追求與確信。

或許文智媛編劇的世界觀中,禹英雨就是代替智宥成為律師的人,是智宥夢想的化身。

得知真相後的楊律師在二審當庭倒戈,不僅用智力遊戲的方式證明了智宥有作證的能力,還揭露了被告的殺人罪行。

兩次庭審的重點都放在對自閉症人士的偏見與正名,對案件本身反而顯得輕描淡寫。比起為被告辯護,現在的楊律師更像為自閉症“辯護”的人。

為自閉症人士辯護的隱含意義,在這部電影中顯得更重要,因為這個世界對這個群體有太多的偏見和歧視,結合法庭對於真相的意義,似乎律師是在為自閉症人士“正名”,向大眾訴說著他們的真相。

當然,律師當庭倒戈成為“第二公訴人”,有違職業倫理,楊淳浩付出的代價就是失去了律師工作,他本人是非常清楚這點的。

豆瓣上眾多影評都在爭論律師的職業倫理問題,卻忽略了這部電影的片名叫做《證人》,而不叫做《辯護人》。

無論是片名、篇幅還是台詞,重心都明顯是落在“自閉症”主題上。

楊律師反水的劇情不僅是為了戲劇性,也是一種被逼到絕境的非常選擇,一味拿職業倫理、司法程序正義批評的觀眾,無疑是忽略了片中的情境!韓國司法環境是如何的?

推薦文章  電影《殘影空間》製作方解析電影發展的三個階段是什麼呢?

一開始就交代了,一個企業生產致癌衛生巾,受害者無數,而楊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幫無良企業辯護,請了15個律師組成豪華辯論團,其中包含前法官、前檢察官,暗示前官禮遇!

看過《秘密森林》一定很熟悉,特指韓國法律界潛規則,法官、檢察官退職後轉行律師,不僅享在職時期待遇,通常第一個案子會給面子,讓其勝訴。

“在權和錢面前就變成棉花棒的就是韓國的法律?”

因為致癌衛生巾案件,一方面交代這個律師事務所是專為財閥權勢者脫罪的生意人,惡評強烈諷刺韓國法商勾結、律師商業化的黑暗環境。

另一方面,事務所老闆為了挽回一落千丈的形象,特意選了這個“保姆殺老人、自閉症當證人、國民審判”的熱點案件,勢必要勝訴造勢,因此不惜動用人脈換掉緊追不捨的一審檢察官。

電影強調的是一種極端黑暗、正義難求的司法情境下,逐漸失去了初心的律師在與一個自閉症女孩相處中拋開偏見、找回初心的過程。

牆上掛著的字即可證明——“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出自《金剛經》,大意是不被聲色所迷惑,透過現像看本質,生平等心與平常心。

故事是建立在一種“非常”情境下,作為律師的主角做出的“非常”選擇,他也付出了失業的代價,編劇並沒有美化其行為。

試想,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正義、遵守律師職業倫理不當庭反水,楊律師大概會有兩個選擇:

第一,把線索和證據都交給檢察官,檢察官再次抗訴。但二審中,檢察官就被踢出去了,結果是保姆維持無罪判決,日後再想重新抓她的話,根據“一事不再理原則”······死路一條。

第二,得知委託人有罪,律師不想為殺人犯辯護可以協商退出,這樣不用違背自己的信念良心、做個好人,也不會違反職業倫理。

只是這樣一來,保姆永遠地逍遙法外,智宥在庭上也將遭到二次羞辱,楊律師真的能做得到冷眼旁觀嗎?

“藍色軟糖是可以信任的。”

楊律師送給智宥滿滿一罐藍色軟糖,收下藍色軟糖的智宥上前擁抱了他,是一種雙向信任的確立。

推薦文章  《楚門的世界》另外一個結局是什麼?他的孩子會成為下一個楚門

整體來說,這部電影的主題是關懷自閉症人士,加上日常諷刺韓國法律界黑暗。作為律政類型來看,結構十分工整但稍顯平淡簡單,反轉也在意料之中。我認為,這部電影的真正價值是對自閉症人士的人文關懷。

這個主題一直延續到文智媛編劇、樸恩斌主演的新作《奇怪的律師禹英雨》,可以看出編劇對這個議題的深入思考,希望通過“藍色軟糖”林智宥、“鯨魚女孩”禹英雨的故事,呼籲人們放下偏見、嘗試走入他們的世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