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金後悔離開德云社,如今有意想回歸,郭德綱同意網友不答應


曹金曾在訪談中說過:“關二爺作證,我要是再回德云社,我就是個XX。”曾經囂張的曹金,如今腸子都悔青了。十年前,曹金不僅毀了郭德綱的生日宴,還寒了師傅師娘的心,如今德云社紅紅火火,曹金也住上了大別墅,當初的恩怨嫌少提起。

就在幾日前,曹金和好友一起吃飯,酒過三巡後,他罕見地提起了德云社。當初他還是德云社最賣座的演員,德云社也沒有形成品牌,觀眾買票不是聽郭德綱就是聽他的,而當時的小劇場規模也不大,所以即使郭德綱想給曹金開專場,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當時的郭德綱還得四處助演,扶持德云社,曹金的收入可想而知,也不會高到哪兒去。這些既是事實,也是無奈。曹金、何云偉、李菁心裡都清楚,但他們就是不說,統一口徑就是德云社給的錢少。

很明顯的一個例子,這些人走後,郭德綱有意提拔岳雲鵬,這時候的德云社已初具規模,觀眾認識了岳雲鵬,並不是只聽郭德綱的相聲,所以在保利劇院給岳雲鵬辦了一個小型專場,刨去劇場費用和其他演員的勞務費,郭德綱一分沒要全部都給了岳雲鵬。的確,曹金在剛離開德云社的時候,身價漲了好幾倍,所以就有人認為郭德綱確實限制了曹金的發展。

如今再看,並不是那麼回事。當初曹金認為自己很牛,甚至養活了半個德云社,結果他離開後,德云社越來越好。

岳雲鵬連上四次央視春晚,人氣和資源一直居高不下,用郭德綱的話說包青花瓷的報紙把自己當成了文物,說的不正是曹金等人嗎?雖然現在他也是賺得盆滿缽滿,但在和朋友喝酒後他吐露心扉,稱這些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很懷念自己在德云社的日子。

回想曾經郭德綱教他背報菜名,他信心百倍地上去,結果越說心裡越沒譜,中途還有觀眾離場,硬著頭皮說完沒一個鼓掌,下場後的曹金在郭德綱身邊懊惱,兩人推心置腹從天黑聊到深夜。沒事的時候,兩人還經常一起逛大柵欄,雖然沒什麼錢但郭德綱經常請曹金吃東西,還經常叫他小金子,兩人的感情也慢慢加深。然而,何云偉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平衡。

郭德綱一直都很喜歡何云偉,而且在教他說相聲的時候,還要防著曹金,這讓他很受傷,並記恨了郭德綱14年,兩人也徹底決裂,曹金還以此來證明郭德綱打壓自己。 2016年郭德綱重修家譜,徹底將曹金從德云社除名,微博千字文罵戰硝煙四起。

推薦文章  Netflix一部在網上被很多人討伐的劇,都說它拍得太過火

而作為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嘴上什麼都不說,其實心裡很心疼父親。雖然曹金離開了,但還在娛樂圈發展,這樣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總有一天會遇到。當記者問郭麒麟遇到曹金會打招呼嗎?他的回答完全體現了高情商、高修養,他說:父親說應該上前和大哥招呼,短短一句話,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一方面展示了郭德綱的寬宏大量,另一方面不給媒體任何炒作的機會,也難怪曹金在酒後還不忘誇讚郭麒麟

他表示,當時郭麒麟還很小很調皮,自己經常會和他出去玩,現在看到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真替他感到高興。

眾所周知,郭麒麟從小跟爺爺奶奶生活,自從被郭德綱接走以後,上到初中就沒再上學,但這並不表示郭麒麟沒文化。郭德綱曾說過,可以沒文憑,但不能沒文化。停止學業後的郭麒麟飽讀四書五經,經常在節目中看他滿腹經綸。按理說從小受離異環境的影響,郭麒麟應該多少有些叛逆,但郭德綱自己爆料:兒子的叛逆期只有兩天。

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嘗試理解父母,也接受了父母做的任何決定。母親王慧對他循循教導,至此才有那句:生子當如郭麒麟。至於曹金是不是真的想回德云社,我們都不知道,但即使郭德綱有心原諒,恐怕還得問問其他人的意願。德云社是郭德綱創辦的不假,但真正發揚光大的還有徒弟們的功勞。郭德綱一直都是個念舊情的人,當初跟曹金鬧得很不愉快,他也沒有把責任推給曹金,而是痛恨那些背後搬弄是非的小人。

退一萬步講,曹金重回德云社,郭德綱如何堵住悠悠眾口?

質疑聲剛一出來,就有網友留言,就是郭老師答應,我們也不答應,不想听郭德綱再唱一遍未央宮,諸如此類的留言數不勝數。郭德綱常說,觀眾就是衣食父母,他們花錢聽相聲就有發言權。再說徒弟們,別的不提,就欒雲平這一個關卡,郭德綱就會左右為難。我們都清楚,曹金離社前,曾打著清君側的名號開除欒雲平,兩人之間的恩怨甚至比郭德綱還深。一邊是曾經的兒徒,一邊是受寵的愛徒,郭德綱如何取捨呢?畢竟這屬於曹金酒後言論,或許他自己也清楚,如今想要回德云社已經不可能了。

推薦文章  胡杏兒遞給譚維維的眼神,凸顯了70後姐姐的無奈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