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曉龍、陳燕民、車徑行、路奇,四位導演追思陳家林


陳家林導演去世的消息,讓他的生前故舊陷入悲傷。他們紛紛以自己的方式悼念陳導,寄託哀思。

路奇導演是陳家林導演20多年的工作搭檔,他在做導演之前一直在陳導的組裡做美術指導。車徑行導演是中廣聯電視劇導演委員會副秘書長,曾在首任會長陳家林領導下開展工作。陳燕民導演是陳家林任會長時期的會長助理,與陳導有著密切的接觸。鄭曉龍導演是現任會長,陳家林導演卸任前提名他接任會長。

以下是他們飽含真摯情感的回憶和感慨。

路奇:他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

陳家林導演往生極樂世界。看到他在遺囑裡寫道:“死不可怕,就像生一樣是天經地義的正常事。不留骨灰,把它撒到大山里或海洋裡。”他對人生悟得如此通透,這也是他的造化。

他活著的時候,我每年都去看他兩三次。就在兩個月前,我還去看過他。他已經好久不出門了,不能到院子裡散步,只能在房間裡邊。他頭腦極其清晰,國內外大事全知道。他說自己的身體只剩了一個腦袋。

陳導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他把他生前該做的事捋得非常清楚,安排得非常好。他曾經拍過那麼多片子,走過那麼多地方,在兩三年前,他的司機開車拉著他故地重遊,了卻心願。

我是1984年,在長春電影製片廠《譚嗣同》劇組,和陳家林導演第一次合作。從那以後的20年裡,我一直給他做美術設計。

陳導在我的藝術生涯中給了我很多的“第一”:電影《譚嗣同》讓我第一次做副美術設計;電影《未代皇后》讓我第一次做聯合美術設計。這樣用年輕人在當時是突破性的。

電視劇《法門寺猜想》讓我第一次做電視劇導演;電影《一輪明月》讓我第一次做電影導演。放手讓一個美術師來做導演,這是多麼大的信任。他是我的導師,恩重如山,永生難忘。

他做事豪爽、果斷、大氣,從來都是順勢而為,不強求。他看穿了一切,游刃有餘,根據不同部門的情況,因勢利導,不會很累。

推薦文章  台女星遭遇太悲慘,三年四位親人離世,父母弟弟接連入獄

他拍了很多優秀作品。他總能看到問題的實質,跟他合作的工作人員非常舒服,都很快樂。我跟他合作20多年不動窩,就是覺得挺好的,折騰什麼,一直在他的大旗下工作。後來形勢變化了,我才出來獨立當導演。

他會為投資方著想,投資多少錢能出什麼樣的片子,量入為出。有些不太好的片子,跟投資額度和拍攝條件有關係。如果他再極致一點,可以拍出更加優秀的作品來。

他最後的安排讓我很有感觸。按正常的思維,應該是找一個好的墓地,給自己一生畫一個圓滿的句號,沒想到他什麼都不留。最後的幾年,不在風口浪尖上了,他在自己小屋子裡把這些事都想明白了。這是他的幸運,他走的時候心情一定是鬆弛的。他這是活明白了,我更加欽佩他。

很多往事歷歷在目,這兩天心情很沉重。我祝福他在天堂裡更快樂,更好地生活。

車徑行:他堅持正說歷史

電視劇的文化態度與文化堅守,是電視劇導演藝術的基礎和本真,陳家林導演在他的導演生涯中汲取了我們民族賴以生存的豐厚土壤和養分,為億萬電視劇觀眾奉獻了寶貴的精神食糧。

在《努爾哈赤》《聊齋之鸚鵡奇緣》《袁崇煥》《唐明皇》《武則天》《賀蘭雪》《遠東陰謀》《漢宮飛燕》《漢武帝》《法門寺猜想》《太平天國》《康熙王朝》《江山風南情》《大清風雲》《大敦煌》《楚漢爭雄》等劇中,他營造出了精準的歷史氛圍,平衡了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的關係。

他堅持正說歷史、解讀歷史,而非篡改歷史、戲說歷史。他拓展了中國電視劇的文化版圖,形成了具有鮮明時代特點和中國特色的陳家林電視劇文化現象。

陳家林導演的作品古今交疊、詩意盎然、大氣磅礴、浪漫恢弘。在多元文化生態的環境中,與歷史對話,與現實對話,與未來對話,詮釋著中華民族自強不息、探索創新的精神。

他忠實於自己對人生獨特的體驗,忠實於自己的藝術個性,更忠實於電視劇藝術獨立的美學特徵和表現手段。他的作品風格凝重、昂揚,在平穩敘事的節奏中蘊含著波瀾壯闊。

若是中國沒有陳家林這樣一位導演藝術家,那中國電視劇觀眾該有多大的遺憾啊。

推薦文章  汽車電氣化後柔性裁員:車企向員工推薦新工作並協助填寫簡歷

陳燕民:他是一個寬厚長者

陳家林導演是電視劇導演委員會首任會長,我之前一直給老爺子做會長助理。

他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和切身體會有四點:一是有容乃大,他是一個寬厚長者,視協會如家族,視會員如家人;二是大處著眼,凡事首先把握大方向,從不斤斤計較;三是目光長遠,為協會,為會員思久慮後,主張扶植年青人,甘為年青人鋪路墊階;四是遇事果斷,胸有成竹,佈置工作目標明確,觀念清晰,量能施任。

鄭曉龍:他是導演委員會的定海神針

他是我們的老會長,前些年心臟不太好,做過搭橋手術。

他一直在一線工作,過了70歲也沒停下來。也就是最近幾年,才開始真正休息。他是非常優秀的電視劇導演,歷史文化修養深厚。

他是電視劇導演委員會的創辦人。在這裡,我跟他有了較多的接觸。他看問題的方式、角度,對世界的宏觀認知,非常有水平。他希望能團結導演,為導演服務,幫導演維權,提高導演素質。他是協會的定海神針,有他在大家就很放心。

他私下里喜歡說笑話,到正式場合說實在話。導演委員會換屆時,我們都希望他接著做會長,但他因為年齡問題退下來,推薦我當了會長。

組建導演協會,他居功至偉。他的作品,對今後的歷史劇創作有重要的指導意義。我很懷念他,希望他一路走好。

【文/李星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