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淑貞失利後,邱禮濤找來溫碧霞,用一部另類之作解決南燕的困局


80年代末,港片市場正式實施“電影分級制度”。

隨著創作市場的開放,不少導演開始嘗試放開電影題材的表現尺度,而不少女星也開始嘗試演技突破,試圖以大膽、奔放的表演,開闢新的事業道路。

在這樣的時代環境影響之下,邱淑貞、葉玉卿、葉子楣、翁虹、李麗珍等人,也憑藉銀幕形象的自我突破,在90年代初的港片大銀幕上,迎來了事業新峰。

1995年,身處事業低谷期的溫碧霞,也產生了轉換戲路、自我突破的念頭。

80年代初,溫碧霞正式進入影壇,並憑藉《靚妹仔》、《停不了的愛》、《地下情》、《我未成年》等作品,塑造了不少經典的“叛逆少女”角色。

然而進入90年代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叛逆少女”的人設顯然已經不再適合於溫碧霞。

為了尋求轉型,彼時的溫碧霞先後與洪金寶、劉德華、張耀揚合作了《一觸即發》、《五虎將之決裂》、《蠻荒的童話》等作品,可是市場反響都不突出。

大銀幕受挫後,溫碧霞退而求其次,走入了電視劇市場,出演了TVB的《火玫瑰》、《愛生事家庭》、《恨鎖金瓶》等作品。

這些作品開播後的表現也不太理想,其中的《恨鎖金瓶》,還成為了當時TVB收視率最低的電視作品。

面對接連的事業挫折,1995年時的溫碧霞,也決定效仿邱淑貞、李麗珍等人,在大銀幕上來一場自我突破。

而彼時的邱禮濤導演,也給了溫碧霞一次自我突破的機會,讓其出演了電影《驚變》。本期,我們就來聊聊溫碧霞的這部突破之作——《驚變》。

一:創業受挫的南燕,票房失利的邱淑貞

這部《驚變》是溫碧霞的自我突破之作,也是南燕的事業轉運之作。

90年代初,港片市場進入了蓬勃發展的巔峰期,不少電影創作者,都選擇了成立電影公司,走上獨立製片的道路,南燕便是其中之一。

南燕的名字,可能會讓不少觀眾感到陌生,但說起他的作品,相信喜愛港片的觀眾都會倍感熟悉。

早年的南燕,以編劇的身份進入影壇,《監獄風雲》、《學校風雲》、《伴我闖天涯》、《我在黑社會的日子》、《俠盜高飛》等故事劇本,都是出自南燕之手。

值得一提的是,在《古惑仔之戰無不勝》裡,南燕還客串了“黎胖子”的角色。

1995年,南燕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南燕製作有限公司”,想要在彼時的港片市場之上大展拳腳。

為了打響公司的名號,這一年的南燕,找來了任達華、邱淑貞、尹揚明、霍瑞華等人,組織拍攝了動作片《我是一個賊》。

這部《我是一個賊》,可以說是匯集了動作爽片的所有要素,精彩的槍戰、緊湊的劇情,還有任達華、邱淑貞兩位實力大咖助陣。

然而,該片上映後的效果,卻並不理想。在1995年的港片市場上,這部《我是一個賊》只獲得了450多萬的票房成績。

公司剛開業就遭遇挫折,這讓南燕的心中頗感不快。為了擺脫創業困局,南燕找來了邱禮濤導演,為自己出謀劃策。

90年代初的邱禮濤,是港片市場上出了名的“快手導演”。這一時期的邱導,不僅拍片速度快,還善於以小搏大,時常利用限制級的創作題材,以小成本博取大票房。

邱禮濤導演認為,《我是一個賊》裡“善良綁匪在心機人質的教唆下,一步步變壞,一步步作惡”的故事,十分有創意,如果能用限制級的拍攝手法表現出來,應該會獲得更好的票房效果。

南燕對於邱禮濤的這個想法,十分贊同,於是找來了自己的學生秋婷,對《我是一個賊》的劇本進行修改,結果就有了這部《驚變》。

推薦文章  準備好迎接今年的意外收入了嗎?手把手教你2021 年退稅申報,學生黨、上班族都有

在《我是一個賊》裡出演“老實綁匪”的任達華,因為人物刻畫得過於出色,所以在這部《驚變》裡,邱禮濤選擇讓他繼續出演“老實綁匪”的角色。

而在女主角的選擇上,邱禮濤放棄了邱淑貞,選擇了溫碧霞。這番機緣之下,溫碧霞也憑藉這部《驚變》,實現了自己的銀幕突破。

二:反轉不斷的故事,揭示人性的寓言

和《我是一個賊》一樣,這部《驚變》也是圍繞一起“綁架案”展開,不過相比於《我是一個賊》的爽點十足,這部《驚變》則顯得分外壓抑。

電影一開始,一名女子墜樓身亡,麥sir(黃子華飾演)負責了這起案件的調查。

麥sir發現,女子墜樓前,曾留下一封遺書。在遺書裡,女子表示自己出軌了公司的老闆,可是老闆卻不願意拋棄家庭,和她在一起,所以女子選擇了輕生。

麥sir對女子展開調查,發現女子的丈夫叫“徐展東”(任達華飾演),而女子的老闆則是富商“林國財”(張堅庭飾演)。

麥sir本想對徐、林二人展開傳喚,然而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

徐展東突然下落不明,而林國財遭到了一個蒙面人的襲擊,蒙面人不僅將其打傷,還綁了他的妻子“可怡”(溫碧霞飾演)、兒子家超。

其實,綁架林國財妻兒的人,正是徐展東。妻子墜樓後,徐展東心中憤怒,想教訓林國財一頓。可是在打鬥中,林國財的妻子可怡,一不小心扯掉了徐展東的面罩,為免身份暴露,林國財只好將其抓走。

林國財的老同學“阿彪”(敖志君飾演),在一家船舶租賃公司上班。徐展東從老同學的公司,租了一艘遊艇,並將可怡母子二人,關在遊艇裡,之後將游艇開到了大海之上。

這一夜,可怡的兒子發高燒,哭個不停。徐展東擔心孩子出事,於是將嬰兒帶到了醫院交給了護士,之後匆忙離開了醫院。

護士發現嬰兒無人看管,於是報了警,麥sir趕來現場,發現這個嬰兒正是林國財被綁架的兒子。

徐展東返回游艇,結果發現阿彪來到了遊艇上。

阿彪得知徐展東綁架了一名人質,看在老同學的情分上,他不打算告發徐展東。但是作為補償,他想從贖金里分一筆。

徐展東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阿彪,並表示自己沒打算綁架,抓住可怡實屬無奈。阿彪認為,現在已經勢成騎虎,不如索性向林國財要上一筆。

第二天,徐展東離開遊艇,找了一個公共電話亭,向林國財索要贖金。

而負責看守人質的阿彪,卻起了邪念,相對可怡實施侵犯。幸虧徐展東回來的及時,才阻止了阿彪。

經過這兩番波折,可怡發現徐展東的內心,其實還是挺善良的,他只是單純想為去世的妻子報仇而已。

接到勒索電話後,林國財報了警,並將一切告訴了麥sir,而麥sir也安排人手,打算在交贖金的時候,對匪徒進行抓捕。

交易當天發生意外,麥sir的圍捕計劃失敗,徐展東、阿彪拿到錢後順利逃走。

當夜,可怡返回家中,林國財看到老婆歸來,喜出望外,還表示劫匪們挺講誠信,拿到錢後,立馬就放人了。

然而可怡卻一臉憤怒,質問林國財,為何要拿一袋子廢紙,去和綁匪交易,是不是存心要讓綁匪撕票?

林國財不明白妻子在說什麼,於是叫來了麥sir,為妻子錄口供,而可怡也將自己經歷的一切,告訴了老公、麥sir。

交易當天,劫匪從林國財的手中,拿到了一個袋子,以為袋子裡都是錢,沒想到袋子裡全是廢紙。劫匪們認為,林國財不肯為自己的老婆付贖金,於是就放棄了“綁架”,將可怡放了回來。

推薦文章  香港疫情嚴重:視後胡定欣確診,張偉文病危,陳豪居家隔離住陽台

麥sir追問可怡,是否認識劫匪的面容?可怡表示,劫匪在遊艇上,並沒有蒙面,所以自己認得他們的面容。

聽了可怡的話,麥sir感覺十分奇怪,一夥劫匪沒有蒙住人質的眼睛,也沒有蒙面,沒有拿到錢,還將人質放了回來,一切都太反常了。

正在此時,麥sir發現,失踪多日的徐展東也突然出現了。麥sir找徐展東問話,詢問他的去向,徐展東表示妻子去世後,自己心情不好,於是去外地旅遊散心了。

麥sir認為,徐展東很可能就是綁架可怡的兇手。畢竟,他妻子剛墜樓,林國財的老婆就被綁架了。

在警局,麥sir找來可怡,確認徐展東的樣貌。可怡表示,徐展東並不是綁架自己的匪徒。

可怡的證詞,讓麥sir的調查陷入了僵局。

與此同時,可怡開車出門時,剎車失靈,險些喪命。小區的保安告訴可怡,林國財在夜裡“修理”過可怡的車子。

而幾名探員在河邊發現了一具“男屍”,經過確認,這具男屍正是船舶租賃公司的員工阿彪。

麥sir對阿彪失踪前的情況,展開了調查,結果發現,阿彪失踪前,曾向徐展東租借了一輛遊艇。

麥sir認為,阿彪的身亡與徐展東可能有關係,於是到徐展東的家中進行了走訪。走訪結束後,麥sir離開,而可怡也在此時,來找徐展東。

交談中,二人說起了之前在遊艇上發生的故事。那天,阿彪、徐展東從林國財手中拿到了一袋子贖金,打開後卻發現,袋子裡全是廢紙,根本沒有贖金。

阿彪怒從心頭起,想要撕票。性格淳樸的徐展東,出手阻止,結果在扭打中,阿彪意外身亡。

看到自己“失手殺人”,徐展東內疚不已。一旁的可怡,勸慰徐展東不要太過自責,並建議徐展東處理掉阿彪的“屍體”,放自己回去,大家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不知所措的徐展東,接受了可怡的建議,這才有了之後“警局”的那一幕。

返回家中的可怡,發現丈夫林國財,對自己起了“殺心”。林國財在外面沾花惹草,可怡一早就知道,二人的夫妻感情十分緊張,但為了年幼的孩子,可怡還是想維持住這段婚姻關係。

林國財也不想與可怡離婚,因為他現在所享受的一切財富,都是可怡父親留下的。可怡被綁架後,林國財心生邪念,想藉綁匪之手幹掉可怡,然後繼承家產。

豈料可怡平安歸來,於是林國財又在可怡的車子上動手,希望製造交通意外。

可怡識破了丈夫的心思,她認為徐展東是一個值得託付的老實男人,於是她將兒子的監護權,財產的繼承權,全都移交到了徐展東的名下,並打算與林國財離婚。

林國財捨不得財產,堅持不離婚。於是可怡帶著兒子,搬到了徐展東的家中,與林國財正式分居。

得知妻子將財產與兒子的監護權,全都移交給徐展東之後。林國財心生毒計,製造了一起意外,“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隨著兒子的去世,可怡之前立下的“監護權、繼承權轉移協議”也失去了法律效益,林國財再度獲得了爭奪財產的資格。

看到林國財如此決絕,可怡也開始教唆徐展東,前去幹掉林國財。在可怡的一次次暗示之下,徐展東鋌而走險,幹掉了林國財。

麥sir也在案發現場,將徐展東抓獲。被捕後,徐展東交代了之前“綁架案”、“阿彪命案”的經過,並獨自扛下了一切罪行。

然而,一切遠不像徐展東交代的那樣簡單。麥sir通過推理髮現,徐展東妻子的墜樓案,並不是意外而是“謀殺”。

可怡早就知道林國財與徐展東的妻子有染,於是找到徐妻,想讓她遠離自己的丈夫。然而徐妻並不理會,於是可怡將徐妻推下樓,還將現場偽裝成了“自殺”的模樣。

推薦文章  正月裡還是年!夏雨的手寫春聯真驚艷,遒勁有力,娛樂圈裡的NO.1

之後,可怡意外遭到綁架,她也意外發現了徐展東的淳樸,於是便教唆徐展東,幹掉了阿彪、林國財。

可是,這一切都只是麥sir的推測,沒有真憑實據。最終,麥sir只能將徐展東收監,可怡雖然家庭破碎,但她自己卻安然無事。

三:擺脫困境的南燕,突破無果的溫碧霞

對比於《我是一個賊》,我們能在這部《驚變》中發現不少相似的電影元素。比如,一男一女一嬰兒的經典橋段設計,笨賊遇上心機人質的故事結構。

值得一提的是,《我是一個賊》的導演敖志君,也在這部《驚變》裡進行了角色客串,出演了片中的“阿彪”一角。

相比於《我是一個賊》的簡單明快,這部《驚變》將更多的筆墨,放在了思想主題的表現上。

該片裡,邱禮濤導演巧借一起意外不斷地“綁架案”,對人性進行了深刻的諷刺,同床共枕的夫妻,在利益與誘惑面前,最終走向了貌合神離、同床異夢。

本以為能為妻子報仇的老實劫匪,在經歷了一連串的事故之後,反倒是成為了心機者的替罪羊。而心機算盡的可怡,自以為擺平了一切麻煩,卻不料自作聰明,反而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一場又一場的意外戲碼背後,是對人性陰暗的一次又一次嘲諷。

1996年,這部《驚變》在港片市場上映後,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口碑,並拿下了750多萬的票房成績,位居該年度港片票房排行榜的第30位。

《驚變》的大受好評,讓南燕的“南燕製作有限公司”,獲得了不錯的觀眾基礎。而在隨後的1997年,這家公司也拍出了港片經典——《陰陽路》,自此在港片市場一戰成名。

相比於時來運轉的南燕,在這部《驚變》裡出演女主角的溫碧霞,就略顯可惜了。

在該片中,溫碧霞不僅對腹黑角色展開了表演嘗試,還在表演尺度上進行了不小的突破。然而該片之後,溫碧霞的電影之路,並沒有迎來太大的轉機。

反倒是1996年的武俠劇《圓月彎刀》,讓她迎來了新的事業機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