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愛豆臉”扎堆,跟科班演員一比,差別就出來了!


要說在《夢華錄》之後,大家原是最期待仙俠亂戰的。

酷廠有楊紫的《沉香如屑》,男女主幾世輪迴,虐戀非常。

桃廠有虞書欣的《蒼蘭訣》,大魔王與小蘭花互換身體,上演天界傳奇愛戀。

就能連鵝廠自己,手上都有《玉骨遙》這張王牌在。

肖戰任敏首次合作就扮演師徒,命定不能相遇,但最終卻攜手一生。

這三部,哪一部抬上來都可以。但偏偏,仙俠月還沒到,《星漢燦爛》先來了。

從定檔到上線,短短不到兩週就完成了所有,可以說它預熱短,是空降。

接的還是《夢華錄》的大盤,壓力可想而知的大。

男女主吳磊與趙露思,有路人緣有口碑,但怎敵得上劉亦菲陳曉。

可就在大家擔心唱衰的時候,這部劇硬生生接住了大盤。

上線四天之後,就穩穩拿下全網熱度榜單第一。

除了越發精彩的劇情之外,這部劇啟用愛豆的數量也算得上是近期之最了。

當“愛豆臉”扎堆出現,跟劇裡專業出來的演員一比,這差距就出來了!

新人愛豆齊刷刷出現,狀態與角色貼切,原生感是重點

《星漢燦爛》給到新人的機會,真不是一般的多,光是目前出了場露了臉的就有六位。

除程少商同胞哥哥程少宮的扮演者趙子麒外,均是“創造營”系列選手。

現今戲份最多的,當屬是腹黑狐狸袁慎了。

推薦文章  明明是美女,卻一演戲就容易“崩”的六大女星,最後一位太可惜了

在燈會上與程少商有了初見之後,又因為師父有事情要交代,一來二去就與程少商成了好友。

即使觀眾在知道凌不疑的官配的情況下,也依然覺得程少商與袁慎也很是般配。

袁慎是外表活潑,實則內心敏感的才子,對程少商很是癡情,同時自己也是野心滿滿。

總是持著一把扇拂拂而來,溫潤作揖,盡顯禮貌周全。

李昀銳詮釋的袁慎,不說的話真沒多少想到他曾經是個愛豆。

常年的體育鍛煉與學識上的豐富,讓他在儀態與眼神能夠有古人的氣場。

他的臉型雖是偏長的,可放在古裝劇裡就剛剛好。

束起頭髮後五官分佈得當,原生的膠原蛋白使得他看起來有生機感。

如果說李昀銳的臉原生感強,乍一看都不那麼像愛豆的話。

那麼何昭君的扮演者陳意涵,當初在熒幕上就是典型的愛豆臉。

五官線條圓潤,棱角少,面部顴骨不明顯,配上小鹿般純淨的雙眼。

平常寫真也是以領家妹妹風格為主,是妥妥的甜妹了。

現代感極重的她,得益於劇組在設計髮型時,將她兩邊的臉頰肉天然修飾了一些。

而後將額飾戴上,有了儀態訓練的加持。

鏡頭下的陳意涵雖不如李昀銳那樣古風味重,但算得上是中規中矩。

除開他倆之外,其餘“愛豆臉”出現在畫面裡。

也沒有很強的違和感,在精緻的同時也做到了古風韻味。

推薦文章  “高開低走”的4部古裝劇,《鏡雙城》上榜,全看完的也是厲害了

之所以能有這樣好的效果,是因為內娛愛豆大多是雙擔的。

既要表演唱跳,同時也在不斷進組,在兩邊都有要求的情況下,大面積地動臉是絕對不會採用的。

他們不像海外愛豆,公司製定了團隊概念之後。

就必須為了概念而調整風格,在妝容上多以濃妝出現。

縱看內娛愛豆,真正天天染髮,濃烈眼妝出現的少之又少,沒有刻板印象之後就很容易轉型成功。

這或許就是《星漢燦爛》大批量啟動愛豆,但卻一點都不擔心的原因吧。

當然了,“愛豆臉”雖然不違和,但放在一群科班臉裡面也是差別明顯的。

吳磊曾黎眼神戲足夠,演技遠遠超越同組演員,割裂感仍存在

劇組就是愛豆一塊,科班演員一塊。

趙露思的屬性算是一半一半,這使得劇目的割裂感還是蠻嚴重的。

愛豆出演古裝劇,臉雖是過關了,但眼神戲卻很難達到標準。

要是演大喜大悲,他們能演出來,但要是要求稍微細微一點的細節,就很容易眼神空洞。

而受到過專業培訓的演員,就不大會有這樣的問題。

吳磊曾黎,一個北電一個中戲,前者在角色特輯裡,演繹了悲痛,遲疑,不解等三種情緒。

悲傷時是青筋暴起,眼直盯著看,而遲疑時是原本睜著眼,但下眼瞼卻猛地一縮。

最後身受重傷跪在地上,鏡頭一抬過來,他微微搖頭,雙眼很是無辜。

遮住下半張臉,光看眼睛就能了解到演員彼時的情緒。

推薦文章  《心居》大結局:施母割腕去世,顧清渝異地再婚,施家回歸平凡

而後者,用一段才生產完,就被逼著與至親骨肉分離。

紅著眼戀戀不捨的表演,就證明了她的實力。

在演技遠超同組演員的基礎上,能看到學院在選學員的時候。

尤其偏愛面部輪廓有棱角的,這樣的臉很適合與光影磨合,同時也很適合塑造角色。

如果說“愛豆臉”是圓潤的精緻娃娃的話,那麼“演員臉”就更偏向於立體雕塑,這差別就明顯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