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原標題: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不知為何,瘋狂流傳著關於蘇東坡與張懷民的段子–「蘇東坡騷擾張懷民」。說張懷民其實已經睡覺,不過被蘇東坡強行叫醒,於是才有了「蓋竹柏影也」的錯覺。這個梗想必的來源大家都清楚,畢竟中學課文《記承天寺夜遊》便是這個網絡段子的原型。

蘇東坡與張懷民的故事或許很多人都知道一些,但蘇東坡與他的弟弟蘇轍的故事,你是否知道呢?做蘇東坡的弟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因為蘇東坡一生不是被貶,就是在被貶的路上,而弟弟蘇轍不是在撈哥哥,就是在撈哥哥的路上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蘇轍為了撈哥哥,一路爬到了宰相的位置,甚至有人說,弟弟最後的選擇就是要麼坐上龍椅,要麼爬上龍床,雖是玩笑話,但足以見出弟弟為了撈哥哥所付出的努力。而這一切,還要從兄弟二人自幼讀書培養出來的感情說起。

兄弟情深

從宋仁宗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蘇軾出生,寶元二年(1039) 二月二十日蘇轍出生,到嘉祐六年(1061)二蘇應制科策試,蘇軾、蘇轍共同度過了輕鬆純然的年少時期。他們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八歲時,二人跟隨天應觀道士張易簡學習。三年後,母親程夫人的諄諄教誨伴隨著他們成長,她傳授給兄弟二人學識與修養。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在這期間,發生過一件影響蘇軾性格的趣事,程母為兄弟二人讀《范滂傳》,為范滂感到嘆息。范滂是東漢名士《後漢書 》記載:「滂有澄清天下的志向。」曾以「清節」為郡人稱道 ,後因東漢黨錮之禍下獄而死。

蘇軾就問母親:「我長大了要像范滂那樣做一個正直的人,母親您同意嗎?」對於小孩子而言,能提出這樣的問題已經很不容易,但聰明的程母並沒有正面回答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可以做范滂 ,我就不能做范滂的母親嗎?」這一回答顯然是對兒子的肯定,但這種反問的語氣更加堅定了這種態度。

推薦文章  男人到了中年,最想要的婚姻生活,就是這三種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這也為蘇軾後來正直的政治理念打下了基礎,也是屢遭貶謫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小兩歲的弟弟反倒性格沉穩,處事圓滑。慶曆七年( 1047) ,蘇洵奔喪回家後,蘇軾、蘇轍就跟 著父親學習,二人聰慧好學,又深受「發憤著書」的父親的影響,很快成長為學識廣博的青年。

這一階段二人並未創作有關兄弟情誼的詩歌,但從他們後來回憶過去的詩作來看,二人專心於讀書,形影不離,正如蘇轍所言:「我們小時候沒有分離過一天。」蘇軾和友人晁端彥提及: 「我直到二十歲都沒有朋友,當時身邊只有我的弟弟子由。」可就是從小形影不離,感情深厚的兄弟倆怎麼也沒想到日後的他們,相見時難別亦難。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宦海沉浮見真情

嘉佑元年,蘇軾兄弟離開四川,赴京應舉,次年同榜中進 士,一時名噪京師。當時的文壇領袖歐陽修對蘇軾極為讚揚,曾對周圍人說:「老夫當避此人,放出一頭地。」

嘉祐六年( 1061) 十一月,蘇軾獨自赴鳳翔任,二蘇由此經歷了長達三年的分別。蘇轍在蘇軾走後想到兄長將要路過澠池,作詩言: 「遙想獨游佳味少,無方騅馬 但鳴嘶」,蘇轍遙想起曾經和父兄共游的經歷,懷念萬分,想到兄長獨自赴任,必定非常孤獨。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蘇軾收到來信後,寫詩回答蘇轍: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而在分別的三年中,二蘇亦時常詩歌往來,熱切地表達對彼此的思念之情。元豐二年,「烏台詩案」爆發,蘇軾在獄中受盡了折磨,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於是寫詩與蘇轍訣別,《獄中寄子由二首》:「與君世世為兄弟,更結人間未了因。」感情深沉,發自肺腑,是蘇軾兄弟情意的真摯表露。

推薦文章  《王牌》播出時間再次調整,直面湖南衛視王牌節目,勝負已見分曉

「百年未滿先償債,十口無歸更累人。」蘇軾想到自己死後家眷都要託付給蘇轍,拖累弟弟,萬分愧疚。實際上蘇軾被捕時,蘇轍不顧自身貧苦,將其家眷接至自己身邊,一同生活。不僅如此,蘇轍還上書神宗: 「臣這一輩子就一個哥哥,相依為命,臣希望用我的官職換取陛下留我哥哥一命。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兩首詩傳至神宗手中,神宗也為其兄弟情誼所感染,再加之蘇轍的多方活動,蘇軾才死裡逃生。元豐三年( 1080) 正月,蘇軾出獄,赴黃州途中路過陳州,蘇轍遠奔兩百里探望蘇軾,對弟弟因自己受牽連被貶的愧疚與此時的感動兩相交織,蘇軾感慨萬分。而後言: 「別來未一年,落盡驕氣浮……但余無所還,永與夫子游」蘇軾深知自己性格放縱,因言獲罪,應當學習弟弟的為人處世,所以在詩中以「夫子」稱呼蘇轍。

元祐年間,蘇軾兄弟深受執政的太皇太后高氏賞識,官場上一片坦途,蘇轍甚至達到個人政治生涯的最高位,官至副宰相。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而晚年的兄弟二人卻屢遭貶謫,紹聖元年(1094) 四月,蘇軾被貶英州,蘇轍貶於汝州,同年六月,蘇軾責授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蘇轍也降授左朝議大夫、知袁州。七月十八日,蘇轍再次被貶筠州,十月蘇軾遷惠州。

從紹聖元年(1094) 宋哲宗親政到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1101)七月,蘇軾去世。這一階段,二蘇數次被貶,長達八年間,二人僅相聚兩次,每次時間都不長。在漂泊中,二人之間更多是分享近日生活、探討養生之道以及家中小輩們的成長等等。但正是因為二蘇深藏內心的兄弟情誼,以及由此生髮地對彼此真誠的關心愛護,方能如此自然真摯地書寫。二人兄弟情誼看似平淡如水,實則深沉醇厚。

做蘇東坡的弟弟是啥體驗?為撈哥哥一路干到宰相,蘇轍:我太難了

小結

二蘇從朝夕相處的少年時,到共歷親人離別的青年時,再到進退生死的中年時,最後到彼此挂念的暮年時,二蘇經歷著空間意義上的聚散離別,內心卻始終相守。

推薦文章  安以軒瘦太狠了!肩膀過分單薄撐不起毛衣,打扮廉價闊太範全無

能夠位列唐宋八大家的蘇軾蘇轍兩兄弟自然不是泛泛之輩,對於人物歷史,更應該遵從歷史,還原歷史。對於網絡流傳關於蘇軾蘇轍的段子,說什麼蘇軾日常:想弟弟,吃好吃的,想弟弟。蘇轍日常:撈哥哥,爬高撈哥哥,爬更高撈哥哥之類的段子,大家閒暇之餘調侃一下就行,不必過於當真。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文章來源: https://twgreatdaily.com/be1537a9f790811697356fa025874e7e.html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