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白蛇傳·情》出圈記


編者按

近年來,廣東聚焦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要求,引導創作國內首部4K全景聲戲曲電影《白蛇傳·情》,去年上映僅20天就登上中國戲曲電影票房榜首。與此同時,電影《白蛇傳·情》觀影群體中35歲以下的佔比近90%,讓這部電影從戲曲電影、粵劇迷的圈層中實現“跨界”“破圈”,引發口碑裂變。

今年5月20日,電影《白蛇傳·情》重新排映,再次引發關注……

雖然仍有“三翻四抖”“出手開山”,白素貞、小青、許仙、法海卻終於從舞台的聚光燈裡走了出來,鮮活地走到了觀影者身邊,完成了對當下價值的對焦與融入

◎《南方》雜誌記者/蔣玉發自廣州

◎本文責編/曹建民

白娘子站在水中孤石上施法,白色水袖舞動處,巨浪翻騰而起,與法海佈置的袈裟結界迎面相撞,整個金山寺被水浪沖刷激盪。畫面中,湖中水浪的浪花是白色,湖水與金山寺是濃濃淡淡的墨色。水墨交融的一刻,一種獨屬於中式審美的視覺張力征服了觀眾。

2021年,國內首部4K全景聲粵劇電影《白蛇傳·情》首度將特效技術等融入粵劇戲曲電影中的作品罕見“出圈”,成為中國影史戲曲類電影票房冠軍。

今年5月20日,在電影行業受疫情影響巨大的背景下,電影《白蛇傳·情》在廣州重映,被粉絲解讀為一場“救市”。

白蛇傳這樣一個已經被不同藝術領域的歷代名家大師反复演繹過的題材,如何通過“電影+”的方式,實現“出圈”?

傳統文化的創新呈現

對於導演張險峰來說,他和電影《白蛇傳·情》故事要從2017年廣州清晨的一家電影院說起。那是一場粵劇電影。張險峰落座後環顧四周,觀眾多是中老年人。

作為嶺南文化的象徵之一,2006年,粵劇名列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9年被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當時的情況是:粵劇愛好者以講粵語的中老年人居多。

當小眾的粵劇,遇到電影這種大眾藝術形式,挑戰不可謂不大。如何努力提煉粵劇的傳統文化之美,讓電影《白蛇傳·情》被大眾接受,讓其與當代生活、時代精神同頻共振,這是主創團隊面臨的最大課題。

電影《白蛇傳·情》的故事來自民間傳說,而各個戲種的《白蛇傳》都是在承襲田漢1950年改編的京劇《白蛇傳》的基礎上,再經由不同的藝術家改編而成。在戲劇的不斷演繹之下,白蛇傳的人物形像是高度臉譜化的,善惡美醜的標籤根深蒂固,這與當下的文藝作品的需求顯然不相適應。

“要能夠與當代生活、時代精神接通,必須從情節和人物塑造上下手,讓電影的角色更具現代性,與當下觀眾產生共鳴。”主創團隊在一次線下觀影的交流中直言。事實上,在電影策劃之初,通過創新手段打造其當下性就被確立為目標。

推薦文章  《東遊傳》也已經定檔,導演實力不是很強,演員陣容也不是很出色

然而,古老的“粵劇”與“電影”的加法,難度遠超想像。在技術層面上,粵劇作為地方戲曲,要完美融入電影的敘事手法之中,就要求主創團隊根據電影的規律對粵劇元素作出調整,意味著要重新調整粵劇的詞牌、唱詞和編曲,甚至唱、念、做、打等各個細節。

這個過程漫長而痛苦,卻也充滿激情。最終呈現的結果令人驚喜,人物“立住了”:廣東粵劇院院長曾小敏演繹的白素貞,果敢剛毅又敢愛敢恨,毫不矯揉造作;在文汝清的詮釋下,許仙角色的書生形象摒棄軟弱、自私的一面,善良、感恩,不顧一切去追求愛情,讓這份“情”更有說服力;國家二級演員朱紅星扮演的小青在電影中對法海的這一罵,也讓小青角色愛恨分明,和年輕觀眾產生強烈共鳴;法海的形像也從純粹的丑角進行重新調整,扯下“衛道士”的面具,增添了厚度與深度……

於是上映時,觀眾們看到了從“情”的角度全新詮釋的白蛇傳故事:這裡面有堅貞的愛情、有姐妹的親情、有敢愛敢恨、有不屈抗爭,連不近人情的惡毒的法海,也回歸禪宗高僧的境界,有了一絲法外柔情。雖然仍有“三翻四抖”“出手開山”,仍有粵劇唱腔、粵語對白,白素貞、小青、許仙、法海卻終於從舞台的聚光燈裡走了出來,鮮活地走到了觀影者身邊,完成了對當下價值的對焦與融入。

“電影《白蛇傳·情》是對粵劇這一優秀傳統文化的創新呈現,是對這一藝術形式的創新發展。”廣東粵劇院副院長張晉瓊告訴《南方》雜誌記者。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傳統的也是時尚的。音樂學家、非遺保護專家田青在《中國戲曲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一文中寫道:“清代的戲曲就是當時的流行音樂,是時尚,是潮流。”從這個角度上說,電影《白蛇傳·情》式的創新其實也是對藝術創作當下性的一次回歸。

東方美學的現代表達

在電影《白蛇傳·情》之前,市面上的粵劇電影有兩類:一類是戲曲紀錄片,內容基本是舞台上粵劇表演的影像版,更多的只是文獻價值;另一類是用實景做背景,戲曲演員來演,由於戲曲講究寫意,與實景的寫實天然衝撞,效果並不好。這兩類粵劇電影,用的都是傳統的戲曲表現方式,因此往往只能吸引戲迷圈子裡的觀眾。

如果在電影裡,創造性地將傳統審美轉化為現代美學的表達方式,涉及鏡頭、攝影、服裝、化妝、道具等各個細節,頗費思量。

電影是寫實的。寫實的場景與細節能夠帶來更強的說服力,即便是科學幻想類電影,也以能夠逼真清晰地呈現每個畫面細節為目標。而電影《白蛇傳·情》在戲劇的基礎上將必要的情景物件進行寫實化的改造後,還盡可能地保留了相當大的寫意空間—無論是西湖斷橋,還是竹林、江堤,抑或是庭院、山中,墨色氤氳而成的雲煙將電影畫面描摹得含蓄雋永,充滿中式東方美學的意蘊。

寫實還是寫意,對主創團隊來說,是對白蛇傳這樣一個傳統審美風格進行創造性轉化的核心抉擇。

“影片淡化了表演,強化了鏡頭,一場戲一意境,都用國潮思維營造視覺概念,用魔幻效果解構矛盾。由此完成了一個關於人、妖主題的’中式夢工廠’。”廣州大學數字媒體藝術系主任周鮚這樣評價電影《白蛇傳·情》,“觀眾不是去看粵劇,甚至不是看電影,而是領略再創造的東方美學。”

“團隊最初考慮使用好萊塢的視覺風格。但將粵劇的服裝與好萊塢風格的背景合成在一起,發現不行,兩種不同的美學體系,放在一塊,會將粵劇原有的中國氣韻都破壞掉。”張險峰迴憶說。

為了保留這種“氣韻”,最終,主創團隊大膽堅持了中式的美學風格。比如在水漫金山那場戲中,海外特效公司製作的第一版,海浪色彩為藍、綠色,光影反差大,立體感強,卻缺失了中式美。在主創團隊的要求下,特效公司將海浪調整為水墨色,降低光影反差,呈現出的效果類似一幅寫意的水墨丹青。

因為這種對“氣韻”的堅持,如今的電影《白蛇傳·情》裡,相遇、相愛、救贖、水漫金山和懷思五部分都有不同的色彩基調。特別是水漫金山,則有著強烈的北宋山水畫的風格,不銳利,卻深沉雋永。

負責整部電影造型的王曉霞本身熱愛傳統文化,以前也做過很多古裝影視劇的衣服,但這次她感到“有點特別”:“這個題材太難遇到了,這麼多年沒有人這樣用心去做戲曲電影,我想好好完成它。”

因為是戲曲電影,服裝設計不能丟掉戲曲的東西,同時要讓年輕人能接受並且看得懂。為此,在前期概念設計和後期製作上,她花了整整5個月的時間,不僅提前鑽研戲曲專業知識,還專門請教央美國畫系的朋友。

推薦文章  鞏漢林在家演小品反擊男足:自己上了18年春晚,好像沒給大夥丟臉

一般古裝劇都是買現成的衣服料子,再往上繡花或者做其他加工。王曉霞卻讓影片裡出現的每一塊料子都通過一種快要流失的古法技藝—植物暈染製成,實現“褪而不減其美”的效果。影片裡小青有一套綠色的衣服,是先用藍靛染出藍色,再用梔子染黃,最後才會呈現出這種綠的效果,顏色柔和自然,古色古香。

負責影片編曲工作的作曲家陳揮之也分享了電影《白蛇傳·情》在音樂上的處理經驗:通過交響樂和民樂的配合解決電影“寫實”與戲曲“寫意”之間的矛盾,並通過廣東鑼鼓和粵劇曲牌讓電影保留下濃濃的“粵劇味”。琵琶、簫等傳統樂器和交響樂之間的對比,更賦予了粵劇“電影化”的戲劇張力。

本是兩難之選,但電影《白蛇傳·情》用一種具有創造性的轉化技巧,讓寫實與寫意和諧統一在中式美學體系裡。從色彩到配樂,再到服飾場景,電影《白蛇傳·情》這種東方美學的現代表達方式,使其呈現出獨特的審美意蘊和美學氣質。

嶺南文化的“雙創”樣本

創新的底氣,恰恰來自對傳統的堅守。

電影《白蛇傳·情》的演員班底,都來自同名劇組的粵劇演員;白娘子的飾演者曾小敏是梅花獎和文華獎的獲得者,而小青、法海、許仙的飾演者,亦有長達4年出演粵劇《白蛇傳·情》的經驗;全劇未使用一個替身,打是真打、唱是真唱,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白娘子大戰十八羅漢時的一招“水袖卷燈”不是特效,而是戲曲中的絕活之一;在後期宣發上,電影《白蛇傳·情》也創新方式方法,以國風國潮為主要賣點,圍繞“愛情+國風+絕美+特效”的關鍵詞,精準營銷,深挖垂直領域。

用工匠精神的堅守來支撐創新,是電影《白蛇傳·情》新而不媚的關鍵。

於是,當電影《白蛇傳·情》在廣州上映時,年輕觀眾被這部電影深深地震撼了—

曾小敏演繹的白娘子剛柔並濟,與金山寺眾僧相鬥,眼神堅韌但克制著怒氣,水袖絕活連連上演。年輕觀眾們說:“白娘子水袖一展開,95後的我頭皮都麻了!”

法海的氣場在眼神、在站立的姿態,怒目金剛、威嚴無比。年輕觀眾們說:“法海的這個睜眼,我可以看一年!”

一樣的粵語台詞、粵劇唱腔,觀影者卻換成了大批年輕人。統計數據顯示,電影《白蛇傳·情》觀影群體以青少年為主,24~29歲的觀影者佔比超33%,35歲以下的觀影者佔比近90%。

一名90後粉絲觀影后在朋友圈這樣分享自己的觀影感受:“我帶著鑑賞千年國寶的心態走進電影院,馬上就’真香’了,原來粵劇可以這麼時尚!”

“DNA動了!”“這還是我認識的粵劇嗎?!”B站彈幕中,年輕觀眾紛紛表示被電影《白蛇傳·情》“擊中內心”。統計數據顯示,上映期間,相關微博話題原創內容總閱讀量近2.2億次;視頻網站上,200萬彈幕通宵刷爆;短視頻平台上,抖音相關短視頻總播放量超1.5億、白蛇傳國風話題播放超5000萬,幾十名抖音大V怒刷《白蛇傳·情》……

在年輕觀眾用鼠標和鍵盤投出的“票”裡,電影《白蛇傳·情》獲得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戲曲片提名、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金椰獎“最佳技術獎”、全國第七屆先進影像作品獎(高技術格式影像類)優秀劇情長片獎、第4屆加拿大金楓葉國際電影節“最佳戲曲歌舞影片”等多個獎項。影片上映不到20天即刷新了中國影史戲曲類電影的票房紀錄。

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認為,電影《白蛇傳·情》這一藝術化、技術化的電影化創造,讓經典戲曲“老樹”開出嶺南大戲的電影新花,也為其他種類戲曲藝術的現代化、青春化之路提供借鑒。

在滿屏“已成經典”彈幕的無聲肯定裡,電影《白蛇傳·情》已經成為嶺南文化“雙創”的經典樣本。

推薦文章  王全安拋棄張雨綺,和蔣雯麗因戲生情,為何轉身娶了張藝謀?

黨的十九大以來,廣東高度重視嶺南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和活化利用工作,提出並深入實施嶺南文化“雙創”工程,並在今年召開的紮實推進文化強省建設大會中明確為文化強省建設“六大工程”之一,進一步加大文物保護利用力度、完善非遺保護體系,推動嶺南文化煥發新的時代光彩。電影《白蛇傳·情》正是踏著這樣一條堅實的來路,帶著廣東“敢為人先”的創新基因,一步一個台階走到台前。

從一朵花里可以窺見春天。電影《白蛇傳·情》為嶺南文化乃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如何傳承與發揚,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實踐路徑和借鑒樣本,也讓我們多了一份對傳統文化的期待與信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