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談交通》遭下架,可以不要臉但別太過分


近日,《譚談交通》欄目主持人譚喬在微博發文稱,該欄目視頻被下線並可能將面臨千萬賠償,引發關注。

譚喬表示,遊術公司投訴他侵權,但是他現在也不清楚自己的視頻怎麼和這家公司扯上了關係。當時拍攝製作《譚談交通》沒有和任何人和任何機構簽訂這種合同和協議,視頻的原創者就是譚喬,而記錄者則是一名攝像記者。

譚喬在微博中還說道,拍攝的公益普法視頻十幾年來在網絡上被大家無償觀看和二次創作,現在這件事可能讓他賠的傾家蕩產。他很想搞清楚在新著作權法實施後,他是否享有應當的權利,而視頻記錄的另一方是否可以向他或者其他的創作者進行索賠。所有的這一切都應當合情、合理、合法的情況下去解決。

不僅《譚談交通》的賬號逐漸被清空,還有上萬個二次創作者編輯的爆款飾品也被投訴下架。譚喬在某網站上發布的視頻已經從345個縮減至80個。

《譚談交通》是成都本土的一檔寓教於樂的交通警示類節目,因其貼近大眾的節目特點和詼諧幽默的主持風格,贏得了成都市民的一致好評。其中也有很多期經典節目在全國各大電視台、短視頻平台轉載、發布。

在《譚談交通》中,即使沒有去過成都也有很多人知道去二仙橋要走成華大道。

在《譚談交通》中,“氣球哥”帶給我們積極、樂觀的精神。

在《譚談交通》中,現代版“富貴”讓我們學到了“世界吻我以痛,我卻報之以歌”。

在給我們帶來快樂的同時,也讓觀眾從節目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推薦文章  《玉骨遙》、《且試天下》終於要來了,看到排播我們就放心了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是圖碎銀幾兩。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惆悵,可讓父母安康,可護幼子成長,但這碎銀幾兩,也斷了兒時念想,讓少年染上滄桑,壓彎了脊梁。偏偏這碎銀幾兩,看清人心險惡和善良。不如土裡一躺,不用慌慌張張,可是回頭一想,想躺,還得碎銀幾兩。

《譚談交通》真的是一代人的青春與回憶。

在企查查App中顯示,成都遊術文化成立於2018年3月,曾用名是遊術(成都)教育管理有限公司(2018-03至2020-01)法定代表人為張宇航,另一持股人為邱鍵。註冊資本為50萬元,現有知識產權僅一項註冊申請中的“遊術”商標。

自2022年4月15日起,遊術公司有37條立案信息,61條開庭公告,該公司均為被告人身份,被起訴公司包括快手、愛奇藝、百度、搜狐、咪咕等,案由也均為“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

該公司與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則有6個同系列案件;與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有5個同系列案件;與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小紅書)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有5個同系列案件;與騰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有3個同系列案件;與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相關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有2個同系列案件。

推薦文章  把新舊兩版《尼羅河上的慘案》,放到一起看,那差別就出來了

這件事的疑惑點就在於,遊術文化是如何擁有《譚談交通》的著作權的?

眾所周知,《譚談交通》原本是官方的一檔交通普法欄目,其內容不涉及商業行為,如何產生的侵權行為呢?

又或者說《譚談交通》的版權到底屬於誰?按正常的理解它的著作權屬於電視台或者譚喬所在的交巡警部門,除非該欄目的著作權被售賣,或者簽訂了獨家授權協議。

如果確實如此,那譚喬只是作為《譚談交通》的表演者,他在使用《譚談交通》時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其實這類爭議並不少見,不少公司專門購買圖片版權,事後向使用該圖片的公司或個人發起侵權訴訟,包括視覺中國、全景網等公司都做過類似的事情。

有數據顯示全景視覺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相關侵權糾紛高達3926件,案由包括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著作權權屬糾紛等。

所以,大概能明白成都遊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操作邏輯了。

從法律來講,成都遊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可能是合法維權,但從情理上講,可能不符合一般群眾認知,因此知識產權普法任重道遠,使用網絡素材要慎之又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