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到萬家》:唐曾對人物把握有多精準?不同階段站姿都不同


電視劇《幸福到萬家》讓觀眾看得上頭,一方面被現實的劇情氣得惱火,一方面又忍不住繼續追下去,這就是這部劇真正的魅力。

眼下劇情發展到了新的階段,何幸福在關濤律所的工作越來越得心應手,換上職業裝,學習法律相關知識,整個人氣質都發生了改變,關濤簡直就是她生命裡的一個貴人,不少觀眾已經嗑起了這對CP。

另一邊,萬善堂書記出院後步履蹣跚地來到王家道歉,一句:“這人啊,怎麼就老了?”差點讓觀眾破防,有時候人性真的猜不透,他可以專橫霸道,也可以通情達理。

相反的情況,有些人看著老實巴交,實際上能給人氣出高血壓來,就比如王慶來,自打進城以後性情大變,有網友調侃他這是“反向成長”。

當然,角色的變化並不突兀,主要還是因為演員唐曾對人物精準的把握,除了神態、氣質,連不同階段的站姿都並不相同。

進城前唯唯諾諾、卑躬屈膝,“窩囊廢”一枚

王慶來他能娶到像何幸福這樣漂亮的媳婦別提多滿足了,新婚夜手足無措,眼睛都不敢直視,在唐曾的演繹下,觀眾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王慶來對媳婦的期待和局促。

正如何幸福想的那樣,他不抽不賭,老實肯幹,話不多,但疼起媳婦來也不含糊,為她端洗腳水、懷孕期間提醒她吃棗補身體,呵護備至。

而這種人過正常的日子還行,真遇到事情根本扛不起家來,當何幸運遭遇婚鬧,身為姐夫的他彷彿降低所有存在感,默默地站在角落裡,弓著個背,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更別提去找人討說法,生怕得罪書記。

也難怪萬傳家說他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到了他該出場的時候,屁用也不管,帶著媳婦去萬家道歉,拿著禮盒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卻說不出幾句好話,和身邊腰板挺直的何幸福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推薦文章  陸虎的一番話,點明了07屆快男之間真正的關係!

還有村里採用投票的方式決定徵地一事時,王家這爺倆駝背的角度簡直是複制粘貼來的,不愧是親父子,慫得一模一樣,彷彿在舉手投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看得觀眾都跟著著急。

就算是平時在家裡,他也是搬個小板凳坐在一邊,膝蓋併攏,雙手夾在腿間,那是來自骨子裡的自卑和膽怯,不得不說唐曾把這個底層小人物給演活了,前期台詞不多,性格、情緒卻能完美拿捏。

進城後“支棱”起來了,挺胸抬頭,妥妥的小人得志

本以為王慶來也是個窩囊廢,沒想到進城後的他“突破”自我了,也不再對何幸福那麼好,就比如在自己騎車拉人被警察抓到後,他反而責怪何幸福,覺得都是她的錯才讓他們拋家舍業,還真是遺傳他老爹的窩裡橫。

在何幸福進入律所工作後,他又處處貶低她的能力,又是嫌棄工資低,又是覺得關濤對她另有所圖,不斷傳遞各種負能量,說白了就是瞧不起何幸福。

而他自己呢?像個狗皮膏藥一樣貼著亞妮爸才得到一個保安的工作,起初還嫌棄,結果聽到是在政府機關上班,馬上得意起來。

到了單位被同事吹捧得又找不到北了,覺得自己有大靠山,心態發生巨大的改變,這之後的王慶來,再也不是卑微的模樣。穿上保安服的他挺胸仰脖,小手一背,整個人牛氣哄哄,像個領導,生動的詮釋了什麼叫做“小人得志”。

跟別人對話也不結巴了,硬氣得不要不要的,聽說自己攔著不讓進門的人有背景,當即怒斥道:“這個就叫狗仗人勢”,不知道這個詞到底是在形容對方,還是在形容他自己?

而且他的虛榮心越來越旺盛,同事請他幫忙找工作,他為了面子答應,甚至受了禮物,靠坐在椅子上,彷彿自己掌控了全世界。

在唐曾的演繹下,王慶來這個角色從農村小伙化身成城裡的關係戶,無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身體站姿都與之前大不一樣,兩種不同的狀態都被詮釋得活靈活現,實力派演員給角色賦予了靈魂。

推薦文章  成熟女人的日常還是佟麗婭好看!休閒舒適的服裝搭配,溫柔又大方

也有不少觀眾覺得王慶來的變化太大,不符合邏輯,其實他這種心態的轉變不無道理,一個男人在村里備受打壓,心裡始終憋著一口氣,換了新的環境自然就徹底爆發。

更何況他來到城里後發現自己除了種地一無是處,媳婦何幸福適應能力明顯比他強,身為男人的那點自尊心受挫。

還有母親林桂枝臨別前的提醒,他意識到只能通過拉踩何幸福去維持家庭地位,讓她只能依靠自己的男人,不會生出外心來。

再有就是同事們的“捧殺”,王慶來沒有什麼文化,對於人情世故也不懂,而且還從小被看不起,這樣的男人突然得到尊重。

整個人就“飄飄然”了,甚至還想得到更多的誇讚,去補償內心缺失的尊嚴,可恨的同時,也讓人感到可悲、可笑。

總而言之,《幸福到萬家》裡王慶來這個角色很有戲劇張力,他代表著一類坐井觀天的底層百姓突然被繁華迷了眼,心態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而演員唐曾通過細膩的表演將角色的成長變化演繹得淋漓盡致,從唯唯諾諾到小人得志,他的變化是有層次有深度的,演技值得觀眾的認可。不知道你怎麼看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