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差錢”的明星,為何也看上了“編制”?


“不差錢”的明星,為何也看上了“編制”?

近日,中國國家話劇院對2022年應屆畢業生招聘擬聘人員進行公示。

“眼尖”的網友們赫然發現:

像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等“不差錢”的明星,竟然也在考“國家話劇院”的編制。

對此,許多網友都感到嘖嘖稱奇,而且難以理解。

眾所周知,在娛樂圈裡混得“風生水起”的流量明星,是一個光鮮亮麗的職業,不僅擁有令人羨慕的社會地位,而且通過表演、綜藝和廣告賺來的收入,也是普通人的幾十倍,甚至是數百倍。

頓時有網友覺得,這些明星爭相“考編”,等於是搶了普通人的飯碗。

說來說去,還有些生氣,這就大可不必了。

實際上,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等明星的這次“考編”,根本就不需要筆試。

因為國家話劇院規定:

招考演員崗沒有筆試,通過三輪面試進行篩選。

很顯然,像演員這樣的“技術崗”,其核心價值在於表演和才藝,而不是理論和分數,所以“演員崗”的招錄,摒棄了筆試的理論環節,而加重了面試中即興表演和現場發揮的流程。

推薦文章  易烊千璽沒有任何問題,考編不是蘿蔔坑!國家話劇院公開發文回應!

確實是無可厚非的。

只不過在普通人眼裡,需要拼命努力和緊張備考的“考編之路”,竟然被明星演員一招“筆試免考”而搶先,自然在心裡會感覺有些“不服氣”。

但是演員由於其“職業特殊性”,只要形象較好、演技精湛,通過厚積薄發的才藝和逐層逐級的篩選,在“演員崗”上做出更多更好的表演,也算是“物盡其用、人盡其才”。

畢竟,只要該編制的招錄流程合理合規,就不是什麼壞事,說白了,就是這些明星演員靠實力比拼。

誰的表演好、實力強、才藝佳,誰就能被“國家話劇院”錄取。

不得不說,如今有越來越多的明星演員,都開始備考應試,想要進入體制內,端起來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

比如陳逸菲(前BEJ48成員),現在是上海高級人民法院的干警。真的是和演藝公司解約,就靠體制內的工作來獲取收入。

而主演了《唐人街探案》的“國民弟弟”劉昊然,雖然也在2020年考入了煤礦文工團,成為一名編制內演員。但是在此類“自負盈虧”的編制下員工,國家只負責發放依據職級確定的基本工資,而其他的福利待遇,需要由本單位自行籌措、自負盈虧。

說白了,劉昊然這個“編制演員”的工作,只能算是一個身份。

正所謂“藝多不壓身”,對於現在的明星演員和00後年輕人來說,“編制身份”自然也是多多益善。

這也說明,眾多90後和00後畢業生熱衷於追逐“編制內工作”,不是沒有原因的。

顯然,“明星考編”的目的,不可能只是為了拿一份“保底收入”。

推薦文章  孫卓發小談童年趣事,舍友只有他不是親生的,幫孫卓提重要意見

尤其是像易烊千璽、羅一舟、胡先煦等“不差錢”的明星,一部片酬動輒千萬,出席商業活動至少獲利百萬,對於許多基層公務員一年賺不到10萬,10年賺不到100萬的“穩定收入”,他們自然是看不在眼裡的。

所以,這些明星演員跟著00後畢業生“考公考編”的行為,其主要目的是立人設、爭獎項,進場合。

也就是說,在千萬高校應屆畢業生眼裡,足以改變前途命運的公務員崗位,在那些炙手可熱的流量明星心目中,其實不過是個往臉上貼金的“進階項目”。

當然對於國家和社會來說,將更多的明星演員納入編制內進行管控和統籌,有利於解決當前娛樂圈存在的“天價片酬”和“偷稅漏稅”的問題。

更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約束和規範某些明星演員,諸如私生活、潛規則等品行道德問題。

畢竟,明星演員在考取編制、享受福利和榮譽光環的同時,也應該承擔編制內工作被群眾和網友無時無刻監督的壓力。

否則,一旦演員的品行道德出問題,人設聲譽隨之“崩塌”,那麼曾經作為“聲望加持”的編制內崗位,自然也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總之,“編制內工作”固然是明星演員和00後年輕人眼裡的“香餑餑”,或為我們帶來光鮮亮麗的人設和美譽,或為我們帶來衣食無憂、穩定清閒的“鐵飯碗”。

但是“編制內工作”的本質,既是工作和權力,也是壓力和責任。

希望這些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的明星演員,在考取事業編制後,能夠在演藝事業中自律自覺和兢兢業業,不辜負眼前這個來之不易的“鐵飯碗”。

否則,難免讓“求職困難”的00後年輕人們,感到心寒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