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箭穿心》男人出軌,女人被罵,李寶莉的悲劇婚姻:自找的


《萬箭穿心》根據方方的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由顏丙燕、焦剛、李現主演,2012年首映。在豆瓣平台,近20萬人打出了8.6的綜合評分,評論數量高達65000餘條。

故事圍繞李寶莉和馬學武這對中年夫妻展開:馬學武要離婚,李寶莉不同意,他便在外面尋求溫存和體貼。李寶莉發現後,一個舉報電話把姦夫淫婦送進了警察局。

之後,馬學武回歸家庭。一天,他得知舉報人竟是自己的老婆,加上即將下崗的打擊,一躍跳江而去。

被剩下的李寶莉承擔起養家的重擔,勞累不堪。但在兒子眼中,她就是謀殺父親的兇手。兒子長大成人後的第一件事,竟是把母親趕出家門。

李寶莉的結局很淒涼,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悲劇婚姻和苦難人生的最大推手,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

如果我們能吸取她的血淚教訓,也能少走一些彎路。

01已婚人士最基本的修養是好好說話

但凡看過這部影片的朋友,一定對李寶莉那張惡毒的嘴印象深刻。她嗓門大,說起話來直來直去,還常常爆粗口,不給人留一點面子。

故事開場是一個搬家的場景。

這一天,李寶莉一家要從棚。本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可當天晚上,馬學武卻跟她提了離婚。這自然要歸功於她那張強勢不饒人的利嘴。

天氣悶熱,加上工作量比預想的大很多,搬家公司想臨時漲價。李寶莉一聽這話就火了,衝著人家一通喊叫,還夾帶好幾個髒字。

好不容易搬進了新家,馬學武想請幾個搬家工人抽根煙。煙發出去了,正要點火時,李寶莉又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一把奪過他手裡的打火機,當著工人們的面,劈頭蓋臉地罵他賤。

馬學武覺得很窒息,便到門外透透氣。可工人臨走前說的幾句話,讓他的壓抑感又翻了好幾番:

「兄弟啊,我們雖然賣力氣幹粗活,但家裡老婆呢,都還挺賢惠的,那過得比你舒服多了。」

「你被這樣一個女人管一輩子,真的挺可憐的。」

當天晚上,李寶莉還沉浸在搬新家的喜悅中,馬學武卻直截了當地提了離婚。李寶莉以為他在說氣話,並沒有當回事,可馬學武接連幾天的反常行為(下班不回家、回家睡沙發、不說一句話),讓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馬學武出軌了,被李寶莉逮了個正著,對方是一個說話柔聲細語的小女人。她站在客房門外,聽著屋內翻雲覆雨間傳來的呻吟聲,撕心裂肺的疼痛猶如萬箭穿心。

為了讓丈夫回歸家庭,她用公共電話報了警,姦夫淫婦被抓了個現行。馬學武因此從主任的位置上掉了下來,成了車間工人。

那時馬學武對李寶莉是心懷愧疚的,如果李寶莉肯管管自己的嘴,他們的日子還能過下去,可偏偏她不懂收斂。

一次,閨蜜來家中做客。飯間,李寶莉又拿馬學武出軌說事,語中帶刺,好一番冷嘲熱諷。閨蜜暗暗給她使眼色,可她那張嘴就像機關槍一樣,突突地往外冒。

那一陣,馬學武活得就像行屍走肉,一點精氣神都沒有,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因為作風不良,被列入了下崗人員名單。領導直言,出軌的人不少,但鬧得人盡皆知的只有他一個。這當然也是李寶莉的功勞。

婚姻失敗,事業失敗,還要遭受別人指指點點,人生沒了一點奔頭,馬學武跳江了。

他的遺物中有一個筆記本,上面有兩行字:「老娘對不起,我不能為你養老送終;小寶對不起,以後數學題要靠你自己解了。」

對李寶莉,他沒留一個字。

林語堂在《蘇東坡傳》裡寫到:「所有的婚姻,任憑怎樣安排,都是賭博,都是茫茫大海上的冒險。」

很多人以為,由戀愛步入婚姻就算大功告成了。其實,真正的考驗是從婚後開始的。當戀愛的熱度褪去,彼此卸下偽裝,才露出本來面目。夫妻間相處若不運用一點技巧,日子會很難過。而已婚人士最基本的修養,就是好好說話。

要知道,一個男人無論身份地位如何,終究比女人更愛面子。在外人面前,做妻子的,要懂得維護丈夫的顏面。

就女人而言,嗓門大的往往不如會撒嬌的。畢竟,男人就是吃軟不吃硬。同樣的話語,用不同的態度、不同的語調講出來,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馬學武跳江那天早上,還和情婦吃了一頓早飯,他給的理由簡單的可笑:「我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這一丁點需求,李寶莉從來都沒有滿足過他。

02嫁給鄉下人,又瞧不起鄉下人

和什麼樣的人結婚,收穫幸福的幾率更大?答案是老生常談的四個字「門當戶對」。門當戶對有兩層涵義:一指家庭出身,二指三觀契合。

李寶莉和馬學武卻是典型的門不當戶不對。

論家庭出身,李寶莉是城裡人,馬學武是農村來的。

李寶莉年輕的時候很漂亮,吸引了不少追求者,她是被馬學武在母親去世前那一跪和所發的誓言打動的。

她覺得馬學武能娶到她這樣的姑娘,應該一輩子感恩戴德,永遠無條件對她好。

婚後數年,她一直在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自己的丈夫。雖然馬學武在國企單位當上了主任,但在李寶莉看來,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鄉下人。

而且,李寶莉對鄉下人的偏見是根深蒂固的。電影中的一個鏡頭將這一點體現得淋漓盡致:

搬家公司想臨時漲價,李寶莉脫口而出:「你蒙鄉下人啊,現在說加錢。」在李寶莉的潛意識裡, 鄉下人就是愚昧無知的代名詞。瞧不上鄉下人,偏偏又嫁給了鄉下人。她實際的選擇和內心的想法是擰巴的。

說完出身,再看兩個人為人處世的風格,那也是完全不同的。

馬學武雖然是農村人,但母親是中學老師,也算出身書香門第。他受過良好的教育,有知識,有文化,工作之餘喜歡看書,看重尊嚴和臉面。

李寶莉呢?在熙熙攘攘的小商品市場批發襪子,接觸的都是小攤販,只要能攬到生意賺到錢,耍一點橫,甚至被人當面罵很難聽的話,她都無所謂。

在馬學武眼裡,李寶莉是個粗俗不堪的中年婦女,絲毫勾不起他的慾望;但在李寶莉看來,馬學武不過是多讀了幾年書的書呆子,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得益於娶了一個城市媳婦。

他們相看兩厭,卻要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久而久之,婚姻就成了彼此苟延殘喘的圍城。

一個想逃跑,另一個硬不放手。死,成了唯一的解脫方式,也成了最佳的報復手段。

無論現實生活中,還是影視劇中,婚配不當的悲劇都不在少數,比如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的《雙面膠》。

上海姑娘胡麗娟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以未婚先孕為謊言騙得父母接納了農村出身的李亞平。結婚時,胡麗娟不但沒要彩禮,娘家還為他們按揭了一套婚房。可隨著公婆的入住,家庭矛盾頻發,而且越演越烈,李亞平最後竟對她揮拳相向。她的婚姻悲劇何嘗不是門不當戶不對造成的呢?

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個半球。就婚姻伴侶而言,雙方直徑相差越大,越難相融;相反,兩個人的直徑越是接近,越容易收穫圓滿。影響直徑的因素又有很多,包括但不限於家庭出身、性格脾氣、受教育程度、興趣愛好、處世態度。

所以,年歲漸長,越發覺得找一個互補的人,不如找一個相似的人。

03一根扁擔挑十年,底層思維在作祟

馬學武死後,李寶莉成了兒子和婆婆眼裡的罪人。她沒有改嫁,而是用瘦弱的肩膀挑起了養家的重擔。

為了多賺點錢,她辭掉了賣襪子的工作,開始賣苦力當挑工。

她每天早出晚歸,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天所得上交給婆婆。她吃起飯來像餓了幾頓的乞丐,身體疲憊到躺下就能睡著。

時間一晃來到十年後,此時的李寶莉不過40歲左右的年紀,可她已經被歲月摧殘的不成樣子。

印象最深的一個鏡頭:

李寶莉一個人落寞地坐在江邊的台階上,旁邊有一群十幾歲的孩子在慶祝生日,找她幫忙拍合照。那個孩子沒有喊她阿姨,而是婆婆!

十年時間,世界日新月異地發展變化,她卻一直固步自封。

其實,她決定當挑工時,閨蜜攔過她,可她說費腦子的活兒,自己幹不了;後來,小市場裡的人給她出主意,讓她買輛推車,雖然前期花點錢,但是乾起活來效率高,人也不會那樣累,她沒當回事;後來,物流業興起,發小提議讓她弄個貨運點,她還是拒絕了。

前期,李寶莉因為選擇失誤加不善經營,吃盡了婚姻的苦;後期,又因為被窮人思維牢牢束縛,吃盡生活的苦。

人們都說苦盡甘來,可是她的人生沒有甜。

兒子成了高考狀元,外人都艷羨得不得了,說她要享清福了。她那張沒有絲毫光彩的臉上,瞬間綻出了笑容。

可她沒想到,兒子一直把她當作害死父親的兇手,非但不感激她,還心懷怨恨,決絕地把她掃地出門。

故事的最後,李寶莉把房子留給了兒子和婆婆,孤單單地離開了。

結語:

劉向曾說:「書猶藥也,善讀之可以醫愚。」

其實,電影也是一樣。

一部好電影,不只可以娛樂消遣,還能帶給我們許多深層次的啟發和思考。

如果我們能夠吸取影中人的教訓,積極反思自身的問題,不斷修正自己的言行,便能步步接近幸福人生。

我是書影生香,一個喜歡讀書、追劇、碼字的80後,專注書評、劇評和影評,喜歡可以關注我,讓我們在文字的世界裡相逢。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