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我演的東西沒人看,你是在說奉承話」,一位國家一級演員如此說


市場決定需求,需求決定著市場的方向,娛樂圈的演員同樣如此,

流量市場的興起,促使很多演技精湛的「老戲骨」逐漸失去了市場,

國家一級演員濮存昕在流量的浪潮中選擇退出,堅持自己的藝術道路。

濮存昕作為一名「老戲骨」他的演技曾得到眾人認同,

但在流量市場的衝擊之下,他卻直言:

「影視作品沒有我的活兒,自己表演的東西沒有看。」

國家一級演員濮存昕

按照現代的標準,濮存昕是一位根紅苗正的「星二代」,

其父不僅是話劇節的元老,更是北京人藝的導演兼副院長,

門下弟子眾多現在俱都成為影視圈的大咖。

如此雄厚的家庭背景如果放到現代,濮存昕的前途可想而知,

但對當時的藝人來說,其父名望越高越是對親子管教嚴格,

在父親的嚴格管教之下,濮存昕直到33歲才正式拍攝大型話劇節目。

厚積薄發之下,濮存昕迎來自己事業的輝煌,

他曾在國內外出演過多部優秀的話劇作品,

其中他表演的話劇《李白》,央視新聞頻道都曾為他做過宣傳。

話劇取得輝煌成就之後,濮存昕還兼顧影視劇,

他曾參演多部影視劇,其形象給一代人留下了深刻記憶,

在那個網際網路還沒有流行的年代,濮存昕的人氣不輸現在的當紅流量明星。

但曾經的輝煌現在在流量市場下早已不在,濮存昕覺得到自己演戲戲沒人看,

他乾脆利落的退出了影視圈,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演的東西沒人看,你是在說奉承話」,一位國家一級演員如此說「我演的東西沒人看,你是在說奉承話」

作為一名「老戲骨」,濮存昕不僅繼承了父親出色的演技,

還繼承了老一輩藝術家對藝術的執著與追求,

他不願跟著市場走,不願在流量明星橫行的今天隨著市場擼流浪。

同時在影視作品快餐化的今天,濮存昕也意識到自己的作品受眾小,

自己對藝術的堅持與流量市場格格不入,為此他退出了影視市場,

對自己、對藝術、對市場有著清晰認識的濮存昕現在依舊在堅持,

他不演影視劇,但一直在話劇界深耕提升著自己演技的同時等待著演技市場的降臨。

結語

濮存昕的演技和對市場的認識並沒有錯,

首先在吸引粉絲方式方法上,「老戲骨」與流量明星相差甚遠,

因此當他們各自影視劇上映之時,受粉絲經濟的影響,流量明星的收益比「老戲骨」更佔優勢,

如此一來,資本更願意投資流量明星而不是「老戲骨」。

其次,濮存昕等「老戲骨」對待自己的作品非常認真,

接劇本後他們往往花費大量時間去超越歷史資料、揣摩人物心理,

如此工作量之下,他們一年之內接戲量有限甚至幾年一部戲都是常事,

相比之下,流量明星一年的作品產量相當可觀,帶來的收益更大。

種種原因相結合之下,濮存昕選擇退出影視劇無疑是一件無奈但正確的選擇,

很多老戲骨也因此迎來事業「寒冬」,好在隨著快餐影視文化的不斷流行,

觀眾對其的容忍度越來越低,相信不久之後,實力派演員的春天終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