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足協認定費萊尼「絕殺」為好球,兩位韓國籍裁判有望聯手執法


足協認定費萊尼「絕殺」為好球,兩位韓國籍裁判有望聯手執法
費萊尼質疑主裁判艾堃

稿件來源:北京頭條APP

10月27日,從中超聯賽蘇州、大連賽區傳來消息,中國足協在當天上午的中超裁判工作會議上結合專家評議結果認定,26日晚中超聯賽河北華夏幸福與山東魯能比賽最後時刻,當值主裁艾堃吹掉魯能隊費萊尼「絕殺球」的判罰為誤判。此外,此前在大連賽區執法第16輪廣州富力與青島黃海第2回合保級戰的韓國籍國際級裁判員高亨進,已於25日悄然抵達蘇州賽區,準備「援助」執法該賽區爭冠組部分重點賽事。而此前在蘇州賽區執法的中國足協在冊國際級裁判員馬寧將於本周內返回大連賽區,繼續執法保級組賽事。

從動態調整兩賽區部分重要裁判人選的舉動來看,中國足協如今對於中超收官階段的執法工作的重視已達空前程度。確保聯賽安全、有序走完這個不平凡的賽季,成為除防疫之外,足協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10月26日晚中超第17輪角逐中,河北華夏幸福與山東魯能相遇,因兩隊雙雙躋身第5至8名排位賽,因此相比於同組第1至4名競爭,兩隊的交鋒在外界看來並不需要「刺刀見紅」。

但恰恰本場比賽主角之一魯能亦是此前「判罰爭議」的當事方,本場比賽最後時刻,當值主裁艾堃又在拒絕VAR介入的情況下,認定費萊尼絕殺頭槌犯規在先,進球無效,因此圍繞裁判問題的爭論至本場比賽結束后仍喋喋不休。

雖然在10月27日上午中國足協在中超聯賽裁判工作內部會議上通過專家解析,認定艾堃的此次判罰為誤判,但類似誤判或爭議判罰客觀上已對俱樂部產生負面的心理影響,對作為賽事主辦者的中國足協也形成了一定困擾,錯漏判或爭議判罰還激化了部分球迷的不滿情緒。重啟來之不易的2020賽季中超聯賽如何在健康、安全的環境中圓滿收官?這成為足協和外界都很重視和關注的話題。

對於發生在中超聯賽第15、16輪的幾次爭議判罰是否為錯判,雖然中國足協裁判委員會內部有專業認定,但不可否認的是,圍繞中超裁判判罰問題的不和諧聲音已產生。調整部分裁判員指派安排也正是足協完善相關工作的舉措之一。

足協認定費萊尼「絕殺」為好球,兩位韓國籍裁判有望聯手執法
金希坤執法京魯之戰

韓國裁判金希坤在執法第16輪京魯大戰時總體體現出了較高的業務水準,但因在當值VAR裁判員馬寧的提示下判定魯能打進的第2球犯規在先無效,引發了魯能不滿和外界的爭議。26日,艾堃又在第17輪華夏幸福與魯能比賽最後時刻吹掉費萊尼的絕殺球,同樣引發爭議。接踵而至的判罰爭議問題在中國足協按規定不對判罰作公開回應的情況下被進一步發酵。執法中超的裁判員無論是本土裁判,還是外籍裁判,一時間似乎都失去了俱樂部和外界的信任。

足協認定費萊尼「絕殺」為好球,兩位韓國籍裁判有望聯手執法
高亨進

另一名韓國裁判高亨進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轉赴蘇州賽區的。據了解,在24日執法完富力與黃海保級戰第2回合后,高亨進於第2天悄然離開大連,前往蘇州。知情人士分析認為,就中超聯賽第2階段開賽情況來看,保級組雖出現了首階段墊底球隊泰達、建業雙雙提前保級的「冷門」,但比賽本身始終沒有偏離正常競爭的軌道,裁判執法工作總體平穩。高亨進的「轉崗」於是很快落實。

用「小心翼翼」來形容此時此刻的中超聯賽裁判工作絲毫不為過。就在前不久各類爭議判罰出現后,鑒於魯能是判罰的利益受損方,外界很多人在猜測,裁判員存在「抱團」針對魯能的可能性。但中國足協內部卻否認類似說法。

據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了解,目前中國足協裁判委員會評議組的工作流程為結合裁判員此前一輪執法的情況,對下一輪聯賽裁判員執場安排提出專業意見。而為確保評議的客觀、公正,評議組每輪均組織7名專家委員進行判罰合議。這7人除了前「金哨」孫葆潔、本月初為國足主講判罰規則的原國際裁判員陶然成外,還包括原女子國際級裁判牛慧君等資深裁判專家。

事實上,由原國際級裁判員劉鐵軍擔任負責人的中國足協裁判辦作為聯賽裁判工作安排的執行部門與裁判委員會在職能上有所區分,但在具體業務上也有交集。此外,在外籍裁判選用、指派方面,足協外事部也都參與其中。

足協認定費萊尼「絕殺」為好球,兩位韓國籍裁判有望聯手執法
馬寧

另外,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分管聯賽工作的秘書長劉奕等近期都駐紮在各級聯賽賽區,以協助各賽事組織、管理工作有序運行。可以說,各焦點場次最終的裁判員人選從推出到產生也都經過足協的嚴格把關。目前,各場次裁判員具體安排最快也要到賽前一天晚上才能敲定,並於比賽當天上午的聯席會議上向參賽雙方公布。

隨著高亨進的到來,目前兩位韓國籍裁判員已在蘇州賽區會合。他們兩人可以完全可以在同一場比賽中分別以主裁、VAR裁判員的身份相互配合,亦可以在重點賽事比較集中的情況下,分別執法。

從認定「費萊尼進球被吹屬誤判」來看,中國足協對於裁判工作並沒有「護短」。而各俱樂部、球迷和媒體在對中超聯賽裁判工作監督的同時,實際上也需要站在了解規則的角度上,更加理性地對待比賽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