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就是氣像人的朋友圈! (上)|講述・你的故事


「朋友圈」是記錄日常點滴

分享生活際遇的平台

相信很多人

都喜歡有事沒事

刷刷朋友圈

看看朋友最新動態

了解大家對熱點問題的看法

氣像人的朋友圈

是咋樣的

會記錄或分享些什麼呢

我的南極夢

講述人:張雪峰,山東省德州市陵城區氣象局副局長,現在南極中國長城科考站執行第38次氣象觀測任務

2021年11月23日,中國第38次南極考察隊乘坐雪龍2號科考船從上海啟航,我有幸成為此次南極考察隊一員,執行南極洲中國長城科考站常規氣象觀測任務。

「雪龍2」號科考船啟航的那一刻我激動萬分,終於迎來了實現我南極夢的時刻,我用顫抖的手將此時此景發了朋友圈。我是一個很少發朋友圈的人,但這一刻,我要把我心中的喜悅分享出來,估計看到我朋友圈的人會異常驚訝:一個在基層台站從事了17年氣象觀測的人突然有一天要去南極工作了。

我希望通過這條朋友圈向朋友們作一個告別,船已經啟航,故鄉越來越遠,此去南極一年半,待我2023年歸來時,與你共享鮮花美酒。這條朋友圈收穫了滿屏的點讚及無數驚訝和恭喜的評論。

推薦文章  太陽系第九行星,或為地球前身,酷似幽靈,人類難道是星際囚徒

基層政協委員的「破圈」行動

講述人:南丁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武川縣氣象局副局長

2022年初,我成為了一名縣政協委員。作為一名基層氣象工作者,懷著無比激動和驕傲的心情,我參加了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武川縣政協十屆一次會議。

在小組討論環節,我與種養大戶、企業家、農業教授分到一組。在得知要在本地成立農作物研究首席科學家工作站後,我意識到,這與氣象工作密不可分,於是主動在委員微信群中發了一條信息:「作為氣象工作者,一定全力協助。」得到委員們的點讚,並有幾個委員主動加我好友。

農科院一位研究員表示:「農業和氣象應該聯合起來,今後常聯繫。」這讓我意識到,作為一名政協委員,有義務把政協工作貫穿於氣象工作中,立足本職崗位,敢於「破圈」。當晚,我興奮地發了這一條朋友圈,希望自己多多主動出擊,與各界精英共同為武川發展建言獻策!

用一輩子詮釋氣象情

講述人:陳t,江西省宜豐縣氣象局職工

這是我來到江西省宜豐縣氣象局工作第一個月時發的朋友圈。 2021年8月26日21時,雷擊致縣氣象局自動觀測站設備損壞,單位前輩巢福星(大家都叫他巢叔)聞訊後立馬從家中趕到單位帶著大家連夜搶修儀器。

宜豐8月的夜暑氣逼人、蚊蟲正盛,為了數據儘快恢復正常,巢叔完全顧不上炎熱的天氣和自己身上穿著的短褲短袖。直到27日凌晨,設備恢復正常,巢叔收起了緊張的情緒,才發現腿上蚊子肆虐後的「證據」。

在聊天中,我得知巢叔2022年4月就要退休了,但他依然堅守在崗位一線,依然努力工作、無私奉獻,堅持站好最後一班崗,敬佩之情油然而升,其實氣象部門這樣的人很多,他們是最普通的基層氣象工作者,卻用一生詮釋一顆氣象情。

預報員眼中的寒來暑往

講述人:闞雨萌,遼寧省大石橋市氣像台預報員

我在氣象部門已經度過了9個年頭,與其他行業不同,當大家沉浸在久旱逢甘露的喜悅之情時,作為預報員,我們關心的是如何用精準的預報保障市民的安全出行以及農民的辛苦耕耘。

推薦文章  2022壬寅年,老話說:「壬寅過林虎,恐驚西南猴」,是啥意思?

記得在2020年8月26日晚,我再一次出發開往離家22公里外的單位參加應急值班。出發前,我拿起手機,在朋友圈發布了颱風的衛星雲圖和雷達圖,記錄下應急值班的日常。

在過去的半個多月裡,氣象局先後啟動4次應急響應命令,3次提升應急響應等級,這種天氣對於預報員來說也是「壓力山大」。路上,雨越下越大,雨刷器快速擺動,我到單位後,局領導和各部門保障人員均已在崗,我也快速地進入了工作狀態,值班室緊張又忙碌,滾動預報和雨情上報讓我們彼此幾乎沒有語言交流,一夜無眠……

事後總結時將這次過程定義為一級暴雨災害,屬最嚴重級別,但我們用精準預報為各行各業充分防範提供保障,再一次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服務理念。

氣像人的文創

講述人:郭若水,重慶市氣象局

這是我的同事王遠謀2021年的一條朋友圈,看到後我忍不住笑了。這年,她參加了全市預報職業競賽,這是她工作以來第一次參加的全市性競賽,賽後她設計了一個氣象特色的文創T恤衫。

日常,她在氣象服務崗工作,更傾向於專業氣象服務,實戰經驗和預報員比,還存在一定差距。備賽期間,壓力很大的她,還給我上演了好幾期吐槽大會――「我以為我會看天氣圖,會分析天氣形勢,但,我錯了。」「啊,逐3小時精細化天氣和強對流天氣預報實操,就是來折磨我的吧。」

作為朋友,我也只能默默地傾聽,無聲地支持她。

競賽現場,我親眼見證了預報員的精彩比拼。最終,王遠謀在強對流天氣臨近預報和預報專業知識兩個單項上獲得三等獎,榮獲個人全能第六名的好成績。我知道,她在專業上的努力、較真,是她取得優異成績的根本所在。

跟老天爺比誰更能「熬」

講述人:蔣晨輝,河南省安陽市氣象局人工影響天氣砲手

作為一個氣像人,被問到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這雨是人工增的嗎?可能在很多人眼裡,人工增雨就是打一發炮彈,雨就下下來了,然後我們下班。其實這背後的辛苦和等待,可能是很多人無法體會的。

很多時候,人工影響天氣通知下來,我們就開始了緊張地準備,但是真正把炮彈送上天,恐怕是幾個小時甚至十幾個小時以後的事。多少個夜空下,我和隊友吃著泡麵等待發射命令,又有多少次經歷一夜等待,卻因增雨條件不成熟,我們無功而返。其實真正的發射過程,可能只有十幾分鐘,但是等待最佳時機,卻往往需要很久。

這條朋友圈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增雨過程,「熬」字精準的表述了我們的日常,就是跟老天爺比誰更能「熬」。 (馬超蔣晨輝)

小記

本期《講述・你的故事》收到很多投稿,使得小編也結識了不同身份的氣像人,在驚訝於大家朋友圈豐富多彩的同時,也看到了他們背後的辛酸以及對這個職業的敬畏和熱愛。

推薦文章  長徵八號遙二運載火箭運抵文昌航天發射場!擇機發射!

這兩天本文第一個講述人南極科考隊員張雪峰給我發來一些照片,有醉美的南極風光、可愛的企鵝以及憨態可掬的海豹….可第一眼就戳到我內心的是下面這張照片――

經過詢問得知這是科考隊員趁著天文大潮退潮時建設南大洋的堰潮站,圖片就是他們在暴風雪中安裝通信電纜的場景。

在此,向遠在南極的科考隊員致敬,也向堅守在一線的氣象工作者致敬!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