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三十歲還沒成功,是不是已經晚了?


許多人掐著表在計算,什麼時候成功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 江城

只要刷刷網際網路,經常能感到「同齡人在拋棄你」的壓力。都是二三十歲的年齡,要麼上市高管,要麼A輪融資。很多年前,摩拜胡瑋煒的故事就在網際網路上廣為流傳,讓80後壓力山大: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

現在,80後早都「拍死」在沙灘上了。重慶大學,已經出了一位95後博導。看看新聞評論下面的一片驚嘆之聲吧,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很多人都是非常相信的。

前段時間還有個調查說「超六成大學生預計畢業10年年入百萬」。照這個趨勢,感覺三十歲做出點成績,都得說「大器晚成」了。

不過,也不是所有領域都這樣。比如文學領域,並不太相信年少成功的神話。天才如蘇軾,寫出《赤壁賦》時都一把年紀了。很多人文學科就是這樣,沒有人生的閱歷,不可能寫出好作品來。

這不是大家努不努力的問題,而是真的出不來。就算一個蘋果可以砸出牛頓(這也未必是真的),但絕對砸不出一個司馬光。能寫出《資治通鑑》靠的絕對不是早熟,更沒有捷徑可以走,能依賴的只有——沉澱和積累。

什麼,你說郭敬明和韓寒都是年少成名的天才?嗯,從商業領域來說確實如此,但要是用文學創作的角度來衡量,這兩位都還差得比較遠。前者深陷抄襲泥潭的事實更說明,人生的路,一時走得快不代表一世走得快。

年少成功本沒有錯。能取得驕人成績的年輕人必然有過人之處,只不過這種對早早成功的渴求,一旦失控,就有可能成為一種病態心理。

不管行業、主客觀條件,只管成功與否的那個結果,最終一定會在那些無法彎道超車的地方憑空製造焦慮。

前段時間有一個熱門話題,說的是「文科生太多會不會影響國家發展」,這讓很多文科生無言以對。在這裡並不想討論文科和理科孰優孰劣的無解問題。但有一些領域確實不太會像另一些領域一樣,時不時就能有創造性突破、顛覆性創新。

一舉打破多少年的技術封鎖之類的快感,在很多苦坐冷板凳的學術領域裡是不存在的。但是,那些學科就真的不重要嗎?肯定不是。說到底,還是有些人太喜歡用顯性的「成功」與否來衡量一切。

如今,一部分人對少年天才的狂熱崇拜,其實是在加速焦慮的傳播:取得成功的年齡正在從五十歲、四十歲轉向三十歲,甚至是二十歲。能夠達標的人,正變得越來越少,至於不能達標的,應該自覺地意識到,自己已經out了。

很多人更欣賞激情、闖勁、不斷突破極限的刺激,不再相信時間、經驗、厚積薄發的力量。這會讓我們對萬事萬物的評價變得乏味單調。那些需要靜水深流的知識和領域,其實正是社會價值觀的基礎。

許多人掐著表在計算,什麼時候成功才算是真正的「成功」?指針走得越來越快,但人生那麼多維度,世界那麼多面向,為什麼不能抬起頭看看呢?人生是一場馬拉松,但人生的目標不是比一比誰先跑到終點。那些悶頭向前跑的人容易忘記,周圍的風景,那些經歷過的人和事,才是我們生活的意義。

編輯|李勤餘

相關文章  微胖女孩夏季適合寬大款的穿搭,不僅涼爽還十分遮肉顯瘦

排版|甘瓊芳

澎湃評論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