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英雄、悲歌慷慨——賀拔氏三兄弟悲壯浮沉的人生路


北魏拓跋氏因六鎮之亂,導致四方擾攘,英雄並起,爾朱榮、高歡、候景、宇文秦一班裊雄粉墨登場,其中有賀拔允、賀拔勝、賀拔岳三兄弟異軍突起,功名彪炳,在亂世舞台上縱橫驅馳,兄弟三人雖各奔東西,結局卻是殊途同歸。

爾朱榮

一、

北魏自孝明帝沖齡嗣位,靈後牝雞司晨,專制朝廷,委用非人,賞罰乖舛。終於導致六鎮之亂,於是釁起四方,禍延畿甸。

一代梟雄爾朱榮世為酋帥,志大才雄,招賢納士,招兵買馬,麾下英才濟濟一堂。其中有山西壽陽賀拔允、賀拔勝、賀拔岳兄弟三人,出類拔萃,為一時之傑。

賀拔允「便弓馬,頗有膽略」。

賀拔勝「少有志操,善騎射,北邊莫不推其膽略。」

賀拔岳「少有大志,愛施好土,能左右馳射,驍果絕人。」兄弟三人並以武藝知名於世。

三人曾經跟隨父親賀拔度參加討伐六鎮之亂,因武川、懷朔二鎮失守,先後被虜。父子兄弟四人聯合獨孤信襲殺衛可孤,後來兄弟三人因父親在平定鐵勒叛亂中陣亡,輾轉投靠爾朱榮麾下,因兄弟皆以武藝聞名,甚得優待。

爾朱榮嘗曰:「吾得卿兄弟,天下不足平也。」尤其賀拔岳計事每與爾朱榮不謀而合,益得重用。

二、

爾朱榮因士馬強盛,有援主逐惡,匡救朝廷之意。賀拔岳進言說:

「將軍士馬精強,位望隆重,若首舉義旗,伐叛匡救,何往不克,何向不摧,古人云:朝謀不及夕,言發不俟駕,此之謂矣!」

爾朱榮聞言。稱為真丈夫之志。未幾北魏孝明帝暴崩,爾朱榮懷疑其中有故,舉兵赴洛陽問罪,以賀拔岳引兵二千為先驅。抗表稱兵犯闕,沉靈後、少帝於黃河,殺害王公大臣二千多人,河陰之變,衣冠塗地。

爾朱榮始則希覬非望,麾下高歡乘機勸榮稱帝,左右亦多贊成。惟獨賀拔岳從容致諫說:

「將軍首舉義兵,共除奸逆,功勤未立,逆有此謀,可謂速禍,未見其福。」

榮自悟,遂擁立孝莊帝元子攸。岳復勸榮殺高歡以謝天下,因眾將求情未果,自此賀拔岳、高歡結怨交惡。

爾朱榮擁戴孝莊帝,賀拔兄弟因定策之功,加官晉爵,一門顯貴。

賀拔勝、賀拔岳委質效力,在平定葛榮、元顥,先驅陷陣,屢立殊勛,威名震於敵中,與爾朱榮麾下梟雄高歡、候景並駕齊驅。

相關文章  孿生姐妹耍陰謀,「頂替婚姻」引發罕見情劫

三、

爾朱榮大權在握,以外製內,威震中外。孝莊帝元子攸深負芒刺之恐,果斷伏兵誘殺爾朱榮。一時京城大亂,爾朱榮餘部大舉反撲。

事變倉卒,時候賀拔勝在洛陽,以為臣無仇君之義,率部參謁孝莊帝。

爾朱兆起兵,,犯闕殺害孝莊帝,高歡把抱時機,獨運韜略,起兵擊滅爾朱餘孽,擁立孝武帝元修即位。

賀拔允參預誅除爾朱氏,匡扶魏室,居功甚偉,論功行賞,出任太尉、加侍中、封燕郡王。

賀拔勝輾轉反覆,終於歸附朝廷,封驃騎將軍,荊州刺史、瑯琊郡公。

賀拔岳以副帥身份徵討万俟醜奴,以弱擊強,屢戰屢捷,功效居多,威震關隴,此時亦審時度勢響應高歡,遷關中大行台,守尚書左僕射,清水郡公。

兄弟三人,一人在朝,位尊權重,二人出為方鎮,各擁重兵於一方。此時此際,可說賀拔兄弟鼎盛時期。

四、

「器滿則盈、日中則昃。」盛極而衰,自然之理。

高歡

孝武帝元修因高歡專制朝廷,大權旁落,於心不甘,與威鎮關隴一帶的賀拔岳暗通款曲。意圖牽制高歡。

高歡亦一代梟雄,心知肚明,確實憚忌賀拔兄弟功名威望,何況當年交惡於前。特別是賀拔勝、賀拔岳俱以勇略之姿,居形勝之地,擁兵一方。因此以離間之計,準備借刀殺人,派人挑拔拉攏候莫陳悅。

賀拔岳一向輕視候莫陳悅,召其相會於平涼,競亳一點戒備之心。被候莫陳悅誘入河曲營內,刺殺於幕中,朝野聞耗,莫不痛惜。

賀拔岳以二千贏兵,抗三秦勍敵,威震關隴,可惜勇略有餘,猜防不設,令人惋惜。後來賀拔岳麾下宇文秦為眾人擁戴,舉兵攻滅候莫陳悅,終於報仇雪恨。

五、

賀拔三兄弟唯獨賀拔允慧眼識英雄,自從邂逅高歡,深相結托,高歡亦甚為親近禮遇。

由於孝武帝元修倚重賀拔岳,致使賀拔允在朝廷遭受排斥,後賀拔岳在河曲為候莫陳悅暗殺,孝武帝又倚重賀拔勝,以為心腹,準備制衡高歡,一時賀拔允因為兄弟乖離,處嫌疑之地,是是非非,無以自明,處境十分尬尷。高歡雖有全護勛舊之意,無奈左右進諫,使高歡本人亦無法確定賀拔允是否有反叛之心,終於賜死賀拔允而親往弔喪祭奠,並賜予田宅讓家屬在定州居位。

六、

賀拔勝駐節樊鄧,用兵梁國,威震南服。由於忠於孝武帝,不為高歡所容,可惜智小謀大,終為候景擊敗,投奔南方梁朝,後輾轉回長安,投奔宇文泰麾下,此時宇文泰接管賀拔岳部眾,威震秦隴與高歡東西對峙,分庭抗禮。

後來東西交戰,賀拔勝因國讎家恨,大顯神威,破竇泰、摛高乾,威震關東。邙山之戰,亂軍之中遭遇高歡,追擊數裡,長槊差點刺中高歡,因坐騎中箭,又未帶弓箭,使高歡僥倖逃脫。

賀拔勝勇冠三軍,性通率,輕財重義,雖非守節之士,卻有長者之風。可惜有勇無謀而一事無成,飲恨終身。

544年,獲悉諸子為高歡所殺,憂憤去世,臨終上書宇文泰曰「

「勝萬裡杖策,歸身闕庭,翼望與公掃除逋宼,不幸隕斃,微志不申,若死而有知,猶望魂飛賊庭,以報恩遇爾!」

賀拔兄弟三人,長於喪亂之中,備嘗險阻,俱以勇略之姿,驅馳當世,展威立功,可惜兄弟各奔前程,未能同舟共濟,向背為謀,反覆無恆。岳以功高速禍,無備嬰戮。允籠中之鳥,嫌疑殺身。勝雖然保其榮寵,終於飲恨而死。亂世兄弟,悲歌慷慨,令人黯然銷魂。

參考資料《北史》

圖片來自網絡!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