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把家底虧光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想找個地方說一說,也想看看我這麼選的話是不是過分。

我媽炒股虧光了家底,在微信群被人「喊單」炒白銀。報警了又說使用的平台不是詐騙,理由是:因為錢能轉出,就不是。但我網上一搜就是說詐騙。

感覺疫情時期的甜蜜戀愛感和家庭融洽的氛圍感,都只是幻影,一場美麗又遙遠的夢。

想來她也從未給我什麼好東西,但一直對我有很多要求,並且一直打擊我。也許我後來尋找的關係只是一種習得性延續。

渣男事件至少讓我重新審視,讓我變得不再那麼追求那些虛妄的精神安慰,我逐漸現實主義。

想起之前答應支持我出去留學又反悔,也想起我媽和我商定,我回家鄉省份的新一線城市工作就幫我買房的約定,終究也是說壓力太大,你一個女孩兒沒必要,然後在我回來重提之後又拒絕了。

其實虧了也沒什麼,但父母的爭吵,每天給我打電話,讓我做調解人和中間人傳遞信息,覺得很累。正好碰到我要搬家找房子的時候,日期臨近,瀕臨失去住所,急吼吼的找到了之後,房子還有一堆問題要解決。

早上被我爸打電話叫醒讓我詢問我媽的流水,下午上班到晚上我媽一直給我發微信,轉發我爸要離婚,並且威脅她,要從工作地回來找她鬧事的話。

她既很害怕丟人,也怕丟工作後下半輩子不好養老,但還是說「離了就找不到我這麼好了的」。太驕傲了,我覺得很可笑。

儘管如此,還是幫她盡力調節了,但一直在經歷爭吵和情緒化的宣洩,我都感受到了,挺難過的,吼起來制止我爸的行為,嗓子也啞,回想也累。

也是長大之後看了些心理學的東西才知道我父母很多行為都是屬於低分化,但諸如此類的事件,不得不和他們攪在一起,而我如今也疲於和他們攪在一起了。

我不是很希望被打擾,因為我成長路上一直在轉學,和父母異地,所經歷的也幾乎沒有打擾到他們,高三因為壓力大和我媽打電話的時候,也是被說:我很忙,你先不要煩我。也非常不滿我媽一直以來對待我的方式,不管相處還是金錢,只讓我感覺她對我的愛有很明確的限度。做到她滿意則眉開眼笑拍手稱快,不滿意就是道德綁架式訓斥,加各種貶低打壓,而她的要求太多了,我似乎永遠也無法使她滿意,哪怕是一天。

我爸和她商議好,把最後的十萬轉在我的卡上,我的卡是作為「公正卡」,讓家庭收入有個明確公開的帳目,也說是為了我積攢財富。

其實還是覺得很可笑,兩次要用都被拒絕了,說這些我都覺得都沒什麼意義,與我無關。

而我媽今天又打電話來,說有五萬的貸款必須還了,之前也提過,沒想到這麼快。之前提是說如果我爸真回家找她鬧,她迫於工作口碑和信譽需要我幫助償還,現在就是說不能貸了。我就直接轉給她了,卡不能用網銀,找證件開通又是一頓折騰,躺在床上也陷入了對這件事的重新考慮。

感覺每一次平靜下來都又要被我媽的電話打破,實在疲憊了。

想把剩下的錢都打給她,我也不想要了,她和我爸商定,她每個月在我的卡上打款,我都不想要了。只想圖個清凈,各過各的生活。

相關文章  宋小寶、吳彥祖、唐嫣、楊紫、成龍、那英、王菲等,你最喜歡誰?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