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國產男裝品牌盤點:市場集中度正在上升


上半年國產男裝品牌盤點:市場集中度正在上升

男裝企業正積極轉型,未來誰能率先憑藉積累下的深厚管理運營壁壘和搭建的品牌矩陣穩固護城河、鞏固增長邏輯,目前還是一個未知數。

出品/每日財報

服裝作為社會生活的基本內容之一,在國民經濟中占據重要地位。而男裝行業作為服裝行業的一個子行業,又疊加近年來國內品牌的崛起,正逐漸占據較大市場份額,行業整體進入品牌成熟期。

對於國內男裝行業來說,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服裝業中最為成熟的一個子行業,生產、管理、營銷、品牌等各個環節上都是日趨合理和完善。並且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和國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國男裝的需求快速增長,進而推動男裝市場規模不斷擴大。

目前,國內男裝品牌的半年報基本披露完畢。今年上半年,不少男裝上市公司可謂斬獲頗豐,亦有不少企業正在被「甩遠」。《每日財報》盤點對比了A股11家男裝企業過去一年的業績情況,意在為投資者挖掘更清晰的行業現狀。

上半年國產男裝品牌盤點:市場集中度正在上升

多家上市公司報喜

盤點發現,上半年11家男裝企業中,海瀾之家(600398.SH)以101.35億元的營收遙遙領先其他企業。排名第二的杉杉股份(600884.SH)實現營收99.47億元,排名第三的江南布衣(03306.HK)實現營收41.26億元。

此外,雅戈爾(600177.SH)上半年實現38.51億元,往後是報喜鳥(002154.SZ)、七匹狼(002029.SZ)、九牧王(601566.SH)、雪松發展(002485.SZ)、卡賓(02030.HK)和中國利郎(01234.HK)營收規模在6億元-20億元區間。排名最後的是*ST步森,全年營收1.32億元,與海瀾之家有近100倍的差距。

在11家企業中,除了*ST步森(002569.SZ)與雅戈爾(600177.SH)營收同比下降外,其他企業營收都同比增長,淨利潤同比下滑的也僅有兩家,包括九牧王、雅戈爾。

對比淨利潤來看,海瀾之家以16.5億元的歸母淨利潤在眾多男裝企業中位列第一;雅戈爾的淨利潤為16.41億元,同比下滑42.94%;從增長幅度來看,除了雅戈爾,九牧王下滑外,其他企業淨利均出現增長。

毛利率方面,11家企業的毛利率與去年同期相比均有所上升。其中報喜鳥的毛利率達到66.94%,排名第一;排在第二的是雅戈爾,為65.54%;江南布衣毛利率為62.95%;九牧王毛利率為61.37%。

業內人士認為,由於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較為嚴重,多數企業不出所料地在2021年上半年收穫業績的大幅反彈。更值得關注的是,隨著後續行業低基數效應逐漸減弱,這些內生成長強勁、業績持續向好的企業將有更出色的表現。彼時企業利潤增長將越來越多地體現在「頭部」企業,預計未來「頭部」企業的市場集中度將進一步提升,行業分化也將愈加明顯。

國家統計局消息顯示,6月份,全國服裝鞋帽、針紡織品類商品零售額1174億元,同比增長12.8%;1~6月份,服裝鞋帽、針紡織品類商品零售額6738億元,同比增長33.7%。

另據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披露,上半年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保持穩健增長,按人民幣和美元計分別比去年同期增長約3%和12%,與2019年同期比亦保持較快增長。

品牌轉型花樣多

在上述公司中,有的企業因為主業不振,為了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而選擇了跨界轉型,有的企業則是為了擴建自身品牌影響力。像杉杉股份、雅戈爾、雪松發展(曾用名:希努爾)、*ST步森都是跨界代表。

具體來看,杉杉股份逐漸轉向了新能源業務,鋰電材料業務已經成為公司業績的主要來源。未來,杉杉將長期戰略聚焦鋰電材料業務的發展,對於鋰電材料業務之外的業務,將進行資本架構重組和業務調整,或擇機實施相關股權或資產的處置。

七匹狼也成立了從事股權投資以及金融服務業務的「七匹狼控股」,還發起境內人民幣基金,投資於境內消費零售類大中型企業,轉向「實業+投資」的發展策略;雪松發展則一步步剝離服裝業務,著手向文旅、供應鏈轉型。2021年上半年,供應鏈業務占雪松發展總營收的比例已經達到81.82%。其也在半年報中表示,將積極恢復文化旅遊業務,推動供應鏈管理和綜合服務業務快速發展。

與此同時,也有服裝企業繼續聚焦服裝主業,尋求多元化轉型。

相關文章  捐完錢,雪王要開始種地了

如雅戈爾一直以來同時開展地產開發、品牌服裝和投資業務。與上述公司相反,雅戈爾近年來有收縮其他業務聚焦服裝主業之意。據聯商網報導,2018年底,雅戈爾集團董事長李如成曾提出「五年再造一個雅戈爾」,並計劃將投入100億元進行面料、工藝、品牌的強化以及銷售渠道提升。

男裝品牌企業正積極轉型,未來誰能率先憑藉積累下的深厚管理運營壁壘和搭建的品牌矩陣穩固護城河、鞏固增長邏輯,目前還是一個未知數。

行業存發展瓶頸

需要注意的是,男裝市場競爭格局同樣趨於複雜多變。與以往相比,當下國內男裝品牌需要面臨的對手不僅僅是彼此,還有國際品牌以及新銳設計師品牌、潮牌、運動品牌等,這些品類在此輪消費升級背景下同樣優勢明顯。

儘管海瀾之家在國內男裝企業中「一枝獨秀」,但其也存在風險。就比如海瀾之家的經營模式和高庫存一直備受爭議。

2021年上半年,海瀾之家的存貨總計72.03億元,公司的庫存問題依舊嚴峻。《每日財報》認為,這或和它與眾不同的商業模式有一定的關係。海瀾之家不參與生產、物流運輸等環節,銷售是加盟店為主,直營店較少。海瀾之家的運營重點是品牌的經營、產品設計和供應鏈管理。

與買斷式銷售不同的是,海瀾之家的加盟店尚未銷售的商品,屬於海瀾之家的庫存。因此,這樣的模式註定海瀾之家的存貨水平偏高。在這種模式的發展初期,渠道定位主要在三四線城市,因競爭壓力不如一二線城市大。但目前海瀾之家已進軍一二線市場,其競爭壓力得到了進一步加劇。

很容易理解,在規模沒有足夠大的時候,海瀾之家品牌端、生產端、渠道端的利益能夠平衡,但一旦突進一二線市場,隨著用戶的改變以及大肆擴張帶來的產品端壓力就凸顯出來了,當供應端承擔的產成本壓力過大就會醞釀出問題。

事實上,在紡織服裝領域,存貨高企一直是行業通病。例如,雅戈爾的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雅戈爾的存貨金額為165.75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約19.67%。據了解,雅戈爾的存貨分類包括材料採購、在途物資、原材料、周轉材料、庫存商品、在產品、發出商品、委託加工物資、擬開發土地、開發產品、開發成本等。其中雅戈爾庫存商品的帳面餘額約12.7億元,對應的帳面價值約11.98億元。

《每日財報》認為,存貨高產生的原因就在於,這個行業具有季節性、流行性的特點,即當年的服飾到下一年的市場,可能因為款式、主色調、布料材質已顯得過時,容易形成庫存積壓。雖說有些品牌會通過線上平台做清貨處理,但也會考慮到價格低對品牌的負面影響,仍難以解決存貨高的局面。

可以說,服裝企業從去年到今年受到疫情的影響非常大,一方面是開店的成本方面影響,另一方面是消費者減少了服飾方面的開支。幾家歡喜幾家愁之下,下半年市場表現更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