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出道21年的胡杏兒在不惑之年終於憑實力活成了頂流


沒人能否認,這個十二月屬於她——胡杏兒。 剛在收官不久的《演員請就位2》上摘下了冠軍,前天又靜悄悄衝上熱搜第一: 出道21年的胡杏兒在不惑之年終於憑實力活成了頂流

#胡杏兒懷三胎# 出道21年的胡杏兒,在不惑之年,終於憑實力活成了“頂流”。 人生贏家? 人們只看到她事業家庭雙豐收。 但,肉叔只想感嘆一句——胡杏兒,終於熬出頭了。 01 和她名字的寓意恰恰相反。 胡杏兒,從來都算不上幸運兒。 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三姐妹跟著父親一起生活。 但獨自漂泊的日子顯然占更多。 12歲,胡杏兒被送到北愛爾蘭留學。 別以為是什麼富二代出國體驗生活的故事。 家裡全靠父親一個人的工資養活,而他的公務員工作能讓子女享有國外讀書的津貼。去愛爾蘭,因為便宜。 如果說留學生活給胡杏兒的人生帶來的最大收穫,那一定是——學會吃苦。 從學校到鎮上需要坐公交,摺合人民幣約兩塊。 為了省錢,她選擇徒步四十分鐘走到,簡直是留學群體中的異類。 畢業時要寄運行李,為了省兩百塊的計程車費,她選擇坐公交搬家。 五六個大箱子,她獨自一人搬上搬下,還得換乘幾次。 到機場一稱才發現,行李竟重達兩百斤,她一個小女孩硬是扛了過來。 明知自己可能交不上學費,但還是去考了心儀的大學。 胡杏兒想試試,自己能夠到多高。 她成功證明了自己——兩所名校都給她發來了offer。 果然,一百多萬的學費高昂到咂舌,她負擔不起,最後還是回了香港。 眾多學子夢想的香港科技大學,已經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種種意外選擇,在冥冥之中決定了她的人生方向。 早早踏入社會,跟她選學校的動機相仿: 家境所迫。 跑去參加港姐的選拔,是因為父親即將退休,她得貼補家裡的開支。 那一年,胡杏兒才20歲。 在扎堆的美女中,她顯得格格不入。 一個字,憨。 比賽時緊張過頭,跳舞到一半連動作都忘記,一群人中,她顯得肢體尤其不協調。 顯然,唱跳那一掛就不是她擅長的。 在那時,命運隱約給她找准了定位——演。 評委出了個題,讓她表演“喜怒哀樂”。 她表情靈動,像只張牙舞爪的小獸。 儘管稱不上演技,但勝在嬌憨,也放得開包袱。 就這樣,胡杏兒一路挺進,從港姐選舉的人海中入選季軍。 說她幸運? 不,這一屆的三甲人選,註定她未來的路很難走—— 當年港姐冠軍,郭羨妮。 擁有四分之一的英國血統,十足的混血長相,眉眼立體。 媒體更稱她是繼李嘉欣后,港姐選美的天花板。 亞軍原子鏸出身優越,母親是香港著名武打明星鄭佩佩,夢想是成為一名百老匯演員。 對比之下,季軍出道的胡杏兒,遠遠被甩開了一大截差距。 拼顏值,拼出身,都很難。 細看胡杏兒的外表,和標緻也不咋沾邊。 嬰兒肥,厚嘴唇,皮膚黑黃,牙齒微突。 在當時流行“高知美女”的香港,港科大的高學歷為她加了分,這才勉強夠到了季軍。 一向以毒舌著稱的港媒可不買賬,陰陽怪氣地嘲諷她為“豬扒港姐”。 出名要趁早,即使是“臭名”,好歹出頭了不是? 這看似走運的背後,還暗藏一道坎——胡杏兒沒趕上港姐風光的好時候。 千禧年之際,曾為演藝圈輸送大量資源的香港小姐,在那時已經走上了下坡路。 很不幸,胡杏兒就是最好的證明。 季軍頭銜雖然讓她獲得了TVB的敲門磚,但並沒有點亮她的星途。 和同年出道的郭羨妮相比,她的運氣實在不咋地。 從角色的分量就可見一斑。 出道即高點的郭羨妮,簽約TVB后,第一部戲就和古天樂、宣萱、林峰等大牌明星搭檔《尋秦記》。 而胡杏兒的資源實在太一般。 分配給她的角色總是鄰家妹妹、閨房小姐,都是沒什麼存在感的小小配角。 胡杏兒曾一度很焦慮: 難不成要一輩子演人家的妹妹? 她曾經壯著膽子問導演,能不能給自己安排一些情感稍微豐富的角色。 結果卻慘遭打擊: 別做夢了,你不會有機會當主角的。 02 但胡杏兒偏不信命。 好在她有從前吃苦的經歷打底。 於是表演,又成了她另一門求學之路。 學霸胡杏兒,最不怕的就是考試。 每一次拍戲,都像是一次小考,她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住每一個機會,不讓自己考砸。 但,用那句最俗氣的話——是金子就會發光。 胡杏兒終於被看見了。 跑了三年龍套后,她混到了個臉熟的機會,飾演《流金歲月》中的弱 智女孩丁善茵。 她的天真與自然,正好與角色相契合,楚楚可憐的長相也給角色加了分。 TVB終於發現:誒,咱們還有這號人? 於是得獎也順理成章。 那一年,她成功獲得了TVB的“飛躍進步女藝人獎”。 這獎,更像是把她遺忘多年的一點補償。 好學生的努力,第一次得到了認可。 從這之後,TVB開始有意栽培胡杏兒。 她出演了《律政新人王》、《衝上雲霄》等當時的大熱劇集,雖還是配角,但戲份逐漸加重。 但“應試教育”式的表演風格,也讓她的弊端逐漸暴露—— 就像班裡“死讀書”的那個好學生,會把原題一道道啃下來。 但要是換了種問法? 那……這道題就不會了。 在拍攝《衝上雲霄》時,演技尚且稚嫩的胡杏兒和當時的影帝吳鎮宇演一對情侶。 後來吳鎮宇在採訪中表示,有新人演員NG三十多次還不過關。 當時作為搭檔的胡杏兒,首當其衝地被媒體懷疑是吳鎮宇暗指的對象。 (後來吳鎮宇公開澄清說的不是她) 演了好幾部戲都是一個路子,演技過於套路化,都是一貫的誇張表情。 港媒再次開噴,給她起了個外號:胡囧囧。 眼看著就要熬出頭的胡杏兒,在上升階段被卡在了瓶頸處。 她不服,開始自己尋找解題的方法。 這個一直陷在啃原題里的好學生,終於學會了自己破題。 而她的思路是——讓自己成為角色。 《肥田喜事》被認為是她演藝生涯的轉折點。 在這部劇里,她要飾演一個身材肥胖的樂天女孩兒。 那時候胡杏兒100斤都不到,公司要求她增重20斤。 胡杏兒答應了。她閉關兩個月,在家裡專心增重。 全脂牛奶當水喝,雪糕、牛排、義大利面……什麼容易長胖就吃什麼。 而她也令人驚喜地超過了預期——兩個月,成功增肥四十斤。 整個人肉眼可見地圓潤了起來。 比起公司規定的指標,這形象更貼合劇中的角色。 《肥田喜事》中的樂天女孩兒,以圓圓滾滾的形象迅速俘獲人心,知名度也開始打響。 那一年的TVB台慶上,她被安排站在第一列,與眾多TVB當家花旦站在一起。 事業眼看著有了起色。 她終於打破命運的詛咒了? 03 看起來,似乎是這樣。 最難熬的至暗時刻過去,胡杏兒迎接來了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 2011年,她憑藉《怒火街頭》和《萬凰之王》,成功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獎、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獎”、“非凡風采女藝員”獎。 這是TVB有史以來第一位“三料視后”。 但質疑聲又接踵而至。 胡杏兒的視後頭銜,被很多人炮轟為“最水影后”。 那幾年TVB已經逐漸式微,許多當家花旦離開,人員嚴重青黃不接。 楊怡那一年也沒什麼好的作品,而胡杏兒拿的視后,被認為水分含量太高,名不副實。 視后並沒有給她的演藝路帶來多少光環。 一個演員的安身之本,是作品。 而獲獎后的幾年,除了一部《衝上雲霄2》以外,她也沒濺出多大的水花來。 與此同時,她還經歷了受挫嚴重的一次情傷——那段與黃宗澤人盡皆知的感情,以在視后頒獎禮上的高調公布,到淚灑發布會慘淡收場。 在TVB熬了十多年,她看似登頂,但並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成功。 於是胡杏兒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2015年,她離開老東家TVB,決定來內地發展。 這可以說是一步險棋。 相當於把過往的一切成就清零,從頭再來。 畢竟在香港,大家都知道胡杏兒。 轉戰內地后,你誰啊? 開弓沒有回頭箭,清盤以後,胡杏兒只能繼續苦熬。 來內地發展后,她不溫不火地拍了幾部戲,都是些評分不高的爛片。 在內地沒有觀眾基礎,主角自然也輪不到她,只能打打醬油。 轉折,在17年大火劇《那年花開月正圓》。 她在裡面飾演一個反派女二,胡詠梅。 本是大家閨秀,卻出於對愛的執念,處處為難陷害孫儷飾演的周瑩,最終也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儘管角色不討喜,但已是她進軍內地市場最好的一份履歷。 她對這個角色的演繹,讓人見識到了非臉譜化的反派,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那年花開》為胡杏兒在內地扎穩腳跟,打下了堅實基礎。 再到《演員2》,人們從廣義上的“知道這麼一號人”,到開始真正領略到了她的演技。 在《親愛的》里,她把一個剛失去孩子的農村婦女,給演活了。 在《誤殺》里,她又是一個為母則剛的女警察。 公與私的立場相交織,她精準地詮釋了角色的複雜。 她的表演,讓一向嚴苛的李成儒都用上了尊稱,更直言誇她“不怕扮丑”。 來到內地,雖然同樣是熬。 但見效明顯更快了—— 在TVB,從打醬油到當家花旦,她花了十年時間才站穩腳跟。 而在內地,從零開始到闖出一片天,她只用了當初一半的時間。 為什麼? 04 這都是“熬出來”的本事。 在TVB的十多年,胡杏兒一共拍了近四十部戲。 在TVB最辛苦的時候,她曾經一天拍二十個小時,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周。 甚至,同時拍兩種不同類型的劇,在時裝戲和古裝戲中來回切換,一天需要變裝四次。 回到家洗個澡眯十分鐘,是她一天中僅有的奢侈。 十分鐘后鬧鐘響起,又要開始拍戲了。 TVB成就了胡杏兒。 她自己也深知這一點。 《演員2》的舞台上,提及過去的經歷時,她將TVB稱為自己的娘家。 沒有TVB,就沒有今天的胡杏兒。 但每年都有離開TVB北上賺錢的演員,不少人都遭遇了水土不服。 曾經的視帝黎耀祥,在內地也只能不溫不火地發展。 如今胡杏兒的風頭遠遠超過其他老同事們,活成了“北上頂流”。 憑什麼是她? 從內因來看。 胡杏兒足夠清醒——演員對她而言,只是一份工作。 和胡杏兒演過的律師,空姐,職場白領一樣,演員對她而言,只是一份不同的工種,談不上多麼高大上。 既然是工作,就會面臨淘汰的可能。 只有不斷地向前,才能始終讓自己保持核心競爭力。 而胡杏兒也的確做到了。 一個香港演員,卻操著一口標準流利的普通話。 這是為了適應被北上拍戲的需求,特意練就的。 而在演繹《親愛的》這個片段時,對不熟悉的安徽方言,她也能速成,就連作為安徽人的趙薇都驚嘆: 說得比我還標準。 陳凱歌也不吝惜自己的讚美: 無論什麼情境,她都能立刻適應。 並且在適應之外,還能很好地將技巧與情感融合在一起。 胡杏兒的存在,是給演員這個職業“去神化”的。 包括前天因為生三胎上熱搜,她也公布表示: 沒必要放大女演員懷孕這件事的影響。 “女演員也是職業女性,我也沒有比其他懷孕的女性金貴。” 這不是口號,她一直身體力行地踐行著這一點。 拍《那年花開月正圓》時,她瞞著劇組所有人,沒告訴他們懷孕的消息。 直到和孫儷有一場衝突較大的拉扯戲時,她怕孫儷來真的,這才在私下悄悄告訴她。 說到底。 胡杏兒為什麼能火? 因為稀缺。 “胡杏兒們”的存在,是來反哺行業的。 能持續產出優質作品,並能給影視圈帶來良性循環。 但如今,這樣的人越來越少。 影視行業有錢可賺,很多半路出家成為演員的人,都想來分一杯羹。 賺錢不磕磣,可是連基本功,都沒幾個人能練紮實。 這種浮躁,在年輕演員身上越來越常見。 他們的存在,是在消耗行業。 消耗信任來生產爛片,消耗資源來力捧流量。 不去打磨演技,各個都在爭著試探行業的下限。 前段時間劉德華的一個考古採訪上了熱搜。 他談到了如今行業的標準下行,連準時、記台詞也成為了一個演員的優點。 反正摳圖式拍戲,滴眼藥水流淚都能演。 反正拍戲忘詞沒關係,後期一鍵配音全搞定。 在這種不良風氣的侵蝕下,能記住台詞的演員,都已是翹楚。 行業標準一再放低,被喂屎的,還是觀眾。 而這一批在浪里淘沙走過來的演員,便顯得尤為可貴。 就像胡杏兒。 她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擺得極低。 這樣不管往哪條路走,都是上坡。 到了巔峰后,才不會有隨時跌落的危機感。 就像《演員請就位2》里她的開場白一樣: 視后,拿過了。 孩子,也生了兩個了。 是時候回來搞一下事業了。 編輯:西雅圖不想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