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百度ACE智能交通的2020


2020即將結束,今年的智能交通市場上,百度、阿里、騰訊、華為、滴滴、平安等科技巨頭們頻頻釋放出自己深耕交通領域的信號,各類打法和各種活動層出不窮,不同的企業有不同的文化,也由此呈現出不同的市場定位。

作為近距離觀察者,筆者曾被多次邀請參與各家企業的媒體吹風會和產品發布會,今年的百度讓人印象深刻,並不只是因為Apollo曝光率高,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究其根本,還是想知道百度到底能為交通行業帶來什麼?尤其是百度在全國各地拿了眾多項目之後,會如何做?靠什麼做?做多久?是否可持續?

這些問題,並非只有參加完百度活動後進行的思考,但凡是聽到其他巨頭們在智能交通領域的風吹草動后,也會有同樣的問題浮現,他們會帶來什麼新變數?

想要得到這些問題的答案,自然得從企業的市場動作找起。

回看百度這一年,推出ACE智能交通引擎、全國各地項目不斷、控股華錄易雲、生態持續延伸、變更商業模式、Robotaxi開放體驗等等,任何一件事,都足以引人矚目。

百度ACE智能交通的2020

據賽文研究院數據顯示,截止目前,百度在2020年城市智能交通、車路協同市場合計中標額已超10億,但憑這一點,就能看出2020對百度智能交通意味著什麼。

遍地開花、部署未來

一直以來,項目是企業能做什麼的最直接體現。

陽泉、合肥、重慶、南京、銀川、廣州、北京、上海、成都等國內自動駕駛、車路協同測試場/區智能交通集成建設項目,都被百度收入囊中,拿到了大量的工程建設項目后,交付和服務需求自然亟待解決。

阿里投資浩鯨雲科技、千方科技,平安智慧城投資中盟科技,都是佐證。

2020年10月28日,百度擬7.3億控股傳統智能交通企業易華錄子公司華錄易雲,也直接彌補了科技巨頭們都面臨著的在工程建設領域極度欠缺的交付能力。

縱觀百度今年拿下的所有項目,大體分為自動駕駛、車路協同、智慧交管等方面,恰恰契合了國家一系列的頂層設計和總體戰略。

今年2月,11部委聯合發布《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明確將車路協同作為自動駕駛發展的國家戰略方向,4月,國常會部署提速「新基建」, 7月,交通運輸部印發「新基建」指導意見,讓新技術給傳統交通項目賦能,讓交通項目成為「新基建」的主力軍,各省也紛紛出台「交通強國」、「數字交通」以及「新基建」的落地政策以及自動駕駛、車路協同駛測試場/區以及高速公路的建設計劃。

如此,也就不難理解百度為何在2020年的火力全開,這樣聚集性的大爆發,無不是在為自身將來的發展做準備,而這樣的未來,恰恰也是國家所部署的未來。

自動駕駛方面,在廣州,4.6億的「廣州市黃埔區廣州開發區面向自動駕駛與車路協同的智慧交通『新基建』項目」正在進行。

百度拿下該訂單后,業內一片嘩然, 隨後,在車路協同路網基礎設施、智能路口、車聯網等相關應用系統的建設基礎上,百度ACE智能交通引擎首次在廣州進行了體系級落地,這無疑是百度智能交通的里程牌事件,它標誌著百度提出的車路智行一體化理念正在被完整的踐行。

智慧交管方面,在保定, 智能交通(保定AI交管大腦)項目仍在繼續,智慧感知網路、智慧交管大腦、一體化指揮平台、智慧交管應用和基礎配套等方面均在有條不紊的升級建設中,一期項目1.0036億,二期項目8669萬,相繼被百度拿下,助力保定市智慧交管系統的落地實施,打造智能交通新樣板。

智慧高速方面,在成都,百度和四川交投聯合發布基於車路協同的高速公路全天候通行聯合解決方案,針對車路協同如何匹配高速公路建設標準、管理權責、場景特色進行探索與實踐,在感知演算法、高速特色應用場景、雲控體系、以及現有設備復用等方面進行研究,共同探索智慧高速解決方案。

提到百度在各個城市的落地實踐,就不得不提 「百度ACE交通引擎」,自百度以《Apollo智能交通白皮書》對外發布國內外首個車路行融合的全棧式智能交通解決方案「ACE智能交通引擎」后,車路協同、自動駕駛、智能車聯三大業務方向齊發力。

11月23日,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百度Apollo ACE智能交通入選組委會評選的「世界互聯網領先科技成果」,這是繼「百度大腦」、「小度」、「Apollo」、「飛槳」之後,百度連續第五年獲此殊榮,「ACE智能交通引擎」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另外,百度還獲得了北京、長沙兩地無人駕駛開放道路測試牌照,測試里程超過5.2萬公里,據Apollo發布的全球首個多場景無人駕駛運營報告顯示,Apollo Go是全球唯一在多城開展Robotaxi與Robobus運營的出行服務。

現在,通過Apollo自動駕駛引擎和車路協同引擎打通車端與路端之間的智能連接,廣州黃埔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MaaS平台,通過平台智能化對接多種無人化出行工具和出行APP入口,首次實現了無人車數據場景化挖掘,助力城市交通綜合治理。

百度ACE智能交通的2020

綜上,用「遍地開花」一詞來作為百度的年度標籤,可謂是實至名歸。

探索智能交通新模式

在上半年,隨著山西、滄州、重慶、合肥等測試場項目的中標企業公開后,百度身上集成商的光環愈發的耀眼,從那時起,百度Apollo正式從幕後開始走到了台前。

對此,筆者曾向百度集團副總裁、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經理李震宇提問,他說,這是整體背景的訴求導致了目前的結果,承擔總包的角色雖並非本意,但得做。

眾所周知,在智能交通產業中,集成商的角色一直由海信、千方、銀江、電科等老牌傳統智能企業承擔,他們積累的項目交付經驗是最大的優勢,而百度的集成商角色可謂是衝鋒陷陣時不得不攻佔的領地。

據賽文了解,車路協同測試區的市場在未來幾年將有60億左右的投資,若是想做,自然要早上車,多一個項目就多一分經驗,佔領較高市場份額后,也將有更多話語權。

關於商業模式的探討,自然能夠在測試場商業運營過程中不斷找尋和摸索,承接集成項目,既能安全度過自身漫長的發展期,也有機會繼續發展和積累,一舉多得。

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變化是順應市場發展最常用的手段。

12月8日,在第二屆百度Apollo生態大會上,數字交通運營商模式和自動駕駛示範運營模式得到重點強調,數字交通運營商模式改變了過去傳統智能交通建設的業態,由一次性集成商模式改為持續性運營商模式,運營商的標籤最終替代了集成商。

這種變化,就和當年阿里從集成到被集成的轉變如出一轍,大家都在發展中尋找適合自身的市場定位,對百度而言,拿下諸多項目后,運營問題自然是首當其衝。

而運營商模式的提出,恰恰是最合適的選擇,值得期待。

關於車路協同和自動駕駛商業模式的問題,至今仍無結論,賽文和業內諸多專家、高校老師和企業高層對此進行過交流,得到最多的答案就是摸索探討中,一切都無定論,沒有人能肯定的說某一種模式一定行得通,目前能夠做的,只能是一直向前走。

停滯不前永遠找不到答案,在走的過程中找答案是唯一的選擇。

百度如今的運營商模式,和阿里當下的被集成模式,無不如此。

自身的定位和發展模式,是商業化運營的一部分,若想在市場上的持續性更強,自然離不開各個生態合作夥伴,群策群力,互為補充,各擅所長,向來是不變的公論。

2020年,Apollo智能交通生態持續發力,金溢、高新興、天邁、中科軟、銀江、海信、電科、大唐、大華等合作夥伴相繼加入,目前,Apollo已引入210餘家生態夥伴,囊括了主流汽車製造商、一級零部件供應商、晶元公司、感測器公司、交通集成商、出行公司等諸多領域的企業,覆蓋了從硬體到軟體的完整產業鏈。

資源互補、技術互補、優勢互補等關鍵詞無不體現了生態的意義,在與各方的合作前提下,百度在自動駕駛、車路協同、智能網聯等方面落地的場景也將越來越多,也能在合作共贏中渡過產業培育期,同時還推動了各地方測試場/區的相關規劃建設。

反觀那些選擇加入百度Apollo智能交通生態體系的企業,無論是海信、銀江、電科等交通行業資深的「老大哥們」,還是零件、汽車、晶元、出行等企業,均是想要尋找新市場機會的,或是想要完善自身產業鏈,大家各取所取,共贏即可。

小結

2020年,若是讓入局智能交通市場的科技巨頭組團出道,百度定是其中一員。

至於大家出道后的發展如何,且看各自的真本事,觀眾們自有評判。

而今年的百度,顯然是自帶流量的存在。

看完百度今年在智能交通市場上的各種行為,開篇的那些問題的答案也就逐漸清晰起來,但包括百度在內的各個互聯網企業和科技巨頭仍在面臨著各類問題。

人才問題、專業問題、細節問題、資本問題等等全都躲不過去,可這並不能阻擋大家對智能交通市場發展的熱情,只要大方向是對的,遇到的問題,解決就是了。

我們衷心的希望巨頭們能將交通這塊田耕得更肥沃一些,不要荒廢